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任你千般变,我只一口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红金 书名:武动仙惊
    第六百二四章任你千般变,我只一口吞!

    风浪一白蓝帝竟然如此的强悍,那里还敢怠慢,随着罡气的催动,一柄金魄剑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这柄金魄剑金光闪闪,好像纯金制造的一般,不但是极具观赏『』,而且锐利非常。

    本来风浪的这番功夫,都够惊动世人的了,可是在白蓝帝的映托下,这光彩无形中就被夺去了。

    风浪将手一甩,在心神的催动下,金魄剑就飞了出去,在空中闪过一道夺目的金光,直刺那白蓝帝的腹要害。

    为了避免这金魄剑被白蓝帝吞噬掉,风浪特地地采用了策略,将这剑的重心下移了些。

    依风浪的想法,白蓝帝总不好意思低下头去,再去吞噬他的金魄剑了,如果真的是这般举动,那同抢食吃的野狗有什么差别。

    眼见到风浪的金魄剑攻到前,白蓝帝面『色』丝毫地未变,他将手一伸,在他的手,同样是有着气体在闪烁,但是这种气体,与风浪所用的罡气,有着本质的不同。

    风浪正在仔细观望着白蓝帝的动作,眼见他手所凝出的气体,与他呵出的气体是一样的,那明显是另外的一种气体,而这种气体的质量,比起罡气来,明显是要高明了许多。

    “这大概就是传中的灵气了!”

    风浪还没有见过灵气,不过他白蓝帝所凝出的气体,飘渺闪烁,仿佛是颇有灵『』。

    白蓝帝的动作似很慢,就连那些普通的兵士和居民,都能够得清清楚楚,可是风浪的那金魄剑,却不能透过他那层薄薄的灵气。

    将金魄剑截住以后,白蓝帝将手『』了几『』,那坚硬非常的金魄剑,就好象是雪遇到了火一般,霎时就化成了一团罡气。

    那本来霸道非常的金属『』罡气,在遇到了灵气以后,温顺的就好象是绵羊一般,竟然都并不溢出。

    白蓝帝将手略为的牵引了一番,动作非常地潇洒自然,那金属『』的罡气,立刻就变成了一道气流,自动地投入到了他的嘴里。

    “嗯,不错,滋味相当地纯正,你这个子,还真不简单呢,这都是从那里搞来的罡气?”

    在吞噬了这金属『』的罡气以后,就算是白蓝帝,眼中都『露』出了极为惊讶的神『色』,他没有想到,风浪竟然是具两种属『』的罡气,而且还都是非常纯正的罡气。

    白蓝帝翻了翻白眼,还伸出**来转了一转,就好象是一个贪吃的孩子,刚刚吞噬到了他亲的东西一般。

    就算是白蓝帝一生见多识广,但是这样纯度的罡气,都是连他都极为稀有的,他的眼睛不断地转来转去,暗自思虑着,要不要留风浪的一条『』命,让他来不停地给自己提供这两种罡气呢。

    原来,白蓝帝只是拥有了灵气,却还没有晋升到武皇的境地,充其量的起来,他现在只不过是半皇罢了。

    而之所以没有晋升为武皇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原来的罡气质量太差,所以才拖了他的后腿,眼见到风浪的罡气质量这么好,怎能不令他眼红非常。

    见到五行剑法,被白蓝帝举手投足间破去,风浪异常地惊讶,连最得意的功夫,都完全没有效果,这可让他如何打法。

    明知道未必有效,可是风浪还是不得不战,他将手一伸,一柄银白『色』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这柄剑银光闪闪,泛着动人的光泽。

    “接我的水志剑!”

    风浪的心神催动,那柄银光闪闪的长剑,快速地向着白蓝帝飞了过去。

    紧接着丝毫没有怠慢,在他体内的罡气不断催动下,一柄绿『色』的木魂剑和黄『色』的土意剑,连续地飞了起来。

    另外的这三柄五行剑,在场的人都没有见过,眼见风浪使了出来,全都非常地惊奇。

    “这个风浪可真厉害,原来他是五行俱全,嘿嘿,如果给他足够的成长时间,只怕连这白坛主都不是他的对手!”

    见到风浪竟然能够凝结出五行剑来,在场的人都是惊奇万分,象这种体质的人物,那可是万中无一的。

    眼见风浪的长剑不断地飞来,就连白蓝帝的脸都有了一点慌『乱』,但在他掌中灵气的巨大作用下,还是将这些罡气剑,给重新化成罡气,然后将他吞噬掉。

    见到白蓝帝好像长鲸饮水一般,将他的五行剑全部都给吞噬掉,风浪的脸『色』非常地惊恐,难道这个白蓝帝,同样是五行俱全的体质。

    其实倒并非是这样,不过是因为白蓝帝另有一项功夫,在吞噬之前,他先行抹去了罡气中的属『』。

    眼见风浪连番攻击不见效果,风笑痴和风清扬都在暗自为他担心,但却只能在一旁眼睁睁地着,终究以他们的功夫,此时已经帮不什么忙。

    “风浪,你还有多少的罡气,全都进献过来吧!”

    白蓝帝地大笑,声音中非常地得意,这些五行属『』的罡气,对于他来,全都是大补的东西。

    本来白蓝帝这次来的目的,是要以一已之力,来使得风傲天等人屈服的,如今他却是多了一个目标,那就是将风浪擒下,由风浪给他提供五行罡气,相信这对于他晋升武皇,绝对有着不尽的好处。

    风浪体内的罡气非常地充足,他在无奈的况下,将牙关紧咬,一柄接一柄的五行剑,连绵不断地向着白蓝帝冲去。

    但是在白蓝帝的灵气作用下,这五行剑完全是劳而无功,化成了一道道精纯的罡气,都被吞进了他的腹中。

    白蓝帝望着风浪,目光变得越来越贪婪,只恨不得连他都吞噬到肚子里,这才能够满意。

    就算是风浪有着奇异的经历,在面对白蓝帝眼神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了一阵寒意。

    眼五行剑无效,风浪只得改变了攻击的方式,反正在他的变化术作用下,什么东西都能够变的。

    “汪汪!”

    一个火属『』的罡气狗,被风浪活灵活现地幻化了出来,先是摆出一副温顺的容貌,等飞到白蓝帝旁边的时候,陡然间张开大口,猛地向白蓝帝的咽喉处咬去。

    眼这火属『』的罡气狗,奔到了他的边,白蓝帝脸的笑容不减,口中一道灵气喷出,重重地击中在这罡气狗的

    在被白蓝帝的灵气喷中以后,风浪费尽心思才幻化出来的罡气狗,立即凶『』全无,慢慢地变成了虚影,接着化成了火红『色』的罡气,被白蓝帝给吞噬掉了。

    风浪的变化术实在是太神奇了,将他体内的五行罡气,整了个千变万化,直得那所有围观的人,全都是瞠目结舌。

    就算是白蓝帝,都根本想不到,风浪竟然会有如何形式多样的攻击。

    可是无论风浪采取什么样的攻击,那白蓝帝却是万变不离其宗,只需是罡气到了他侧的范畴内,总会被他给无的吞噬掉。

    “怎么样,我的吞噬术还算不错吧!”

    白蓝帝巴嗒巴嗒嘴道,用一种得了便宜卖乖的神喝叫道。

    风浪沉着脸,可是懒得理他,以至连动手的愿望都已经消失,连他催到爆炸临界点的火属『』罡气,都被白蓝帝给吞噬掉了,让他不知如何办好。

    “来你体内的罡气,已经是到了衰竭的地步了,那好,就让我教你,什么才是真正的杀招吧!”

    见到风浪住手沉思,白蓝帝明显是会错了意,误以为风浪体内的罡气消耗差不多了,所以他决定不再磨蹭,要早点将风浪擒下,然后『』迫风傲天答应他的条件。

    风浪一白蓝帝是要用杀招了,赶紧提高了警惕,暗自催动了体内的五行罡气,准备驱逐对手的凌厉攻击。

    白蓝帝高高地立在空中,高大威猛的子起来象是天神下凡一般,他将手一招,就见在他的前,冒出了一大团的灵气,然后快速地凝结,慢慢地形成了一柄巨大的金剑。

    这一柄剑足有七尺,剑显得特别地厚重,在那面分发出来的金『色』光芒,显得非常地眩目。

    “此剑名叫巨灵剑,特地斩杀一切妖邪,风浪,你可要心在意了!”

    白蓝帝手中捧着这柄巨灵剑,神得意地冲着风浪道,很明显,在他的心里,是将风浪当成妖邪一流了。

    风浪神非常地凝重,他并没有话,纵然是相隔的甚远,但他能明显地感觉到,对手那剑的杀气,正向外快速地卷了出来。

    “去吧,巨灵剑,按我的心意,诛杀我的对手!”

    白蓝帝喃喃地道,好象是在与巨灵剑窃窃私语般,完全是将这柄剑当作人来了。

    见到白蓝帝竟然对着一柄他凝出来的剑话,在场围观的那些人全都吃了一惊,这等的举动,实在是太奇异了。

    就听到嗡的一声,巨灵剑似是有了回应一般,从白蓝帝的手中,快速地跃了出去,一路披荆斩棘地向着风浪冲去。

    在风浪的心里,本来以为他能够凭着心意,凝结出五行剑来,就算是与体内的罡气默契度够高了。

    可是今天风浪见到了白蓝帝所使出的巨灵剑,这才知道一山更有一山高,他的那些应用罡气的本事,在对手的面前,实在是不值一提。

    这巨灵剑连同剑一起,剑芒竟然有丈许长,就象是一个庞然大物一般,向着风浪狠狠地斩了过去。

    还未等到那巨灵剑来到前,风浪就觉得那澎湃而来的剑气,已经是完全将他的子给罩住了,只等这最后的那凌厉一击。

    在此生死一刻的时候,风浪体内的罡气,就好像被完全的激活了,不等风浪催动,就自动地从他的手喷了出来,然后好像长江大河一般,快速地向着那巨灵剑冲去。

    但风浪体内所喷『』而出的罡气,却并没能够有效的阻止巨灵剑的攻击,只不过是延缓了它的来势罢了。

    巨灵剑在来到风浪边的时候,那巨大的剑摆了一摆,冲着风浪的子,狠狠地就是一剑劈下,就象是有个透明的人,在空中将它给握住了一般。

    风浪体内那快速喷『』而出的五行罡气,纵然没能阻止巨灵剑向他的斩击,却给他赢得了一点宝贵的时间。

    在这巨灵剑向风浪的子狠狠斩落的时候,他的子已经是腾空窜出,施展了所有的气力,将子快如闪电一般的逃了出去。

    在这一个过程中,风浪的姿势非常地难,不过事出非常,能够逃得了『』命就成,他可不管是难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武动仙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