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艳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所有人都被这一声喝斥震的头昏目眩,待定下心神,抬头望去,星辰摇曳下,一美貌少女临空而立,约莫十七八岁,着粉红女装,衣袋随风纷飞,美艳绝伦,有一种令人窒息的美态。

    侍卫们目光呆滞的盯着女子的容貌,完全忘记了处的危机。蓝长玄更是不堪,涎水流出口,一副猪哥的样子。

    刘威初见这女子,深为女子惊艳所动,但是很快便清醒过来,他的心中只装的下一个人,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冰羽横眉冷对,目光寒冷无比,直刘威等人,骤时,四周的温度降低了许多,阵阵寒气在众人边萦绕而生。刘威受她气势所迫,浑一个哆嗦,暗暗叫苦:“好可怕的属,好冷。”

    “卑微的人类,全虚无贪婪的自私鬼,还我宠物命来。”冰羽秀脸煞气凛冽,声音中透着冲破九幽的冷,寒彻骨髓。

    阿嚏,体质较弱的蓝长玄受不了突降的温度,被寒气冻醒,看着冰羽,面露狂喜,冲着她欢喜叫嚷道:“是你,你就是火莲女,我终于找到你了,请问你可否出让你手中的火莲?”

    刘威一阵头疼,自己刚刚屠杀了人家的宠物,偏偏还要和人家买东西,这笔帐不好算了。

    “去死。”冰羽才没有理会蓝长玄的询问,直接一掌打出,强烈的玄冰寒气扫出,如天幕一般盖下。

    “闪开。”刘威见状,拉着蓝长玄就闪而去,可怜的几名侍卫,还没清醒过来,就被瞬间冻成了冰雕,在星光照耀下,格外扎眼。

    蓝长玄惊悚的躲在了刘威的边,偷偷瞄了一眼冰雕,哆嗦道:“刘威,救我,只要你能救我,你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要是你能从她那得到火莲就更加好了。”

    刘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低声喝道:“闭嘴,咱们能完整的走出去就不错了。”

    “快拿箭他。”蓝长玄不知死活的怂恿道。

    刘威苦笑一声,刚刚已经耗尽了气力,此刻也不过恢复了三成,怎么可能再拉开那起码三百斤的长弓。既然打不过,那就只有逃了,拉着蓝长玄转就跑,这时候可不是什么个人英雄主义,大男子主义该作祟的时候,保命要紧。

    “想逃。”冰羽一声轻喝,玄冰寒气再刺爆发,好像飞箭一般,俯冲下来,将俩人冻成了大冰坨。

    冰羽徐徐降下,一脚踏在侍卫冰雕上,冰雕便一块一块的震成了粉碎,粉末漂浮在空中宛如花粉飞扬一般。被冰封的刘威俩人惊悚的看着这个恐怖丫头的一击,顿时有种想哭的冲动,这样的高手还来欺负他们,不带这么整人的。

    冰羽徐徐向着俩人走来,每走一步,仿佛都敲击在俩人心坎上,刺激着他们快要崩溃的神经。

    刘威虚空的丹田在这层玄冰寒气的刺激下,疯狂的开始运作,刘威赫然发现这些玄冰寒气居然混杂着灵气被自己纳入丹田,但是出奇的是自己的丹田却并未因此而被冰封,反倒渐渐充盈起来。

    走近的冰羽感受到刘威的体内勃然生机,秀眉微蹙,暗道奇怪,突然间,刘威仰天长啸,强烈的元气破口而出,瞬间将俩人上的玄冰震的粉碎。

    “妖女,吃我一箭。”因为气力不济而吃了暗亏的刘威此刻恢复了气力,抄起长弓,也不搭箭,直接运起元气,化入右手食指中指间,一根气箭陡然出现在弓上,弯弓,

    气劲箭完全化作一道飓风,席卷而去,刮起了四周一切物事,灵气被搅乱了,冰羽完全没有料到刘威居然会冲破自己的防卫,如此近的距离,这一箭来,叫人无法闪躲避。

    “雪域冰封。”危急时刻,冰羽催动出全的玄冰寒气,汇聚于手,掐出了自己的成名法诀,顿时以她周三米的空间,寒气人,转瞬间一个密闭的寒气空间诞生了。气箭在她的面前,就好像撞上了层层的冰山,寸进不得。

    冰羽虽然抵抗下这一箭,但是那巨大的反弹之力也叫她不好受,子被震退了三步这才停下,刘威见状,哪里容得她有喘息机会,以指为剑,施展起了自己偷学的天剑六诀。

    “天地号令,天门六剑第一式,临尘诀。”四周灵气一阵不规则波动,五彩流光在刘威的周汇聚,汇聚在他手指之上,一把五彩神剑虚空而成,手诀掐好,凝气而成的飞剑在空中打出三十六招,分立当空,陡然汇聚一堂,化为惊条长龙,夹杂着轻鸣,冲上云霄,猛的俯冲撞下,直劈冰羽头顶。

    “天剑门!”冰羽惊骇呼出,不顾内息的紊乱,强出体内妖丹一口真气涌入经脉,背后蓦地出现三根凤翎,冰雪透明,这正是冰羽本体的三根尾翎,凤翎扭曲着姿,夹杂着刺耳飞禽鸣叫,缠绕上降世神龙。

    “凤翎诀第一式,狂暴飞雪。”随着冰羽的手诀,刘威感受到周灵气的不正常,似乎一股股灵气在以冰羽为中心开始旋转起来。

    三根凤翎脱离她本体,化入长空,一缠,一夹便将神龙化的干干净净,然后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在空中旋转飞舞,刘威看向天空,仿佛见到了一种错觉,面前的是一只凤凰在飞舞,即将召唤出漫天的雪花。

    蓝长玄一见形势不妙,叫嚷着打开一个卷轴:“刘威兄,若你还活着,我定还你今。”卷轴嘣一声炸开,魔光闪动,这家伙撕开了空间远远逃遁而去。

    “靠。”刘威气的哇哇大叫,居然被这无良的王子摆了一道,心里狠狠将这王八羔子的祖宗十八代女都问候了个遍。

    与此同时,狂暴飞雪也完成了,以凤翔为中心,一场滔天的风暴卷起,刘威还没来得及迈开步子逃走,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卷起了躯,直接塞入了滔天的风暴眼中~~~

    温暖的阳光照进茅屋,洒在全被冰封的刘威上,他意识清晰,睁大了眼珠子,可惜动也不能动,冰羽的实力实在是太高了,根本就不是他这个刚刚恢复黄阶人品中期的小子能够对付的了。

    “靠,臭三八,我一定要把变成我的宠物,把你烤了来吃。”刘威心中愤愤道,一想道那寒冷刺骨的风暴,刘威只得打消将他烤了吃的念头,别还没入口先被冻死了。

    体内玄功运转,无尽的玄冰寒气被吸纳入丹田化为自己所需的元气,奈何外面的冰封实在是太厚了,刘威丹田那小小的容纳岂能尽数吸干玄冰。所以一时半会他还是无法解开桎梏。

    三天过去,星光自窗户洒入,照在地上,斑驳点点,有点恬静的意境,不过刘威是欣赏不到,他正全心潜心化解玄冰。点点星辰汇聚随着灵气混杂进入刘威的躯,便如往昔一般,刘威的元气是柴油,星辰之力是点火机,轰一下,便将元气的活力引爆出来。

    蓬一下子,刘威上衣物冰块全部化为齑粉,莫名涌出一股比以往强上数倍的力量气势,这便是后期的力量,瞪大的眼睛俩道厉芒如利剑一般出,犀利非凡。

    “三八,你给我等着。”冲出屋外,一见屋外的景色,顿时满肚的怨气消散了。

    微风带来强烈的水汽,水汽中夹杂着令人舒畅的强烈生命力,面前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点缀着无数蔚蓝色或者深紫色的大小湖泊,足足淹没了一人高的草丛上,有无数的花儿艳的绽放,人脸大小的花儿一团团,一簇簇的向着远处铺去,四面八方,都是蓝的,紫的,红的,五颜六色,看也看不尽。

    看不尽的山色,仔细算来自己所站的高坡,一眼望去这地方起码绵延数百里。灿烂的生机充斥人心,哪怕就是再大的仇恨,面对此此景,刘威都不敢妄动,因为那是一种亵渎,对生命对大自然的亵渎。

    “哦~~”忘的嚎叫,刘威施展起梯云纵,在花丛中飞跃翱翔,作鸟儿姿态,尽的挥洒自己的汗水,深吸一口气,都觉得和自然是那么的贴切。

    一头扎进深紫色的湖泊内,畅快淋漓的感觉流转全,就好像在高档浴室里享受按摩浴缸一**水浪的按摩一般,刘威在水里舒服的吐着一个接一个的水泡,欢乐的和各色半米来长的鱼儿嬉戏着。

    伸出头来,口中一道水箭笔直的向空中,好像喷泉一般四,刘威哈哈粗豪笑起来,声音传遍四野,洪亮绝伦。

    觉得还是不够痛快,深吸一口气,刘威再度沉入水中,任由水浪将自己推向远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威感觉水流缓下来,自己也已经飘出了水面,睁开眼四下张望。

    突然水潭里冒出了一股水花,一副绝美的画面展现在了刘威的面前,冰羽自水潭里站了起来,乌黑的长发湿漉漉的长及腰间,略显凌乱,如玉般的脸颊上沾染点点水滴,宛如出水芙蓉一般秀丽脱俗。无比灵动的双眼,长长的睫毛沾上点点水雾,直圆润小鼻,红润的小嘴,这简直是天使。

    再向下看,刘威的鼻血差点就喷出,冰羽的傲人双露出水面,平滑白嫩的小腹,下面是~~~

    一道冰凌当头砸来,刘威很光荣的被砸进了水里。

    冰羽双手环的等着,又是惊恐,又是怨怒的瞪着狼狈冒出头来的刘威,喝道:“臭流氓。”霹雳啪啦无数冰凌砸下。

    刘威脸上一阵惊慌,举起手来,大声求饶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别砸。”

    无奈,刘威只有回手,挥手摧毁了临头的冰凌,喝道:“都说了这是个误会,还砸。”

    全裹起一长长的白布的冰羽跳出水面,脸色煞白,举手劈来喝道:“你还敢说,我砸死你个贼。”强烈的玄冰寒气瞬间将整个湖面给封住了,巨大的真元劈下,冰块咔咔向着刘威这边裂来。

    “靠。”刘威骂了一句,子挣脱开冰块,长喝一声,陡然拔高,跳出了水潭。

    “啊~~”冰羽一见刘威,顿时满脸羞红,忙扔掉手中的冰凌,羞涩的转过去。

    被美女看光光的刘威老脸一红,嘿嘿无耻傻笑道:“现在咱们扯平了,我看了你,你也看了我,互不吃亏。”

    冰羽在冰上狠狠剁了一脚,以她为中心,冰面迅速龟裂开来。满脸羞赧的她咬牙道:“你还不穿好衣服?”

    刘威无奈苦笑道:“你把我唯一一件衣服给弄破了,没办法,就这么着吧,再说奔还有益健康呢?”

    冰羽被气的浑颤抖,玉手朝后瞎指着,略带哭腔嚷道:“我不管,你给我立马穿衣服。”

    被风吹的有些凉嗖嗖的刘威还真觉得这么实在是太不光彩,可是没办法,谁叫他没衣服呢。忽然想到乾坤袋里好像有几件方无言的衣服,不管他是不是死人的东西了,赶忙穿上。

    “好了。”刘威的声音在后响起。

    冰羽试探闭着眼睛偷偷转过头去,确定他没有撒谎,这才敢转过,怒视他,这一看一愣,刘威穿上了天剑门弟子的道袍,虽然显得有些小,不合,但是却别有一番出尘的味道,英俊的脸上透着那股沧桑看破世事的意味,没了之前蛮人的野,冰羽诧异一个人的气质怎么前后差别这么多。

    见她有些迟疑的盯着自己的脸看,刘威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定没有泥土之类的脏东西后,问道:“请问你干嘛老盯着我看?”

    冰羽回过神道:“想不到你穿上衣服还有模有样的。”

    “那是当然,我的材可是标准的模特。”刘威露出一丝得意的神采。

    刚刚还称赞他的冰羽转瞬间,脸上就寒霜凛冽起来,喝道:“给我转过去。我不叫你转别回头。”

    被她的眼神瞪的实在是有些怕的刘威无奈的转过去,心里不满的嘀咕道:“你叫我转我就转啊,唉,还是转,谁叫我是君子,不和你小丫头计较,不然准有你好看。”

    半晌,刘威等的不耐烦了,忙喝道:“好了没,我可以转过了吗?”说着就转过去。

    轰,一道葵水雷劈头盖脸的砸来,无声无息的,刘威被砸的灰头土脸的,索他皮糙厚,没有什么大碍。

    穿戴好的冰羽咦了一声,有些诧异刘威的居然这么强悍,见他没事,反倒加剧了她内心的怒火,又是三道雷砸下。

    “靠,还来。”刘威被砸的有些昏的眼睛看着天上凝聚出的三颗雷,大声嚷嚷起来,手上也不慢,元气自双手食指弹出,数道剑气凌厉扫出,一下子将还没有凝练出的雷给搅个粉碎。

    刘威对着冰羽哇哇大叫道:“臭丫头,你再敢砸我,我现在立马脱衣服给你看,你再砸看看。”

    冰羽见他正的准备动手解衣,忙捂着眼睛叫道:“不准脱,我不砸你了,不准脱。”

    刘威自鸣得意嘿嘿一笑,道:“这才乖嘛。”俩人的份似乎对调了一下,变成了刘威欺负冰羽,不过这是用的卑鄙无耻的手段达到的。

    冰羽银牙咬的嘎嘣嘎嘣响,心里不住的咒骂道:“混蛋,流氓,要不是留一命有大用,姑非把你挫骨扬灰不可。”

    微风吹过,刘威觉得后背凉飕飕的,诧异道:“怪了,谁在背后骂我?”

    冰羽无奈翻起白眼,上下打量着刘威,脸上的差异越来越浓,忽然开口道:“你的修为似乎又增长了不少。”

    嘿嘿讪笑,刘威摆摆手暗讽道:“再厉害也没你厉害,妖仙大人,您可是修炼的成千上万年的老怪物,像我这么点大的人就是再练个万年也不是你对手。”

    “哼。”冰羽狠狠瞪了一眼刘威,如同拎小鸡一般提着刘威飞天而走,吞云吐雾,好久没有这么畅快的感觉,原本还有些不快的刘威忍不住长啸起来,声音层层叠,响彻山谷。被叫的心烦的冰羽气恼的将他从高空扔下。

    被重重扔在地上的刘威翻站起幽怨的盯了一眼冰羽,冰羽一阵诧异,道:“好小子,不愧是天剑门弟子,有些胆量,居然没有被吓晕。”

    拍拍上的尘埃,刘威朝她做了个调皮的笑脸道:“我又不是没有飞过,这点速度还难不倒我。”面前大片大片的火莲花盛开,如血一般鲜红,十分惹眼,一直开满至一个幽幽山洞面前,炽烈的阳气正从山洞内呼呼刮出。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刘威俯下采下一朵火莲花,拿到鼻尖嗅了嗅,觉得清新异常。转过头问道望着山洞有些发愣的冰羽:“这就是火莲花吗?真美,是你种的?”

    “嗯。”冰羽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刘威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山洞,怪异问道:“你老看着那洞干嘛?你是冰属子,可是进不去那里,小心被融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冰羽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我进不去,但是你可以。”抓起刘威的腰间,一下子就将他提离了地面,在半空的刘威哇哇直叫道:“你快放下我,你这个三八,你想干嘛,快放我下来。”

    看着张牙舞爪的刘威,寒霜满脸的冰羽莞尔一笑,道:“抱歉了,麻烦你替我进洞取下血珠。”

    “什么血珠啊?”刘威人被重重的扔向了洞口,半空中嚎叫不已。

    刘威撞入洞内,突然间一股韧十足的力量阻拦了自己,仿佛是一张渔网拦住了自己,自己的体好像深深的陷入了网窝里,因为受到了极致的力量,网终于是受不了反弹而出。可怜的刘威被重重的弹回去,直撞冰羽上。

    冰羽毫不客气的一脚踢在刘威的脸上,将他踢飞向了旁边山体里,如洋葱一般插在了里面。轰隆隆,山石滚落一大片。

    刘威郁闷的将自己的弄出来,怨恨的瞪了一眼冰羽:“你个臭三八到底想干嘛?那里面可是有很厉害的制,以我的修为根本就闯不进去。”

    冰羽寒着脸,瞪了一眼刘威,骂道:“废物,谁叫你修为这么低,连守洞的阳奇锁阵都闯不过。”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