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堵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黑厣,可以说是这个时代的马匹,长俩丈许,高约莫一丈五,耳朵有短小尖角生成,背生鳞甲,颈项下有一撮绒毛卷起如舒展的流云,通体漆黑,四肢蹄子上约莫三寸处殷红如血。往那一站,双眸炯炯有神,浑筋骨好似钢筋一般,神骏无比。

    刘威便骑着这么一头,也是这座下坐骑倒霉,正愁没什么代步的他躺在河边岩石上休息时,这头畜生胆敢跑来喝水,溅了他一的水珠。

    刘威火起,一个飞跳上黑厣背上,三拳俩脚打上去,重达千斤的拳头挥下,黑厣揣着粗气趴在地上,就这么被他制服了。

    粗糙的用兽皮做了个马鞍,刘威便一戎甲的骑着黑厣向着幻月王都——冥月城而去。

    冥月城就在眼前,一眼望去,刘威不有些怯步。

    “这便是冥月城吗?想不到这个世界的城郭居然如此坚固。”刘威看着面前的城郭有些呆呆道。

    冥月城处于这一带的平原之上,树林湖泊密集,遍地农牧田场。羊肠小道,四通八达,数里一村,繁荣非凡。

    平原的正中心,平地拔起了四座高耸百丈的笔峰,恰好围成了一个正方形,这也实在是太凑巧了,大自然居然有如此完美的构造?每一座的山峰上,安插了冥月城的一个城墙角,山峰的顶部,错落有致的搭建了数百个箭洞,尽是黑石相砌,煞气凌人。而城墙足足有三十丈许来高,是用长宽丈许的巨石垒砌而成,缝隙之间更是用铜水浇筑,可谓坚不可摧。

    整个冥月城,长宽约莫六十里,四面城楼每面都有三个拱楼门供行人出没,每座城门下都有数百精兵一字排开,杀气纵横直冲九霄。

    城池左斤,大大小小的护城点缀在平原上,每座城楼按照其规模大小安插士兵在内演练,远远便听见那兵戈铿锵声响,微风凛凛。

    几条里许宽的护城河在都城和护城之间流淌而过,错综交汇,河流上无数的桥梁沟通往来,若是战时吃紧,一旦断桥,冥月城顿时就被隔绝在内。

    “固若金汤。好一座城池,我想就算是秦始皇命人督造长城也没这么奢华吧。”刘威拍拍了黑厣喃喃道。深吸一口气,徐徐*向前前行,忽然嘴角勾笑道:“不过再好的城池也有破绽,这座城池的最大弱点就是在天空,这个世界虽然没有飞机大炮,不过咱有飞剑,还不照样飞进去吗?”他似乎忽略了一点,这个世界同样具有制这一说,冥月城市上空早已经被布置下了重重制,根本就飞不进去。

    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脾气还有些暴躁的黑厣,免得伤害了路上的行人,其实他完全没有必要,行人一见他一铠甲,骑着高大的黑厣,纷纷避开绕行,深怕得罪了这位贵族公子哥。

    到了城下,刘威丝毫没有下坐骑的打算,就准备这么骑着进城,数十把长枪嗖一声横在了前,守城官没好气的骂道:“哪里来的蛮子,一点规矩都没有,还不快下来。”

    刘威哦了一声,缓缓的下了黑厣,牵起黑厣开长枪就要进城,似乎没有将守城官放在眼里。

    气的守城官脸红脖子粗的,一把抢过旁士兵的长枪嗖的伸出横在刘威面前,挡住了去路,喝道:“蛮子,你懂不懂规矩?”

    “什么规矩,我不懂啊?”刘威纳闷的看向守城官。

    “少废话,拿你的路卡出来。”守城官朝着他面前伸手一摊道。

    这可难为刘威了,他是穿越来的,上哪里会有什么路卡,难不成告诉人家自己是另一个世界来的,他敢保证,此话一出立马就被当成白痴神经病。挠挠头,眼巴巴的看向守城官,道:“这位官爷,我是山里的人,没路卡怎么办?”

    守城官小眼睛瞄上了旁的黑厣,咯咯笑道:“没有路卡也成,交一百金币我就让你进城,不过我料你一个蛮子也没那么多钱,我看就用你后的黑厣来做交换吧。”一百金币就想换一个黑厣,纯粹是把刘威当成凯子一样宰了。

    看着他那贼笑样,刘威就知道自己遇到了个贪官,不免有些好笑,贪官这东西不管是哪里都有,杀都杀不尽,抱着一丝找乐的心理,他佯装不舍的一把抱住黑厣的脖子,叫道:“不成,这可是我的全部家当,我才不给你。除非~~”

    “除非什么?”守城官开始听刘威不舍,以为没戏,脸立马沉下来,但是听到后面的话顿时一喜,忙问道。

    刘威道:“除非你给我办理一个路卡,我才把黑厣送你。”

    “就这个,好办。”守城官从怀中掏出了几大把的路卡,刘威看的直瞪眼,感这东西批量销售的啊。

    “小子,拿去吧。”一张路卡扔在了刘威的怀里,守城官乐呵呵伸手拉过刘威的缰绳。

    刘威乐呵呵的收起路卡,也不着急走开,看着守城官骑上黑厣准备耀武扬威一番,哪知道黑厣突然间高昂一声,前蹄朝上一扬,可怜的守城官被甩下股重重的摔在地上,黑厣嘶鸣一声,扬起四蹄飞奔而去,闪电般窜入了山林。

    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的守城官气嚷道:“来人,给我把这个蛮子抓起来,抓起来。”

    刘威面对架上脖子的长枪,是一点怕的意思都没,朗声笑道:“好玩好玩,花瓣股,官爷,你刚刚的姿真是羡煞旁人啊。”

    “臭小子,给我打。”长枪抡头就打,铿铿声,刘威的脑瓜子比生铁还要硬,居然撞出了火星。侍卫们一见,大为失色,纷纷扔下长枪,跪下致歉道:“不知是大剑士,我等冒犯死罪死罪。”

    刘威一阵纳闷,怪异的看向面无血色的守城官,问道:“什么大剑士?你们怎么一个个跟见了鬼一样。”

    守城官哆嗦的爬到刘威的脚下抓起他的脚跟哀嚎道:“大剑士前辈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错了,你的黑厣我不要了,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起来说话。”刘威不习惯别人如此跪着求饶,一把揪起守城官的衣襟提了起来喝道:“给我说清楚,我怎么要杀你了,可是你要杀我。”

    这一喝,守城官三魂不见了七魄,俩眼一翻白眼,直接吓昏了过去。这可为难了刘威,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呢,怎么就昏了呢?狠狠一巴掌扇上他的嘴巴,将他打醒,刘威抖着他的子问道:“你先把话说清楚,我干嘛要杀你们?”

    可怜的守城官全都快被刘威摇的散架了,一旁的一位士兵好意解惑道:“大人,幻月国法典,凡是修为突破剑士的人都具有一定生杀权。”

    刘威扔掉手中的守城官,点点头一脸恍然大悟道:“明白了,都起来吧,反正不是你们得罪的我,干嘛要害怕。”不过他心里也有些纳闷,自己的实力也就黄阶地品的实力,怎么就成了西方剑者中的大剑士了?难道是看中了我这一皮囊,误会了?

    摔得七荤八素的守城官哆嗦的抓起刘威的脚,哭丧道:“求求大人您不要杀我,您损失的黑厣我会赔偿给你的。求你不要杀我。”

    看着不住磕头,已经红肿额头的这家伙,刘威于心不忍,咯咯笑道:“算了,那头黑厣我本来就打算放生的,官爷,记住下次可别贪了,这次是遇到了我,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是,是。”捡回一条命的守城官哆嗦的站起,大汗淋漓的,不住的擦拭着额头的冷汗。

    转就要离去的刘威突然间转回来,问道:“你们知道三王子蓝长玄的住处吗?我找那小子有事。”

    众侍卫头顶背心冒寒,敢这么称呼王子的人还真不多见,守城官道:“大人,三王子外出打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您现在去找他可见不得人。”

    “这样啊?”刘威心中盘算着自己无分文,要在这王都内住上个把月可是一笔不小的消费,问道守城官:“你上有钱吗?一般住旅馆一晚上多少钱。”

    “大人,城内客栈您入住,吃住一律不需要钱的,这是国王特批的。”

    “哦,这么好。”刘威一脸的奇怪,嘀咕道:“这个世界还真怪,吃住不要钱,那亏空呢?”

    “亏空一律可以到财务院处领取。不过这一切都必须是已经注册在案的大剑士才能享受特权,大人您如果要想免费,得先到剑士协会进行等级测试。”守城官解释道。

    刘威一阵头疼,自己可是黑户头,论实力压根就不到,这一测试可不就露馅了吗?“看来我也得当回强盗了。”立马板着脸,不悦道:“这么麻烦,我行走天下哪里会有空理会这些烦人的手续,我不管,你刚刚弄丢了我的黑厣,现在赔偿点金币不算什么吧。”

    刘威的凶厉守城官早已领教,忙掏出钱袋,深觉不够,还硬抢出了手下的三个钱袋这才交到刘威的手里。掂量了一下,估计不少金币,刘威乐呵呵的塞入怀中。

    “大胆,什么人敢来我近卫军处抢劫。”这一声自城内传来,刘威知道事不妙。

    一对黑武铠甲队伍,踏着重重的蹄声自城内步处,煞气*淋漓。刘威迅速瞟了一眼领军人,凯甲临,头盔上顶着一个盘旋的狰狞的蛇像,俩颗毒蛇獠牙自上灌下护住了整张脸,毒牙被镀成幽蓝色,整张脸给人感觉冷无比。

    三角眼,吊唁眉,干瘪的脸上俩片嘴唇好像久未喝水一般,俩眼中出血光,俩团鬼火在眼中闪耀着,坐下是一只黑厣,只是这黑厣上的皮毛鳞甲都已经被镀成了绿色。守城官等人一见此人,纷纷跪下俯首道:“拜见七王子。”

    刘威轻轻的颔首表示尊敬,不想这尊敬的行为却惹来麻烦。恻恻的七王子抽起马鞭指着刘威喝道:“来人啊,给我打死这个不知道规矩的蛮子。”

    旁立马窜出俩道黑影,细长的骑士剑刺上刘威的膛,钪一声,骑士剑居然被他上的凯甲震成了俩断。

    刘威摸了摸膛,没好气道:“我不是幻月国的人,干嘛要跪你,你个死人脸,找打是吧?”他可不知道什么是权贵,拔出腰间的紫电剑,挥出一道紫芒来,挥手间,一道厉芒便砍断了刚刚砍自己的俩人的手腕。

    全场震惊,七王子脸沉如水,眼中血光益发的浓了,鬼火森森的,尖锐着嗓音喝道:“还不给我把他碎尸万段,记住,别损了那把好剑。”后涌出三名侍卫,催出斗气,橙色斗气涌出,看来是中级剑士。

    刘威哼了一声,感是看中了自己的紫电宝剑,丝毫不惧,挥舞宝剑,剑头催发出俩尺来长的剑光来,挽出一朵剑花,化出三道剑影,分三人,前世的刘威浸剑道二十多年,虽说不是什么剑术大师,但是对付西方骑士的宝剑还是稳胜券的。

    三道剑气直三人喉头,连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给,直接贯穿了喉头,格杀当场,一时间场面有些失控,大家纷纷惊悚的看向这个蛮子。不少马车远远的停下驻留饶有兴趣的看起了这一场决斗。

    “好大的胆子,看我今天不杀了你。”七王子面色一片潮红,拔出腰间的长剑,绿色的斗气催出,全上下陡然批上了一层绿草铠甲,正是斗者特有的斗者铠甲。

    长约五米的斗气剑芒挥舞而来,刘威不敢应接,飞跃起,躲开了这一击,刚刚落地的刘威还未站稳,又一道剑芒挥来,在地面擦出长长的痕迹冲杀而来。

    刘威眼睛虽然跟得上他的剑,但是手却跟不上,危机时刻,手中紫电突然间飞离他手,轻鸣一声,朝着地上一插,爆发出强烈的紫色剑气,一举将七王子的剑芒搅的粉碎。

    七王子的鬼眼盯上地上的紫电宝剑,眼中闪过贪婪之色,恻恻狠道:“小子,居然有如此神剑,要是你肯献上宝剑,我便饶你不死,跟请你为我府上食客。”

    冷哼一声,刘威拔出紫电,道:“给你紫电,你以为你能驾驭的了吗?七王子,我劝你快点让路,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好大的口气,今天我不杀了你,我就不是七王子蓝无玄。”被狠狠落了面子的七王子跳下了黑厣,一剑挑起,数十米长的剑芒轰出,此刻他才真正施展出大剑士的实力来。

    刘威本想再次跳起逃窜,但是手中的紫电不答应了,他心里只有苦笑:“剑也有傲骨?”紫电几乎是拖着他的手横挡下这一剑的。虽然紫电和龙铠甲挡下了一部分斗气,可是还有不少强烈的斗气灌入了刘威的体内,饶是他强壮,也被打的体内的经脉一阵淤塞。

    丹田内元力立马涌出,俩三下便将斗气驱散的干干净净,刘威没事人一样站在七王子面前,这令众人大奇,不少人纷纷惊呼:“难道这小子也是个大剑士?”

    七王子三角眼狠狠盯了一眼刘威上的铠甲,面露喜色道:“你这蛮子倒是浑是宝,想不到这铠甲居然是龙皮做的,看来我还不能对你下狠手,否则弄破了这铠甲可不好。”

    嗖,四周人纷纷倒吸一口冷气,真是好大的手笔。

    刘威啐了一口浓痰,如子弹一般洞穿了地上的板石,骂道:“你个狗王子,完全就是一流氓混蛋加三级的臭强盗,你不过就是会比人家生罢了,这才成为了王子,要是扒了你那一臭皮,也就是个扔掉青楼都没有人愿意睡的婊子,臭赔钱货。”

    这一番骂语说的众人都替刘威捏一把冷汗,七王子原本干枯的脸上难堪无比,沉的仿佛平静的火山,下一刻爆发出来,山崩地裂。

    “去死。”被加持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剑芒朝头劈下,刘威一见,知道避无可避,再也不能隐瞒实力了。

    “天地号令,天门六剑第一式,临尘诀。”刘威手中的长剑旋转着流光闪耀的紫色影盘旋而上头顶,整整三十六式剑诀一瞬息劈出,在头顶汇聚出一朵五色莲花来,一条五彩神龙应运而出,自莲花内高昂飞出,一头撞上了即将临头的剑芒。

    轰一声,激起了无边的扬尘,七王子子倒退七步这才稳住形,待扬尘散去,众人才看清了刘威,此刻他膝盖以下都陷入了土里,脸上血污一片,紫电盘膝在头顶,不断的灵气自剑上洒下,在帮助迅速恢复着伤势。

    “你这是天剑门的不传之秘。”远处一辆被数十人团团保卫的白色的马车内传来了一声唤。车帘徐徐被撩起,一个美艳动人的女子从车上缓缓露出来。

    女子着紫衫,虽然不算很华丽,但是却仿佛是千百媚的万花丛中一抹独特的紫薇花艳丽,清纯圣洁的脸上洋溢出淡淡的微笑,圣洁之气随着她的一举一动散发而出,感染着四周的人。

    “四公主?”有人惊呼,一瞬间,如潮水一般的人跪拜下来,七王子看了一眼艳丽动人的她,冷哼道:“你不是去天麓学院修行魔法吗?怎么回来了?”

    四公主没有回答他的话,反倒是走向挣扎出土的刘威笑脸相迎,款款走去,挥手间打出一道光系魔法:“光愈术。”

    刘威额头的伤口在光明的照耀下,迅速愈合,就连血污都消弭了,感受到体内一阵活跃的因子在跳动,刘威知道对方没有敌意,对她报以一个感激的笑容。对七王子朗声喝道:“蓝无玄,你当我怕你不成?来啊,咱们再来打过。”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