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湖底怪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诸葛院长上下打量了一番刘威,不时的点点头,眼中异彩越发浓烈,很是爽朗笑道:“我很好啊,我孙女也不错,不过就是天天念叨着某人,小伙子,来的凑巧的,欢迎你成为天簏一员。”

    刘威绅士的一躬,笑盈盈道:“乐意成为一员,我将倾尽全力为学院奉献。”他倒是说的实话,地球所受的教育明确告知他,他的地盘不容他人觊觎,必须誓死捍卫。

    “哈哈,好。”诸葛院长大笑着离去,弄的四周人一阵迷糊。

    一场入学闹剧就此收场,结果意料之中,但是过程却是大出人所预料~~~

    嘭一声,刘威从椅子上一股摔下来,惊讶的指着陈箫儿,结巴道:“你当真去灭了司徒家,而且还屠杀了幻月王室?”

    “是的先生,司徒家是梦涙亲自下的手,箫儿姐姐可厉害了,一出手就将幻月的那些国王王子公主的全部杀了,她还治好了蓝乐儿的先天疾病,并且扶持她当了幻月国的国王。”梦涙笑盈盈的说道。

    刘威起,倒了杯茶,抿了抿压压惊道:“你们这么做虽然是出了口气,但是却是给蓝乐儿带来大麻烦了,只怕后幻月国要内忧外患了。”

    陈箫儿耸耸肩,欢喜道:“一个国家的覆灭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最好是这些国家全部灭的干干净净的好,倒闹个清闲。”

    刘威苦涩一笑,摇头想要批一句陈箫儿,但是看她那俏人模样,终是没有忍心开口。陈箫儿手一挥,一件天蚕羽衣出现在她手上,有如儒杉一般,纯白色的,一入手便吸引住了刘威的目光,以他的目力,自然是看的清楚,这衣服的布料绝对不简单,隐隐有一层流光流转,好似清风拂面一般,而一针一线,则是采用的大海深处的万年紫砂经过多层提炼而成的青丝,一针一丝间都透着强大的木乙之气。

    “来,换上,这是特意为你做的,免得你老是因为控制不了真气把衣服震碎,这件天蚕羽衣是采用天界金蚕吐的丝织造而成,可避水火,虽然不是什么难的的法宝,但是配你这个莽夫却是再合适不过了。”陈箫儿亲昵的为刘威褪去外,为他穿上新衣。

    穿上宝衣的刘威让人眼前一亮,儒雅气质随手间清晰可见,整个人少了几分杀气,多了些英气,梦涙拍手称赞,闹的刘威脸上一阵发红。

    入学需要入住宿舍,当然你有钱当然也可以在外继续住旅馆,不过以刘威那抠门劲,但是是选择搬入了学校,对于宿舍,他是再合适不过了,上初中时便开始了寄宿生涯,看着那些板,刘威的思绪有些失落,童年的时光已经不在。

    刘威的宿舍的本该是住俩个人的,但是对方一听是刘威,便立马搬离,死活不和他住在一起,如此一来,他倒是落的清闲。

    简单的收拾好屋内的一切,天已经入夜,刘威开始了每功课,运转心法,开始淬炼和壮大星核。

    对于产生的四相星核,刘威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处置下去,他甚至都不知道怎么继续修炼下去,好到他这人大脑想问题有时候一根筋,想不通的是顺其自然,便一味的修炼心法总纲所授心诀,周天循环不断的运转着,大量的灵气和星辰之力被吸入体内,化入丹田和那神秘的太极图案中。

    刘威试着查探太极图案中有着怎么样的神秘,但是当他将神识延伸去,便遭到了强烈的反弹,这个太极图仿佛是个活物一般,阻隔着任何人任何物前去查探。本来他想去问问陈箫儿的,但是想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陈家的人对自己到底有什么企图他不知道,万一不是什么好事,自己岂不是完全暴露在对方面前,在这未知的世界里,处处隐藏好才是最佳的保命法则。

    四周的灵气浓郁到一个极点,都快要在他周形成一道水墙了,忽然间,丹田内的太极图一阵轻鸣,刘威的心里一阵悸动,耳边好像出现了一个声音:“放~~龙~~大~~爷~~我~~出~~~去。”

    正在运功的刘威陡然间被打断修炼,真气如潮水般褪去,震的他经脉隐隐作痛,幸好他得到了加强,这才没有危险。

    呼呼俩口粗气,刘威仔细聆听起四周,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出现,一阵纳闷,抛开烦恼,打坐继续修炼,可是刚刚那一入定,那个奇怪的声音再度出现:“放~~龙~~大~~爷~~我~~出~~~去。”

    这回刘威确定自己不是幻听,子赶忙跳出,从窗户处飞出,直西边,天簏学院的西边是一处幽雅去处,平里不但院长在此办公,而且此地有山有水有景,是个极佳的休闲去处。

    刘威受到的召唤正是来到此地,这是一汪水潭,在撩人的夜色下,湖面波光粼粼的,好不恬静宜人,越是靠近这里,刘威的心里的不安就越来越浓重,那个飘渺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聚功于眉心,趁着此地没人,刘威展开了天眼,紫色的光柱向湖底,湖底的一应事物全部落入眼中,只见那湖底有着半块残碑,残碑震动不已,呼唤声正是从那里传出的。

    “走。”刘威驾着紫电冲入水中,上的宝衣此刻产生了妙用,自动撑开一个灵气护罩将四周的水流驱散,刘威很是欢喜,这倒是省了他不少麻烦。

    刘威围着那半块残碑转了转,碑文半陷入泥泞的湖底,倒是很让人奇怪,这碑少说在湖底呆了也有百年,可是却没有一丝的海草在上面寄生,依旧如新,上面雕刻着一个人体模样,旁边画着一些刘威看不透的图文,很古老,不是他所能理解的。

    碑文一阵阵颤抖,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地下涌出来一样,不是的传来怨气吼叫:“放我出去,放龙大爷我出去。”

    刘威抚摸上碑文,突然间一阵火燎感袭上手,但是同时又一股清凉感袭来,转而又有一阵阵澎湃的生力传上手来,随之凶悍的太乙精金之气窜入手上经脉,霸道非凡,险些刺破刘威的经脉。

    赶忙收手,刘威惊呼道:“居然蕴含了五行元力,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怒吼声不断传出,这半块碑似乎是再也压制不住这一方水土,整个湖底开始翻腾起来,大量的污泥被翻出,遮盖人眼,刘威被迫浮出水。此刻整个湖面不再平静,翻滚着大量的气泡,气泡爆炸,混杂着恶臭的瘴气,常人闻了定要中毒亡。

    “龙大爷我出来了。”一声欢喜叫唤,整个湖水好像被一股大力推上了高空,直飞十数米之高,湖底,一条青龙半个子盘膝在了那半刻碑文之上,而后半截子还陷入土里,正在不断的拔出形来。

    “居然是一条龙被封印在这里?这怎么可能?”刘威惊呼一声。

    嗷一声,洞穿天地,整个天簏城为之一颤,青龙全上下冲出了泥土,卷着那半块碑冲上了半空,哗啦啦,那被冲上天的水柱全部一齐下,如同机关枪一般的雨点砸在地上,弄的坑坑洼洼一片。

    “哈哈,龙大爷我黑鹜终于重见天了,酒啊,啊,我要吃,吃,吃。”黑鹜那如灯笼一般的大眼贪婪的看向了飞在一旁的刘威,贪婪的口水流的一地,看的刘威浑直发毛。感觉到不妙的刘威赶忙架剑溜之大吉。

    黑鹜龙爪一伸,便化出一只巨大的爪子,刘威那小子板便被吸收入手中。“小小人类,给龙大爷我打打牙祭不错啊。”黑鹜那奇臭无比的龙嘴对着刘威说道,差点把他给熏死。

    刘威想要挣扎,却发现这家伙的力量大的出奇,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够抵抗的,这时候脖子上的玉坠突然发出信息:“咬它,快点咬它。”

    刘威想也没想就听信了他的话,一口咬上去,人类全最强的部位不是四肢,更不是下面那传宗接代的话儿,而是牙齿,咀嚼之力是何等强悍,更别说刘威这个不容小觑的人,一口咬下去,便透过厚如生铁的龙皮,大量的龙血顺着刘威的嘴咕咕倒灌而来。

    这点小伤对黑鹜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就好像被蚊子咬伤一般,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出来见天的他此刻饿的厉害,四下张望寻找着血可以填肚。

    龙血入肚,刘威便觉的胃撑的快要爆炸了,忙运转玄功化解不适感,龙血中蕴含了大量的木乙之气顿时得以提炼化入体内,刘威一阵舒坦感,肚子的肿胀感得到了化解。他脖子上的玉坠上面冒起一团团的白色气息,通过刘威的体居然汲取起那些木乙之气。

    玉坠女是何等的存在,她出手,一下子黑鹜便觉得不对劲,一阵眩晕感袭来,一头从空中栽了下来,哀嚎一声,原本庞大的龙渐渐缩小,化为了只有十丈长的龙,刘威这家伙还死死的咬住龙爪不放,可怜的黑鹜一的精血被刘威吸了个七七八八。

    耗尽了最后一口精血的黑鹜突然哀嚎一声,全的血一阵挪动,居然便成了一只异常丑陋的怪物,额头长长的角变的朝后延伸,如牛一般的大眼血红的瞪着刘威,而那长长的脖子上头颅狰狞恐怖,口水流的一地,四肢无力的抓着地上,全上下鳞片之间还有丝丝的黑毛冒出,凶厉模样着实吓人。刘威被他突然变成的模样吓了一跳,赶忙松开了口,惊讶道:“饕餮。”

    玉坠上突然发出一道柔光,将刘威和饕餮,连带地上的碑文都卷走了。

    一人一兽来到了玉坠的世界,玉坠女呆呆的看着崖壁上钉住的半块碑文,一下子卷来匍匐在地如死狗一般的饕餮,问道:“这块碑文怎么成了你的封印之物?说,剩下的半块在哪里?”

    黑鹜耷拉着满是口水的长长舌头,恶狠狠叫嚷道:“臭娘们,还我龙血,否则我将你XXOO千遍,然后扔你进窑子里,让万人骑万人~~”

    刘威满头大汗,擦了擦嘴角的龙血,暗付:“好个龙,这家伙比起市井流氓还要过分,我刘威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三好学生。”

    玉坠女脸上的黑线越来越多,终于忍无可忍,一掌拍出,巨大的白色掌风劈在黑鹜的上,将这家伙狠狠的砸入了山里面。不愧是龙族后裔,受到如此大的重击,居然还能安然无恙的从山里面扒拉出来,张口便骂:“三八,你个臭娘们,人类,给我狠狠的*死她,她个七天七天,她个精尽人亡~~”

    此话一出,刘威的黑顿时黑成了一片,不待玉坠女出手,他飞就是一脚踩在饕餮的头颅上,狠狠的踩进了山石里,破口大骂道:“你个死畜生才精尽人亡,老子那玩意可是金枪不倒,哪里是你这王八蛋说的那么不堪,你混蛋,看打。”数十脚瞬息踩下,饕餮整个子都倒插进了石头里。

    即便如此,这饕餮的还是够强的,拔出头来居然连一点皮都没破,对着刘威破口大骂道:“臭人类,有本事就去干啊,来个即兴表演也不错,不去就证明你不敢。”

    “靠~~”刘威一脚踢飞了这家伙,将他踢到了玉坠女面前。

    玉坠女也是不客气,吹出一口气,黑鹜的子便如气球一般的被吹上了九天,然后重重的砸下,砸入地上五米之深。

    刘威一脚踩在爬出的黑鹜上,喝道:“再敢胡说,我不介意吃顿饕餮烤。”

    “不要吃我龙大爷,龙大爷不敢说了,不过你真的不是不举吗?放着这么大的美人不上,岂不是太浪费~~”刘威毫不客气的一拳打在它的头上,火光四溅,刘威的拳头被震的有些发麻,这家伙的皮毛还是相安无事,不咋舌道:“你这斯怎么这么能挨揍,一硬的够呛。”

    黑鹜咧嘴咯咯笑道:“那是当然,龙大爷虽然被你们吸干了龙血,但是这一怎么说都是经过九天神雷淬炼过的,那个硬度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

    玉坠女冷哼一声,道:“是吗?我曾经用手刀屠杀了十六条青龙后裔,我想问一下到底是你这杂种的血脉纯正,还是那十六条青龙的血脉纯正,你的皮硬还是他们的硬。”

    一句话噎的黑鹜惊讶的合不起嘴来,哆嗦嚎叫道:“龙爹在上,你怎么就不把我生的再硬点啊,好恐怖的女人,好恐怖的八婆,呜呜,我可怜的龙命啊。”

    刘威听他的鼓噪,气恼的再给了他一拳,这回总算安静了。

    “这块五行残碑怎么会封印在你上?”玉坠女问道。

    黑鹜双爪捂住脑袋道:“我怎么知道,我一醒来人就在他下面了,一千五百年啊,我可怜的大好年华就莫名其妙的被封印在了那下面。”

    “说,到底是谁封印的你。”玉坠女不耐烦道,四周的空气一阵抖动,吓的黑鹜赶忙说道:“我说,我说,是一千五百年前的天簏院长。”

    “额?他为什么要封印你,你一个东方龙怎么跑这里来了?”刘威疑惑道。

    “俩千年前,龙大爷成功渡过了龙劫,褪去了饕餮本体,化青龙,自认为天下无敌,跑到西方教堂那里去吃香的喝辣的,可谁想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便跑到了天簏城,可是谁知道,我不过是偷偷看了一眼那狗屎的院长老婆洗澡,便追杀我千里,最后还把我封印了,我可怜的龙啊,就这么没了~~~”饕餮那个哭嚎劲,真是我见犹怜。

    玉坠女哼了声,质问道:“那就是说你也不知道五行碑为何只有一半了?哼,留你何用。”举手化出刀气就劈。

    饕餮吓的抱头求饶,刘威见了忙拦道:“别杀,怎么说他的龙血也恢复了你不少实力。”

    玉坠女举起的刀因为刘威的话而有所迟缓,眉目间有些犹豫,最后收刀道:“饶他可以,不过我要他去找回另一半的五行碑,否则,别怪我追杀他到天涯海角。”

    饕餮赶忙跪拜磕头道:“多谢仙女不杀之德,龙大爷一定会尽心尽力,为你鞍前马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马的功夫不知他从何处学来的,将人类的那一学的淋淋尽至,看的刘威汗颜不已。

    刘威一把拉起饕餮的脖子,嘿嘿恻恻道:“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弟,什么都要听我的,不然我就叫这霸王女杀了你。”

    “救命啊,龙大爷怎么可以受你这个小小人类控制,我不服。”黑鹜再度鬼嚎起来,气的刘威抡拳就打,闷哼道:“我老家有句话,叫棍棒出孝子,挨打的狗狗才听主人话,今天我就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不听话的宠物。”

    可怜的饕餮被刘威抡拳追打撞塌了三座大山,玉坠女瞧了,莞尔轻笑,回神看向崖壁的五行碑,眉目间的一摸担忧之色不予言表~~~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