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城, 有美少年出没 (I)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AngelaK 书名:嘁嘁喳喳物语
    当Michigan湖水吞没了初秋最后一抹鲜红的阳光,蜜糖枫树如同鬼魅般将形融进周围的夜色,一会儿丢几个羽扇状的种子在风中簌簌降落;港湾的灯塔不时瞥一眼那边渐渐五颜六色的高楼丛林,好象在埋怨人们似乎忘记了它的存在。

    所谓的大城市,就是那种可以用味道来鉴别的:汽车的尾气,街上的甜甜圈和咖啡,年轻人的酒精和臭鞋子,等等的味道混合在一起,难以形容,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经历过。

    夜渐渐深了,城市的脉络开始清晰。车流沿着街道向四面八方伸展出去,因为尽头太遥远给人一种会伸向天际的错觉;而街上的车子间速度的细微差别则代表了各自主人的不同品位。如果你从空中看下去,好象地上有无数条涌动的岩浆把将一座座“孤岛”状的塔楼生生地隔开。平里威严的CBOT大楼,和被游人团团围住的乔丹铜像,此时都在渐渐高涨的夜生活气氛里掩藏了形迹。

    风之城,江湖排名第6,仅次于巴黎和香港,以高楼大厦间的穿堂风和厚底Pizza闻名。

    城南的小酒吧里,挤满了大约16-30岁的“年轻人”们,或三三两两地喝点低浓度的和了汽水的酒站着聊一些无营养的话题(比如明天的Bachelor-Rose节目哪个家伙会被淘汰,昨晚的冰球比赛Chicago队又输给Pittsburgh队Sidney-Crosby那小子果然厉害,Taylor-Swift漂亮还是Megan-Fox漂亮,etc);或一群人占了一张桌子搞一些小庆祝(比如骑摩托旅行没被野鹿创死凯旋归来,5K长跑大家都坚持走到终点勇气可嘉,我成功和女朋友分手没挨她揍,送走CEO大佬我们终于自由了,etc)

    ---人真是无聊的动物啊,年轻的时候想着快点挣钱结婚买房子每年有6个星期的休假什么的,等到了中年结婚买房子有了小孩,统统都变成当年自己嘲笑的那群老大叔们了:平时一个星期在班上60多小时,有了休假呢就带着家人去欧洲旅游;那时候想找几个狐朋狗友象以前一样到酒吧里碎碎念一下倒成了最奢侈的想法。。。

    偶尔有几个女生不经意瞥过酒吧一角,本来被烟酒气熏的朦胧的双眼徒然迸发出如同看到Twilight男主角般的亮光。顺着她们的目光看过去,是这样的景色:

    有些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纤长的少年,藕荷色7分袖紧衬衫映着有些苍白的皮肤,长度稍过下颚的褐色直发在灯光下笼上一层金紫,头顶过长的刘海用发卡别在脑后有几撮落下散在两颊旁,右耳上银色的耳钉幽幽地反着光,英气拔的眉毛,有棱角的杏眼,漂亮的嘴唇此时好象淡淡地抿着,修长的手指正轻而麻利地拿起一个个酒杯挂到架子上。

    “这个是亚洲人吗?”

    “恩。。。看起来好象是,但是又不象呢。。。”

    “是啊,发型不象,而且长的也太漂亮点了吧。。。”

    “喂,你去问问他不就行拉~~”

    “啊呀,人家好象在忙啊,打扰到多不好。。。”

    “啊!他刚才看过来拉,还冲我笑呢~~”

    “你喝多了吧,我怎么没看到?”

    恩。。。。真麻烦,不知道等我下班便利店还开门吗,牛没有了早餐还没有着落呢。。。

    --此时女生们话题的主角正很不在状态地想着以上无关紧要的事

    季云(Timothy)

    ---当年起名字时老妈拿着圣经一翻,恰好到Timothy书。

    “要做个乖孩子呢~~”老妈说。

    “一定要是名草一棵才行哦~”老姐说。

    “。。。。。”老爸。

    男,17岁。

    体重:105kg

    高:177cm

    生辰:农历7月7

    呢称:七巧or小七(目前某无良姐姐专用)

    眼睛颜色:深棕色

    头发颜色:浅褐色(我再说一遍,我没有染头发,这是天生的!!!)

    职业:Chicago大学一年级学生,兼酒吧打杂的

    家庭况:父母和姐姐(3个月前嫁给了Minnesota州一个村牛)

    特长:画画(&“勾引”女生)

    小七望了一下墙上挂在一排鹿头鹿角旁边的钟,

    “才过了3分钟?!坏掉了吧?!”小七有点怨念地。。。

    凌晨2点,小七疲惫地推开家门。

    这是一个4层的小公寓楼,每层两间卧室,以及公用的厨房,客厅和浴室。

    小七住在2楼,室友是同学校2年纪的男生,意大利&尔兰混血书呆子一枚,毛色和小七差不多,眼睛是绿色的,此时正在睡觉。

    果然当他下班的时候便利店已经关门了,“哎,明天去咖啡店吧。。。”

    小七哼哼着,打开冰箱门,从里面刨出一瓶苏打水,撕下粘在上面的一片蔫菠菜叶,将瓶子顶熟练地在大理石台上一磕,盖子轻松掉落。

    “骨碌骨碌。。。。”盖子掉在木地板上,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吓人的

    室友Spenser房间里传来一阵“呜呜”的抱怨声。

    推开卧室门,努力让自己不踩到地上丢的脏衣服,书本,盘子,叉子;躺在柔软的上,小七却睡不着。

    来到风城快2个月了,小七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自己好象杂耍艺人:画画,读书,打工,这3样不能有一个掉到地上。

    毕竟大学对于年轻人来说,并不象高中那样是人人都有的经历。

    修长的手指抚摩过画架,小七想起半年前和家人的对话

    “我决心当画家,不想读大学了。。。”

    “混帐东西,不读书你就完蛋了!”

    “喂,你冷静点。。。宝贝读大学也可以照样画画啊~~”

    “可是我想当全职画家啊。。。平时只要去打点工就行了,我可以以后住地下室。。。”

    “恩,如果你想在你60岁成名之前,做着一份McJob,然后一直住地下室嘛?”

    “厄。。。。姐你不要这么说拉。。。。”---话说你推崇的Adam-Young不也是这样的嘛。。。。。

    “Adam那是几率问题”好象猜到小七在想什么,小青马上纠正:“你以为上帝大人对每个人的安排都是一样啊?!万一他真准备要你60才出头怎么办?”

    “呜。。。我乖乖读书。。。。。”想到自己变成糟老头的样子,小七缩缩脖子,最后妥协。。。

    注:McJob---源自McDonald‘s餐馆服务生工作,泛指底收入,底地位,底前程的工作;在Douglas-Coupland大人的小说里有提过。

重要声明:小说《嘁嘁喳喳物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