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瞳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九公主泪眼朦胧,要冲上台去为刘威包扎,但是却被司徒青云个死死拉住,刘威感激的目光看向她,示意她自己没事。双手攒动,一阵骨骼清脆响声响起,每一声都揪动了众人的心。

    “吼~~”刘威仰天长啸一声,四周的灵气疯狂涌动,窜入他有些空虚的丹田之中化为紫澜真气,再冲出经脉,冲刷双臂阻塞的经脉,那一声吼正是疼痛所至。这一可他默默念动了借灵诀。强大的灵气自头顶的紫电剑上流淌进丹田,叫人为之一畅,感受到那股狂暴的力量,刘威兴奋的大吼一声。

    “来吧,老虎,让你看看我的全部实力。”刘威整个人的气势变了,不再似刚刚的温文尔雅,变的狂暴暴躁不安,他的一个眼神,也变得凶狠无比。整个人的气势陡然间拔高了不止一筹。

    看台上,四公主眉头一挑,暗付:“好个家伙,居然隐藏的这么深。”

    虎人看着刘威狰狞的样子,不后撤了俩步。刘威瞧着机会,心念一动,紫电从头顶飞而去,电光攒动,扎眼间已经到了对手前。

    双手一夹,再度想将紫电夹住,可是突然间,紫电急速旋转起来,发出阵阵轻鸣之声,他根本无法夹住,刘威的大步朝前跨出,怒吼着朝地上一蹬,瞪出一条三米长的痕迹,子如炮弹一般窜上去,一掌重重拍在剑柄上,全部真气在这一刻灌注在剑,紫电一声龙吟,化为长长的紫色流光贯穿对手的心脏。铮一声钉在了地上。

    刘威颤巍巍站起来,对满脸不相信的虎人淡淡道:“你的实力比我强,但是你的狂傲却送掉了你的命,换成是我,我是决计不会轻信敌人会使用同样的招式打击自己的对手。”无的伸出手抓刺入虎人的丹田,刘威取走了那颗正在冒着白色火焰的金丹。

    收剑回鞘,刘威的子一阵虚脱,这是使用借灵诀的后遗症,全虚脱。每走一步,都虚弱无比。疯老头见状,窜上台来扶住他。

    “等等,杀了人你就想这么走下台吗?”后响起了不甘的声音,刘威无力的瞟了一眼这些塔撒国人,淡淡问了一句:“如果死的是我,你们是不是也要留下命来?”一句话问的对方哑然。

    九公主哭着为瘫软在椅子上的刘威包扎起双臂,触目惊心,泪水不住的滚下,滴落在刘威的脸上,刘威赶忙叫看望自己的四公主拉走她。

    “好了,现在这时候还不快点治疗,难道想要就此残疾不成?”三王子顾不得避嫌也来到刘威的旁看望。

    “她在,我根本无法凝神聚气。”刘威苦涩的干燥的嘴唇,失血有些过多,他已经出现昏厥的征兆,脑子开始泛晕。

    四公主看塔撒国人一个个面色不对,小声问道刘威:“还有一战之力吗?”

    刘威苦笑的举起那对被包扎的如萝卜的手臂,没好气问道:“你说我这样子还能打吗?”

    “别打了你,求你别打了。”九公主声泪俱下哭求道。

    三王子拍拍他肩膀,安抚道:“如果你想放弃,就放弃吧。”

    刘威分明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不甘,看向哭的跟个小花猫的九公主,心有不忍,刘威挣扎的起硬气道:“我还有一战之力。”

    “好,好汉,我佩服你,可惜我门宇注定要亲手宰杀了你。但愿来生你我不是政敌。”走上台的门宇盯着还要再战的刘威一字一顿说道。

    此刻刘威看向他的眼神,不再惧怕,因为已经无所惧怕。

    “我们幻月国就没男人了吗?居然要一个伤重的称面子,你们还算是男人吗?”疯老头朗声叫道,满腔的愤怒溢于言表。

    “谁说没有,我司徒青云前来领教门宇先生的高招。”司徒青云朝天一啸,顿时演武场待命的飞龙高昂一声,冲天飞落演武场,他纵一跃,恰好落在离地五丈高的龙背上,威风凛凛,好一个龙骑士。

    刘威见他不可一世的样子,摇头冷笑道:“不自量力的蠢猪。”这一声虽然不算大,但是却清晰的传入了在场人的耳中,但是没人敢质疑刘威的话,他刚刚表现的实力已经震摄进每个人的心底,无形中他的话就有股让人信服的魄力。大家纷纷对司徒青云的人安全担忧不已。

    刘威懒得再看这场注定失败的对决,盘膝坐下,神识进入丹田,争取时间恢复起真气。一入丹田,他便接受到玉坠女传来的信息:“你怎么动用这么多的真气,害的我都没真气可吸了。”

    刘威为之气结,神念冲入玉坠空间里对着玉坠女骂道:“三八,你当我丹田是什么了?这是我的,不是你家,妈妈的,给你脸不要脸,分你点真气已经不错了,居然还敢嫌少是不,妈妈的,从现在开始起,我一分真气都不给你,看你喝什么,喝西北风去。”他心头那个气啊,自己好不容易打败了对手,正想好好舒缓一下,谁料到遇到了这么一个扒皮,这就好比无良地主,还让不让人活啊。

    玉坠女盘膝在岩石上,闭目淡淡道:“你明明得了一件上等法宝,却不知道使用,活该被人揍成这样。”

    “法宝?”刘威脑子转的飞快,问道:“你说的是魔殇弓?”

    “不错,可惜啊,某人明明与这弓有密切的感应,却不知道法宝怎么启用,可怜啊,如此神弓就只能躺在乾坤袋里做装饰。”玉坠女嘲讽道。

    “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刘威指着她问道。

    啪,一个大大的白色手掌挥来,刘威的神念被打的东倒西歪。只听见一道冷冷的声音道:“神器有灵,灵觉被封,以血为媒,魔殇临世。”突然间,刘威的神念就被一股无形大力给推了回来。

    “我再我帮你一把,先帮你恢复一半实力,记住,这是你欠我的。”刘威只感觉到丹田一,大量的紫澜真气自口灌入,恢复了他的丹田。

    正在对峙的俩人,突然间感受到刘威上涌出的气势,不约而同的停止下来,刘威睁开双眼,紫芒出,跳起来,刘威的手臂上真气一震,砰一声,那上面厚厚的一层绷带化为粉碎,原本还狰狞恐怖的伤势在紫澜真气的催动下,竟然恢复如常。

    “怪胎!”众人心底浮现出这么一个词来形容刘威,这么重的伤居然一下子就恢复了。

    感受到众人不同往常的目光,刘威挠挠头嘿嘿笑道:“看我干吗?看上面俩人打架啊。”

    台上俩人这才醒悟过来,大眼对小眼继续干瞪着。龙骑士在对决中占尽了优势,但是此刻却不知道为什么司徒青云的飞龙一阵萎靡不振,那庞大的躯在空中居然不时的颠簸起来,害的他老是要分神驾驭飞龙。

    反观门宇这人,一脸的淡然之色,镰刀长枪在手,宛如一尊天神一般,静静的凝望着天上的对手,刘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原来他一直看着的是飞龙。飞龙与他的目光相接,灵魂发出一阵颤栗,这才没法凝神飞行。

    “疯老头,你知道这门宇什么来路吗?”刘威问道。

    “看不出,到现在他们就这么一直对耗着,根本就没发一招半式,我老人家还没那种一眼就看穿人家师承的能力。”

    “哦。”刘威的眉心出一道神光,顿时门宇和飞龙之间的那条灵魂纽带清晰的展现在了自己面前,一股无形之力自门宇的眼神中出,想要拉扯出飞龙的灵魂。

    “好个灵魂攻击,不过这种手段不是死灵法师手段,那到底是什么教派的手段?”对这个世界了解不多的刘威一时间想不通。

    司徒青云很快便发现了飞龙的不对劲,虽然弄不清楚是怎么被对方暗算了,知晓如此下去,自己非败不可,忙驾驭飞龙飞高,一下子俯冲下去,打算抢攻。

    长枪在他手上催发出数米长的斗气,化出三朵枪花朝着门宇的三处要害攻去。门宇冷笑的闲庭信步一般挥出手中的长枪,绿色的斗气挥洒出,恰好挡下了三朵枪花。

    刘威眉头深锁,他清晰的感觉出门宇隐匿了实力,但是到底隐匿了多少,他看不出。

    被挡下攻击的司徒青云只觉得自己手中的长枪一阵灼烫,那反弹的巨力震的他半个子都酥麻了,赶忙驾驭飞龙躲上高空,免得再与之发生接触。

    门宇对着空中嘲讽道:“你还是下去吧,以你的实力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哼,塔撒小儿,想要我司徒青云不战而退,你这是妄想。”受不了激的司徒青云不顾一切的俯冲下来,在那巨大的冲力下,手中的长枪化作一道流火,直刺门宇咽喉要害。

    “痴人说梦。”门宇手中的镰刀枪朝天一举,居然不借助任何冲势,直接撞上了上去,轰,好像是演练了无数次一般,俩人的枪头十分巧合的对碰在一起,都是大剑士的斗气撞在一起,在大家都认为门宇必输的况下,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司徒青云的长枪居然一点点的裂开,门宇的长枪如入无人之境,一下子灌穿了司徒青云的长枪。

    一见势不妙,司徒青云果断的舍弃长枪,跃下飞龙,门宇大喝一声,子纵上飞龙背上。

    飞龙狂怒,嘶鸣不绝,颠簸起子飞舞起来,门宇就如同汪洋中的一叶扁舟,在其中颠簸不已,但是却没能损失分毫。

    手中长枪朝着龙背上一插,噢嗷,一声悲催到极点的龙吟发出,飞龙被长枪直接贯穿背腹,钉死在地上,门宇傲然站在了龙上,威风八面,目光冷峻的盯着滚地狼狈的司徒青云。

    “一个龙骑士,是绝不会放弃他的伙伴的,既然你舍弃了他,那的尊严也就被你践踏了,根本就没有资格存活下来。”仿佛来自九幽的声音洞穿了司徒青云的耳膜,门宇无的打击着他体的每一寸神经。

    司徒青云面色苍白,双手鲜血灌出,那是被长枪斗气反噬所震伤的,他颤抖的站起来,眼神中充满了对门宇的憎恨之意,恨意滔天。

    “今天我输了,不是输在武技上,而是输在了他,一条没有能力的飞龙不要也罢,谢谢你替我杀了他。”沉的声音自司徒青云的嘴里迸出,刘威看了直摇头:“这个人根本就是死不改。”

    司徒青云的下台,大家纷纷避让开,众人眼神中的那一抹古怪的神采很好的隐藏起来,但是即便如此,他的脸上还是越来越青。

    门宇对着司徒青云冷哼一声,拔出长枪,擦干净上面的血迹,举枪对向刘威,大喝道:“刘威,纳命来。”

    刘威拍拍担忧死死抓住自己手臂的九公主的肩膀以示安慰,九公主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

    “门宇,我来了。”武当梯云纵轻功展开,刘威飞上台,顿时便有股出尘之气涌出,仿佛这一的破烂铠甲都在衬托他的不俗。

    俩人目光对接,同意深邃的目光,仿佛要洞穿对方一般,刘威毫不客气的将自己的天眼施展在双眸中,对抗上对方的憾神术。无形的火花在空中迸发,俩人同时倒退一步,第一回合的较量,谁也没占到便宜。

    门宇内心是惊涛骇浪,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家传的这门忌绝技当世无敌,却没想到今竟然有人可以阻拦自己的幽蓝之瞳对心灵的撼动,这着实让他激动不已,久违的战意涌上心头。

    手中长枪一抖,映出阳光的镰刀头杀气凛冽,三朵枪花次出,大喝道:“来吧,让我领教一下你的高招。”

    刘威也是兴奋不已,能与高手堂堂一战,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不管今天与门宇的决斗谁胜谁负,大家都将视对方为生平知己。

    拔出紫电,朝地上一挥,剑气纵横,划出一道长约五米宽达一掌的长长沟壑来,俩人不约而同的同时动手,子如飞燕一般平地掠去,相撞,挥枪,砍杀,短短的一瞬间,已经过了七招,招招夺人要害,但是每每都被对方巧妙的化解开来。

    俩人似乎是预定的一般,子豁然分开,端立演武场俩旁,刚刚的那一顿猛攻令刘威喘息连连,毕竟已经连番大战,体力已经出现衰竭。大喝一声,出丹田内一口真气,刘威手中的长剑飞舞,在空中旋转着朝他劈来。

    “吃我一剑。”仿佛是随意扔出的一剑,剑在空中胡乱的翻滚着,朝着门宇头上砍去,门宇果断的收枪挑开来袭的飞剑,但是随即飞剑在空中转了个圈,再度飞而来。

    刘威正是借助和紫电的心灵感应控着紫电自动攻击,以他目前的况来看根本就无法和门宇发动全力一击,故此,他要借着这段时间来恢复真气。

    “这家伙在干嘛啊?”不少人看不明白,纷纷指责起刘威。

    七王子冷哼道:“这家伙明显体力不济,四姐,你凭着这样的家伙就想打赢,真是妄想。”四公主被他一顿抢白很是气恼。

    “老七,他输了你很高兴是吗?”国王替四公主发话了,那威严的一瞪,吓的这家伙赶忙低下了头,乖乖闭上嘴。

    门宇哪里看不出刘威的心思,挑开飞剑,大声喝道:“刘威,是男人的,就和我决一死战,别以为用心念控制飞剑就可以打败我,你信不信我毁了你的宝剑。”

    “你倒是毁给我看看。”刘威绝对相信紫电的质地,恢复了一口真气的他眼中神采恢复了少许,手指一引,紫电迅速飞回头顶,剑诀顺势打出:“天地号令,天门六剑第二式,裂地诀。”

    一百零八道剑诀瞬息间劈出,强大如肆的灵气在头顶汇聚,五彩神光照的人睁不开双眼,刘威大喝一声:“门宇,有本事你别躲,吃我一剑。”

    化为龙的紫电俯冲而下,朝着地上劈去,一条五彩神龙涌入地上,顿时,地面轰隆声中裂开了巨大的口子,自刘威的脚下一直蔓延向门宇,那宽达一米的口子带着无比暴戾的杀气冲上了门宇。

    门宇面色凝重,子急撤,手中的长枪横在当,斗气被他完全催发而出,居然是青色的斗气,这家伙果然隐匿的够深,居然达到了剑师的水准。

    一枪划出,斗气击打在地,陡然间拱起了一道高达三米的土墙,刘威的裂地诀此刻正好撞上土墙,俩者相撞,轰然爆炸,大块大块的土块飞出,砸上看台,不少人因为没有及时躲闪而遭遇。

    这一击,又是平分秋色,然而不断喘息的刘威知道况对自己很不利,刚刚那一记剑诀已经耗尽了他的真气,如今他只有往昔的半成修为了。

    门宇长枪驻地,铿锵一声,突然间仰天长笑道:“果然痛快,不过刘威,今你死定了,你若是能接下我下面的一击不死的话,我就拿出全部实力来轰杀了你。”

    刘威甩了甩胳膊,咯咯狰狞笑道:“看来我们大家都没用全力打啊。”

    看台下,众人一阵不满:“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能隐藏实力。俩个疯子。”

    门宇的双眼异常的发亮,幽蓝的光芒出,直刺刘威的双眸,顿时在刘威的面前出现各种幻象,门宇的这一击竟然是心魔攻击。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