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借这试炼台,了却一段恩怨!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红金 书名:武动仙惊
    第六百六十四章 借这试炼台,了却一段恩怨!

    一棵参天大树的幼苗,飘在风浪的脑海,不断地将所吸收来的灵气,散到了他的全

    这种场景,令得风浪极为惊讶,他曾经见过,心中自然明白,这棵生命之树,生长的潜力将会如何的惊人。

    一棵生命之树,就会成长为一方世界,这可是号称树神的远古大树啊。

    “如果任它生长下去,会不会把我的脑袋撑破啊”

    风浪担忧地想到,可是既然目前没有不适,他也只得由着它。

    静下心来,风浪向盘龙戒指中望去,果然见到,那颗碧绿的种子,如今已然是不见了。

    经过这生命之树,散发出来的灵气,全都是绿色的木灵气,如一道绿色的甘霖,不断地滋润着风浪的子。

    有了生命之树所带来的灵气,风浪的拳脚显得更加的犀利,而他的极限训练,就这样疯狂地进行着。

    等风浪回到了他的住处,他就会拿出盘龙戒指中的灵石,然后拼命地进行吸收,直到将一块块充满灵的石头,完全地变成普通的石头,消失了一切的光泽。

    在这样夜以继的辛苦锻炼下,风浪的实力,犹如吹气泡一般,不断飞速地增长着。

    在不断挑战极限的过程中,风浪的皮肤本来是变得极为坚韧的,但是在木属灵气的滋润下,却重新变得非常的润滑,还隐隐地透露着一丝绿意。

    时光飞驰如电,一个月的,不知不觉就这么了

    风浪的实力,有了翻天覆地的增长,但在蛰龙屏息诀的掩盖下,他上的气息,却并不显得特别地盛气凌人。

    如今的风浪,依然是无法控制外界的灵气,但是他已经悄然地迈步,进入了灵童的行列。

    风浪体内的灵气,主要是木属和金属的灵气,如今依然是以金属的灵气居多。

    可是,风浪的心中明白,不久以后,木属的灵气,就会全面超过金属的灵气,因为那颗生命之树,在吸收木属的灵气时,无时无刻没有停息。

    一个月的时光,并没有抹去风浪心中的仇恨,那种耻辱,依然就象是发生在刚才,每一想到,就令他的全都在微微地颤抖。

    “如今,是该我报仇的时刻了”

    风浪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绿光乍现,手呈爪形,抓在了他面前的一块大石上,而被他手抓过的地方,那大石就象面粉一般,在那里簌簌而落。

    ……

    外门弟子大会

    这些外门弟子,足有千余人,全都是这两年新晋来的,实力都在灵师以下,而他们的总管,就是那个叫做彭清的家伙。

    “这一次外门弟子大会,主要是考究大家的功夫,样,有没有勇气进入前十,从而踏入高级外门弟子的行列?”

    唐生就站在风浪的边,眨动着小眼,向着他低声地说道。

    风浪见到这唐生的外形,与彭清有些类似,所以这些天来,对他冷淡了不小,使得他一直非常地纳闷。

    但是这唐生的脸皮,确实是非常地厚,不知怎的,对风浪却是特别地投缘,就算是在他上碰了钉子,却依旧是笑嘻嘻的。

    “前十,只怕会很难,毕竟有一些老弟子,都已经在这儿呆了两年了”

    风浪微微地摇了摇头,故意叹了口气说道,他自然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唐生,可是很有些野心的,而且,这个家伙实力很强。

    “实力,不是靠呆的多少定的,这些人的本领,未必可怕,否则,他们不早就晋升了,那还用等到现在”

    唐生撇了撇嘴,神相当不屑地说道。

    “嗯,瞧你的意思,这次的前十,恐怕是逃不出你的魔掌了”

    风浪的心中有些好笑,故意淡淡地说道。

    “那是当然嗯,你可要多努力啊,我在高级外门弟子中等着你”

    唐生并没有听出风浪口中的讽刺意味,拍了拍风浪的肩膀,大大咧咧地说道。

    “好啊,那我就提前恭贺你了”

    风浪拱了拱手,私下里却暗自撇嘴,这个唐生的面皮,那可真是够厚的。

    说起来,风浪这一个月以来,可以说是不理世事,如果不是唐生提醒,他甚至都已经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晋级高级外门弟子的大会。

    至于那个桃园和药田,风浪更是没有到那儿去过,却不那个懒散的桃翁,能不能管好那两个地方。

    就在风浪浮想联翩的时候,却被彭清的一番讲话给打断了,原来却是这普通外门弟子的排名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彭清依旧是那么的盛气凌人,说起话来,还是那么的惹人生厌,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下,总算是言而有物了。

    这一次彭清并没有坐在正中间,坐在中间的,却是一个骄横的少年,眼睛仿佛是长在额头上一般,根本就不拿正眼,瞧这些普通的外门弟子。

    “……这是你们彩虹难逢的好机会,我就不多说了,祝你们各自好运吧现在,比武正式开始”

    彭清在那里罗里啰嗦地说了一大通,最后终于是讲完了,他长出了一口气,就象是说这番话很累一样。

    台下的那些普通外门弟子们,觉得更累,他们是只要听到这彭总管的话就头痛,见到他的影子,就想飞快地溜走,实在是不愿意与他打交道。

    “且慢”

    就在众人都在摩拳擦掌,准备一显手的时候,陡然间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这试练台下响了起来。

    听到了这番话,所有的人全都感到极度的惊诧,都将目光向声音来处看去,想看看到底是那一个弟子,居然这么大胆,敢公然打断彭清的话,而且还敢扰乱比武的秩序。

    “风浪,你……你有话说?”

    听到了风浪的话,彭清只气得脸上的青筋暴露,几乎是大吼一般地冲着风浪喝斥道。

    “在这十强战之前,让我借用这试炼台,先来挑战一下你,了却我们之前的那一段恩怨”

    风浪说着话,子飞纵而起,象是大鸟一般,瞬间就扑上了试练台。

    “疯了,真的是疯了,这个风浪,还是改名叫疯浪的好……”

    唐生的小眼中,露出了极度惊诧的目光,在那里喃喃地说道,由于震惊过度,说到最后,简直是不知所云了。

    由于风浪之前表现出来的纯木属,在场的人中,对于风浪有着印象的不少,可是他们都没有料到,风浪居然是这样的一个人,看来就象是没脑子的人。

    “哈哈,这个风浪,真是不死活,看起来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这下子彭总管有的玩了”

    在彭清的不远处,有着彭端等一伙人,他们都坐在台下,而且是很靠前的位置,这当然是因为,他们都是彭清亲信的缘故。

    至于那个水蜜桃,已经是不得彭清的宠了,心中对他颇有幽怨,恨不得风浪能替她出气,可是却怕他打不过彭清,倒是颇为风浪担心。

    乍一听到风浪的声音,彭清是急怒攻心,可是,当他看清,原来这前来捣乱的人,就是风浪的时候,他的心立刻就放松了下来。

    但是,在彭清的心中,已经是暗自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好好地教训一下风浪,否则,谁都前来挑战他的尊严,那还谈权和威。

    纵然见到风浪的法,比起在桃园打斗时,已经是快捷了不少,可是彭清的心中,却是丝毫的不以为意。

    从上次风浪被他一招击伤,至今不过只有短短一个月的,就算是这风浪功力再增长,却也不可能高过他去。

    “嘿嘿,有点意思,没想到这一次,我却没有白来,还能看到这么一出好戏彭总管,你可真是律下有方啊”

    看到了彭清怒火满脸的样子,那个傲慢的少年,终于是低下头来,认真地打量了风浪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

    听到了傲慢少年的话,彭清心中更加怒了,但是他这少年的来头,可并不敢向他诘难,这满腔的怒火,自然只有加到风浪头上了。

    “好啊,那就让我看看,这一个月不见,你练了些本领?”

    彭清强压住心头的怒火,尽量地用平静地语气,对着风浪沉声喝道。

    试练台上拉开了场子,风浪与彭清相对而立,开始了这第一场的比武较技。

    彭清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的十强战,居然是要他亲自出手,来为这些普通外门弟子的争战揭幕,他自觉是丢了份,脸色气得铁青。

    但是,一旦成为了五行门的外门弟子,那生命就算是有了些保障,就算是内门弟子,都不得轻易杀害,否则,可是要以门规处置的。

    就算是在擂台上失手,那都不行,毕竟凭借彭清的本领,说他在与普通外门弟子比斗中失手,只怕都没法令人。

    思前想后,彭清还是决定,只将风浪给打伤算了,如果他再不思悔改,就将他给暗地里处死。

    那些外门弟子们,虽然对于彭清的为人,都是极为的不耻,可是对于他的本领,却均是十分佩服的。

    毕竟能够晋升到灵师的存在,是可以与那些高级弟子相提并论的了,这些普通的外门弟子,只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臭小子,这一次,我要慢慢地折磨你”

    彭清心中打定了这番主意,可是并没有讲出来,只是以极其毒的目光,在风浪的脸上来回地扫视。

    风浪本是聪明人,看到了彭清的举动,顿时明白了他的用意,心中暗自冷笑,好啊,那这一次,就让我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

    纵然是体内灵气充沛,可是,在动手之前,风浪的心中,依然是没有充足的底气,能够一定打得赢彭清,毕竟这个家伙,可是到了灵师级别的存在,已经可以灵活地借用外界灵气的力量。

    望着眼前的风浪,彭清上的气势,不断地高涨,他试图仅仅地使用威压,就将风浪的斗志,给彻底的摧垮。

    事实让彭清失望了,一道道的威压,从他的上散发出去,足以使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屈膝。

    可是,在风浪的脸上,却依旧是一派云淡风清,就好象化解他的这些威压,根本就不费任何力气一般。

    “这个风浪,果然已不简单真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啊”

    彭清的心中暗自一凛,本来他是绝对看不起风浪的,这时不由地收起了几分轻视之心。

    第六百六十四章 借这试炼台,了却一段恩怨!

    第六百六十四章 借这试炼台,了却一段恩怨!

    *

重要声明:小说《武动仙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