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戏弄管事大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红金 书名:武动仙惊
    第六百八十七章 戏弄管事大人

    在那片旷野中,土属的灵气,那是特别充足的,但是在这空气中,却并非只是土属的灵气,而是五种灵气俱全,只不过是在土属的灵气遮掩下,并不特别地明显罢了。

    风浪站在那片七色土上,悄悄地运用心神,来纵着空气中的五行灵气,在这特别寂静的环境中,他的这番炼功,显得进展特别地快。

    在不知不觉中,风浪已经是在旷野中站了两个时辰,他在默默地感应着空气中的五行灵气,并试图尽可能地使它们接受他的控制。

    看似风浪一动未动,实际上他的神识,却是在尽可能地向着远方延伸,虽然还比不上桃翁那天的恐怖,可是与风浪昔比起来,那完全就不可同而语。

    不知不觉中,站在旷野中的风浪,慢慢地有了动作,随着风浪的动作,那空气中的五行灵气,缓缓地都开始了流动。

    在风浪的眼中,充满了相当大的惊喜,他心中明白,他终于跨越了灵童的这个境界,向着灵师的境界迈进了。

    灵童和灵师,相差虽然只是一个字,可是它们所代表的实力,却是天差地别,如果不是象风浪一样,具有着奇特的经历,只怕很少有人,会越过境界的差异,而去挑战高一阶的高手。

    随着风浪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大,那空气中的灵气的动静,同样是越来越大,慢慢地就象是形成了一道洪流般。

    在风浪的脸上,露出来了淡淡的笑容,纵空气中的灵气,这可真是一件相当有成就感的事

    此后的这段,在吸收灵气之余,风浪将很大的精力,都放在体外面的灵气上,这绝对是一件相当快乐的事,让他觉得很有力量感。

    ……

    在这杂役组的大门处,有着一个高大的桦树,风浪在有闲的时候,就会站在这棵树下,不断演习着控空气中的灵气。

    这棵大桦树,离风浪守卫的房门很近,如果有事,一般都可以照应得到。

    这一天,风浪控着体外面的灵气,正在渐到妙处的时候,陡然间就听到从那门的一侧,传出来了动静。

    这些人来得很不是时候,风浪自然不肯立即停止,就依旧是对着那空气中的五行灵气,控了片刻以后,这才准备收起势子。

    “你小小的一个门童,居然敢延误管事大人的事,该当何罪?”

    说这话的,正是朱大鹏的一个亲信,那叫做魏通的一个人。

    “那有罪,我警告你,少拿大帽子压我”

    风浪看到魏通这种嘴脸,心中就觉得很不舒服,大声地冲着魏通说道。

    “臭小子,你想找死吗?”不跳字。

    说着话,魏通就抽出来他的佩剑,冲着风浪大声地叫喝道。

    “少在我的面前嚣张,臭小子是你能叫的吗,你这个野蛮的家伙”

    面对着魏通的威胁,风浪根本就没有丝毫地畏惧,他最近一直勤修苦练,可是并没有与人动手,这手上早就是痒得难受。

    “回事,风浪,还不快把门打开”

    双方剑拔斧张,差一点就没有打起来,却听朱大鹏的声音传了。

    “哼”

    风浪重重地哼了一声,就缓步走上前去,想要去替朱大鹏将门打开。

    谁知这个朱大鹏并不是省油的灯,见到了风浪,就是好一顿的数落,直将风浪噎得一愣一愣的。

    “好了今天我有要事在事,所以不与你一般见识,快点将门找开,这是你的职责”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朱大鹏的脸上如同罩着一层严霜一般,本来那脸色就够难看的,这下子可真是够人瞧的了。

    风浪实在是气坏了,差点没冲上前去,与这朱大鹏打起来,可是仔细地权衡了一下自的实力,风浪还是决定暂且隐忍。

    至于朱大鹏的那些手下,见到朱大鹏如此地贬低风浪,那有不来凑趣的道理,直将个风浪给气得七窍生烟。

    还未等到风浪前去动手,朱大鹏就带着那一群人呼啸而过,看来他们确实是真的有要事,并不能在这儿多加耽搁的。

    “为不将这个风浪一刀杀死,这样岂不是痛快的多”

    那个魏通本就是个冷血之辈,见到风浪对他们的态度如此的不友善,就再次向朱大鹏提出了这个建议。

    “咳,上头又传来了新的命令,要求保留风浪的命,这个人却是杀不得了”

    左右都是他的亲信,朱大鹏倒是没有可以顾虑的,索就对着魏通解释道。

    “咳,上头地命令,可真是让人捉摸不定啊,这个风浪,究竟是那里来的人物,居然会引起上面的关注?”

    魏通喟然叹道,不自地发起了牢

    “魏通,这种评论上头的事,还是不要多说的好”

    听到了魏通的话,朱大鹏似乎是怕会被人传了出去,于是连忙对着他吩咐道。

    “是”

    魏通非常明白朱大鹏的意思,连声地答应下来。

    ……

    随着时的渐渐,风浪对于空气中的灵气,掌控显得越来越熟练,如今他举手投足间,都已经有了一灵师的风范。

    似乎是因为具五种属的灵气,并且与每种属的灵气,都相互熟知的缘故,所以风浪所打出的那些掌力,威力就显得特别地大。

    朱大鹏这次似乎是到了别的地方去,自从这一趟出门以后,很长都没有露面。

    风浪通过这些时的摸索,对于空气中的灵气,变得越来越是熟稔,简直就象是如臂使指一般,至于那些行云布雨的本领,更是变得特别地驾轻就熟了。

    唐生等人所分配的任务,大都与风浪差不多,全部都是一些杂役,偶尔他们会到这里前来逛逛,找风浪来说,诉说着他们心中的郁闷。

    风浪对此,一般都是仔细地聆听,偶尔会跟着说上那么几句,但是对于朱大鹏等人的评论,却是相当地少,他一向是个喜欢直接的人,要么就直接动手,这种在背后的议论人,根本就不会损伤别人,反而只会影响的心

    “风浪,我看你的实力,是越来越高了,想要成为内门弟子,看来有很大机会。可是,我就惨了,只怕会一辈子都老死在杂役组,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的是唐生,在他的小眼睛里,充满了对于风浪前途的羡慕还有对于他将来的担忧。

    对于唐生的这番话,风浪摇了摇头,觉得没有办法宽慰他,这本来就是事实,凭借唐生的资质,想要从外门高级弟子中脱颖而出,那可能不是特别的大。

    “不过,将来的事,那可是谁都说不准的,说不定我的运气特别地好,根本就不用参加比赛,就能获得晋级,我唐生,一定不为唐门丢脸”

    唐生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脸色显得特别地虔诚,就好象他所说的,并不是天方夜谭,而是即将要发生的事实一般。

    风浪听到了,忍不住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这种事,现在只不过是空虚的想象罢了。

    对于风浪来说,他可并不是十分看好这种事,他更加注重的是一步一个脚印,逐步地成长起来。

    “好啊,我在给你说一本正经的事,你居然敢笑我,这还有天理吗?”不跳字。

    见到了风浪的表,唐生装出一副气愤的样子,冲上来就要掐风浪的脖子。

    “算了,算了,算我怕了你了,好不好?”

    在偶尔的笑闹以后,风浪觉得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变得轻松了许多,他连忙挥了挥手笑道。

    有一天晚上,夜色已经很深了,风浪刚从那旷野中闪了出来,正准备躺到上好好地休息一样,陡然间就听到一阵异样的声响,好象是有着大队人马,正在向着这道大门走来一般。

    风浪是一个责任感比较强的人,就决定向着大门处看看,到底来的是些人。

    出乎风浪的意料,他通过门旁的空隙,已经看到了,这来得一群人还真不少,在当中领头的,却正是此地的管事,那名字叫做朱大鹏的人。

    “快点开门”

    朱大鹏的两个亲信,快速地走上前来,就嘭嘭嘭地开始砸门,搞出来了很大的动静。

    风浪最不喜欢见到的,就是这种狗仗人势的态度,所以他就象是没有听到一般,根本就不理这个碴儿。

    “禀告管事大人,里面好象是没人,那个守门的风浪,大概是耍懒,不跑到地方去了?”

    看到敲了门半晌,依旧是没有半点动静,那两个亲信无奈,只得回过头来冲着朱大鹏报告。

    “他就在里面,你们听不倒他的气息,可瞒不过我,继续与他喊话”

    朱大鹏听到了这两个亲信的话,只不过是对着他们笑了一笑,就吩咐道。

    “风浪,我们你就在里面,快点开门”

    随着不住加重地敲门声,那叫嚷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大,听起来让人心中很不舒服。

    “算了,你们都给我滚开吧,让我亲自来给他说”

    见到这两个亲信,叫了半天的门,依旧是没有将这大门给叫好,朱大鹏的心中觉得很不爽,就上前挥了挥手说道。

    那两个亲信本来正处于一种相当尴尬的局面,毕竟在他们的后,还有着许多数的眼睛,都在紧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呢。

    如今听到了朱大鹏的话,只觉得如闻大赦一般,连忙将子都让开了,给他让出了地方。

    “风浪,是我,我带领许多人一起了,你快点开门?”

    这一番话,朱大鹏说的很是委婉,他打定的主意是,先将这大门进去,然后回转头来再收拾风浪。

    “你是谁啊?”

    风浪假装听不出来朱大鹏的声音,就对着他懒洋洋地说道。

    “我是朱大鹏,是你们的管事?”

    朱大鹏自然是风浪假装的,于是就强忍住一口气,冲着风浪大声地喝道。

    “那里来的混账,居然敢冒充管事大人,难道你就不怕砍头吗?”不跳字。

    风浪陡然将声音提高了,大声地叫骂道,这声音远远地传了,在朱大鹏后的那些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些人听到了风浪的话,一个个的全都想笑,可是他们却都不敢,只得在那儿强忍住,一个个的憋得都是非常地辛苦。

    “风浪,你听清楚了,真的是我,你们的管事大人”

    朱大鹏的心中快要气炸了,可是却不能对风浪发作,只得大声地对着风浪吼道。

    “听你这么,还真的象是管事大人,不行,我不能就这么你,你还有别的凭证没有?”

    风浪一直憋了一口恶气,今天总算是出了一些,心中觉得爽快了一些。

    “看,这是我的管事证明风浪,你把这门开开,否则,我就派人将大门撞开了”

    连续三番地遭受到风浪的戏弄,朱大鹏的心中可以说是充满了愤怒,他大吼了一声冲着风浪说道。

    “明明刚才听你,还有点象是管事大人的,如今听你发起威风来,可就完全不象了,那有管事大人,要将自家儿的大门给撞烂的道理,这也太霸道了吧”

    风浪微微地冷笑道,他这一次,可以说是完全掌控了主动权。

    朱大鹏只气得脸面鼓鼓的,就象是一个吹大了气的蛤蟆,特别是当着他的无数手下的面,可真是让他下不了台。

    “退一万步讲,就算你是管事大人,可你看看,现在都已经是了,对不起,如果想进来,就等吧”

    风浪听到外面好一阵子的不讲话,就主动地挑拨起朱大鹏来。

    “胡说八道,我是管事大人,这规则是我定下的,我自然是说要改便改,那怕从此以后,我要这儿将这门整天就这样敞开着,谁都管不着”

    朱大鹏差点都被气得语无伦次了,不该说些的好。

    “话可不是这么说,朝令夕改,这可不是管事大人所干的事,从这一点来看,你可更不象是管事大人了”

    风浪本来就是想要滋事的,如今他经过连来的训练,自认已经不比朱大鹏为差,所以就想向他挑衅,准备与他比个高下。

    “来人呢,快点给我将这门轰破”

    朱大鹏差点就气疯了,冲着他的手下,就在那儿大声地吼叫道。

    在朱大鹏的一声指挥下,他的那些手下,纷纷地冲了,这些人一块儿出手合击,果然具有很大的杀伤力,不过一大会儿的功夫,就将这门给彻底的洞穿,露出了风浪笑吟吟的面容。

    “风浪,你想要找死不成”

    朱大鹏怒吼了一声,就指挥着手下,想要向风浪快速地攻了。

    结果,当他的那些个亲信,刚刚地跑到风浪的周围时,就被风浪的子给激了开来,一个个的全都飞了起来。

    没想到风浪的功夫,居然是如此的厉害,就算是朱大鹏见到了,心中都是一阵的惊惧。

    第六百八十七章 戏弄管事大人

    第六百八十七章 戏弄管事大人

    *

重要声明:小说《武动仙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