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潜龙渊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靠,给我顶。”刘威全气息一冲,现出了那强大的巫族来,双手肌盘根错节,高举过头,朝着巨尺迎了上去。

    “压。”刑御怎么也料到刘威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居然能够硬抗他的刑尺。“好小子,看你能够称多久。”

    刘威全力量都汇聚在手,奈何这方刑尺却有着数万斤重,而且有着刑御源源不断的真气灌注,根本就容不得他挣脱开来,他整个人大汗淋漓,拼命的抵抗着刑尺。

    突然间刑尺一个金蝉脱壳,一道影子自巨影中挣脱而出,直抽刘威上,紫电想要救援,却遭到了阻隔,刑尺再度化出一道来,朝着刘威的膛抽去。

    咚一声,刘威被重重的撞飞出去,巨大的尺子劈头砸来,火星直冒,刘威的子重重的砸进了山体内。

    好半晌,才翁头翁脑的从里面飞出,被打出真火的刘威全火光四,宛如一颗太阳,不计一切后果的催动起“开天劈地诀”,巨大的彩色剑气在空中汇聚成一柄滔天巨剑,以无法可挡的气势重重的劈向刑御。

    刑御面色凝重起来,在他的神识感知下,他四周的空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锁定住了,仿佛那一剑要将一切都轰碎一般,不得不拿出真正实力来迎击。刑尺招回手里,连续催动三口真气吐在上面,原本漆黑的尺子顿时变得火红一片,灼灼的浪自里面翻滚而出。

    “烈阳屠龙。”以尺为刀,狂暴的一刀劈出,朝着天上的巨剑回击而去,顿时天空形成了俩股磅礴的气场,一股七彩光芒,另一股火红无比,俩股力量在空中碰撞,崩碎虚空,无边的空间裂痕以俩人之间为中心向着四周无限蔓延开来,无数的灵气撕碎震碎了山脉。

    刘威站立在紫电剑上不住的喘息,强行驱动超负荷的剑诀带来的后果就是有一阵子的脱力,相较刑御则是轻松自在的很,化虚以上的修为自然没有真元虚脱一说,举手投足间一切的天地元气都为己所用。

    “娃娃,这便是你的真面目啊。”刘威上的紫光散去,露出了真面目。既然隐瞒不下去,索他揭开说道:“不错,我就是被你们那个狗掌门冤枉偷取原石的刘威,哼,我恨不得杀光你们天剑门的每个人,什么正道,全是一帮吃人不吐骨头的混蛋渣子。”

    刑御被骂的目瞪口呆,不为世俗之事的他哪里碰到这样的事,自己理亏,总不能不让对方骂吧?但是毕竟是活了千年的老怪物,脑子立马转醒道:“不对,你烧我山门,这件事是你理亏,拿命来。”

    刑御动了真格,子突然一闪,就出现在了刘威的后,刘威看的一清二楚,对方这是使用了空间跳跃的手段,可惜自己能够使用,却无法像他这么轻而易举,实力的差距实在是太大。

    一把扣住了刘威的肩膀,将他拿下,刑御咯咯笑道:“小子,怎么样,你输了。”

    “我不服。”刘威咬牙骂道:“你仗着修为高深欺负小辈,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别以大欺小,你们天剑门一个个都是王八蛋,都是一群吃人的恶棍。”

    “你骂吧,待会儿就没的骂了。”刑御无所谓道,此刻他全心都放在了紫电上,拿捏住紫电,这次学乖了,小心的用真气控制住剑上澎湃的煞气。

    刘威冷哼道:“老东西,这把剑没有我的口诀,你别妄想驾驭的了。”

    “什么口诀,你快点说。”刑御迫切的来过刘威,哪里料到刘威张口喷出一道灵气,一颗巨大的飞峰印迎面砸来,飞峰印是何等神器,瞬息间吸纳了百里的灵气,化作漫天山峰,一头朝着俩人压了下来。

    “臭小子,你耍我。”被砸的面门重创的刑御举手就要打刘威,但是感应到头顶的不对劲,一抬头,吓的一条,忙伸手化出巨大手掌,想要阻拦,但是四周的灵气都被抽空,容不得他获取一丝一毫,化出的大手只是徒有其形。

    刘威哈哈大笑道:“老东西,让你看看我的超级神器飞峰印的厉害,压。”

    轰隆一声,飞峰印全力压下,刑御连惨嚎声都未能发出,便和刘威一道被压入了地上深渊之中。

    失去刘威控制的飞峰印化作绵延山峰落地生根,将原本的深渊填埋。

    这深渊名为潜龙渊,乃是天剑门历来关押魔头所在地区,三千年前九轮魔君入侵天剑门,被当时的天剑门人以损害一千三十人的命为代价,再辅以天门最厉害的服魔大阵五行诛魔混元一气阵所镇压,至此,此渊被列为地,一入此地,必死无疑。

    四周黏糊糊的,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全上下虚脱无力的刘威深深吸了一口气,不被灵气中充斥的煞之气所呛,咳咳俩声幽幽转醒,四周灰蒙蒙的,根本就看不清。

    心念一动,紫电化作一道流光自动护主前来,剑上涌出一点紫色天火,顿时照亮四周一丈,只见旁边一团血模糊的东西漂浮在旁,从衣服服饰看,正是刑御,想不到他居然被压成了饼。

    “臭小子,你醒了。”嗖一声,一阵风吹过脸颊,只见一个元婴大小的东西自自己的怀里窜出,模样正是刑御。

    刘威顿时来了气,一把捏住元婴,道:“你个老东西,干嘛跑我怀里,黑鹜,送上门的好东西你干嘛不吃啊?”

    饕餮胆怯的爬出怀,小爪子挠了挠头,委屈道:“不是我不想吃,我打不过这老家伙。”

    “那现在可以吃了,嘿嘿。”刘威一把将元婴送到他跟前。

    刑御大急,气急败坏叫道:“刘威,你若把我吃了,我叫你一辈子都别想出去,你知道吗?你现在可是掉进了我们天剑门的地,没我老人家帮忙,你就别想逃出生天。”

    “我怕你啊,老东西就会唬人。”刘威根本就不信,掰开饕餮的嘴,准备把他硬塞进去。

    刑御惊慌叫道:“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施展练气看看,这里的气息全是对我们修道人有害的煞之气,根本就没法修炼的,你快点叫这家伙住嘴。”

    想道刚刚的一幕,的确是不适合吸纳,刘威赶忙把他拉出了嘴,瞪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你看我就知道了,现在我剩下元婴在外,这里的气不断的侵袭我,我快要受不了了。”的确刑御的元婴在不断的削弱,长此下去必定要被炼化。

    “老东西,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么厉害?”刘威问道。

    “这里是潜龙渊,乃是我天剑门历来镇压妖魔之地,现在你看到的这些煞之气全部都是咱们头上的五行诛魔混元一气阵发出的,目的是无形之中消磨一切的邪魔,这下我们惨大了。”刑御满脸的苦涩,不叫刘威怀疑这老东西也没办法出去。

    不狠狠的摇晃了他一番,喝道:“少罗嗦,快点告诉怎么破阵出关。”

    “嘎嘎,想不到三千年后居然有天剑门的弟子落下潜龙渊,哈哈,你们想出去,这是妄想,本尊在此三千年,哪一不是寻思着破阵之法,这阵法乃是上古奇阵,根本就非人力可破。”远处红光闪现,只见九个血红轮子遥相呼应着向着刘威扑来。

    刑御见状,不脱口叫道:“九轮魔君。你还没死?”

    “哼,我死了岂不是叫你们天剑门这些伪君子称心如意。”九轮在刘威旁徘徊飞行,一道元婴自其中轮子中冒出头来,上下打量起刘威来,突然咦道:“小子,你全真元不像天剑门的,奇怪,你没有度过天劫,怎么修为浅浅的居然有了仙界独有的紫澜真气?”

    “我似乎没必要要告诉你吧。”刘威微笑着拒绝回答他的一应问题。

    刑御赶忙道:“刘威,你说话小心点,别太招惹他。”深怕一个不慎,刘威就被九轮魔君给吞了。

    刘威耸耸肩,道:“你要是怕他尽管怕吧,我才不怕,一个被困了三千年的人物,你以为还有什么能力做坏事,我看他现在能有你的实力就不错了。”

    “哈哈,有意思。”九轮魔君不以被刘威嘲笑而恼火,反倒哈哈大笑道:“小子,果然与众不同,就光你这份天不怕地不怕的子,在人间修炼出紫澜真气就不足为奇了,说吧,你们怎么下来了?”

    当下刘威将与天剑门结仇,刑御如何贪婪他法宝的事一一详细说了出来,刑御听的脸色发青,九轮魔君也是怒气连连,不时的哼声瞪向刑御。

    “一个快天仙的人物居然还贪图小辈的法宝,亏你还是上窥天道的人物,自古得神器者哪个不是得天时运,你这么做无疑是和天在斗,这次你不过是被打碎了重修散仙,老天爷算是对你客气了。”

    刑御如梦方想,适才的一切恼火不屈都被点化,惭愧道:“九轮魔君教训的极是,老夫再也不敢了。”

    刘威见九轮魔君话语不凡,似乎窥测了天道运行,不问道:“前辈,似乎你已经参破了这天道,不知道可否指点一二。”

    “看破哪里那么容易。”九轮魔君凄凉一笑:“我若是三千年前不是意气用事,哪里轮到如此凄惨,不过也是这三千年的封印让我能够静心参悟大道,如今我的道心已经圆满,原来魔道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正邪对立,不过都是我们着相了。”

    这话听在刘威耳中如同水中捞月,镜中看花,听不明白,但是在刑御听来却是晴天霹雳,振聋发聩~~~

    天地生成,女娲造人,妖魔横生,以强大不可匹敌的妖力祸乱天地,世人感悟天道变化,有一批人物,先天之物,造化世人,驱魔赶妖,成就天仙,这便是仙人的由来,后天地隔绝,人间平静安宁,然而人心不足,企图抗拒天命,求的万世长存。

    有那天生聪慧,或心志为坚之人,修仙炼丹,以期长生。然而自古修炼道术都是驳杂不清,先人中有人结合妖道,再辅以仙道竟自成一道,为之魔道,魔道一出,自被世人所厌恶,一度遭到修道之人屠杀驱赶,但是魔道便如雨后笋一般,茁壮成长,渐渐式大,自此人间便形成俩派。

    然而魔道根本本就是仙道一脉,一样可以求仙问道,只不过其宗旨不同,不被修道者所接纳。

    如今九轮魔君倒出了他三千年所悟,瞬间点醒了刑御,如梦方醒的刑御不感叹道:“错了,错的太离谱了,先祖误人啊,魔道本就一脉相传,何必要分的如此清晰啊。”

    九轮魔君眼珠子朝多愁善感的他瞅瞅,哈哈大笑道:“想不到这代的天剑门中人具有也有如此资质的人存在,不错,看来天意要你们下来陪我一起挨子。”

    刘威顿时大急道:“不可以,我可不能一辈子待在这里,我还要想办法回家见我老婆。”

    “小色鬼。”九轮魔君朝他做了个鬼脸嘻嘻道。

    刘威正色道:“你才是老色鬼,差点忘了,你现在连子都没,根本就不能算是色鬼。”

    “你个臭小子。”九轮魔君气的哇哇大叫,一轮子砸过去,刘威挥手间凭**就打飞了血轮,道:“以你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不能打伤我。”

    “好小子,居然是巫族的。我真是越看越对你小子来兴趣了。”九轮魔君围着刘威转啊转的,一脸的笑。

    刘威被他看的后背凉飕飕的,小声问道:“你个魔头,到底想干嘛?有话快说。”

    “没什么?就是想借你的血来铸造一具,不知道你答不答应。”

    “你这是妄想。”刘威当即拒绝道。

    “为什么?”

    刘威的头摇的跟个波浪鼓似的说道:“我的血你也敢要,那么这个东西你敢不敢要啊?”

    摊开手心,一团紫色的天火自手心里蒸腾冒出,点亮了这片空间,煞之气一遇这火焰,顿时退避开来,而在天火之中,点点的星辰之力慢慢的放出,顿时这片天地都被星辰之力镀成了银白色。

    俩老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良久刑御惊叹道:“幸好我没有和你拼命,不然我准保死无葬之地。”

    九轮魔君无奈翻起了白眼,嚎叫道:“天呐,天下的好东西都被这小子占据了,天理何在啊。”

    刘威笑嘻嘻的收回手心,问道:“现在你们还敢要我的血吗?”

    “不敢了。”俩人异口同声道,开玩笑,要一个有着天火和星辰之力人的血重铸,那不是自己找罪受,活的不耐烦了。

    “老东西,快点告诉我怎么出去吧。”刘威凑到刑御跟前问道。

    “额。”刑御有些不想开口。他担心的看了看九轮魔君。

    “快点说,这么多年了,以往的仇恨都淡忘了,我出去后不会寻你们的晦气的。”九轮魔君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刑御这才安心道:“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炼化这个大阵,这个大阵的本体是五道神剑灵气,如果刘威能够炼化吸取了所化的五道灵脉,那么这个大阵不攻自破,只是有一点恐怕有些麻烦。”

    “什么?你吞吞吐吐的想急死人啊。”九轮魔君气的嚷道。

    刘威似乎猜到了什么,询问道:“是不是怕我的受不了五行之气的冲刷,最后会爆体而亡?”

    刑御点头道:“据典籍记载,非是五行之体的人根本就无法炼化这个大阵,如果强行炼化,那就只有一个下场,就像你说的爆体而亡。”

    刘威想到丹田内的四相星核,嘿嘿贼笑道:“这你可以放心,我貌似正好是五行之体。”

    “开玩笑。就你?”刑御不信道:“我和你对打那么久,根本就没看出你是五行之体,你不过就是一单一的朱雀之体罢了,根本就不可能是五行之体。”

    “谁说的,我要是能够使出五行之力那便怎样?”刘威问道。

    “我倒贴你一个服字。”刑御高声道。

    刘威嘿嘿笑着伸出右手五指来,丝丝真气被他弹出,五道属迥异的真气弹而出,赫然正是五行之气,这一手惊呆了俩人。

    “怎么可能?”刑御呆呆的张开着嘴巴,满脸不可思议。

    “没有什么不可能。”刘威说道。

    刑御和九轮魔君突然伸手按在刘威的双肩膀,查看起他体内的况,忽然俩人明白了过来,道:“原来如此,他的功法居然能够集齐四相之力,可惜啊,如此磅礴的力量居然被他全部沉垫在丹田内,要是能够开掘出来,少说也是个虚境的高手才是。”

    “要不是这小子有天火护体,我真想夺舍了他的本体,浪费啊,这么好的资质却不会利用。”九轮魔君大叹道。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刘威一脸诧异。

    “小子,我想我们出去要花一段时,首先我们必须要帮你开掘出丹田的潜力,不然你根本就无法炼化大阵。”

    (第四卷完)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