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陈抟仙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稚嫩的童音突然间传出,仿佛是无根之音,让人捉摸不透。

    苍渊大吼一声:“是你苍渊爷爷来讨还兵刃巨野的。”

    “原来你便是当年那个倒霉的将领,如何?数万年的沙丘沉浮滋味如何?”

    “你少嘲讽人。”苍渊被说到了痛处,脸色异常难看。

    刘威的神识四下布开,企图寻找到对方的存在,可是他遍寻四周空间,都没有发现来人的藏匿之处。

    “小子,你一直查探我干什么?想找出小爷我的藏地,你还差了的远呢。”

    刘威没有理会对方,修罗天眼打开,神识以一种极其隐晦的状态追寻声音的来源,终于让他在一个偏僻的角落的空间发现了对方。突然间他子弹出去,一把抓破虚空,指尖出五道黑芒将对方从异域空间拉了出来。

    大伙看着刘威手里的小孩不有些发愣,随即是狂笑不已。

    他与其说是个小孩不如说是个木偶,一米高的段,虽然有些木讷,但是还是能够体现出常人的表,被刘威抓住,整张脸现出恐惧神色,使劲去掰刘威抓在肩膀的手。

    “你什么人,快点放开我。”

    刘威依言松开了手,问道:“你这小东西也真是有趣,干嘛装神弄鬼的装高人戏弄我们。”

    “什么小东西,小爷我已经有几万岁了。做你祖辈都可以。”木偶动了动手臂,发出吱吱声响说道。

    诸葛萍笑弯了肚皮道:“刘威,这小玩意和你倒是绝配,反正都不是好东西。”

    木偶突然间横眉冷对喝道:“你找死。”诸葛萍万料不到对方会突然爆起伤人,眼前一花,木偶的手掌已经印来膛。

    刘威见了,急忙闪到诸葛萍跟前,小腹上硬生生的受了木偶一掌,顿时一股浩浩的紫澜真气灌注到了他的体内。这股力量强大无比,起码是俩个化虚期的高手的实力,饶是刘威强大,体内修炼成了混沌之气,也有些经受不住。

    体内混沌之气赶忙化出,将这些紫澜真气全部化去,脸色转了转,由白转潮红,再转白,最后化为正常血色后,刘威吐出一口黑血叫道:“死人,你这木偶怎么说杀人就杀人。”

    木偶有些呆呆的看着自己按在刘威的肚子上的手掌,纳闷道:“不可能啊?主人说我的能力在人间即便不是无敌,但是也没人能够接下我一掌而没有被打飞的?”轰一掌,木偶无声无息的又是一掌打上刘威的肚子。

    刘威疼的五脏六腑都几乎翻了过来,气恼的他不顾伤的全力反震木偶的真气,砰的一声,木偶出乎众人意料的居然只是退后了一小步,强大的掌力在他周拂过便如清风一般没有任何劲道。

    “混沌之气,想不到你居然炼成混沌之气。不对,你居然还兼修了巫族的不灭金,这怎么可能?你没有巫力是怎么修炼成巫族的法的?”木偶的脑子明显有些转不过来,小眼睛在刘威上乱转,不时的还伸出手摸摸刘威,仿佛是商人看货物一般。

    受了惊吓的诸葛萍这时候恢复过来,又不怕死的调侃道:“刘威,看样子你要被这木偶大卸八块了,到时候把你也做成个木偶供我们玩乐也不错啊。”

    刘威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拉开木偶的手,喝问道:“你家主人现在何处?我们要去见他。”

    “哼,你想见我主人,这是妄想,我家主人如今已经化千万,别说你想见他,即便是我也见不着。”木偶昂着头一副高高临下说道。

    苍渊冷哼一声,突然提起他道:“找不到他也可以,快点交出我的武器巨野来,还有交出天地灵根的进出钥匙,不给的话,我立马把你大卸八块。”

    “你倒是拆拆看啊。”突然间木偶化成一摊黑水劈头盖脸的流下,苍渊突然间惨嚎起来,那黑水上面似乎有着很强的腐蚀力,苍渊强大的居然被立马腐蚀了大半,骨头都露了出来。

    “快点救他。”门宇大叫一声,凯瑞念动魔法,顿时一个水球淋下。黑水见到水球立马褪下,重新组合成木偶,冷冷对着众人道:“今天暂且饶了你,要是再敢对我不客气,我见你形神俱灭。”

    吃了亏的苍渊忙摇手称不敢,玄功一转,原本已经恐怖见骨的伤势很快便恢复了过来,经此一闹,他不敢再放肆了,静静的站在一旁,等候着事态的发展。

    木偶看向刘威,趾高气昂道:“我感觉到你小子上的气息有点熟悉,很像我主人,能够告知我,你是来自何方?可是地球?”

    “我的确是来自地球。”刘威赶忙道。

    木偶激动道:“太好了,想不到主人找了一辈子的故乡如今有下落了,这实在是太好了。能告诉我,现在地球上是什么朝代,可还是赵宋当家?华山青云坪如今可好?”

    刘威一呆,道:“这位木偶先生,你来这异界多少年了,宋朝早就被灭了千年了,地球已经没了封建制度了~~”

    当即刘威将地球上这数千年的历史一一说了出来,旁听的蓝乐儿等人闻后惊为天人,想不到在这片天地外竟然还有一番文明的演变。蓝乐儿这时也明白了一点,她与刘威终究是俩个世界的人,是无法走到一起的。顿时脸上无比的落寞。

    “唉,想不到异域数万载,家乡已过千年。”无比落寞的声音自四面八方卷来,刘威等人心头顿时好像压上了一块大石头,喘息不得。

    木偶一听这声音,顿时欢喜叫道:“主人,你回来了。”

    “乡偶,你带他们来后山。”

    后山处,梅花点点盛开,空气中弥漫着扑鼻的香气,只见数十名大汉,个个丈二材,赤露着上,腰间只系着一件银白战裙,满地的各种金银铠甲,各种弥足珍贵的仙器散乱砸在地上。

    他们都在围着一人,不,是围着一口大锅,锅子上空漂浮着一人,正用俩根不亚于绝品仙器的长枪倒弄着这一锅汤。空气中漂亮的梅花洒入锅内,阵阵香将梅花的香气冲淡,这实在是有些大煞风景,如此文人墨客喜欢的场景却用来煮,实在是太无语了。

    这是一个年轻人,有着仿佛文人墨客一般的消瘦段,刘威远远看见这人,便觉得浑一凛,这男子生的眉清目秀,不光如此,他往那一站,仿佛霸占了这一方天地,冲天的睥睨气息令人不得不低头。

    这是一个令刘威看一眼就想再看一眼的男子,男子一抬头,漆黑的瞳孔望向刘威,刘威只觉得自己的元神一阵动,仿佛要破体而出,被吸入其中一般,吓的他不敢再抬头看去,但是却好像有一股魔力令他不得不抬头去看这男子。

    男子将手中的长枪扔给一旁的手下吩咐继续煮,一步跨向刘威,这一步仿佛有登天之威,转瞬便来到了刘威旁。

    旁的苍渊乍见此人,全上下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起来,全哆嗦起来,男子对着苍渊微微一笑,道:“想不到你这娃娃竟然也有恢复了一。”

    “你这个恶魔。”苍渊脸色苍白的叫道。乡偶脸色一凛,喝道:“大胆。”

    男子手一挥便将要动手的木偶给推出十里外,平淡道:“不要紧的,难得见到熟人,倒是新鲜,我陈抟好久没人敢骂了,真是他妈的爽啊。”

    “陈抟?”刘威大惊失色叫道:“你就是那个专门睡觉的神仙,那个和宋国开国皇帝比试下棋赢了华山的陈抟,你不是早就飞升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陈抟摸摸下巴,道:“你小子对我似乎了解的吗?”

    “当然了解,虽然你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怎么说都是中国神话故事中的一员,为道门弟子的有谁不知有谁不晓。”刘威点头道。

    陈抟哀声道:“想不到一个不小心成了家喻户晓的神话人物了,我不过就是因为一次除魔时候贪睡了一把,就被扣上了专门睡觉的神仙这恶名啊,这实在是不好,小子,你叫什么来着。”

    “小子刘威。”刘威恭敬道。

    “哦,好,刘威。”陈抟随手拉来一块大石头,簌簌俩下切开,俩张石凳子一张桌子就这么简单的徒手劈了出来,陈抟做了个请的手势命刘威坐下,随后取出一坛子佳酿俩个酒杯来,为刘威斟酒。

    刘威拘谨的坐下,见陈抟为自己斟酒,赶忙连声道不敢,陈抟伸手在他上一拂,刘威顿觉一股清风拂面一般的温暖暖遍全,自己全上下顿时轻松无比,刚刚的拘谨一扫而空。

    “尝尝我的酒,这酒对我是没什么大用处,对你这个修真者还是有些用处的。”

    刘威举起酒杯,一口喝尽,看的陈抟目瞪口呆,叫道:“你小子就这么糟蹋我的好酒啊。”

    刘威此刻已经没工夫回答他的话,那杯酒中蕴含的灵气充足,庞大到一个恐怖的程度,滔滔仿佛海水一般的灵气自内脏内散开,直冲刘威的全毛孔,刘威整个人好像喝醉了一般,全四万八千个毛孔一齐喷出了一股清香的灵气。

    赶忙运转玄功吸纳灵气的刘威在三个周天后这才叫这些灵气吸纳完,全上下都被洗涤一般的他睁开了双眼夸赞道:“前辈,这真是好酒啊,再来一杯。”

    陈抟饶有兴趣的看了看他,再度斟满一杯,看着刘威还是如牛饮水一般的喝下去,这次刘威没有像刚刚那般难受需要调息,坦然的照单吸纳了所有的灵气,不啧啧称奇道:“好小子,这么多年来能够如此连喝我俩杯酒而没有醉的人你是第一个。”

    陈抟的目光如电,仿佛要洞穿了刘威一般,将他内外看的个通透,良久他笑道:“原来如此,你倒是好机缘,居然修炼的《周天星诀》,不过可惜啊,你的心法实在是不全,要不然你也不会被这家伙来个淬体修炼那个不合你属的不灭金了。”

    苍渊闷哼一声,自刚刚起他的气息就一直被压着,此刻听陈抟的意思,分明是瞧不起他,故而硬着陈抟的气势也要发表的不满。

    陈抟哪里瞧不出他的不悦,眼神如电的扫了他一眼,低声喝道:“你知道什么?他所学比起你这蛮子所传授的那些蛮技强的不知多少倍,你们这些蛮子就知道一味抽调宇宙本源力量为己用,却不知道如此是有违天道的,活该你们被天道灭族。”

    “你说什么,我族人被灭还不都是因为你这个恶魔。”苍渊怒气攻心,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叫嚷起来,他目眦裂,赤红着双眼就好像是一只疯牛,准备随时攻击别人。

    刘威赶忙拉住要发飙的苍渊,问道陈抟:“前辈,你们有什么恩怨能不能先放下,这难得见到一个老乡,我实在是不想被打扰。”

    陈抟呵呵笑道:“你说的对,不打架。”随手一挥,打入一道灵气给了苍渊,苍渊冷哼一声,全伤势转瞬全好了。

    “来,刘威,今儿个高兴,不醉不归。”陈抟欢喜的拉住刘威坐下。

    “前辈,当年你怎么会来到这里的?”刘威问道。

    陈抟耸耸肩,道:“你问我我问谁去,也许是鸿钧那老家伙看我不顺眼吧,反正我无缘无故来到了这里数万年,平白无故的插手了这群蛮子的斗天战争,唉,我苦命啊,打了半天才知道被这里的老天爷算计了一把,真是想想就气人啊。”刘威感受到他上的气息有些不对劲,仿佛是一座火山一般随时爆炸。

    突然陈抟一把抓住刘威的手,哭号道:“刘威啊,我想你来到这里也是不得已,你千万要记住啊,千万别参与这里的任何事,免得一不小心被人算计了,这年头,保命要紧。”此刻陈抟的样子就好像是个被打怕的小孩一样。

    苍渊冷冷道:“你会怕死?老东西,想当年你一人独挑我族内三十高手,那是何等的气焰,怎么如今是老了,怕死了不成?”

    “胡说。”陈抟全气息爆涨,怒喝道:“谁说我怕了,谁说我老了,我陈抟永远是二十岁的模样,哪里会有老了这一说,你这个小子哪里凉快哪里去,别在这和我呱呱乱叫。”陈抟无比迅速的踢出一脚,在刘威的神识下,苍渊的子飞上了高空,进入了这个星期的对流层,还以不亚于火箭的速度继续想着外太空飞去。

    “前辈,他没事吧。”刘威赶忙问道。

    “没事,你看那颗星星就知道他没事了。”一颗就近的行星在苍渊巨大的冲击下被撞成了粉碎,刘威初步估算了一下距离,离这里起码有数万公里远,陈抟仅仅是随便一脚就把人踹出那么远,这是何等的力度,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