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麻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躲了三条街,这才躲避开那三恶少的追兵,刘威这次学乖了,先去布衣店里换了上等白绢袍子,长发飘飞,腰间一把上好鳄鱼皮做成的剑鞘,配上紫电那绝伦的紫金色的剑柄,显得雍容华贵。而他手拿折扇,上面书写“清心散人”四字,倒是脱显出他一股游戏人生的豁达潇洒。

    “小二,来一间上房。”刘威捡了一间僻静的酒店,里面安静的柜台的小二都快要睡着了,刘威无奈用手扣响了柜台。

    睡眼稀松的小二睁开眼,一见有客上门,忙笑脸迎人,道:“先生,您是吃饭还是住店?小店的醉龙虾可是一绝,要不要尝尝?”

    刘威纳闷的问道:“这山里也有龙虾卖?”

    “当然有,自家生养,自给自足。”

    刘威点点头,道:“我住店。”

    “那请先付十个金币做订金?”

    “什么?”刘威手中的折扇一合,怒瞪向他:“这个破的没人来的酒店怎么也要这么贵?这天簏城都是怎么做的生意。”

    小二被他一喝,浑哆嗦,很快便镇定道:“先生,您是第一次来天簏城吧,还不知道一般来此的都是达官贵人,这房价不高,什么高啊。”十足的商笑容挂在脸上。

    刘威瞧了闷哼一声,感他今天是白了顿打,气呼呼的扔下了二十个金币,问道:“这些金币够住几天?”

    “够十天。”

    “够黑的啊,一天俩个金币。”刘威有些痛,这可是他好不容易讹诈来的钱啊。

    由小二引着进了后院,一个四合院模式的居所,分俩层,楼下是普通居所,而上层则是高档居所,刘威的住所在东边的楼下一间屋子,进门,一股霉味传来,熏的刘威当场再付了十个金币直奔二楼。

    果然是有云泥之别,上面的阁楼装潢一新,进屋还有一种淡淡的幽香,好像女子处子的芳香。

    “绝对的商。”刘威狠狠的瞪了一眼贼笑到眼睛都眯起来的小二,道:“你们果然是很好的营销手段啊,不过我很是怀疑,干嘛不把楼下的房子全部翻新一下,那岂不是能够赚更多。”

    小二一脸的苦涩道:“客官您是不知道,本店原本也想这么做的,但是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这楼上刚刚翻新好,这生意也就没了,唉,子难过啊,哪里还有闲钱来装修。”

    “客官,您有什么要求就摇摇头的那个拉手,哪个通着柜台,我会立马来的,您请安歇吧。”小二忙要掩门离去,刘威却叫住道:“你知道天簏学院什么时候招生吗?”

    小二一副明白的样子道:“原来客官您是来看大陆第一美女陈箫儿的,不急,三天后就是招生,不过我听说那天去的人可多了,您可是看不到那第一美女的风姿啰。”

    “什么跟什么啊?”刘威一个头俩个大,挥手命小二退出房。

    将自己剥的赤条条的,好几天没有洗澡的他钻进了浴缸里,任由肥皂泡沫冲刷着自己的子,他舒服的哼出声来,竟然眯细着眼睛睡着了。

    恍惚间,刘威看到了一个白色的纱巾在头顶的横梁上晃,猛的睁开眼,仔细瞧去,却又什么没有,还道自己看错了,闭上眼不去理会,但是那道白色纱巾再度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刘威揉揉眼睛,这次他看的清清楚楚,的确是纱巾。

    “有鬼?”刘威眉心出紫芒来,照在纱巾上,一道虚影浮现,果不其然,一个吊死女鬼漂浮在上,那根白色纱巾正死死的缠着她的脖子。

    “唉。”刘威穿上衣服,手指一引,一道剑气冲出,直横梁,险些将横梁撞断,他这才醒悟道,自己看的不过是死者生前景象,一切都是虚妄,根本就不是物理能够攻击的。

    刘威点燃了一柱香,对着横梁说道:“还请出来一见。”

    一道虚影自横梁上飘然下落,这是一清纯骄人的女人,只是那脸上的泪痕让人看的心伤不已,对刘威欠一拜道:“梦涙有礼了。”

    刘威挥手间一股真气将她托起,不想自己上的阳刚之气却灼到她上,将她骇退,忙致歉道:“对不住,我不是有意的。”

    “先生无须担忧,梦涙无事。”梦涙低垂着头,样子很是恭顺,任谁也想不出眼前的女子竟是一枉死冤魂。

    刘威问道:“你怎么不去投胎重新做人,反而在这小店里作祟?”

    梦涙一脸的伤怀,哭泣道:“先生,梦涙本是天簏学院学生,自知死后当入轮回,不可以鬼力扰乱人间,但是无奈心中怨念难消,还请先生莫要责怪。”

    “你有什么冤仇,我若是能够帮你的话,定会帮你,这样你也可以早投胎做人。”刘威心中一阵感叹,无论是何地都有那冤魂存在,世界就永远没有一块净土。

    梦涙徐徐道出了自己的切经历,原来她本是一纯真少女,却不想遭到了三绝少的侮辱,自觉无脸存活于世,这才悬梁自尽。

    刘威捏碎了桌角,哼声道:“好个三绝少,公孙伦,欧阳绝,慕容魁,衣冠禽兽。”

    “你放心,这样的败类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刘威恨恨说道。

    梦涙却抬起头,坚定的摇头道:“不,这个仇我一定要自己报,否则我绝难平息自己的怨气。”

    “这~~”刘威无奈的翻起了白眼,她一个鬼怎么报仇啊?

    “先生你可以看透我的本体,想必有大神通,求你相助于我,我愿为奴为婢,伺候您终。”梦涙跪下恳求道。

    刘威赶忙扶起她,苦涩道:“不是我不肯帮你,只是你的事比较难办,总不能叫我去杀一人,助你借尸还魂吧,这有损德的事我可是干不出的。”

    梦涙低声抽泣,呜咽道:“梦涙不怪先生,只怪梦涙命薄,只能做一孤魂野鬼。”说着飘回了了梁上,刘威呆呆的抬头看着,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一王八蛋,这点忙都不帮,十足的冷血动物。

    啪,一巴掌打上自己,他取出了乾坤袋中的一颗龙珠,对横梁道:“梦涙,你下来吧,我助你还阳就是。”

    梁上传来一阵嬉笑欢愉声,梦涙欢快的飞下来,对刘威叩谢道:“梦涙拜谢少爷。”

    “别叫我少爷,你就叫我刘威得了。”刘威赶忙挥手道。

    梦涙忙摇头道:“不成,尊卑有别,奴婢怎么敢逾越,少爷你好。”

    刘威气嚷道:“起来,不许再叫我少爷,人与人是平等的,没有尊卑之分的,我帮你也只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求别的,梦涙,你要明白这些,懂吗?”

    起的梦涙歪着头想了半天微微摇摇头,刘威拍了一下额头,暗骂自己蠢。有气无力说道:“以后你叫我先生吧,这少爷这词千万别再叫了,还有你也别奴婢奴婢的称号了,梦涙这个名很不错,听着舒服。”

    梦涙嘻嘻一笑,道:“先生,梦涙多谢您了。”

    刘威捏破了龙珠上面的封印,顿时一股浪席卷了房间,里面的温度陡然升高了三成,梦涙被这气浪一推,浑哆嗦起来,她是灵,受不了如此强大的火浪灵气。刘威赶忙放出自己的真气,一边护住了梦涙的本体,一边护住了这间屋子,不让浪外泄,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捏着龙珠,刘威道:“这可火龙珠是我偶然得来,里面有一条快要成形的火龙,现在我想将你的魂魄纳入其中,与火龙结合,这样你便可借体重生,你意下如何?”

    梦涙点点头,轻声细语道:“全凭先生意思。”

    刘威深吸一口气,回想起地球上学来的茅山之术,手指一引,法诀打出,那可火龙珠徐徐飞上半空,各种紫色的符箓被刘威打出,借着火龙珠上那磅礴的灵气,他打的很是顺手,只见符箓在空中慢慢浮动,最后化为俩个紫色大字,引魂。

    梦涙的子不由自主的飘上空,一下子就吸入了大字内,引魂二字嗖一下子隐入了火龙珠内,龙珠一阵颤抖,一条若隐若现的紫色火龙在上面显出真来。逐渐,火龙越来越大,大到要塞满整个房间,幸好在刘威的控制下,它才没有将屋子给拆了。

    火龙每一此游转上的灵气就越发的内敛,待九次游走后,子已经化为了俩米来长,便开始了蜕变,先是龙头蜕变,化出了梦涙的面庞,梦涙此刻面露痛苦之色,那是真龙化形所带来的痛楚,刘威见了,忙安慰道:“坚持住,痛苦过后就是拨开云雾见阳光,加油。”

    火龙的子团成一团,一阵火光爆发,照的刘威都睁不开眼,一声无声的爆炸声传来,大量的火灵气四溢开来。在刘威的面前站立了一亭亭玉女。

    东方人的完美材,清纯可人的面庞,楚楚怜,一头火红的长发长及腰间,无风自动,托趁着她那完美无限的躯。一的紫色马甲式的战甲非但没有增添梦涙的煞气,反倒更加惹人眼球,傲人的脯,平滑的小腹,修长的白皙长腿,真是美艳极了,这是多么完美的雕塑品啊。

    刘威看着化形好的梦涙,突然间有种要流鼻血的冲动,梦涙轻轻莞尔一笑,躬朝他感激道:“多谢先生,梦涙此刻不但恢复了人,而且实力大涨,已经有了养神修为了。”

    乍听这话,刘威一股坐在地上,瞪大了眼睛哆嗦道:“养神,我的天哪,这也太离谱了吧。”

    边跟了个美艳绝伦的少女出门,绝对是要人命的,各方纨绔公子纷纷来近乎,闹的刘威心里极度不爽,在梦涙一剑劈掉了一座酒楼后,这些纨绔公子哥才消停了。不过可就可怜了刘威的腰包了,一下子去了五万金币,让他好一阵子痛,好到梦涙的细心照料,这才没气的脑溢血。

    今天是招生,早早出了门的刘威难得看到街道上安静无比,所有人都齐聚在学院大门口,数条长龙排在那,道路俩旁更是人山人海,大家挤破了头,也不知道有什么闹好瞧的,好奇问道穿回白色杉衣的梦涙:“天簏学院招生每次都这样吗?这都快要赶上球迷暴动了。”

    梦涙早就习惯刘威口吐奇怪词汇,慧心解释道:“先生,不是的,今天主要是大陆第一美女陈箫儿要来,大家都争相想要目睹她的芳容。”

    刘威摇摇头不以为然道:“真是的,追星,什么地方朝代都有,唉,我们的梦涙不是大美女吗?难道还比那陈箫儿差不成?”

    “兄台,这你可就错了,你边的这位小姐虽然貌美,但是在气质上却是比不了陈箫儿。”旁边的一哥们插话道。

    刘威不以为然的瞪了这家伙一眼,嚷道:“谁说的,你们这些人我看都没见过那个什么陈箫儿,人家怎么夸,你就信了,以讹传讹的美丽可不一定是真的,说不定这陈箫儿就是个丑八怪。”

    他的这番言论说出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一下子所有人都看向了他,不少人摩拳擦掌,准备要好好的揍一顿刘威。

    “他妈的,这是谁啊,居然诋毁我心目中的仙子,找揍啊。”

    “就是,陈箫儿那么美的人哪有他说的那么不堪,大伙揍他丫的。”

    “揍他~~”

    嚷的厉害,不过这动手可没人,梦涙的大名短短三天内可是传遍了天簏城,那一剑的威力,至今让这些公子哥午夜梦回,胆战心惊。

    “臭流氓,就知道标榜自己,诋毁陈箫儿。”一个极度熟悉的声音传来,刘威全寒毛直竖,忙转过看去。

    正骑在疯老头的头上,晃着小脚丫的司徒婷,手里拿着俩窜冰糖葫芦津津有味的啃着,眼神厌恶的瞪着刘威,喋喋不休的骂道:“老头子,稳点,你要敢把我摔下来,小心我的玄祖把你剁碎了喂狗。”

    一脸苦兮兮的疯老头看见刘威,哭嚎着奔向刘威,要不是顾忌肩膀上的小恶魔,他真想一下子扑在刘威的怀里,只听他那沙哑的嗓子嚎叫道:“刘威,救命啊,这个魔女实在是太可怕了。”

    司徒婷毫不客气的在疯老头的头上狠狠敲了一记,骂道:“再敢乱嚼舌头根,小心我扒光你胡子。”

    疯老头哭喊着蹲下,无助的在地上画起了圈圈,这番模样落在众人眼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刘威一把推下司徒婷,扶起疯老头,安抚道:“没事了,你怎么这么倒霉,被这刁蛮女缠啊?”

    “还不是你小子害的,没事半路放了她干嘛,害的那国王要我抓来给你,偏偏碰上那该死的司徒玄,可怜我~~~”疯老头一时急,居然说漏嘴。

    刘威双手抱,意味深长的笑道:“感我反出幻月国都被那老不死的国王算计了,疯老头,您老隐藏的够深啊。”

    “那个刘威,我不是。”疯老头还想解释什么,刘威已经不给他机会了,子一转,突然出现在他的后背,毫不客气的朝他最多的地方就是一脚,怒骂道:“你个老不死的,自己惹的麻烦自己解决,别想把这麻烦精贴我上来。”

    被梦涙扶起的司徒婷不乐意了,叫骂道:“臭流氓,谁是麻烦精,你给我说清楚。”

    “谁搭腔谁就是。”刘威朝天望去。吹起了口哨,哼道。

    “臭流氓,无耻,败类,我要杀了你。”司徒婷张牙舞爪的要扑上来,却被梦涙一把死死的抓住。

    梦涙喝道:“你最好闭上你的嘴,否则别怪我撕烂了你的嘴,这么可的一张脸要是没了嘴,可就难看了。”被这么一吓,司徒婷乖乖的闭上的嘴。

    疯老头见状,想要逃跑,刘威早就瞧准了,子一闪,凑到他跟前笑嘻嘻问道:“我说老不死的,你想上哪里去啊?”一把拖过来,扔在了司徒婷上,寒声道:“回去告诉那个死国王,他的算计很成功,我和司徒家成了不死不休的仇敌,但是也请他别把人当傻子耍,惹毛了我,我一样把他也宰了。”

    “是,是。”疯老头哆嗦的爬起来,拉着司徒婷就要走。

    司徒婷死活也不肯走,喝道:“疯老头,别忘了你答应我玄祖的事,送我进天簏学院,不然你就准备喂狗吧。”

    疯老头一张老脸痛苦万分,俩头都是可怕的人物,他都得罪不起啊。

    梦涙突然插嘴道:“小丫头,天簏学院你不是来了吗?可以让他回去复命了,难道你就不想你家人知晓你相安无事的消息吗?”

    司徒婷想了想,手松开道:“也对啊。”就趁着这时间,疯老头以他这辈子最快的速度逃跑而去。知道上当的司徒婷气恼的在地上狠狠跺了一脚。叫道:“臭老头,你不给我钱,我怎么上学啊?”

    刘威一听哈哈大笑道:“太好了,这丫头不用和咱们一起上学了。世界安静了。”

    梦涙拉拉刘威的衣角,指了指人群里,司徒婷那丫头居然去勾搭那些公子哥。

    “这位小哥,你好帅啊。”

    “一般一般。”一个长相猥琐的家伙自觉汗颜道。

    “不,你很帅,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可怜一下我这个被无良哥哥剥削的小妹妹。”

    刘威听的气不一处来,梦涙看的好笑不已,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刘威生气。

    “不给是吗?打劫。交出你全部的金币。”

    “什么,不给,看见了吗?那是我哥,他可厉害了,你就忍心看着自己断手断脚吗?”

    那人看见气的脸色通红的刘威,哆嗦的拿出了自己的荷包,刁蛮女朝着刘威挥了挥手中的荷包,得意的抛了个媚眼,气的刘威牙根痒痒的。

    梦涙担忧问道:“先生,这样会不会对我们不利啊?”

    刘威气鼓鼓道:“这个麻烦精。”

    “快看,是陈箫儿来了。”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朝向了街口~~~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