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门遭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狂龙”、“天炽”、“金蟒”、“水澜”、“冥渊”,五柄属各异的上古仙剑,组成天剑门这上古第一锁魔大阵,其年代久远已不可查。

    忽一,一道紫光夹杂着血光自潜龙渊中冲天而去,偷偷潜入飞来峰中。

    自那飞来峰降下,封印潜龙渊,已过去三年,当在烈火熊熊中煎熬的天剑门已经恢复如初,一派欣欣向荣之态,只是少了刑御这位在世仙人的坐镇,门内形式不大乐观。

    掌门刘铮专横跋扈,处处排挤长老权利,将三年前的祸端无端引向他们,罢黜了长老权利,独揽大权,此人好大喜功,处处与魔门为难,刘铮仗着门内一些法宝,倒也占得一时上风。

    夜晚,月朗星稀,几个宵小正在山小密谋齐聚。

    “朗月仙子,想不到你也来凑闹。”发动此次偷袭的是天魔宗少宗主古邪风,此人一袭黑衣,脸色苍白,似乎长年不见光一般,透着浓浓的杀机。

    一桃红小衫,款款走来,仿佛全如柳枝一般柔软的朗月仙子,魔门称呼她为仙子,正道中人纷纷称她为妖女,此女来历不祥,但是那一的妖媚之术不知祸害了多少男子,故而正道中人对她是恨之入骨。朗月的小手轻轻的挑逗起古邪风的下巴,挑逗道:“这么好的凑闹的事怎么能没我呢?其他人呢?”

    “我们夫妇来了。”黑影划过,一对夫妇来到跟前。

    “想不到你居然邀动他们二位出山。”郎月眼中闪过惊异。

    此二人正是成名千年的散仙夫妇,男的脸如猴塞,三角眼充满霾,眼中电光闪动,令人不敢直视,正是奔雷。他的夫人柳沁原本美丽的脸颊上却多了一道狰狞的口子,从颧骨直划到下巴,就好比一件精美的雕塑品因为最后一刀而损害无疑。

    朗月不在柳沁的脸上多闪了点,突然间柳沁暴起,一道紫色芒就朝她脸上扑来,如此近距离的偷袭,吓的朗月毫无招架之力,突然间一股大力朝她后心拉来,将她拉离了刀芒,就近一块大石在巨大刀芒下一刀俩半。

    朗月心有余悸的瞪了一眼这对夫妇,却是不敢多言。

    “古邪风,你什么意思?”柳沁怒道。

    “不敢。”古邪风拱手道:“在下只是不想大事未成先个闹起内讧。”

    “哼。”柳沁闷哼不再理会他,揽起自己丈夫的手臂来。

    奔雷目光中弹出丝丝闪电,问道:“答应给的水烟芙蓉丹呢?”

    古邪风微笑道:“大事完成后自然给你们。”

    “哼,小人。”柳沁骂道。

    古邪风咯咯一笑道:“真小人好比伪君子要强的多。”手一挥,上百手下上前出现。朗月扫了一下这些人的修为,不脱口道:“好魄力,这些人最少也是碎丹期的高手,看来今你不灭天剑门不可了。”

    “废话少说,走。”上百人发动了攻势。

    守山大阵早已经被古邪风暗中派人破坏殆尽,如同虚设,巡山弟子还未来得及反应,便惨遭杀戮,只见这些弟子上的一片玉珏随着他们陨而爆炸开来,山上顿时传出了振聋发聩的警报声。

    “何人胆敢阻拦闯我山门。”刘铮首当其冲,一道丈八长的流光飞窜而来,与古邪风一对面,顿时气大冲脑,也顾不得低辈弟子被屠杀,举剑就朝古邪风头上劈去。

    古邪风狞笑着从手中飞出他的兵刃,一把玄铁扇,此扇乃是天魔宗一宝,名曰紫华吞吐天扇,据闻此扇炼成之,便以一上古天妖为食,将其魂魄炼入,因而此扇具有了吞吐天地之力,后因施展法诀缺少,导致了其本体实力发挥不出俩三成,但是即便是这俩三成,都够对手喝一壶的了,这一扇便可将虚境修为底下的人飞出数百里开外。

    刘铮的飞剑也是不凡,名为炎火,乃是采集火山天火精华淬炼而成,火十足,与古邪风宝扇相碰,便黏糊在一道,互相开斗。一见如此,刘铮便顾不得这是道魔之斗,上去与古邪风战在一道,俩人都使用起凡人那一拳脚功法。

    倒是可怜那些弟子们,门内高手走的走,被迫闭关的闭关,无所依仗的他们只有任由他人宰割。

    再说此处打的火朝天,后山刑堂内,空空如也的内忽然迎来了几位不速之客。

    一袭白衣的刘威,脸色有些发白,后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裹的他静立在此,幽幽的叹息声自他后背传出。刑御和九轮的影虚化冒出后的包裹,九轮嘲讽道:“你个老不修的,叹什么气。”

    “想不到我天剑门居然要葬送在这个混蛋手里。”刑御垂头丧气道。

    刘威嘿嘿笑道:“也不尽然,所谓一饮一啄,天剑门经过刘铮这么一折腾,正好是给门下一个长足教训,这反而有助于他们后修炼。”

    “我说你们别这么长吁短叹的,再不去救援,只怕刑御你的徒子徒孙就要完蛋了。”

    “不急,待我招呼各位长老出关相助。”刑御取出了包裹里的刑尺,他的元婴便一直寄存在此中,刑尺飞出一道光华,直刑堂深处。

    嗖一声,数道影来到跟前,叩见道:“拜见太上长老,师傅,师祖~~”

    “师父,你怎么成了这般模样?”

    “这没什么?一切都过去了。”饶是刑御道心深重,也不免有些哽咽难语。

    “寒暄到此为止,该去救援了,刘铮那王八蛋已经被打伤了。”刘威的神识下查看的一清二楚。

    “哈哈,打架我来了,三千年没动手了,小的们,我来了。”后八道血轮飞出,裹着九轮魔君的元婴直山头。

    “这个老家伙,见到打架就起劲。我跟去看看。”刘威有些不放心他,子忙飞出跟上去。

    刘铮的飞剑被古邪风压的死死的,拳脚也被牵制住了,古邪风上的魔气不住的入侵他的经脉,的他不得不分出心神来抵抗。

    “古少宗主,我来前来助你。”朗月上泛出一阵红粉,扑面迎来,香艳无比,闻之全部脸红如花,陶醉昏倒。

    朗月手中飞出一道邪逸的紫光,朝着空中的炎火飞剑砍去,一道绚丽的弧线劈出,刘铮惨嚎一声,飞剑应声落地,古邪风见状,大喜,一拳轰在他的膛,咔嚓声,刘铮膛肋骨全部被震碎。

    刘铮的子急速飞出,撞在三十丈开外的立柱上,噗噗数口黑血夹杂着内脏喷出。

    “哈哈,刘铮,今便是你的死期。”古邪风收回宝扇,一脸邪气的走向刘铮。

    刘铮闭上双目,满脸痛苦~~~

    “念无边。”古邪风眼中闪过妖冶紫光,神念化作漫天的心魔,朝着刘铮的心间无孔不入的攻击。

    刘铮的脸色立马萎靡不振起来,像他这样的心思不纯之人极易受到心魔攻击,更加不用说此刻他刚刚挫败,心神剧创,心魔乘虚而入,若是迟个几分,便要送了命。

    “嘎嘎,想不到居然还有人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攻击,真是丢我们魔门的脸。”九轮的声音由远及近,声如洪钟一般传来。

    “少罗嗦,你以为他是你啊。”刘威的声音随后跟来。古邪风等四人心头一凛,来人气势强大无边,看来是劲敌。

    “刘威,咱们看看谁先打倒的多。”空中赶来的九轮嘎嘎笑道。

    刘威微微摇头,指了指后跟来的一大票长老,道:“你要想比就和他们比吧。”

    九轮郁闷的摇摇头,道:“算了,还是呢杀吧。这么多人哪里还用我出手啊。”

    “好。”刘威的神识如潮水一般朝着古邪风弹去,他的神识来的十分隐晦,根本就察觉不到。

    突然间古邪风一声惨嚎,七窍出血的扑到在地,一狼狈的他立马反应过来,立马封闭五感跳起来,喝道:“敢问哪位魔门前辈在此戏弄在下。”

    刘威和九轮的影一同落下,冷冽道:“是你爷爷我。”怀中一阵挪动,一脸倦意的饕餮也凑出小脑袋来,叫道:“还有你龙大爷我。”刘威没好气的把他的头给摁回去。

    “你到底是谁?”古邪风喝道。

    “他是我刑御的关门弟子刘威。”刑御被自己的亲传弟子怀抱着落地,怒目而视,对于这些胆敢偷袭的人,他恨之入骨。

    一脸颓废的刘铮见到刑御如同见到鬼一般,脸上灰白一片,刘威见了,冷哼一声,道:“刘铮,你好啊,三年前你冤枉我刘威盗取原石,今便是你遭报之时。”

    “是你,三年前就是你烧了天剑门。”刘铮指着刘威哆嗦道。

    “不错,是我又怎么样?”刘威狂笑道。

    朗月咯咯笑道:“真不错,烧山门的小子如今却成了师门弟子,这天下的事还真是叫人猜不透啊。”她一颦一笑都透着一股魔力,企图吸引住刘威。

    九轮嘎嘎打趣道:“刘威,这小妞炼的一手好姹女玄功,我看她对你有点意思,不如你就收了她吧。”

    “闭嘴。”刘威对于这男女之事最容不得开玩笑,开口呵斥道,未免他再信口开河,腰间紫电随心而动,向朗月。

    朗月脸上一凛,但是嘴上仍旧轻佻道:“可的弟弟,你就这么狠心要杀我?”一把邪气的紫色小刀飞出,阻隔上刘威的紫电。钪一声,刘威心头一惊,自己的紫电居然被弹了回来。

    只见一柄小刀在朗月手心里盘桓不已,阵阵紫气出,诡异的气场围绕在她的周,令人眼花缭乱。

    “咦?不对,你这不是魔门的武器。”九轮惊呼道。

    朗月面色凛然,似乎很惧怕九轮道出她的来历,全力出飞刀,黑夜中一点紫色光点在空中划出长长的光束直落九轮上,血轮围绕着九轮魔君元婴旋转,一下子便将飞刀打飞,可是血轮上也出现了点点裂纹。

    刘威脸色大惊,赶忙问道:“九轮,你没事吧。”

    九轮心有余悸道:“没事,没想到这丫头居然是哪里出来的人,不简单啊,想不到五狱魔道的传人居然又出世了。”朗月的脸色越来越冷。

    众人心头一片模糊,只有刑御有点清楚,问道:“你说的不会是传说中比玄冰宫还要久远的魔道。”

    “不错,她就是那地方的人,不过我很奇怪,她一修为很差劲,只有这把飞刀还算样子,哦,我明白了,她是叛徒。”

    朗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九轮嘎嘎笑道:“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哼,我说呢?一个修为差劲的魔女怎么会有这等魔器,刘威,这丫头,要好好的对付,若是你后卖个人给五狱魔道,可是大大的好处。”

    “,招惹五狱魔道那个邪道有什么好处。”刑御淬道。

    “也对啊,那地方的人都不好惹的。”九轮喃喃道。

    只有刘威一头雾水,暗道这俩个老家伙居然还有闲聊天,不气恼道:“你们再不出手,这上百弟子的命算是白死了。”

    被一顿臭骂才醒悟过来,刘威九轮刑御三人围困上古邪风四人,形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天地号令,天门六剑,斩天诀。”刘威当即立断,劈出剑诀,整个黑夜顿时被他的剑气所染成紫色,滔天的剑气纵横,五色流光在他周翻滚。

    古邪风恼火的打开折扇,喷出一口紫色的真元在扇子上,朝着刘威上挥来,顿时狂风飞舞,飞沙走石,强大的力量对抗上他的剑诀,轰然爆炸开来,偌大的大,在俩人的合击下,被轰破了半边。

    刑御见状哇哇大叫道:“刘威,你打架归打架,别拆房子,这些可都是要留给你的。”此话一出,众人心头一凛,难道刘威便是下一任掌门不成?大家纷纷看向他,有惊讶,有惊喜,有不忿,还有愤怒等等各样目光在他上,刘威暗道不妙。

    果然,古邪风四人果断舍弃了九轮,四人全力发动攻击,朝着刘威上轰击而来,其中以属奔雷俩人的攻击最为犀利,紫色天雷之力贯穿了刘威全

    “啊~~”猛的遭受天雷攻击,刘威全一个哆嗦,口吐白烟。古邪风见状,大喜,手中折扇合拢,化作一峨眉刺模样,向刘威丹田,想要一举废了刘威。

    九轮等人大呼出手,可惜却被对手缠上施救不及。

    就在这千钧一刻,刘威脸上浮现出诡秘的笑容,左手抓出,死死的抓住了折扇,笑呵呵道:“这是好东西啊,我笑纳了。”

    “怎么可能?”奔雷有些惊慌失措,眼珠子瞪的灯笼还大。

    “臭小子就知道吓唬人。”九轮惊讶道。

    “我乃天雷巫体,一应天雷皆为我所用,接我一击。”刘威火气,神念化入虚空,念叨神咒,化出一百零八颗净世天雷,神念一牵引,全部砸下来。

    “天呐,这么多天雷,那得需要多少真元为依托。”柳沁心头剧惊,手里一哆嗦,险些要发出的攻击打偏。

    奔雷俩夫妇是散仙之体,先天最怕这天雷攻击,俩个老东西损到了极点,自己无法躲闪便一头栽进了天剑门弟子中,要劈大家一起劈,他就不信刘威真敢向这些人下手。

    可惜他们不知道刘威的,更加不知道他与天剑门的恩怨,天雷照样劈下,幸好几位长老心慈手软,合力驱散了天雷。

    刑御见耗尽真元的几位长老,心疼道:“刘威,你下手有点分寸,先把首恶诛杀了,其他人慢慢来。”

    “好了。”刘威也知道自己做的有些过火,便一门心思对付起古邪风。

    紫电长鸣一声,化作紫色长龙席卷上他,通体冒出了紫色的天火,古邪风全上下冒火,眼看就要烧成一只烤鸡,这时候,古邪风把心一横,捏碎了一只玉佩,并且咬破舌尖,化作一道血光居然飞出去。

    刘威见状,骂道:“和我比速度,想的美。”

    掐动剑诀,刘威的神识与紫电连在一道,死死的锁定住了迅速逃遁的古邪风。

    嗖一声,裂天三剑诀中的震天诀全力发动,紫电化作滔天的火光,冲天而起,如同逆冲的流星一般,划向天际,直落已经在百里之外的古邪风上。

    紫电折返,只见剑尖染血,轻鸣不断,刘威眉头直皱,古邪风居然没死,被高人所救。

    “好可怕的剑诀。居然千年杀人。”朗月脸色发青,本想要就此逃窜的她不敢轻易施展遁术逃走。可是不走也快要顶不住了,三名长老死死的将她围困住,她的桃花毒粉根本就不起任何作用,体力渐渐不支的她手中的飞刀是越来越顿,眼看是支持不住了。

    “啊,你杀了他,你居然杀了他,你杀了他,我的妻子的伤怎么办?你还我水烟芙蓉丹。”奔雷在见到刘威得手伤了古邪风的那一刻,突然间心神失守,发狂的向刘威奔去。

    此刻他空门大开,刘威只需心念一动,便可在他膛开了巨大的口子,但是莫名的他心头一软,呆呆的看向柳沁的脸,心里顿时明白了过来。

    待他反应过来,奔雷全电光冒出,一把抱住了刘威的腰,粗壮的雷电全部灌入刘威的上~~~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