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寿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月光洒在上,照的刘威脸成一张苦瓜,翻遍整个山谷,已经气喘吁吁的他气恼的跑进茅屋,对正在盘膝打坐的冰羽吼道:“三八,出口在哪里?”

    “不知道。”冰羽连眼都不高兴睁开回答道。

    刘威气恼不已,对着冰羽打又打不过,骂又没反应,“啊~~”怨气无处发泄的他对着茅草屋左一拳,又一拳,强烈的元气在他拳心吞吐,将整个茅屋打的支离破碎,稻草乱舞。

    稻草飞落冰羽上,原本出落的漂亮无比的仙子顿时成了一乞丐婆模样,刘威见了哈哈狂笑起来,笑的腰都直不起来。

    冰羽终于是忍受不了刘威的狂妄,张开眼眼中冷芒出,直刺刘威脸上,居然轰出了电光来,刘威摸了摸有些发疼的脸,怒吼道:“你个臭娘们,没事抓我干什么?你个老处女,急着找男人不成,可是也别找我啊?”刘威无耻的恶毒讽刺起冰羽。

    “够了。”冰羽怒气腾腾的跳起来,一掌拍向刘威的脸颊。刘威赶忙伸手格挡。

    咚一声,手掌通红,冰羽眉头轻皱,刘威的强的有些恐怖。“好的狠啊,你这小子的一都快要赶上我们妖类的。”冰羽冷笑的看着刘威翻起来。

    刘威也是恼火不已,幸好自己手快,不然这脸就丢大了,气恼的他拿出了看家本领,脱起了衣服来,冰羽瞧了,气恼的跺脚,手掌寒气吞吐,一掌拍向刘威的膛。

    “死娘们,你快点住手。”刘威膛中掌,冰冷刺骨的玄冰寒气侵入骨髓,不断的侵蚀他的经脉。

    “今天我不教训你这个臭流氓,我就不是妖仙冰羽。”冰羽咬着牙恨声道,恨意滔天。

    上半被寒气入侵,冻的打起摆子的刘威忽然间觉得丹田内一阵暖意,丹田内一股元气涌出,迅速融化了上的玄冰真气,元气得到了充足的成长,乐的刘威嘴角咯咯傻笑。

    冰羽很快发现不对劲,自己的玄冰寒气居然被刘威同化起来,忙要撤掌,但是从刘威上传来一股强烈的吸力,死死的吸住她的手。

    “臭流氓,你上有古怪,快点停手。”冰羽脸上现出恐惧神色,若是再这么吸下去,她非要被吸干真元不可。

    刘威也是一阵纳闷,自己无缘无故的同化她的真元,的确是好事,但是大量的元气产生,却没有多少存储在丹田内,这令他有些惊讶,灵觉沉入丹田之中,一团黑气盘踞在丹田下方,正在吸纳着自己修炼出的元气。

    刘威惶恐起来,自己的丹田何时多了这么一个怪东西,居然一点都没察觉,想来想去,一切缘由也只有昆仑山那些神魔死尸。

    “臭流氓快点住手。”冰羽全抽搐,真元耗尽,体内的金丹已经到了快要枯竭的地步,再这样下去,非死不可。

    刘威苦笑道:“我停不下来,不是我能主导的。”

    “那你打我一掌,把我打飞。”冰羽哀求道,眼角泪光闪现。刘威瞧了大为怜,道:“我可下手了。”

    闭眼狠心用力推出一掌,银色的元气轰在了冰羽的肩膀,轰一声,冰羽的子飞出十多米,这才停下。

    刘威赶忙跑去扶起她,冰羽却惧怕的缩了缩子,他无奈的摆摆手道:“我不是成心的,是你要杀我,才害的你自己被吸了真元的。”

    冰羽擦了擦嘴角的血水,脸色煞白的站起来,虚弱质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修炼这么可耻的魔道功法吞噬天地。”

    “吞噬天地?”刘威是第一次听闻这种玄功,一想到自己丹田内的那团黑气,他就毛孔悚然,忙抓住冰羽肩膀迫切问道:“快告诉我,修炼这种功夫是不是丹田内会出现一团黑气。”

    刘威的表有些狰狞,吓的冰羽一口气息逆转,昏迷过去。

    “喂,你别晕啊,快点醒来给我把话说清楚。”刘威哀嚎道~~~

    中午时分谷内下过一场细雨,将一切事物洗刷一新,空气更加清新了。

    被轰的粉碎的茅草屋再度屹立在山坡,刘威正在辛苦的熬着药。“臭丫头,要不是看在你是个大美女的份上,我才懒得救你呢?你倒是快点给我醒啊,都七天了,想急死人啊。”刘威担忧的盛起药汤端入屋内。

    重伤的冰羽全冰冷刺骨,脱显的皮肤益发的雪白,刘威也不惧她上的寒气,扶起来,仔细的为她喝药,如此照顾,已经七了,可是冰羽除了渐发冷外,不见一点好转,急的刘威团团转。

    “咳咳。”在他怀中的冰羽突然间咳嗽出声,这一声咳嗽,惊的刘威喜出望外,忙看向她,沾上点点寒星的长长睫毛轻轻颤抖,缓缓的睁开了那双眼皮,刘威喜道:“你醒了啊。”

    冰羽诧异的看了看四周,这才发现自己躺在那个流氓的怀里,不气道:“臭流氓,快点放开我。”

    “哦,对不起。”刘威忙起,冰羽的子无力的朝后仰倒。慌乱中冰羽啊一声,却没有摔下的疼痛袭,刘威急忙抱住她,满脸歉意道:“对不起,我忘了你还是个病人,来,坐好。”刘威扶她靠在头坐好,至始至终,细心照料,就好像冰羽是她的亲人一般。

    冰羽脸色怪异的盯着刘威的脸看,忽然开口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七天了。”刘威打了个哈欠道。

    冰羽有些扭捏的问道:“这七天你一直守着我吗?”

    刘威眼皮直打闭道:“可不是,你看我熊猫眼都出来了,不说了,我要睡一下。”说完就趴在头睡着了。

    “熊猫眼是什么?”冰羽询问道,却传来刘威的鼾声,冰羽无奈苦笑。

    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刘威方才清醒过来:“好舒服,睡觉睡到自然醒真好。痛快。”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上的冰羽没了。

    “臭流氓醒了,出来吃点东西吧。”外面传来冰羽的叫唤。刘威暗道自己是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个称呼了,施施然的出了屋。

    冰羽坐在石桌旁,桌上摆放了一些鲜艳的野果,滴,早就饿的咕咕叫的刘威也不客气,一股坐下,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一直在旁静静的看着刘威吃完的冰羽,吃完后还亲昵的为他拭去嘴角的果汁,这令刘威心头一惊,这动作太过亲昵,有些不寻常。忙坐离她,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姐,你好了没?怎么突然对我这么上心?”

    冰羽见他一副怕怕的样子,莞尔一笑,艳动人,道:“你怕我吃了你这个臭流氓不成?不过是出于道义感谢你救我罢了,天下好男人海了去,我还不至于自贬份喜欢上你。”

    “那就好,不是其他想法就好。”刘威心头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和这妖女纠缠不清。不过他没瞧见冰羽眼神深处的那抹幽怨。

    冰羽忽然问道:“我记得昏迷前你问我吞噬天地修炼时是不是丹田出现黑气是不是?”

    经她这么一提,刘威顿时紧张起来,忙问道:“对,上次吸你功力我也是不由己,都是我丹田内的黑气引起的。”此刻他丹田内的黑气已经安静下来,不见任何动作,但是有着一个未知物在丹田内,刘威实在是寝食难安。

    冰羽细细的为他解释道:“据闻吞噬天地魔功的修炼必须满足俩个条件,一是必须男子,二是必须是纯之体,这样的人世间难寻,你的体质根本就不符合第二条,你一个天剑门弟子是不可能修炼那种魔功的,是我太激动,所以才误会你,不过你能够吸食我的功力,这让我很奇怪,你说是你丹田内黑气吞噬我的真元,我想那或许是类似于魔物之类的法宝。”

    “那我会不会死啊?”刘威急切问道。

    冰羽好笑的看着他,微笑问道:“你很怕死吗?”

    “废话,是人都怕死,你不怕吗?”刘威没好气的回答道。

    “是啊,是人都怕死,何况是我这样的妖呢,苦修千载,如今也到寿元将尽的地步,迟早也是要化为一捧黄土。”冰羽眼神有些黯淡道。

    刘威弄不清楚她怎么突然如此感伤,关切问道:“你没事吧?”

    冰羽摇摇头,道:“你过来,让我看看你丹田的状况。”刘威有些为难,不敢靠近。“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见他眼神恳切,刘威这才放心的靠近她。

    冰羽的手贴上他的丹田,灵觉探查进入,感伤到刘威的银色元气波动,生机勃勃,元气感受到异样灵觉探查,本能的发动了攻击,银色的光芒向她的灵觉,所碰到处一阵灼痛,骇的冰羽赶忙推出了灵觉。

    “你的真元怎么这么霸道,差点就把我的灵识搅杀了。”冰羽心有余悸道。

    刘威脸色尴尬道:“我修炼的是武仙的元气,和你们所认知的真元有点不同。”

    冰羽哦一声点点头道:“现在你控制一下元气,我再看一下。”在刘威的控制下,冰羽终于是见识到了那团黑气的真面目,冰羽的灵觉偷偷的靠近,突然间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瞬间将她的这一丝灵觉吸了进去。危机时刻,冰羽果断的斩断了自己和这段灵觉的联系。

    噗!心神受损的她吐出一口鲜血来。满脸恐怖道:“我看到了,好恐怖。散发着凛冽煞气的神魔死尸,不屈的战魂,杀气冲天的瞪着我,差点就被他的眼神给撕碎了。”

    “你的丹田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异空间。”缓过劲的冰羽惊悚问道。

    “果不其然。”刘威无奈的耸耸肩,道:“也许是我人品太好了,谁知道呢?”

    “希望那些东西不会吞噬你。”冰羽有些担心道。

    “我是一员福将,老天爷该会保佑我吧。”刘威耸耸肩,故作轻松道。突然间冰羽的一头秀发慢慢的以眼可看的速度迅速变白,惊讶叫道:“你的头发?”

    冰羽苦笑的看了一下肩头的白发,道:“没什么好奇怪的,我被你吸掉了七成的修为,刚刚又被你丹田的神魔异空间伤了心神,现在就剩下三年的寿命了。”

    这个消息在刘威的耳边响起,如惊雷一般,轰隆隆,险些没站稳,良久,满脸灰色道:“对不起,都是我害的你。”

    冰羽惨淡微笑道:“不能怪你,我早说过我苦修千载,原本寿元就快要用尽,没有你的一闹,我也只能多活几年罢了。”

    “一定有办法医治你的。”刘威坚定道:“或许你修炼一下我的玄功,还能有救。”

    冰羽摇头道:“你不知道我是妖物,寿元凭的是血脉的纯正,除非能够提升我血脉的纯正度,否则我必死无疑。”

    刘威很快明白道:“你是说那洞内的血珠就是提升你血脉的办法?”

    冰羽点点头,刘威站起来,就往山洞跑去。“我一定帮你拿到血珠。”

    “你等等。”冰羽飞到刘威面前,交给他三颗雪白的猫眼大小的珠子,珠子内阵阵水泡泛起,外面散发着阵阵寒气,灵气人。“这里面封印了我一部分真元,危机时刻打破可助你脱困。”

    刘威收好真元珠,点点头坚定道:“等我回来。”转疾驰而去。

    望着他远去的影,忽然间想到自己还不清楚他叫什么,忙叫道:“喂,你叫什么?告诉我,死了我也好给你立个牌位。”

    刘威脚下一软,差点栽倒,好到他玄功不错,立马稳住声音,头也不回没好气道:“刘威。”心中则气道:“妈妈的,这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我还当怕我死才好心送我真元珠。”

    “好,我记下了,我很喜欢和你斗嘴,可千万别叫我久等啊,臭流氓。”冰羽欢声自后传来,漾在百花丛中,久久不息~~~

    站立在洞口,感受那炽的气息扑面而来,刘威的目光越发的凝重,紧紧盯着黑漆漆的洞口。

    半晌,取下上的长弓,拉弦,如月一般满的圆弓上出现了银色的气箭,刘威大喝一声,气箭随着他的叫喊声出,夹着破天之势直刺洞口。

    刘威的想法很简单,既然自己本的实力不足以打破这个什么阳奇锁阵,那么他便以力破之,集一切元气于一点上,攻击阵法,他就不信打不破这阵法。

    强烈的气劲贯穿天地,飞入洞内,卷起了一道横立的气流,气劲灌入,刺在阵法上,半空中显现出一个阳八卦太极图来,旋转着阻隔着气劲的灌入。

    好像是一块大帆布,气劲透入,像拉皮一般刺的老深,可是愣是穿不破这一点,刘威见了,果断弯弓,又是一箭出,比之刚刚气势更加磅礴,卷起了地上无数的火莲,花瓣化作一道奇异的景色,混杂气浪冲入了洞内。

    前力未消,后力跟来,俩者叠加,顿时一股磅礴无比,开山劈石的力量撞上阳八卦上,咚一声,洞口大块的山石震落,阵法被破,刘威一见大喜,子化一道青影,迅速深入其内。

    一入洞内,刘威便感觉到一股邪之气扑面而来,暗道小心,索这些气息被吸入体内丝毫没有对自己的元气产生阻碍,这才放下心来。甬道约莫三人来高,幽幽错综复杂延伸向内而去,的冷风呼呼吹来,吹乱了他鬓角的长发。

    “看来洞口吹出的赤阳之气是被那阵法转化过了。”刘威心里思付,有些疑惑是何人设下这阵法,似乎是特意阻拦像冰羽这样的妖仙闯入。

    灵识循着风来源向着里面探查而去,一片模糊,只得大着胆子向里面走去。随着深入阵阵妖气飘而来,刘威眉头深锁,手中的弓时刻准备着。灵识清晰的在前方扫道三道若隐若现的妖气。大喝一声:“谁在哪里?出来。”

    “嘎嘎,人类,居然有胆闯入玄*洞,好魄力。”森的怪笑声自内传来,三道黑漆漆的影一闪而现,在刘威的面前现出形,三头黑狼,眼神犀利的盯着刘威,绿油油的凶光出,带着几分邪气,该是个狠角色。

    刘威轻哼一声,手一伸,弯弓狼,气箭出,一化为三,对着狼妖去,狼妖化成黑影,迅速躲避开气劲,气劲撞在山壁上,好像石沉大海一般,消失的无声无息。

    “人类,你找死。”刘威感受到后颈劲风刮来,撕扯开自己的护元气,挥弓朝着后就打去,正中狼头,哀嚎一声,狼妖撞上墙壁,化作黑气消失不见。

    喘了口气,突然俩道黑箭直面门,刘威大惊,知道这是狼妖所化,以弓为剑,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但是也没有趁手兵刃,忙施展起天剑六诀:“天地号令,天门六剑第一式,临尘诀。”五彩流光在刘威的手臂汇聚,黑箭恰好此刻对上他的弓,如临大敌,子重重弹飞,落地后现出狼狈的真,俩狼赶忙化作一阵黑风撞入墙内逃遁而去。初战,刘威未使全剑诀便小胜收场。

    刘威抚摸上墙面,入手处一片柔软,不用力一按,居然深陷入内,手一松,就恢复如初,看来这对面定是有另外一个空间。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