第十一章 天地灵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木偶将钥匙交给刘威,是一个玉珏,玉色透明,白里透绿,上面雕刻着丝丝纹路,上面有一股灵气在流转,刘威的神识放入其中,里面制重重上万,错综复杂,没有个几年时光是窥测不到这玉珏深处的,不令人佩服这打造玉珏人的能耐。

    苍渊见钥匙到手,自己的武器却迟迟不见,不着急道:“木偶,那我的巨野呢?”

    木偶道:“你的巨野被封印在了天地灵根内,想要你自己去取。”

    苍渊不满的哼声,刘威感谢一声拜别。

    六人出了仙府,来到了那参天大树下面,大树高耸入云,其直径达数里,那树干根茎如磐石一般的坚硬。在树的底部一人高处,树干平滑无比,好像是一块璞玉被镶嵌在此处,只见上面绘画出一个太极图,而在图的正中独缺一块,大小与刘威手中的玉珏刚刚好吻合,此处便是入口了。

    将玉珏放在上面,太极图上冒出阵阵青光,一道太极图自玉珏上飞出,缓缓旋转起来,渐渐与树上所绘相同,蓦地俩图叠加在一道,太极图咔嚓一声,发出触动机关的声响,轰然一声,一道大门在旁边打开,浓郁的木乙之气徐徐吹来,暖人心扉。

    “走。”众人欢喜的步入其中,大门再度合璧。

    突然间黑下来的天空遮蔽住了众人的眼帘。“啊~~”突然一生惨嚎,当刘威转过时,众人已经消失不见,赶忙摊开手心,一撮火焰照出,微弱的火光在这里就好像是救命稻草一般。

    突然间四周火光大亮,刘威居然出现了地球的老家,佳佳捧着蛋糕向自己走来,欢唱着生歌,刘威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前一刻还在异域,此刻怎么就回到了地球呢?赶忙掐灭手里的火焰,免得吓坏了妻子。

    “不,这一定是做梦。”刘威死劲的捏了自己一把,很疼,他有些发憷。

    “傻子,怎么自己捏自己啊,你看都捏红了一片。”佳佳关问道。

    刘威一把抓住佳佳迫切道:“你快点告诉我,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

    “什么做梦不做梦,你和董敬出门一趟怎么回来就傻乎乎的,快点坐好,今天可是你生,给你正常点。”佳佳揪住刘威的耳朵,这令刘威熟悉不已。

    “看来我真是做梦做糊涂了。老婆,我你。”本就渴望回家的刘威不疑有他,径自抱住了佳佳~~~

    刘威在家呆了半个月,一切照旧,可是一个特工对他来说平淡的子实在是有些无聊,但是对于能够陪伴妻子,他已经很满足了,别无他求。异域的一切便如他妻子所说是场梦。

    这一,董敬突然来访。一见面董敬就交代起任务:“西藏有批邪教作乱,麻烦你去一趟。”

    刘威一乍,忙拒绝道:“你没弄错吧,我不是已经内退了,怎么还把我往外出任务,不干。”

    “什么内退,组织几时让你退下来了,你小子别尽瞎说。”董敬这话一出口,刘威的心里猛的一突,好像晴天霹雳砸下,震的他脑门有些发晕。

    刹那间,异域的点点滴滴再度浮现在了眼前,刘威脑子顿时清醒过来,对着董敬冷笑道:“镜头,你说我要是以死相的话,你们是不是还要我去呢?”

    “当然,就算你是死了也要给我去。”

    刘威哈哈冷笑的站起来,眉心处的修罗天眼徐徐打开来,灰蒙蒙的电光自眼中出,面前的董敬立刻被修罗天眼给击成了粉末,出门回来的佳佳惊叫道:“刘威,你疯了不成?”

    “我是疯了,好个心魔幻阵,做的可真够真啊。”刘威心里有些痛惜,自己渴望家的温暖,但是却没料到自己的这点渴求竟然成了自己唯一的弱点。

    “给我开。”明了一切的刘威使用了巫族特有的法术,周金光闪烁,瞬间四周的一切都破碎了,看着心魔所化的佳佳痛苦的在自己面前嚎叫,刘威微微叹息一声,一道真气打去,将心魔打成粉碎。

    四周的环境一变,刘威回到了现实之中,在他的四周,六人还正在接受着心魔的洗礼。

    “天魔幻音,好手段啊。”刘威认得这是地球上道门和魔门最喜欢做的法阵,不摇头自己怎么就着了这么一个道。

    心魔对于度过天劫的人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可是对于普通人,一旦心智不坚,深陷其中,轻则受重伤,重则被心魔的火消磨干净全的元气虚脱而死。

    眼前的苍渊等人正是在接受着心魔的洗礼,不过照目前的况来看,他们已经深陷其中,再不帮他们一把,后果可就严重了。

    刘威手掐法诀,念动了“清心普善诀”,咒语化作一道道青色的符咒,伴随着刘威的真气一点一滴全部化入了他们的脑海之中,原本还沉浸其中的他们脸上顿时轻松了许多,不再那么迷茫。

    待刘威念动了三遍咒语后,众人一一转醒,只有蓝乐儿还处于痴呆状,刘威不眉头深锁,不用上佛门狮子吼来念诀,可是蓝乐儿还是一副痴痴傻傻的样子,浑然不觉外界的一切。

    “我你,刘威。”蓝乐儿突然痴傻的冒出这么一句来,吓的刘威一跳,正在念动的法诀也停了下来,不惊呼:“这个傻丫头,明知道是幻想还要陷入其中。这不是玩命吗?”

    门宇捅了捅刘威的腰间,道:“刘威,要不你大声说你喜欢她,看能不能唤醒她。”

    “不可以。”刘威当即拒绝道:“此刻她已经深深陷入了心魔之中,若是此刻贸然不以正法叫醒她,我只怕她要一辈子依赖这个人。”

    “一辈子依赖这个人是什么意思?”诸葛萍问道。

    饕餮这时候冒出头来解释道:“就是说她的心神会受到影响,错把这个叫醒的人认定为毕生的侣相看。”

    “就是这个意思。”

    “啊,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后果。”凯丽吐舌道。

    刘威耸耸肩道:“这是没办法的,心魔这东西很麻烦,处理不妙便是极其可怕的。”

    “那怎么办?总不能看着她一辈子陷入其中吧。”门宇急道,刘威看他模样,突然问道:“门宇,你是不是喜欢蓝乐儿?”

    “我?不。”门宇被问的面红耳赤,羞涩的低下了头。

    刘威忽然脑中冒出一个一石二鸟之计,道:“门宇,老实回答我。”

    “啊,我喜欢。”众人一副哦的样子看向他。

    刘威嘿嘿笑道:“正是缘分天定啊,门宇,蓝乐儿以后就交给你吧。”刘威一把将门宇推向了蓝乐儿上,俩人刚一接触,门宇就陷入了蓝乐儿的梦中。

    刘威嘿嘿笑道:“如此太好了,以后乐儿找到了伴侣,我也可以轻松了。”念叨法诀,清晰的送入俩人耳中,蓝乐儿还是有些痴傻样,门宇浑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过来,很快他在刘威的安排下拉蓝乐儿回到了现实之中。

    清晰的蓝乐儿大叫的抓住门宇的手臂叫道:“老公,有火,救火啊。”

    众人大声笑道:“哪里有啊,倒是某对人的如火如荼啊,哈哈。”俩人双目相视,仿佛触电一般的迅速松开对方,蓝乐儿羞涩的低下了头。

    刘威拍掌叫好:“恭喜俩位喜结良缘,后记得补一份喜酒给我们啊。”

    蓝乐儿嗯声道:“多谢大哥成全,小妹到时一定奉上幻月最好的佳酿。”刘威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定是心魔造成了蓝乐儿一些记忆误差,不过他无所谓,这声大哥在他耳中听的是极其的舒坦。

    “大家向前走。”刘威高呼一声,再度向前。

    大家面前的一条奇怪的石阶路,一块块俩米长,一尺宽的青石大板石铺在脚下,以螺旋形状向着空中衍生上去,而在大家的四周,则是无边的星空,漫天的星斗璀璨非凡,给人的感觉是一种漫步太空的潇洒和兴奋。

    刘威试着吸取这里的星辰之力,发现星辰之力竟然比外界还要活力四,不一阵畅快,加大了吸取力度。

    “到底要多久才能走到头啊。”诸葛萍走的实在是太累了,索飞出飞剑,一剑冲上前头,刘威见状一惊,想要拉住,可是却扑了个空,突然间诸葛萍的头顶冒出了一团星云,星云旋转起来,充满了巨大的吸力,一下子便将她给吸了进去。

    “大家快点找东西拉住,千万别被吸进去。”刘威大喝一声,忙在自己上使了几道泰山符将自己定在地上。

    可是脚下突然间传来巨大的弹力,让他完全没有防备就给抛到了空中,那片星云传来了庞大的吸力直扑他,刘威大惊失色,腰间的紫电飞而出,剑光拖着自己就逃跑。也是吸力太大,除了刘威和苍渊俩人外,其他人都被吸了进去。

    那片星云在后不住的追着俩人,丝毫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这片星海好像是无边无际的一般,一时间也倒是困不在他们俩人,可是突然间所有的星斗都扭曲了起来,一瞬间将刘威和苍渊给吸扯进去。

    头脑一阵眩晕,刘威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漂浮在星海之中,十分庆幸自己居然还能够活下来,侥幸万分,想要站起,却突然间发现自己全的真气完全没了,丹田之中空空如也。

    刘威大惊失色,神识遍寻全,就是一点真气的影子都没有发现。“啊~~,老天,你玩我?”刘威哭天抢地骂道。可是这片星海出了将他的声音回过来,其他什么都没了。

    再说其他人,冰火魔法师这俩姐妹运气不好,因为她们是魔法师,实在是太过小,在星云传送的过程中直接化为了尘埃,自此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可怜了俩位佳人。

    先说机缘最大的诸葛萍,她和她的宠物被送入了一片毒林之中,一觉醒来的她不有些害怕,幸好妞妞一直陪伴在旁,倒是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这片林子的毒物比起遗忘森林的瘴气似乎还要厉害三分,不过诸葛萍似乎对这毒气并不惧怕,一开始她吸入了大量的毒气后,妞妞还担心她会就此中毒,可是当她安然转醒,精神状态无恙后,她才确定了诸葛萍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这缘由还有待查证。

    仗着胆子,她步入了林中里,我们都知道越是有毒的东西体型一般都不会很大,这里的地上铺满了枯枝败叶,不时的有着五彩斑斓的蜈蚣,冰一样的蛤蟆等等出没,吓的诸葛萍这个小丫头花容失色。其实这些五彩斑斓的蜈蚣正是千年的花雕雪蜈蚣,毒超烈,那些冰一样皮肤的蛤蟆也是剧毒无比的冰蟾蜍,虽说冰蟾蜍毒剧烈,但是却也是解毒的克星,只需让他吸上一口,不管是任何在体内的毒都可以被吸出,可以说是难得捕获的珍品。

    如此多的毒物在此地汇聚,诸葛萍却一样都不认识,不懂捕获,着实有些可惜。不过一个美的女子乍一见到如此多的恶心之物,能够不被吓的手足无措已经难能可贵了。

    诸葛萍不知道如何走,该走向哪里,每当她迷茫之极,耳边总会出现一个声音,叫她往那边走,她便是跟着这个声音向着林子深处走去。

    终于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的毒物后,她来到了山泉边,崎岖的山崖上,一弯山泉自上倾泻而下,清泉之水在山脚汇聚,形成一个约莫五米来宽的水潭,全脏兮兮的诸葛萍一见这潭水,乐的扑上去,扑打起水来。

    这潭水一沾,先前还不觉得什么,可是随后便越来越冷,仿佛比千年玄冰都要寒冷三分,可是即便是如此冷,却也没有将诸葛萍全冻僵,反倒她的上开始散发出气来。

    “好,好。”诸葛萍也顾不得大家闺秀的矜持,脱下衣服,全钻入了潭水之中,咕咕,潭水居然冒起了气泡。

    “好,还是好。”诸葛萍的有些迷惑起来,三角龙一见大急,知道主人这是中毒了,急的她团团转,突然间她感受到一股大力从后面抓来,一名生的小可的女子突然间出现,一下子抓住了三角龙。

    对三角龙嘻嘻笑道:“你不是在外世代看守毒园的小东西吗?怎么?我当年的严令居然也忘记了,居然跟着我选定的有缘人一齐来了?”

    妞妞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女子,忽然指手画脚的嚎叫不已,双手作揖似乎是在讨饶。

    女子呵呵笑着点头:“念你是为本座着想才胆敢闯入此地,暂且放过你,去吧,和你新主人一齐洗伐一下全吧。”女子一指将三角龙弹入了水潭内,三角龙开始还哇哇直叫,渐渐便沉入了其中。

    女子双目中精光四的看着不住的划水的诸葛萍,喃喃道:“这就是我花了数万年才找到的传人吗?怎么如此不堪。”眉头深锁,看来是很不满意诸葛萍~~~

    再说一齐被卷走的蓝乐儿和门宇,竟然来到了一间石室内,室内四面居然都是密封着,只有上空留了几个出气孔。

    “啊呀,门宇,咱们这是在哪里啊?”蓝乐儿睁开迷糊的双眼,忽然觉得前凉飕飕的,只见门宇正趴在她的上昏迷不醒,不过俩人是赤露着的。

    “啊~~”比鹤唳还要尖锐三分的叫声自蓝乐儿嘴中吼出,虽然俩人在心魔的安排早已经发生了这档子事,但是真正在现实中这般赤露相见还是第一次。

    “怎么了?”门宇被惊醒,一见蓝乐儿双手捂住自己的膛,再看一眼自己,也是一声尖叫的赶忙捂住自己下体。四下寻找自己的衣服,可是石室内除了他们,其他什么都没有。

    俩人红着脸都不敢见对方,倒是蓝乐儿第一开口说话:“那个门宇,其实你没必要遮成这样,那个其实,我,我早就看到了。”

    门宇脸涨的通红,道:“这个,那个,对不住啊。”

    “你不需要道歉的。”蓝乐儿目光炯炯的看向他,伸出手来扶起门宇的脸轻声说道:“我们在梦里已经那个过了,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没必要这么拘谨。”到底是一国之主,在方面比门宇这个初哥要勇敢的多。

    门宇啊的一声,一把抱住了蓝乐儿,感到道:“嗯,你是我妻子,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蓝乐儿欢喜的眯上了双眼。

    突然间四周的墙壁上飒飒掉落了一层漆,露出了一副副图画来,俩人大奇,走上前瞧过去,这一瞧,原本已经消红的脸上顿时又绯红一片,这竟然是**。

    俩人遍寻满室,都无法找到出口,反倒是那些**看了一遍又是一遍,都烂熟宇了。

    “啊,老婆大人,看来我们要死在这里了。”门宇泄气道。

    蓝乐儿亲昵的靠在他旁,欢喜道:“出不去就出不去,大不了我们死在一起也就是了。外面的世界太多的烦心事了,还是这里清静。”

    门宇点点头,但是对于无法活下来到底是有些不悦,抬头看向那些出气孔,不想道:“能不能靠那些出去呢?”很快便摇头打住了这个念头:“不行,这墙壁刚刚已经敲过,以我的修为根本就打不破,更加别说是脚下没有东西凭空击打那上面了。”

    光线自出气孔照下,转向了其中一副**上,怪异的一幕出现了,那画上的男女图竟然现出了一条条的经脉运行气图来。门宇大惊失色道:“这怎么可能?”

    “怎么了?”蓝乐儿疑惑的睁开眼问道。

    门宇指着那副画说道:“你看那图怎么那些像打坐的练气图。”门宇对于东土的修炼法门不是很了解,一时间也没猜到什么。

    而蓝乐儿则不同了,一见这图中显示顿时明白了过来,欢喜叫道:“这是双修功法,原来这些并不是简单的**。看来打造这里的人一定是个不世奇才,居然想到利用光线折的道理来传达秘籍。”

    门宇明白过来,但是却摇头道:“就算知道这是双修功法也没用,我们在这里没吃没喝的,顶多能够坚持半个月,半个月后还不是一样死掉,这功法对我们来说根本就没有用。”

    蓝乐儿听他这么说原本的喜悦顿时化为乌有,但是她与门宇不同,她本就已经没有什么求生之念,只求与门宇相守在此,便劝说道:“反正无聊是无聊,咱们不如练一练这功法,说不定有什么新奇的东西呢?”

    门宇瞧了一眼那**,心猿意马起来,点点头,俩人依照图画所示,交合起来,体内的真气一下子交汇起来,按照心法所示运转。一个周天后,门宇瞪大了眼睛,诧异道:“怎么可能?我的修为居然~~居然~~”他实在是不敢相信,他的实力居然比原来提高了三成。

    蓝乐儿也是惊喜连连,欢喜道:“天呐,我的实力居然提升了六成,这功法实在是太神奇了。”

    “太好了,这么练下去,我相信我一定能够打破这牢笼出去的。”门宇重拾信心,俩人再度看向了下一副图画,依样学了起来,密室内顿时意盎然~~~

    不说此处一片,饕餮黑鹜的处境倒是有些凄惨,这家伙一路没有昏迷,直接被星云甩入了一片火海之中,若是刘威在此,定会惊讶不已,此处正是他曾经来过的玄古洞内血珠所在神秘空间。

    原来天地灵根居然是和玄古洞是相通的,这是万万叫人想不到的地方。

    被扔在了天火之中,饕餮全着火,凄惨的嚎叫着,可是偏偏没有任何一人来救他,自从刘威取走了血珠后,这片天地就发生了翻天变化,比起以往更加狂暴的力量在这里肆虐,一颗颗长达十米的天雷不计其数的劈下来。

    而这些天雷一系列的全部都是火天雷,纯阳天雷,净世天雷,炫极天火雷,混元一奇焰雷等等,各种各样的火雷砸下,那地面的火焰已经完全化为了白色,达到了这个空间的最大承受程度。

    饶是饕餮那皮甲够硬够厚,也被烤熟了。“龙爹在上,求求你快救救你可怜的儿子吧,我再也不敢贪杯了,再也不敢贪吃了,求求你快点救救我啊,刘威,你在哪里啊,快点来救我啊。”黑鹜的惨嚎声淹没在一片火海之中~~~

    最后要提的便是苍渊,此人杀念极重,天地灵根偏偏就喜欢和他开玩笑一样,居然让他重新转世,重新降生的苍渊心里那个凄苦啊,自己堂堂的高级血脉居然沦落为如此模样,这让他能不伤心嘛?

    负责接生的产婆乍见到这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居然会叹气,不奇道:“恭喜啊,李老爷,喜得神童啊。”

    “当真?”李员外欢喜不已,狠狠的打赏了会说话的产婆,给自己的宝贝儿子取名李苍,可怜的苍渊就这么得了个便宜老爹,悲苦的叹气。

    “老爷,咱们儿子真的是神童诶,你听他刚刚叹气呢?”

    “哈哈,当真,我要好好培养他,让他高中,为咱们李家增光添彩,哈哈。”

    苍渊悲哀的翻起了白眼昏睡过去~~~

    或许是天地灵根喜欢作弄苍渊,在苍渊七岁那年偷偷入山修行时,碰上了一伙强盗,苍渊自然是对他们痛下杀手了,不料却有落网之鱼的存在,一夜之间,李家被灭满门。苍渊也被打残,自此根本无法修炼,成了一名流浪儿。

    “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么作弄我。”在街头匍匐着乞讨的苍渊咒骂老天爷道。兴许是感应到他的怒骂,天空雷鸣阵阵,下起了倾盆大雨,哗啦啦,众人争相奔走,苍渊一个不慎被撞翻在地,手也被人踩踏的肿了起来。

    “既然你要我这么痛苦活着,我还不如死了算。”一头撞柱想要一死了之的苍渊灵魂飘离了,嗖一下子,眼前的一切都变了,他也恢复了本来面貌,他出现在了一座茶楼内,往来无数宾客,而他正坐在一张桌前,在面前,正有一老头在品茗,对他报以微笑。

    “你好,苍渊。”老头说道:“这场梦可美?”

    苍渊一下子来了火气,怒道:“是你做的手脚,我要杀了你。”一拳打出,可是怪异的一幕出现了,老头周仿佛是水做的一般,拳头打出就好像打在水面上,只是微微起了些涟漪,根本就伤害不了对方,苍渊知道对方实力远远超过自己,乖乖的坐好不再出声,瓮声瓮气问道:“你到底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老头摸了摸长长的胡须,自我介绍道:“先自我介绍一下,你应该对杀神这个称呼不陌生吧。”

    苍渊手哆嗦起来,死命的抓住桌角也安奈不住,声音中夹带三分激动七分恐惧道:“你说你是谁?杀神,天呐,那个一剑屠戮了一百四十七人的古神,号称陈抟手下第一悍将杀神怎么可能是你这个糟老头子。”

    “糟老头子,呵呵。”杀神微笑着看着他,突然间眼神中精光四溢,凶厉的杀气破体而出,直刺苍渊心,苍渊整个人觉得被巨大的山脉压住,全动弹不得,有一种被人任意宰割的恐惧席卷了全,手抖的更加厉害了。

    “现在你可信了?”杀神轻描淡写问道,与此同时苍渊周的压力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信了,完全信了。”苍渊抹了把头上的冷汗,不敢再嚣张说话。

    “放松点,我如今已经收心养,没了那份杀心了,不会拿你怎么样的。再者你能来到这里,说明是陈抟真人安排你来的,我自然不会害你。”杀神说道。

    苍渊点头如蒜倒道:“前辈海涵,苍渊铭记于心,您有什么差遣,我一定为您完成。”

    看着还是有点拘谨的他,杀神摇头无奈道:“不说了,你能够从万年前的动中复活下来,可见你的福缘是不错的,刚刚你在梦中可明白了什么?”

    苍渊一呆,回想起刚刚的梦中点点滴滴,把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

    杀神不气的伸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拍骂道:“你这个小子亏你有一颗杀心,却看不透这么简单梦境。”

    “还请前辈指点。”苍渊恭敬的询问道。

    “我问你什么是杀心?”杀神询问道。

    “杀念横生,念由心生,便为杀心。”苍渊想了想回答道。

    杀神目光有点赞许的点头道:“不错,杀心不过就是杀念,那么我再问你杀念是怎么来的,好好想想你的梦境,再回答我。”

    苍渊左思右想,试探的开口道:“是不是仇恨?因为仇恨故而生杀念。”

    “放你的狗臭。”杀神一口茶水喷了出来,破口大骂道:“仇恨不过是一时的杀念,仇恨成空之时,那杀念还存在吗?报仇到头来不过就是一场空,这叫杀心嘛?我看要把你再变成黄沙好好在土里再呆上数万年,我呸。”

    苍渊任由杀神口水直喷在自己的脸上,他不敢有任何不满。

    杀神指着窗外的说道:“你看看,这里的人个个每天忙碌不已,我来问你,他们有没有杀心?”

    苍渊道:“他们一个个生活无忧,自然没有杀心。”

    “我呸,我说他们有。”苍渊很是冤枉的看着又破口大骂的杀神。

    “他们一个个庸庸碌碌的,可是却每天的都无法吃饱穿暖,他们心中有说不出凄苦,遇到生个病,天灾**的什么的,那就更加苦了,你说这么凄苦,他们心中有没有怨气,有了怨,你说他们有没有杀心?你说他们生活无忧,我呸,我刚刚让你入梦的做法真是大错特错,你个臭小子脑袋就是榆木疙瘩,完全不开窍,想想你是怎么醒来的吧,想想你死前是怎么想的?设处地的想一想他们,再想一想你自己。”杀神滔滔不绝道。

    “杀天。”苍渊惊骇出口这个词,惊的自己一的冷汗,杀神顿时眉飞色舞欢喜道:“不错,就是杀天。”

    “不。”苍渊忙摇手道:“不,我一族人人人敬天,岂可有如此大逆不道之举。”

    杀神无奈的翻起了白眼,气的胡子全飞了起来叫道:“看来你是梦还没做够,再睡一会儿吧。”一指点在苍渊眉心,苍渊再度陷入了梦境之中。

    看着昏倒的苍渊,杀神喃喃自语道:“陈抟真人啊,你怎么就给我找了个蛮人回来,这一族人就知道敬天天,可怜他们连自己是怎么灭族的都不知道,唉~~~怎么就找了这么个活宝传人给我,为什么不是那个星空的小子做我传人呢?”

    “我不管,那星海的小子资质一流,修行我的杀道正是上上之选,凭什么让给那个老鬼,我倒要好好去拉过来。”杀神心念一动便出现了刘威所在空间。

    刘威因为失去了真气,已经被饥渴弄的昏迷了,杀神一出现,想要拉着他就走,可是突然间从星海深处伸出一只大手来,一把打住了杀神的手。

    “杀神,你老小子怎么敢贸然来我的小世界,难道你不怕魂飞魄散吗?”面前出现了一个矮小老头,尖嘴猴腮的,尤其是嘴角的一颗黑痣尤其醒目,这修道之人都可以通过灵气淬炼本体,元婴大成之便可改颜色换貌,也不知道这老人为何要维持这般丑陋模样。

    杀神哼声道:“无道,这娃娃我看中,借我一下吧。”

    无道一听大急,道:“不行,这是陈抟为我准备的传人,怎么可以给你,你干嘛,快点放开他。”杀神才不理会无道,径直拉住刘威的右手朝着要破碎虚空而去。

    无道大急,他等候了万载就为了刘威的到来怎么可以就这么被人抢走了,一把抓住刘威另一只胳膊,喝道:“放开他。”他周的银光漾开来,冲着杀神上涌去。

    杀神眼神一瞪,在他周的银光全部停滞住,他笑嘻嘻对着无道说道:“这小子我就是要带走,就是要收他做传人怎么样?你能奈我何?”说着手上加大了力度,硬拉起来。

    “我偏不给你。”无道也卯起力气拉了起来,刘威的子顿时成了拔河的长绳在俩人之间拉的绷直起来。

    “啊,你快点放手。”

    “是你该放手。”

    “那咱们各凭本事拉吧。”刘威的手臂被越拉越长,巨大的疼痛将刘威从休眠之中弄醒,刘威惊骇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俩个老头,叫道:“你们俩个老东西快点放手,我快要被你们拉断手臂了。”

    “不放。”俩人异口同声道。

    为防止刘威的手臂真的断了,俩人将自己的真气度入了他的双臂内,俩股截然不同的真气进入了体内,刘威顿时觉得全奇痒难当,左手边传入的是一股浩的星力,是刘威再熟悉不过的力量,刘威一阵心喜,将这些星力偷偷纳入了丹田之中,存储起来。

    但是他这一偷倒偷出了问题,杀神感应道无道的星力在刘威的经脉中流转,误以为是无道借此机会传功给刘威,心里那个着急啊,索学着无道将自己的真气灌入了刘威的经脉里,他的真气纯是一股杀气,乃是天地间最为煞的邪气所成,其威力强大自是不用说,可是这股煞之气对心也是极其的有害的。

    刘威感受到了一股煞之气的灌入,着他以吸取进入丹田,那股煞之气充斥着无数的怨念,杀意,这正是杀神的《杀经》所培养的杀气,对于杀神本来说这点杀气煞气完全没事,反倒能够助长他的杀意,谁叫他注重的是杀心的培养。

    但是刘威却不同了,他修的是武道,讲究的还是天人合一的天道,与这完全逆天的真气是完全不符的,简直是背道而驰,这也就是为何陈抟安排刘威进入无道这里接受传承而不安排入杀神那的缘故。

    刘威没有杀心,也不修杀心,他的心可以说还保持着赤诚,可是谁能料到杀神这家伙蛮横无理,跑到这里来传承于他。刘威赶忙运转“清心普善诀”来安抚住心神,奈何痴道人和杀神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高手,那法诀完全不起作用。

    怨毒,恨意,不甘,杀戮,等等一应负面的绪随着刘威体内积聚的杀气越来越多,开始活跃起来,刘威的双眸渐渐赤红起来,脸上越来越邪恶起来,嘴角勾勒起邪气的笑容,刘威冷冷的撇向俩人。

    “既然你们俩个老东西不想我活,那么你们就别怪我客气了。”刘威咯咯笑道,笑容中充满了邪恶。

    无道见到他这模样,顿知不妙,刘威丹田内啪一声清响,那被无道用星力封锁的修为这一刻竟然被刘威打破了。

    “你是怎么办到的?”无道惊呼出口。

    “你以为用星力模仿我丹田的构造就能完全掩盖我的真气吗?哼,我本来就是修炼星力的,你的力量我再熟悉不过了。”刘威双目赤红,已经入魔,入魔的刘威比以往更加肆无忌惮,也更加的聪慧,一眼就看穿了无道的制。

    “哈哈~~”刘威大笑俩声,声音中充满了邪气。

    杀神这时候看出了问题所在,哇哇直叫道:“完蛋了,老夫忘记了这娃娃还没修炼我的心法,完蛋了,入魔了,大好的苗子啊,就这么被我毁了。”杀神赶忙松手。哪里料到刘威突然间一掌印上他的膛,杀神硬生生受了他一张,翻手拍出大手,将他给制服住,冷哼道:“小子,别以为入魔就能怎么样?想当年我还不是照样杀的那些魔头上天入地。”

    “好了,别说你的光荣事迹了,快点想想办法救他才是。”无道催促道。

    杀神挠挠头,看着被拍晕上还在不住冒着魔气的刘威,眉头直锁道:“这娃娃是陈抟相中的人,咱们必须要除掉他一魔气,不然后见到了陈抟不好交代。”

    无道脸色难看道:“怎么除?以我们俩个的残破躯,根本就是不可能帮他除尽一的魔气,搞不好还要将他给弄死,都是你老小子,非要和我抢什么徒弟。”

    “你还怪我了,要不是输真气给他我会输真气给他吗?你还怪我。”杀神无比气恼叫嚷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