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的蜜月旅行 (II)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AngelaK 书名:嘁嘁喳喳物语
    小K看着已经石化的小青,在眨了第25下眼睛以后尖叫道:“RepublicoftheUnionofMyanmar?!!”(缅甸共和国?!)

    两人意识到:当他们在巴士里昏睡时,车子已经驶过目的地,最后停到泰国的邻国--缅甸!

    “现在几点?”小青苏醒过来,急忙问小K,同时又掏了几张泰国钱“补贴”了小女孩。

    “5点,呃….不对,应该是…..”小K意识到忘记调手表,一时汗水淋淋地。“恩…十三加五等于十八,那就是八点?啊!不对!!……”

    “哈哈哈哈~~~~”看到小K滑稽的样子,小青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小K自己也笑了,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淡淡的嘴角弯出一个小小的弧度,米黄的修长的睫毛半掩了水蓝的眸子,尖尖的鼻子渗出细细的汗水,微微晒的变深色的脸上拢上一层粉红。

    “所以我们去探险吧~~~”小青兴冲冲地建议到。

    “啊?。。。。。”小K微微斜过头,睁大眼睛,如同一只大山雀“审视”斗弄他的人一样看着这个意气风发的家伙

    ----褐色的长发散在肩头,描得修长入鬓的眉毛,平里有棱角的杏眼此时笑得弯弯的。配上鬓角的大红花倒不象海边沙滩美女那般妩媚,有点邻家女孩的温婉,又有点霸道与张扬,混合在一起莫可名状。纯白的T-shirt映衬着这长表丰富的脸,长及脚踝的百褶裙是昨天在街边买的。

    “Ifthebombsgooff,thesunwillstillbeshining”(如果原子弹爆炸,太阳也会照常升起)---小K觉得这句印在小青T-shirt上的话本来非常刹风景,现在倒觉得小青是先知先觉:此此景刚刚好合适。

    在打听到明早有回程的巴士以后,小K抑制住联系大使馆求救的心思,被小青拉着满镇瞎转:尝了苦的不得了的凉茶,招了东家的猫逗了西家的狗,逛了杂货店小青神秘地买了一堆竹签笔墨白纸蜡烛,最后两人抱了8个大椰子找了家旅馆准备过夜。

    刚进旅馆房间,小青看看已快漆黑的天色,急急地扑向那堆竹签笔墨白纸。小K想帮忙却被小青支去敲椰子。半小时后,一个类似灯笼的东西在小青的欢呼中弄出来了。

    “过来,过来~~”小青招着沾满胶水的小爪,眯着眼睛好象只招财猫。

    被冷落“许久”的小K马上蹭过来。

    “有啥想说的写上去吧~~”小青指指“灯笼”,将毛笔递了过去。

    “呃。。。。”小K抓狂半天,最后果断地在“灯笼”上画了个大大的“井”,并在“井”的左上空画了个圈,然后把笔还给小青,满脸期待的看着她。

    小青顿时有种想撞墙的冲动。

    语言真是苍白的东西啊:你可以把一种语言翻译成另一种,却解释不清在其背后那有几百几千岁的叫做“文化”的东西。

    小青最后无奈地笑笑,在“井”的右下角画了个叉。

    也算是合适的吧:记得当他们还是学生时,有时课上很无聊地两只就会在笔记本上偷偷地玩这个OOXX的游戏,结果几乎每次都是小K赢

    ---全是由于男人的面子啊,偶尔能把小青踩在脚下的感觉似乎很好呢。

    但是这次呢,小青胜出,当然她明白是某人放水的原因。

    小青给“灯笼”的下面装上小蜡烛“发动机”,解释给小K:这个其实是气球呢~~

    --如果诸葛孔明大人知道小青这么叫他的发明,估计……也不会怎么样吧……

    旅馆唯一让人满意的是有个宽敞的阳台。两只踩着咯吱做响的地板,小心地抬着“气球”,在松手的一秒之前,小青心里喊道“上帝啊!”

    看着孔明灯缓缓地飘起,虽然被夜风吹地怏怏地,最后还是很“正常”地飞的很高很高,最后高到看不见。

    这种“临时抱佛脚”的行径小青每每使用,而且结果都不错。这,也是有谁在“放水”吧~~

    第2天早上,两只梳洗打扮完毕,又去了昨天的有会讲中国话阿姨的小餐馆吃早饭。小青喝着呼呼的多加了香菜的汤,感觉象八爪鱼一样全每个毛孔都舒展开了。而小K用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拿勺子戳着荷叶饭,不时拿眼瞥一下狂往嘴里灌米粉的小青。

    “安啦,等下过边境不会被抓走的啦!”香菜女拍拍忧郁男

    “哦,好吧……我相信你的直觉!”

    其实并不是小青天生乐天派,只是在当时“石化状态”的末尾就弄清了形势:他们拿着泰国的合法签证,本来就是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泰国。当时先入为主地以为“偷渡”到缅甸的事在过边境时会被发现,但是却忘了到时候过边境要面对的只有泰国的官员。更何况进入缅甸的记录应该出现在缅甸签证那一页,至于你是怎么到缅甸的,甚至应不应该出现在缅甸,泰国人没必要管这种闲事。

    当然以上这些小青并没有解释给小K。原因呢,小青“固执”地认为:如果没有解决状况的能力,就要有独立担当可能出现的风险的觉悟。结果呢,被小K一句“相信你”给打发了,难道她就该是劳碌命嘛?!

    后来的后来,在回到泰国两只躺在草地上悠哉地晒太阳时,小K才吐嘈告诉小青当时他紧张地不行,后来是想到小时侯的一个”类似事件”,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好运气上才没有表现出如同数学考试一样的坐立难安。

    当年的事是这样的:某个风和丽的星期天,刚上小学的小K很想去城里玩,可是爸爸妈妈一定要去教堂礼拜。无法忍耐无聊讲道的小K一气之下偷偷钻进一辆貌似去城里的巴士。结果,和这次差不多,不小心睡着,醒来的时候就在加拿大了。当时的小K还没“聪明”到盘算着找大使馆求救,而是采取了更为方便快竭的做法:直接一股坐在车站的地上大哭起来,引来大量老婆婆阿姨老大叔围观。于是几分钟后警察来了,小K记得清楚:从警车里出来的是个棕发琥珀色眼睛的漂亮姐姐,她一边做笔录,一边柔声安慰小K,最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包小熊糖来哄得小K破涕为笑。后来的后来,又有一个带着浓重纽约口音的警察大叔来了,他一手拎起小K,丢到警车里,向漂亮姐姐打了个谢谢的手势,带了小K以“如果他不是开警车就一定会被许多警车追”的速度绝尘而去……

    至于小K到家怎样被骂,小青左耳进右耳出,此时她更关心的是:这家伙难道那时候就萌上“棕发琥珀色眼睛随带着小熊糖的女生”啊?!

    不过对于小K当年出走的原因,小青深表同:1个星期前,小K家乡的小教堂里,两只的婚礼上,村子里唯一的一个(而且是在这个“被主教大人们遗忘的教区”服务了40年的)老牧师颤颤巍巍地捧着经书,絮絮道道地从创世纪讲到律法书,又从四福音讲到启示录。讲到小青站得腿发软,摇头晃脑地跟着背经的好学生小K脖子抽筋,以及在座亲友中鼾声渐响。在妈妈们大约碎碎念了1000遍“上帝请让他快点讲完”之后,老牧师才意犹未尽地把讲台让给司仪。

    接下来的将近一个星期,两只缩在游客比较少的小岛上,每天晒太阳,吃椰子,捉螃蟹;子过得好象中了6合彩以后隐居起来的有钱人。

    “好想吃香喷喷的烤全鸟啊……”小K一边啃着螃蟹腿,一边看着分布在周围的树上的肥胖的海鸟叹息着。

    小青看着他冒着绿光的眼睛,知道他不是只有嘴上说说而已。

    小K麻利地找来一些大点的石块,用吃饭的刀子削尖了一些结实的树枝。脱了上衣,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

    他向高处的鸟儿丢石头,或是用尖树枝偷袭低处的,反反复复地坚持到把所有的鸟都镇飞,并且没有鸟再敢落到周围的树上,最后终于一无所获。。。

    没捉到鸟的猫儿耷拉着脑袋坐在沙地上,将最后一节树枝狠很戳在沙子里,并且从嘴里蹦出了一个F开头的词。

    “好拉拉~~老师当年不是说过reallifeshow也是含水分的嘛~~”小青有点幸灾乐祸地“安慰”道。

    ---她知道,猫先生的这“捉鸟动作”明显是前不久看MTV的"theburiedlife"节目学来的。

    “哎,MTV果然是会教坏小孩的东西啊。。。”小青感叹着

    “算拉,这种海鸟恐怕不好吃~~”小青啃完最后一只虾,爪子,继续安慰工作。。。

    “没有,以前我捉来吃过这种鸟,烤的时候注意火候就好,味道还好的!!”小K象个不服气的孩子一样忿忿地说。

    “啥?!不是有法律说不能捉鸟吗?!”

    “嘿嘿~~俺们家住的那么荒凉,周围半个人没有,谁会知道呀~~~等秋天咱们去捉河狸吃!”

    “恩!”小青重重地点头。

    --其实不管你是哪里人,接受什么样的教育,在某些合适的况下总会作出顺从人类原始的物的事---这是小青长这么大才明白过来的一个道理。

    1个半星期的旅行在小状况不断中很快就结束了,回程的行李有4个大箱子,里面有各种民间手工的裙子,帽子,小饰品等等送给亲友的礼品;以及小K手痒偷来的旅馆里的茶杯,餐巾之类的东西;再以及一些不合法的东西:南亚各类植物的种子。对于自家那被自己宠上天的弟弟的请求,小青总是没办法不答应。

    从泰国飞行了不到3小时,飞机停到了一个很大的机场。

    “为什么停了啊?我们被打劫了?”

    “什么啊,回来要在香港换飞机拉~~到中国了,高兴吗?”

    “厄。。。还好吧。。。”

    环顾这个繁忙程度和任何大机场差不多的地方,耳边充斥着各种听不懂的语言(其中好象有广东话),小青倒不觉得有一点中国的味道。特别是小青需要借助指示牌上的英文才能明白繁体汉字的意思----非常丢人的感觉。。。

    小青觉得:不会说粤语的中国人和不会法语的加拿大人是可以相互理解的,他们在香港或是Montreal时的尴尬外加一点丢人的感觉应该差不多。。。

    听到广播说回Chicago的飞机会晚点一个小时,两只扁着眼睛看了对方一眼----从那个地方出来的是飞机都要晚点,要是正点到才见鬼呢。。。。。。

    看着小青打开电脑看起漫画,小K有些不甘心地想好好看看“中国机场”的样子。纵使小K看了又看,也没有发现一块象纽约的中国城一样的红红绿绿的古风的装潢,只好无奈地转回休息区。

    小青吃着小K顺便买来的爆米花,甜甜的蜜糖和浓香的黄油混合的刚刚好的味道。

    “没有咸味的爆米花卖对吧?”

    “恩,也没有酪味的呢”

    “哈哈,因为我们在中国啊~~~”

    ----即使人们的衣着会变,建筑风格会变,社会风尚都会变,唯一难改变的却是一个地方的饮食习惯---那植根与人类味蕾中的记忆才是最难磨灭的。

    在狭小的飞机坐椅里坐到腰酸背痛手脚麻木后,美国终于到了。

    过海关的时候,小青努力让自己显的轻松,

    “小七啊,姐姐可是为了你可是冒了生命危险啊”---小青碎碎念。

    “快到我们了”

    小青咽了咽口水,看着小K还一副悠闲的样子哼着首乡间小曲,小青盘算着等下要是被发现就统统推给小K算了。。。

    看到那边老爷爷一样的海关职员朝他们招手叫他们过去,小青赶紧往脸上堆满微笑,挽着小K的手臂过去。

    老爷爷扶了扶眼镜,低头看了两人的证件一会儿,

    “Williams先生,Williams夫人,欢迎回来~~”

    “咦?”---两只不约而同地,傻忽忽地先朝周围看了看,然后恍然大悟般相视而笑。

    “不好意思,刚才还以为你叫我爸妈呢,哈哈。。。”小K挠着头解释。

    “哈哈,没事没事,想想我当年刚结婚时也适应了好一阵这样的新称呼呢~~”老爷爷笑的肥肥的脸满了红光。

    也许因为无聊的工作好不容易有点乐趣,海关老爷爷只是略微问了几句就放了两只入境。

    世界第一的蜜月旅行到此结束。

重要声明:小说《嘁嘁喳喳物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