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四相星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刘威想要上前一步帮助一下这位元神长老,毕竟和自己无冤无仇的,真要是因为自己伤了他而毁了一修为,那这真就结下死仇了,那可不是他希望发生了。

    然而他有心就人,但是这些不明就里的道士们可就不这么想了,见刘威冲上前一步,忙出飞剑来,三道飞剑飞刘威咽喉,膛,小腹三处要害之处。

    刘威有些气恼,闷哼一声,手上泛出微微紫光,凭空化出三只手影,一瞬间将飞剑全部捏在了手里,咔嚓一声,飞剑被他捏成了粉碎,刘威有些发呆的看着手中的碎末,自己的修为提升至中期后,这力量大的他有些控制不住。

    “啊~~”道士的飞剑被毁,顿时心神受到牵连,吐血伤,道士恶毒的瞪向刘威,从怀中取出一只玉简抛向天空,嗖一声,一道彩光直天际,爆发出一朵七彩宝剑模样来,这是天剑门独特的求救信号。

    “何人如此大胆,胆敢来我山门闹事。”如雷一般的声音自云端砸下,震的山河颤抖不已。数道金光自山顶落下,直刘威面前。

    只见七人站在刘威面前,七人清一色的青色道袍,头插玉簪,腰缠黄巾,上阵阵涌出剑气,丝丝发寒,看样子是比这山下负责收徒的弟子强上不少。

    “七位师兄,快捉了这恶徒,他混进凡人之中,趁机打伤了元神长老。”七人一瞧地上萎靡不振的元神长老,顿时怒不可言。

    “好大的胆子,恶徒纳命来。”

    刘威瞧着七人,问道:“敢问几位怎么称呼?”

    “吾等守山剑奴,早已经忘记了姓名,若当真要称呼我们,就称呼我们为剑一,剑二~~~剑七。”

    刘威脸上浮现古怪的笑容,这几个人也真是好玩,临阵对敌居然如此介绍自己的底细。刘威哪里知道这守山剑奴乃是天剑门传承千年的人物,每一代剑奴都为上一代剑奴严格筛选出的心纯洁之人醍醐灌顶传下一功力的人物,这些人的心理就如同从未长大的孩童一般,只知为天剑门付出一切,人世故是一窍不通的。

    刘威刚刚想开口解释一下自己是无心之失,但是对方却动手了,剑七最先出手,也不见他出动自己的飞剑,他整个人就腾飞而起,化飞剑直冲刘威,招式怪异不谈,切剑七上化出的无边剑气将四周一切东西切割破碎,比之切割钻石都要强上三分。

    不敢冒险的刘威选择了避开锋芒,然后当他侧过飞而来的剑七之时,庞大的剑气自剑七化出,在空中划出一道绚丽的弧线,砍向了刘威的腰间。

    噗,刘威的护体真气当即被砍破,剑气划破真气所化的七层护膜,狠狠的砍在了刘威的腰间,铿锵声传出,刘威的子不动,相反剑七已经被弹飞出去。

    摸了摸腰间,刘威由衷赞道:“好手段,以为剑,由心引气,化气剑芒,果然是好手段。”

    剑七面色难看的站起来,退至剑奴人群,众人警惕的看着这个比生铁还要硬的怪物。

    剑一寒声问道:“恶徒,报上名来,我等手下不杀无名之辈。”

    “刘威。”刘威朗声答道。可惜在场都是些孤陋寡闻之辈,根本就不为刘威大名所动。

    剑一哼声道:“阁下如此手,为何还要以假名欺瞒在下。”

    刘威摇摇头,无奈道:“都说了我叫刘威,我干嘛要骗你。我是受方无言临终所托前来送原石的,不是来和你们打架的,快点让你们的掌门出来见我。”

    “好大的口气,我们的掌门是你想见就见的吗?”剑一一声怒吼,全剑气冲天而起,卷起四周的沙石,在空中卷起一道风柱,裹着他的一指向刘威的去。

    刘威心头恼火,自己好心来送归原石,居然被如此误会,真是佛祖都要发火。也学着剑一运气的方式,陡然间,另一股紫色风暴轰出,俩道力量在空中相撞,发出爆破之声,刘威与剑一纷纷后撤三步才稳住形。

    剑一面色凝重,大喝一声:“结阵。”七人影迅速分散开来,将刘威团团围在一十方丈大的圆圈内。七道不同颜色的灵气在他们周汇聚,形成了七道光柱,渐渐扩散开来,连接在一道,形成了一个斗大的圆弧屏障,将刘威死死的困在其中。

    感受到阵法内五行力量的霸道,以及阳二气的捉摸不定,透着万分的凶险。心念一动,紫电出鞘,顿时化出一条紫色龙影盘上腰,护住本体,通体黝黑的紫电化数剑,分七人,几乎是瞬息移动,然而当飞剑撞上光柱之时,却被无的弹而回。

    刘威面色一阵难看,剑一狠声传来:“狂徒,让你看看我天剑门不传之秘,小五行颠倒阳剑阵。”

    “万剑齐发。”数千把五光十色的飞剑突然出现在上空,毫不留的朝着刘威劈头盖脸的来。

    “靠,谋杀啊。”刘威竖起中指骂了一句,手上动作也不慢,紫电当空飞舞,化作一道天然屏障,阻隔住一切飞剑的击,同时刘威大喝一声,体内的真气一阵鼓动,将他的强度提升到一种恐怖的地步,任由四周来的飞剑砸在上,但是就是伤他不得。

    见到‘万剑齐发’对刘威无用,剑一立马改变策略,喝道:“化为剑。”七道强大的剑光灼灼人而来,刘威不敢与之硬砰,子急速旋转,以期躲开这七道剑光,然而他忘记了这是以人为剑,乃是受到本体控制的,七道剑气在空中汇聚,交织成最为耀眼的天网,朝着刘威上撕扯而去。

    刘威倒抽一口冷气,子被强大剑气贯穿,上露出了几道恐怖的贯穿伤,狼狈落地,非但如此,这些伤势含有不同的力量属,在不断的侵袭着他的经脉,这让他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的真气来化开这些异种力量。

    “杀了他。”剑七大喝一声,攻击再次发动,刘威心头一沉,忙召唤回紫电自动护住,奈何紫电只能堪堪抵抗住一道剑气,其余剑气义无反顾朝着刘威头上激而去,看来今是不将刘威杀死是誓不罢休了。

    啐了口口水,刘威暗骂这天剑门无耻,上的气息陡然增强,不顾伤势发动了天门六剑“斩龙诀”盘在腰间的紫龙高亢一声,化入紫电化出的五色灵龙中,卷起弱不风的刘威,朝着这七道剑气上砸去。

    噗~~,实力最弱的剑七被砸出形来,惊骇的尖叫:“不可能?这居然是天门六剑诀。”

    摆脱开剑气,刘威脚踏紫龙,昂首冷酷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接招,裂地诀。”紫电瞬间劈出一百零八道剑招,化为巨大的灵龙冲上了地上的剑七。

    “不可。”躲在光柱后的剑一大喝一声,化一道金龙,将剑七拉回光柱后面,恰恰躲过了刘威的一击。

    “颠倒五行,逆乱阳。”剑一恼火命令道。陡然间整个光幕下的灵气胡乱运行起来,五行之气变得狂暴不安,纷纷发生了不和常规的爆炸,那犹如天雷一般的五行灵气爆炸,将刘威炸的七荤八素的。

    刘威暗暗叫苦,四周的阳二气也发生了颠倒,顿时整个空间内的灵气全部分解,化回了最为简单的混沌之气,混沌之气在空间里逆乱乱窜,每每撞击到刘威的上,便是一击巨大的伤害,短短数息间,刘威已经成了血人,然而更加大的杀招降临了。

    “如封似漆。”光柱向着刘威上推进,强大的压力压迫的刘威的骨骼咯咯清脆作响。

    剑一厉声笑道:“狂徒,本阵之下,从未有过活口,你就等着死吧。”

    闷哼一声,刘威奋起全力,体内的星核出了最后一丝的力量,也不顾是否化为真气,直接纳入经脉之中,迅速恢复了受伤的本体,全的肌在真气和星力的催动下块块隆起,此刻的他全凭抵抗起混沌之气的攻击。然而此刻外界无灵气供应,他早晚会因为真气枯竭而化为混沌的一分子。

    “蠢货,你的心法正是上天天心,集混沌之气而大成的,为何要抵抗,还不快将心沉浸于其中,好好感悟这天地至理。”玉坠女这时候没好气的提醒道,玉坠此刻在混沌之气下,拼命的吸收着这些气息来壮大自我。

    刘威听得她的话,顿时心头有了一丝的明悟,顾不得一切,收功,将心都沉浸在了混沌之气中,这些混沌之气,在光柱的压迫下,越发的浓厚起来,如此浓郁的混沌之气在现今的世界中根本就是遇不到的。

    强大的混沌之气透过刘威的毛孔压入体内,将刘威的**瞬息间压成了饼,再进而进入了丹田之中,四颗本已经快要枯竭的星核感应到力量的到来,一阵欢喜,如牛饮水一般的长吸起来。

    刘威的神识下,清晰的发现自己的星核有些联系,混沌之气注入并非如同意外一般存储在其内,而是被炼化,返璞归真,化为了最单纯的一元灵气,在东方的星核渐渐呈现出了青色,里面含有了大量的乙木之气,而在西方的星核则呈现出白色,强大锐金之气雄霸一方,不可匹敌,而在南方的星核,则是一片艳阳高照的模样,强大的丙火气息冲斥丹田天地,好像要燃烧一切一般,而在北方,则是呈现出黑黄色,那是葵水与厚土力量的结合。

    四颗星核之间彼此仿佛有一条无形的力量纽带将他们贯通,力量在里面互相转换,突然间,刘威感受道四颗星核好像活了一般,四道虚影在星核后面渐渐浮现出来,突然间高亢吼叫,震的刘威的心神一颤,展现在他神识面前的居然是四大神兽的巨大的影。

    四大神兽纷纷冲出了丹田,在这密闭的空间内一阵乱吼,吸纳起混沌之气来,大半的混沌之气入了他们的肚腹,足足打了个饱嗝,他们这才依依不舍的冲回了丹田。

    “天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威已经被眼前的一切给弄懵了,自己修炼居然修炼出了四个神兽,这可是从未有过先例的事

    玉坠发出阵阵柔光,惊讶道:“天呐,你居然集齐了四相之力。”

    刘威咋舌问道:“你羡慕啊,那你拿去好了。”

    玉坠女忙道:“免了,我可没大巫那么强悍的,四相之力可不是我能消受的起的,也就你体内的那个四相星核能够控制这玩意,好了,小子,快点杀出去,让他们看看晋升后期的你是怎么强大吧。”

    刘威点点头,大喝一声,强大的气息自体内涌出,砰一声,密闭的空间被他撑破,大量的混沌之气溢出,整个山坪短时间内出现了上古才有的混沌景象。

    剑奴们惊慌的看着刘威安然无恙的走出来,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刘威冷哼着从乾坤袋里取出原石,扔在地上道:“这是方无言临终托我带来的原石,哼,你们这群只知道喊打喊杀的猪,接受我的惩罚吧。”

    紫电失去了混沌空间的束缚,发出轻快的鸣叫,子陡然一颤,便瞬移至七人跟前,狠狠的在他们的喉头上割去,血溅当场,对于修道人来说,只要元婴不灭,受多重的伤势都无奈,刘威没有攻击他们的丹田,那是对他们留,不想和天剑门结下死仇。

    然而他并不知道自己偷学了天剑门的绝学,这已经是触犯了对方的底线,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地步。

    冷冷扫了一眼狼狈的几人,架剑,刘威化作流光朝着西方而去。

    剑一脸色沉喝道:“快去通告掌门,定要杀了这偷学本门秘技之人。”

    转瞬间,刘威飞到了千里之外,在一处山头上落下,任凭风雪打在自己脸上,他自岿然不动,静立良久,突然间他动了,上的气息一变,五行元力自丹田内源源不绝的滚出,在他的背后显出了四大神兽的巨大影,似乎有着龙吟高亢吼出,朱雀的冷傲啼鸣,白虎的凶残霸道,还有玄武的厚重勃发之音。

    整个山峰在他强大的气息下被压入了地下百丈之深,拔出紫电,大喝一声,自天而下劈下,哗啦,划破了无尽的虚空,一道黑芒划出美丽的弧线,将脚下的山峰一劈为二。

    呼呼喘着粗气,发泄过后的刘威哈哈大笑起来,从未有过的强势突然临,让他有些忘乎所以。

    “我一定要打败你,我命由我不由天。”刘威对天竖起中指,此刻他有信心,在不久的将来他一定可以战败那高高在上的天道,还自己一个自由之

    “紫电,走,去天簏学院。”划破虚空,刘威直接使用了在异次元领悟的空间跳跃前往了天簏学院。

    今,正是学生报到之,不过门口却发生了一点乱,因为报到必须本人到场,否则视为弃权,而刘威此刻却不知所踪,陈箫儿和梦涙为此和学院发生了纠纷。

    “诸葛院长,这俩名学生蛮不讲理,那个刘威本人没来,按理应该被取消入学资格才是。”因为陈箫儿的影响力,这事最后传到了校长诸葛柳相耳中。

    诸葛柳相高不高,典型的汉人材,五短材,模样也是很可,短小精悍,鼻梁下有着几根崩的笔直的鼠须,拉一拉估计都会发出崩崩声响。

    见到陈箫儿,这位院长突然变着戏法一样的拿出一张海波来,取出笔来交到陈箫儿面前谄媚道:“陈小姐,我孙女是你最忠诚的粉丝,还请签个名。”

    四周的人一阵汗颜好笑,一旁的梦涙捂住嘴轻笑不已,陈箫儿无奈苦笑接过海派草草签下自己的名字交还。

    原本围观的人以为事会被网开一面,然而诸葛院长突然间脸色一凝,摸了摸那长长的胡须,厉声道:“关于刘威同学无故缺席开学报名,学院有权开除其学籍,其他人无任何理由为其辩护。”

    陈箫儿和梦涙俩人当即秀眉紧蹙,横眉冷对起诸葛院长,强大的气息自俩人上传出,一波又一波的压上诸葛柳相,四周的人受到了无形的波及,被震退,而反观诸葛院长,却相安无事,仿佛是清风拂面一般,淡然处之。

    诸葛院长再次声明:“我再说一次,除非刘威立刻出现在这里,否则无权入学。”

    陈箫儿咬牙冷哼道:“当真不能有例外?”

    “不能?”诸葛柳相眼中闪过精光,与陈箫儿对视,俩人目光在空中碰撞,擦出火星来。

    “那我来了又该怎么说?”远处传来刘威那特有的嬉笑声。

    闻言,陈箫儿和梦涙一阵激动,俩人手握的紧紧的,看着御剑而来,潇洒落地的刘威,喜极而泣,冲上去,一把抱住了他。

    “你回来了。”陈箫儿哽咽道。

    刘威轻拍俩人秀背,安抚道:“我回来了,平安回来了。”

    挣脱开俩人怀抱,刘威一脸皮笑不笑的走向诸葛院长,恻恻问道:“敢问诸葛院长,您老近来可好,您的孙女近来可好啊?”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