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 九阴白骨爪一出,威压当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红金 书名:武动仙惊
    第五百九十八章九白骨爪一出,威压当场

    “你的这些小伎俩,在我的面前是没有用的……”

    风浪火麟剑挥洒间,渐渐地涌上来强大的自信,他这次盘算好了,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轻易地放走这孔雀女王。

    话音未落,风浪的脸上就现出来惊讶地神色,原来就在那遥远的天际,突然间出现了异象。

    远处的天空开始忽明忽暗,在明的时候亮如白昼,而在黑暗的时候,却更是暗无天

    那忽明忽暗的景象,正在以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度,向着这战场上快地袭来,而且那威压是越来越显得浓重。

    “靠,什么怪物?”

    风浪可没有见过如此的异象,不住失声地大叫了起来。

    无论是那些矮人,还是那些僵尸,都吓得连连地后退,这等的来势,实在是太惊人了。

    至于那些本来飞腾盘旋的蛊,更是紧紧地缩成了一团,在它们的脸上,都写满了惊恐。

    等到那团怪雾来到了跟前的时候,从那里面所散出来的威压,令得那些矮人和僵尸等都滚作了一团,被压迫的东倒西歪。

    就算是蛊神和巫神的脸上,都带着相当地惊慌,仅从这道气势上来说,就比他们可要猛得多了。

    “烛九是烛九来了”

    蛊神仔细地望了一眼,突然间大声地惊叫了起来,声音中带着强烈的慌乱。

    “你可别瞎说,这个老东西,怎么可能会在这儿出现?”

    巫神一听,就皱起了眉头,他脸上同样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烛九是什么东西?”

    风浪更是觉得茫然了,他喃喃地自语道。

    “呵呵,老夫可不是什么东西蛊仆和巫仆,你们两个见了本尊,居然还敢不拜吗?”

    随着那浓雾散开,出现了一个高大的影,看模样是一个老者,上穿的衣服,样式却是非常地奇怪。

    “见过烛前辈”

    蛊神和巫神相互对望了一眼,微微地欠了欠子。

    烛九冷哼了一声,似乎对蛊神和巫神的礼节表示严重的不满。

    “师父”

    孔雀女王却抢先一步,恭恭敬敬地向着烛九行礼。

    风浪没想到,这个烛九居然是孔雀女王的师父,这下子事可就变得非常地棘手了。

    “雀儿,我传你的九真经,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地练?为什么连这么个小子,你都降伏不了?”

    烛九脸色不愉地说道,看神色对孔雀女王是颇有责怪。

    “这小子古怪的很,只不过是刚刚晋级了武王,却就象是威不可挡一般而且,你所传授的那些巫术,好象对他都不管用啊”

    孔雀女王嗔着说道,看她此时的表现,就象是一个蛮的丫头,那还有什么女王的架子。

    “好了,雀儿,既然你把我请来了,那就把这里的一切,全都交给师父吧,我会把这些对手一一降伏的这些人的生死,由你说了算”

    在烛九的脸上,有着强大的自信,他根本就没有将风浪等人放在眼里。

    风浪用吃惊的目光望着这个烛九,他惊诧地现,在这个烛九眨眼的时候,这里的景象就会生相应的变化。

    在烛九睁开眼睛的时候,这里就如白昼一般,而他将眼睛闭上,那这儿就会变得黑暗一团,甚至连夜光石的光芒,都无法穿透过来。

    “小子,就是你一直在跟雀儿捣乱,破坏我的不灭大计”

    烛九含着怒火,向着风浪大声地吼叫起来,在他的眼睛开合间,风浪面前的昼夜就在不停地变换。

    “烛九,你做的这些事有违天和,实在是怪不得我,识趣的,救醒我的朋友,大家还可以一拍两散!否则,就算我容得你,只怕老天都容不下你”

    风浪不知道这烛九格怎样,可是看他的实力,倒是非同小可,故此就苦口婆心地向他劝道。

    “哈哈,你这小子,讲话好生无理,想我烛九是何等样的人物,怎会听你的说教既然你敢挑头,那就先纳命来吧”

    烛九的神,显得特别地狂妄,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大踏步地向着风浪走了过去。

    这烛九法倒真不见快,可是在瞬息之间,却已经来到了风浪的面前,伸出蒲扇般地大手,就向着他的头上抓去。

    风浪的手中,握紧了那柄火麟剑,刷的一剑,就向着烛九的大手削了过去。

    烛九嘿嘿地冷笑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居然没有一点的迟缓,就好象是并不怕风浪的火麟剑一般。

    就听到当的一声大响,风浪的火麟剑劈到了烛九的手上,居然出了金石相交的声音。

    这一剑尽管是非常地仓促,风浪并没有用上太大的力气,可是那一道炙的火属罡气,还是不可抑制的了出来。

    那些矮人们全都以为风浪得手了,所以一个个脸上都是欢欣的笑容,全都大声地为他喝起彩来。

    谁知这些矮人们的笑容未绝,就好象是被僵化了一样,然后他们就惊诧地现,风浪的子,居然被快地弹了出去,就象是被投出去的炮弹一般。

    那些矮人们的惊诧,可比不上风浪的万一,他明明看到,那火麟剑已经砍到了烛九的手爪上,可是那森的白爪上,就象是坚硬无比一样,连火麟剑都无法砍动分毫。

    不但如此,烛九的爪子一挥,就将风浪的子给远远地弹了出去,子连止都止不住。

    “师父,好厉害的九白骨爪”

    孔雀女王的神色中,藏着掩饰不住的惊奇,风浪那火麟剑上的威力多么大,她的心中可是清楚的很,没想到,居然敌不住烛九的轻轻一抓。

    风浪站在空中,犹自是惊魂未定,这个烛九的功夫,实在是太厉害了,简直就出了他的想象。

    尽管明知道对手是无比的强大,可是风浪却也只有战了,很明显在自个儿的一方,以自的实力最为强悍,在这种况下,他如果不上前去阻击,还能将阻击的任务交给谁呢。

    想到这里,风浪将手一招,那柄本来落到远处的火麟剑,陡地向他的手中飞来。

    风浪深吸了一口气,将自的劲力提升到了极致,然后连人带剑,化成一道红光,向着烛九去。

    “不自量力”

    烛九冷冷地哼了一声,那白色的手爪连连地挑动,就好象是弹琴一般,一缕缕强大无匹的劲风,却随着他的手指弹动,凌厉的飞了出去。

    本来是烛九打出来的劲风,却是越刮越是猛烈,就好象是平地里刮起的旋风一般,将拦在这劲风前面的矮人和蛊等,全都给吹得东倒西歪,苦不堪言。

    本来是蓄满了势子,信心满满地风浪,看到了这道劲风的可怕,却立即调转了子,快地闪避了开去。

    这一点自知之明,风浪还是有的,他心中非常地明白,如果真的敢迎上前去,那他绝对会大吃苦头。

    饶是风浪见机的快,却还是被烛九那凌厉的爪风给击到,子不由自主地就被抛了出去。

    风浪只觉得全一片酸痛,尤其是被那劲风袭到的地方,更是无比的疼痛,差点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单凭阿呆,恐怕不是这老者的对手,巫神和蛊神,你们两个还不快去帮他”

    说话的却是阿芳,她在一旁看到风浪吃亏,心中十分地焦急,赶紧催促巫神和蛊神两个上前帮忙。

    巫神和蛊神其实早就看出来了风浪的困境,可是他们的心中,却是没有半点的底气,听到了阿芳的声音,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走上了前去。

    “桀桀我的实力,你们可是清楚的,难道真的是想上来找死吗?”

    烛九的脸上,露出了极度狰狞的笑容,他将脸色一沉,威胁着蛊神和巫神说道。

    蛊神和巫神的脸上露出了苦笑,他们可并不想与烛九正面作对,可是在阿芳的催促下,却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而出。

    随着蛊神和巫神的加入,空中变成了一团混战,那种声势,就算是见惯了大场面的那些矮人,一个个的都是张目结舌。

    在这群矮人的队伍中,本来有一支神秘的队伍,是可以打出闪电和雷霆来的,他们的神色,本来是充满了高傲的,是矮人们对付来侵人员的最终力量。

    可是战斗到了此时,这些矮人们却都是觉得特别地惭愧,象这么大的场面,他们真的是无法参与。

    那些个飞蛊和巫师,一个个的全都顺着那巫道之门和蛊道之门,快地溜了回去,这些都是按照蛊神和巫神的示意,毕竟象这种场面,他们在这儿全是多余的。

    烛九的实力,实在是太高了,他的九白骨爪施展开来,纵然是风浪三个人联手,都是抵挡不住,被打得连连地后退。

    不过烛九好似并不着急,他就犹如捕到了猎物的猎人一般,并不急于收网,而是非常享受这一个战斗的过程。

    遇到了这么难缠的对手,风浪倒是将他的功力挥到了淋漓尽致,过于强劲的消耗,使得他都有些后力不继起来。

    见到了烛九的表,风浪何尝不明白他的意思,可是除了进行顽抗以外,却并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事实就是这样,技不如人,明知道是在被人消遣着玩,却只能咬着牙陪下去。

    越是战到后来,风浪的心越是渐渐地沉了下去,此刻他们三人,都被烛九困到了一个圈子里面,而那圈子还在越缩越小。

    不论是风浪,还是巫神和蛊神,都已经意识到了不好,可是任凭他们左冲右突,却总是冲不出那个圈子,就象是在他们的侧,有着不可逾越的铜墙铁壁一般。

    “你们唯一的选择,就只有跪地投降这一条路难道直到现在,你们居然都参不透吗,真是太蠢了,简直是愚不可及”

    烛九冷冷地声音传来,在他的脸上布满了戏谑的神,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动过手了,眼前的这三个人的实力,在他的眼中算不得太高,却总算是值得他出手了。

    “胡说八道烛九,我看真正愚不可及的人是你,快些放手,倒还罢了,否则,就先给你点苦头尝尝”

    一个冰冷的声音,陡然间从烛九后响了起来,听到这个突兀而来的声音,就算是在烛九的脸上,那笑容都在霎那间凝固了。

    那下空中的无数矮人和僵尸们,更是全都愣住了,因为在这个声音到来时,他们全都没有见到一点端倪,这可实在是来得太过突然了。

    不过,就算是矮人和僵尸们的功力不高,可是当他们看到烛九的表时,也全都机灵地猜到了,这一次所来的人,绝对是非同小可的大人物。。.。

    更多到,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武动仙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