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任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第一章任务

    色正浓,鸟语花香,暖雨如酒,怡人陶醉。

    俩旁铺满山花的林荫小道在俩侧古旧围墙的包夹下扭曲着姿前行,墙上绿茵茵的爬山虎,悄无声息的已经在细缝间扎下根基。经雨细细洗刷一新,绿的更加显眼。小道上,衣着鲜艳的少女手牵着侣欢声雀跃,吴越乡音特有的细语嫩,酥人筋骨。

    小道去尽,一间别致园林,小巧的围墙恰好将满园色包裹,门前,俩颗梨花树花香正浓。

    站在门前,董敬轻手轻脚的抹了把半秃雪亮的头顶,甩下细密的雨珠,滴答落在青石板砖上,深深吸了口新鲜空气,举手就要敲门。

    吱呀,黑漆漆的大门门却自动打开了,门后院里,坐在假山旁,深陷华贵牡丹花丛中的刘威笑盈盈道:“什么风把‘镜头’吹来了?”

    董敬的脸上肌抖动几下,气急败坏的低声骂道:“跟你说过多少次,别叫我‘镜头’。”

    坐在万花丛中,手持茶壶的刘威乐不可支的狂笑起来,笑声浑厚无比,犹如绵绵山脉,悠久不息。他扭头对黑白相间的古朴小屋内叫嚷一声:“佳佳,‘镜头’来了,快些去镇口买些蛇回来,他老人家就好这一口,顺带宰只鸡回来,好久没吃你的炖鸡,怀念的。”

    随手放下茶壶,刘威舒展子站起来,比之常人高了一头的骨骼发出啪啪清脆响声,舒服的哼哼道:“早知道你这个‘镜头’来,我就先去弄些好酒来了,可惜了。”

    温文尔雅的董敬脸上闪过嘲讽的贼笑,咯咯笑道:“谁叫你是个妻管严呢?喝个酒都不成。”

    正屋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跑出了一小的姑娘,黑色牛仔,米色长衫,眉如黛颜,目如秋水,唇似玫瑰火红,好一个动人的丫头。她笑嘻嘻的对着董敬点点头,踮起小脚,揪起刘威的耳朵撇撇嘴嗔怒怪道:“哼,还敢提酒,怪我不给你喝酒,你个死鬼喝了酒就动手动脚的,哼,居然还敢喝?”

    “不喝了,佳佳饶命啊。”刘威低着头任由小丫头揪住耳朵扭动,脸上的笑意却是益发的浓了。

    佳佳精致的小嘴撇撇,松开了他,哼哼道:“好好招待董老,别老是瞎给人安外号,我去给你们买菜,先坐会儿,好好招待人家。”

    董敬看着如清风一般擦过的佳佳,直至远去,才转过头脸上调笑道:“似乎小子过的不错。”叹息一声,走到刘威跟前狠狠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道:“瞧这一疙瘩的,这么好的一个江南小丫头就这么被你这大猩猩糟蹋,实在可惜,你这一胳膊抡出去,那还有人活命吗?”

    刘威嘿嘿直笑,脸上满是憨厚笑容。他这一辈子什么九死一生的任务没完成过,不过干的最漂亮的一件事就是娶上了佳佳这样好的女孩。

    老实说,刘威长的的确英俊,奈何那体型可谓吓人,近一米九的高,一饱满,把衣服撑的鼓鼓囊囊的,整个人站在那里,给人感觉是一座不可撼动的大山。

    而他的妻子佳佳是典型的江南小家碧玉,小鸟依人,俩人站在一起,不让人浮现猿人泰山搭配上艳玫瑰花儿,形象差距实在是扎眼。

    摸摸头发寸把长的板头,刘威将一切责任归结于他:“还不是你和四战将几个不懂事,在医院非要给我灌酒,这才害得我~~~”回味起以前的旧事,刘威脸上浮现出红晕,觉得有些尴尬,忙一改嬉笑本色,变得严肃问道:“找我有什么重要事,您老可是无事不登三宝。”

    董敬和刘威对坐着,压低声音道:“的确有事,昆仑出事了。”

    刘威眉头一挑,端起茶壶喝了一口,突然想起佳佳的交待,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个茶杯来,为董敬斟了杯茶,闻着没有一点茶味,刘威朝着花丛手指一点,无数花瓣被剑气卷飞空中,搅成阵阵粉末,星星点点的落在了茶杯中:“请喝,玫瑰花茶。”

    董敬苦笑,端起茶,摇摇头,还是没敢喝下去,骂道:“小气鬼,你就不能弄点我老人家喝的吗?”

    刘威悠然自得的长长吸了口茶,才说道:“有什么事等我和佳佳的蜜月度过再说。有什么大事你派四战将出马吧,青龙他们哪个不是以一敌百的高手,有他们在,什么事不能解决,非要我这个在度蜜月的小子出马不可。”

    董敬仔细瞧了左右,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份档案,放在茶几上,道:“你先看看再说。”

    刘威放下茶壶,疑惑的解开袋子,倒出一大叠照片来,仔细看起,取景无一不是昆仑,延绵大山,白雪皑皑。

    “这是?”刘威面色有些凝重,看着照片空中一团不是很清晰的黑雾,眉头深锁问道:“这是魔门要出手吗?”

    董敬指着后面几站照片道:“你看这几张。”

    入目的是一片死尸,残肢断骸,血模糊,刘威眉头越发的紧蹙,这些死尸并不寻常,从着装上分辨,这些尸属于传说中的神话人物。

    六翼的天使,地狱的死神,东方的仙人等等,这些死尸都汇集在了半空中,漂浮在了昆仑半空之中。

    刘威艰难的端起茶壶灌下一口茶,问道:“这些是真的吗?该不会是某人的障眼法恶作剧吧。”

    董敬摇摇头,脸上无奈道:“抱歉,四战将已经去查看过了,确定这不是障眼法,在昆仑半空的确出现了这些死尸。”

    咕噜,刘威咽下一口茶水,瞪大了眼睛看着照片,有些语无伦次道:“神魔死尸?有点奇怪?是什么人把他们扔那的?该不会是有什么不轨企图吧?”

    董敬严肃的瞪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道:“别瞎猜了,上头派遣你去查看一下,希望你能查出缘故来,早点解决问题,不然一旦消息外泄,对外界可是轩然大波。”

    刘威点点头,忙装回照片,扔还董敬,道:“你说的对,这消息不能外泄,我现在就是一个在度蜜月的编外人员,压根就不知道这么大的事,所以这任务我可接不了。”

    被气的脸色涨红的董敬吹胡子瞪眼睛的叫道:“你小子居然不想干?这可是国家委派的任务,你这么做对的起国家,对得起人民吗,居然和我来这一出,你小子存心跟我老人家过不去啊?”

    灌下一口茶,刘威面色愁苦道:“你老先别急啊,我现在在度蜜月,等我度假完了再说也不迟,难不成你要我现在就扔下老婆不管,你就可怜一下我这个妻管严吧,要是被佳佳知道我的工作这么危险,我可就倒霉了。要不你叫四战将出马吧,他们的能力可是一点都不输我哦。”刘威下意识的摸了摸起了一层茧子的膝盖。

    董敬一脸的晦气道:“你是不知道,那四个小子去查看了一下,回来就集体患了心理病,闻见一丁半点血腥,就吐个不停,现在还在医院疗养,想不到国际上公认的SSS级的异能高手居然也会被死尸吓倒,说出去丢死人了。”

    刘威脸上肌一阵抽搐,一副好笑又好气的样子,道:“还真是拿他们没办法,有这么恐怖吗?”

    “我不管,你小子必须给我出马,别我用上司的份来压你。”董敬一副吃定你的样子。

    刘威无奈举起了双手,抱怨道:“好好,我去还不成,不过说好了,完事后让我内退,刀头血的子不适合现在的我了,是时候好好陪陪佳佳了。”想到佳佳,刘威脸上洋溢出温馨的笑容。

    董敬无奈,点点头:“你内退的事我会安排的,刻不容缓,咱们现在就出发。”

    俩人并肩走出院子,迎面走来提着篮子的佳佳,看见俩人出门,笑盈盈道:“有事出门吗?先吃了饭再去。”

    董敬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不了,有一个紧急会议,要麻烦刘威跟我走一趟。”

    刘威嘻嘻一笑,猛的抱紧了佳佳,轻轻的在她耳根吻下,道:“炖好鸡汤等我回来。”

    佳佳有些害羞的拍了一下他的头,点点头道:“去吧,雨天路滑,路上小心点。”

    俩人一步步走出去,刘威不时回头哈哈大笑叫嚷道:“我会的,老婆,拜拜。”

    佳佳看着俩人的影渐渐远去,隐没在雨中,忽然想起什么,朝着他们大声叫嚷道:“早点回来,要是敢在外面鬼混晚归,看我怎么收拾你。”

    远处迷糊的影似乎一顿,狼狈极了,佳佳瞧了轻盈一笑,走进了院里。

    绵延不绝的昆仑山脉上,闪过一道绚丽银色长虹,直撞山体,轰一声,山体震动,巨石夹杂数吨冰雪轰隆滚落崖底。

    山体上露出一个一米深的凹洞,俩只粗*黑的手臂从里面伸出,刘威探出脑袋来,嘴上滑稽的叼了个酒壶,取下来,嘟囔了句:“真是的,太久没御剑了,居然丢这么大人,幸好没有同行看见,不然准要被嘲笑死了。”

    美滋滋的喝了口酒,脑袋左右急速旋转着查看地势,虚空中,一团黑漆漆的东西在鼓涨着,层层黑雾笼罩,看不真切里面的形,阵阵血腥味却清晰传来,闻之呕。

    “阿嚏。”刘威揉了揉鼻子,长长的舌头上嘴唇,酒精的混杂下,这才觉得空气中的血腥味不那么刺鼻。

    左手朝着边的冰雪一招,在元气的牵引下,雪花飞舞着团成一个直径十厘米大的雪团来,阳光下晶莹剔透。

    “去。”雪团被刘威一掌拍出,以不亚于导弹的速度,呼啸冲向了那团黑雾。

    轰然一声,雪团直接洞穿了黑雾,砸在对面的山头,大片大片的冰雪轰然滑落,地动山摇,气势惊人。

    灌了一口美酒,左手摸着下巴,眼睛眯细的看着眼前的雪崩停止,笑道:“看来没什么危险,走。”

    架起一道银色的剑光,飞遁至黑雾跟前,越是接近黑雾,血腥味越发的浓烈,黑雾中隐匿的真相也逐渐展露真颜。

    神魔死尸遍野,杂乱无章的搅和在一道,漂浮在虚空中,阵阵黑雾缠绕着这些尸体,正在不断的侵蚀着。

    刘威小心翼翼伸出右手来,轻轻的触碰到这些黑雾,一股邪到骨子里的寒流窜上指头,黑雾与手尖的元气发出霹雳啪啦电光来,骇的他赶忙缩手。

    然而这些黑雾便如跗骨之虫一般,紧紧缠绕上他的手,刘威赶忙催动飞剑远离此地。然而黑雾猛的扩张开来,如吞噬天地的烛龙一般,张开了血盆大口,一口将刘威吞噬进去。

    怨念,滔天的怨念充斥在刘威周,无数神魔不甘死去时发出的最后一丝执念,化为这天地间最可怕的怨念,直刺他的内心深处,无时无刻不影响着他的心

    饶是刘威接受过死亡训练,见惯了沙场的血腥,内心深处也开始惶恐不安起来,神魔的怨念仿佛化为他的思想,深深恐惧起某种不知名的力量。

    刘威的思想行将陷入一种疯狂地步,就在此刻,三点光芒突然照亮了整个天空,一切的怨念烟消云散,仿佛沐浴在阳光下,心得以舒展,他沉沉的睡去~~~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