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火烧雁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方圆十里的一应灵气都被刘威的这一掌所抽空,呼啸狂风卷向刀炫上,刀炫大吃一惊,手中长刀火焰蒸腾,斜斜劈出,圆弧刀芒飞砍而出,与他的掌风相碰,爆炸,蹭蹭,俩人都倒退三步。这一回合,俩人都没讨到便宜。

    刘威怒目而视,体内的玄功疯狂运转,波涛汹涌的真气灌出体外,瞧对方是修炼的火功法,索把心一横,他调出了体内的紫色天火,夹杂着雷火之力的天火密布全,饕餮如临大敌,拍着股飞丫的飞走了,鬼叫道:“天呐,净世天雷的雷火,这丫的是个疯子,龙爹在上,快点救救我的小股。”

    刀炫手上的长刀一阵轻鸣,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感受到刘威上的熊熊烈火,他心里一阵发颤。

    刘威双手画出五芒星御,大喝道:“你不是会玩火吗?我倒要看看你能玩的过我吗?”疯狂将自的天火灌注五芒星御内,整个五角星被熊熊天火灼烧起来,透着耀眼的火光中充斥了强大的力量。刘威双手一推,五芒星御以五行元力催发,五行元力相生相克,全部化作丙火灵气,再转为天火,砰一声,五芒星化为粉碎,最后凝为一点,如火箭一般向着刀炫的上推进。

    危机时刻,刀炫也顾不得其他,掐动起法诀来:“烈阳屠龙刀诀。”长刀在周翻滚,骤时刀光密布,最后化为一道长长的虚影在头顶直劈下来。

    “烈阳屠龙。”刀炫狰狞笑着劈出这一刀,刀凝重万千,仿佛要屠尽面前的一切,巨大的刀芒以不可媲美的力量划破空气,划破地面,与五芒星化作的一点碰撞而去。俩点耀眼的白光在空气中碰撞,仿佛是沉浸了一秒钟,突然间从无到有,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爆发出来,强大力量将空间撕开,不断的有着灵气窜入窜出。紫电一见空间被打开,欢喜的轻跃而去,趁着空间尚未稳定,拼命的吸着异界能量。

    刘威闷哼一声,抚平中闷气,寒声道:“想不到天剑门内居然有人偷偷修炼这等术,不错啊。”

    刀炫脸上的伪装彻底的被揭开,狰狞而邪气笑道:“何止这些,既然你知道了我修炼术,那么我也不妨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方无言知道吧,他就是死在这刀诀之下,嘎嘎,下去陪你那个便宜师傅吧。”

    他的长刀突然弹出,并且招呼出了刀内的火玄蛇,只见一条通体血红长达十丈的火蛇冒出,眼中冒出腾腾火焰,一口咬住长刀,扬头朝着刘威的腰间扫来,这一甩当真有开山劈石之威,劲风刮在脸上阵阵生疼,刘威当即子急撤,暂避锋芒。

    一旁的饕餮见了,瓮声瓮气道:“一条小泥鳅居然也敢在龙大爷面前发飙,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嗷~~”一声,黑鹜全上下一阵血气涌动,子陡然拔高,从那人人可抱起的小狗模样顿时化为了材庞大的饕餮本体,长舌对着火玄蛇一吐,满嘴的口水直。庞大的龙威肆无忌惮的放出,火玄蛇内心深处立马生出一股发自本能的颤栗,哆嗦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饕餮耀武扬威的走上前,张口一吸,便将那十丈长的火玄蛇给吸进肚子里,舒服了打了个饱嗝,一团火焰冒出嘴来,对刘威道:“好了,现在你可以和这个家伙公平一战了。”

    刘威好笑的看向一脸好像吃了土难看的刀炫,问道:“你是束手就擒呢?还是~~~”刘威用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你老母。”狗急跳墙的刀炫不顾一切的控制长刀挥舞出刀气,然而失去了方寸的他根本就是在胡乱作为,根本就砍不中人。

    刘威摇摇头,替他可怜,心念一动,紫电化作一道黑芒刺出,直刺刀炫的丹田,没有任何留,来自异界的恐怖力量将他的金丹彻底粉碎,并且在丹田内留下了一股力量阻拦着一切修复,刀炫的长刀当啷一声落地,一脸灰色的他吐血倒地。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刘威一脚踩上刀炫手,问道:“说,为何要诬陷我盗取原石?”

    “我死也不说,你杀了我吧。”刀炫满脸刚毅道。

    刘威冷恻恻笑道:“我就不信你有这么硬气,我可是知道各种刑罚手段的,好久没用过了,今儿个重温一下也好。”

    烈下,阵阵惨嚎传出,发人深指,比之腊月寒冬的寒风还要冷上三分。

    “我说,我说,掌门为了霸占原石这才诬陷你的。”

    刘威脸色一沉,问道:“你们天剑门的掌门到底什么意思?他干嘛要霸占原石?”

    刀炫解释道:“天剑门分俩派,一派是掌门带领的弟子,而另一派则是长老团所带领的,方无言属于长老团弟子,掌门为了得到原石,当然是要诬陷你了。”

    “好的狠啊,我不想参与你们的事,你们倒先来招惹我了。”刘威怒吼一声,将刀炫的四肢全部踩断,在问明了天剑门内其他事后,刀炫的魂魄被他炼化赏给了饕餮,至于那把长刀,失去了火玄蛇,也就变得再普通不过,被刘威炼化,成了一摊铁水,也就废了。

    自从刀炫事解决后,刘威便闭关不出,一直到七后方才出关,出关的他整个人气质都发生了一定的变化,倒不是他修为有所提高,虽然他整个人还是笑嘻嘻的,但是那笑容有些让人发冷,眼眸中透着一股冷彻心扉的寒意。

    “饕餮,想不想喝好酒?”刘威问道懒散的在屋外替他把关的家伙。

    一听有好酒,顿时来了精神,眼睛贼笑的跳上刘威肩头,道:“真的有好酒,快走,快走。”“好。”一人一兽,冲上了云霄,向着东方而去。

    驻留云端,下方云雾弥漫,正是雁山的所在,黑鹜一见是来到了天剑门山门所在,不嘀咕道:“来这干嘛?天剑门咱们现在可惹不起,他的那个守山大阵实在是太厉害了,咱们对付不了的。”

    “谁说对付不了。不过就是一区区的万剑寂灭大阵,看我怎么破了他。”刘威壮志豪言道。

    “你有办法?那实在是太好了,这么个大派,里面的好酒一定非常多的。”饕餮捏紧了小爪子,想要看看刘威是如何大发神威的。

    哪知道刘威从怀中取出一个玉佩来,道:“咱们干嘛要硬闯,有刀炫的进山腰牌,谁敢拦咱们。”

    饕餮整张脸顿时垮了,不知道怎么说刘威的好,这就好像一个人准备大吃一顿,哪里知道对方不过请他吃了一顿八块钱的地摊面,这着实是伤人心啊。

    看着它那捶顿足的样子,刘威轻笑的拍了拍头,道:“好了,办正事要紧,待会儿你进去有好东西就给我搜刮进这乾坤袋里,我呢,就去给他的守山大阵做点手脚。”

    “好。”一人一兽一闪而入。

    有了玉佩,如入无人之境,刘威很快便穿过了大阵,将饕餮放在地上,交代好一切后便再度走入了阵内,对于万剑寂灭大阵,刘威的了解只限于天簏书院图书馆上的记载,对大阵的运作有个大致的了解,虽然不多,但是也足够他做些手脚了。

    虽然号称万剑大阵,但是真正核心的飞剑也就五把,还是按照五行分别而设立的剑阵,刘威一一来到这五把飞剑旁,偷偷的将剑中主人的灵识度出,转嫁于旁边普通的飞剑之上,这五把上等飞剑自然落入他手,而这大阵看似现在相安无事,但是不久运作起来,定会与之前相差万里。

    刘威还有些不放心,以自己的紫澜真气为引,凝练出几颗火雷,鬼主意一肚子的他竟然将自己的天火引入天雷之中,这样最普通的天雷也变得不简单了,偷偷将天雷埋入阵法要害之中,只需他心念一动,这些天雷就爆炸无疑了。

    安排好这一切的他溜出阵法,追寻饕餮的踪迹而去,这家伙正在厨房内大吃大喝一起,刘威没好气的敲了他脑袋一下,问道:“叫你搜刮光他们你干了吗?”

    “当然,都在这里面,龙大爷连他们最厉害的制都破了,密室里的一应好东西都装进去了。”刘威接过乾坤袋,神识一看,吓了一大跳,什么七星灭妖剑,逆天珠,琉璃灭仙塔等等好东西都被这家伙给顺来了。

    不奇道:“你怎么办到的?这些东西拿了就没惊动那些老家伙?”

    饕餮自鸣得意道:“有我龙大爷出马,还有我办不到的吗?怎么说这都是老本行,要是被抓住了,我哪里还有脸见人啊。”

    “啊~~,哪个王八蛋敢偷我的宝剑。”

    “啊~~,我的宝贝啊~~”

    “快点逃命,这些家伙发现了。”饕餮比鬼都快的速度缩进了刘威的怀里。

    苦笑一声,刘威冲出了山门,在云端站立对着天剑门朗声吼道:“天剑门的杂碎,叫你们知道冤枉人的代价是什么?”

    心念一动,埋在大阵中的天雷纷纷爆炸开来,砰砰声传出,熊熊的紫色天火顿时燃烧起来,这大阵中灵气何等充盈,一下子便引燃了天火,天火得到了强大的灵气滋润,一下子整个山头都弥漫在天火之中。

    “快救火啊。”在云端的刘威听着这叫唤声心里着实畅快万分。

    奈何天火是何等存在,凡间的水根本就灭不了,而且这是在大阵之中燃烧,普通人根本就不敢进去救火,天剑门掌门刘铮闻讯赶来,气的双手拍腿,哭嚎起来,对着不知道在哪里的敌人臭骂道:“哪个贼子,胆敢毁我山门,给老夫我出来,我非灭了你满门不可。”

    “哈哈。”刘威狂笑声四面八方传来,叫道:“刘铮老头,你冤枉人时候怎么不想想会有今,今你活该倒霉,烧吧,烧断你山门的灵脉,我看你天剑门还有什么颜面存活于世。”

    “你到底是何人?”刘铮大手挥出,狂风大作驱散天空的浮云。

    刘威子化作一道紫芒,根本就不让他看清面貌,冷恻恻道:“想要抓住我,你再回去吃几年吧,哈哈。”刘威招来紫电,剑化出七彩神剑凝聚天空,突然朝着山头狠狠劈下,喝道:“这把火烧的还不够,不如我来加一把火吧。”

    “不可。”刘铮眼睁睁的看着刘威一剑劈下,触动了大阵发动,顿时漫天剑气纵横,这些剑气四下散开,顿时将山间的天火带入了山头,顿时天火四下散动,一时间整个天剑门淹没在了火海之中。

    听着刘铮那谩骂声不断的传来,刘威哈哈大笑,心中痛快非凡,御剑准备离去。

    突然间,后脑生出警兆,干嘛缩头,一把尺子划过头皮,虽然避开的快,但是也被扫下了数根头发。那把尺子通体玄黑,散发着阵阵煞气,再度劈来,刘威干嘛挥出拳头,与尺子撞在一道,强大的反弹之力将刘威的子弹飞十丈开外才稳下影。

    刘威有些惊悚的看着尺子落在一白发苍苍的老者手中,这老者整个人往半空中一战,好像是一副山水画一般,全上下好像扁平无比,从他上,刘威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居然是仙界的紫澜真气。很显然此人已经度过了天劫,遍寻脑海,刘威很快便知晓了此人是谁,正是天剑门上任执法长老刑御。

    刑御似乎对刘威的作为并无恶意,一脸淡然笑容的看着刘威,道:“娃娃,想不到你没有度过天劫居然已经具备了仙体,正是了不起的存在,能否告诉我,你为何要火山我山门?虽然我已经快要飞升了,这尘世的事都与我斩断了,但是毕竟这山是我的家,我多少还有些感存在的,你一把火全烧了,这是不是太过火了?”

    “哼,少废话,你那掌门为了一己之私,居然栽赃陷害于我,害的我险些丧命,此仇不报,我心有不甘,老头,我敬你是前辈,还请不要插手我的事。否则别怪我对你出手。”刘威毫不客气回敬道。

    “娃娃,好大的煞气啊。这可不好。”刑御说道:“见你小小年纪便有如此修为,我若打杀了你实在是可惜,可是若我放任你离去,掌门那我可不好交代,毕竟我还是他的手下,不如这样吧,我封印你修为三年,以罚你火烧之罪,你看如何?”

    “放你的狗臭。”刘威心头那个气啊,说封印就封印,自己可是要尽快回地球的,三年的时光,黄花菜都凉了。脚下紫电化为流光,毫无客气的朝刑御的头上砍去。

    刑御微微摇头,似乎在感叹刘威的执迷不悟,手中的黑尺弹出,一下子打在紫电剑上,紫电被弹飞里许外,嗖的一声才折返回来,刑御咦的一声,问道:“你这剑好生奇怪,居然被我的刑尺打中没有断裂,看他气息,根本就是一件灵器,怎么会有如此韧?我拿来瞧瞧。”也没见他怎么动手,四周的灵气迅速被拉扯过来,刘威和他之间的空间好像不存在一般,紫电被一吸,瞬息就到了他手中。

    刑御仔细的把玩紫电,往里面灌注真气,这才醒悟道:“原来是一柄神器,好东西,娃娃,你的机缘竟然如此深厚,可惜你煞气太重,此剑跟了你只会沦为邪物。”刘威敏锐的把握到对方眼中的贪婪之意。

    心头狠狠骂道:“神仙,不过如此。”心念一动,默念天眼诀,心神与紫电取得联系,刘威把心一横,命紫电将全部的煞气灌注剑柄,一下子打入了刑御的体内。

    早就度过了九天雷劫的刑御怎么也没料到这世间还有如此恐怖的煞气能够影响他那一颗道心,猛的受到攻击,松开了手中的紫电,抱头痛叫起来。

    刘威收回紫电,心念一动,掐诀道:“天地号令,天门六剑,斩天诀。”

    “什么?”刑御怎么也没料到刘威居然使出了天剑门绝学,只见天空乌云密布,如龙一般粗壮的紫电劈下,汇聚在刘威的手中的紫电上,化出九天长龙,紫电环绕,突然间,在空中高嗷一声,化为一条,直落刑御的头顶,眼看就要把他一劈为二。

    “臭小子,你这是找死。”刑御此刻没了那平和温润的气息,全变得狰狞无比,整张脸气的是煞青,手中的刑尺朝空一挥,破开了巨大的空间口子,斩天剑落了个空,尽数化入异界。

    这一幕早就被刘威预料到了,以他此刻的修为根本就无法抵抗住仙人的手段,忙破开虚空,化成七彩流光,与紫电一道远遁而去。

    “想逃,妄想。给我锁。”也不见刑御掐诀念咒,右手五指朝空中一划,顿时四周的五行灵气疯狂汇聚在手,再以一种阵势分出去,一下子便将这方圆十里的空间给封闭起来,刘威所化的流光一个不留神,一下子就撞了上去,砰一声,撞的头昏脑花的刘威迷糊的晃了晃头,心不住的往下沉。

    “小子,胆敢以邪魔手段偷袭老夫,你这是找死。”刑尺被打出,化出巨大的影,徐徐朝着刘威的头上打来,强大的力量在尺子四周环绕,竟然撕裂开周围的空间,夹杂着恐怖的黑幕向着刘威头上落来~~~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