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这误会,可真要命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红金 书名:武动仙惊
    --

    第四百九十三章这误会,可真要命啊!

    “大家既然有缘做同路人,就不要这么客气了”

    风浪将手一摆,大大咧咧地说道,话虽这样说,可是能帮到武玉顺,他同样是非常地开心。

    武玉顺原来没见过风浪的出手,可是他凭直觉,就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这个风浪的实力,绝不象他外表流露出来的气息那样弱,足以做他的对手。

    等见到风浪刚才的出手,他的心中这才明白,原来他对风浪还是低估了,比起他来,风浪的实力似乎还要更胜一筹。

    见到了风浪的实力,武玉顺原本在风浪面前的那点傲气,不知不觉地就消失了。

    经历了从暗处飞来的冷箭,风浪和武玉顺变得更加谨慎心起来,他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走了一顿以后,陡然间就从地面上升起来一堆大火,将他们两个都给罩在一片火海当中。

    武玉顺一边运起功法抵御,一边暗自叫苦,这下子恐怕是在劫难逃了,汗珠从他的上不断滚落下来,一滴滴的都如黄豆一般大

    在大火升腾而起的一霎那,风浪的心神一动,那辟火珠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的嘴中念念有词,正是火麒麟传给他的辟火诀。

    武玉顺正在吃紧,以为这次必将命不保的时候,陡然间见到大火向四周分开,眼前走过来了风浪的子,心中顿时变得狂喜起来。

    “你……这是……我不是……在做梦”

    一直过了许久,武玉顺还是不敢相信,他喃喃地说着话,杀手的气质然无存。

    风浪向着武玉顺挥了挥手,示意他跟着向前走,然后就昂当先行去。

    武玉顺到了这时,才从呆滞中回过神来,连忙起跟在了风浪的后。

    风浪一路走来,大火就象受到了什么压迫,自动地向着两边分去,就象是在寻常走路。

    两人的法都很快,不多时就走出了这一大片火海,连毛都没有被烧焦一根。

    一直等到纵出了这片火海,武玉顺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将久悬的心完全地放了下来。

    回过头来,望着眼前的这一片火海,武玉顺的心中,同样是一阵的后怕,如果是没有风浪,他将有很大的可能,就会葬在这一片火海中。

    “你又救了我一次”

    武玉顺冲着风浪感激地说道,这种恩他无以为报,心中暗自打定了主意,呆会儿如果有什么危险,一定要抢在前头,以报答风浪的相救之

    “举手之劳,何须挂齿”

    风浪摆了摆手,非常客气地说道,回望着这一片火海,连他的心头同样是非常地震惊,如果不是有这辟火珠,就连他都不保证能逃出来,更别说去救什么武玉顺了。

    “看起来,传言是真的,这里面的机关,还真是不少呢”

    武玉顺一阵心悸地说道,想起这茫茫的前路上,还不一定会有多少的机关,他的心中泛起了强烈的忧郁。

    “难道一定要将蛰龙屏息诀教给这武玉顺,才可以避免触动机关吗?”

    风浪的心中感觉非常地为难,说起来,这蛰龙屏息诀来之不易,他真的不想就这么轻易地传给这武玉顺,可是如果不教给他,势必还要碰触到机关,这两次可以说是他的运气好,等到下一次,只怕就未必破解的这么轻易了。

    “哎呀,原来这蛰龙屏息诀还可以这样用,我真是太笨了”

    愣愣地站在了原地,那蛰龙屏息诀在风浪的脑海中不断地流过,然后他突然现了其中的妙用,不由惊奇地叫了起来。

    “怎么,有什么事吗?”

    见到风浪的举止有些奇怪,武玉顺不由惊诧地问道。

    “噢,没什么,走,这次我们应该不怕了对了,你离我近些”

    风浪冲着武玉顺笑了笑,淡淡地对他说道。

    武玉顺觉得风浪的举止有些奇怪,可是风浪既然不说破,他也只有揣着个闷葫芦,多问容易犯忌,他的心中还是非常明白的。

    尽管心中猜不透,可是武玉顺还是决定按照风浪的安排行事,毕竟风浪刚刚才救过他,这一点要求可是不过分的。

    “这一位,可千万别有高太郎那样的怪僻,否则,就算他救过我,我也决计不能忍辱偷生”

    见到风浪的子向他靠了一靠,武玉顺可真是吓了一跳,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蝇,正是他的这种心态。

    风浪可不知道武玉顺的心里在想什么,如果他知道了,估计会狠狠地踹武玉顺一脚,这想法实在是太龌龊了,把他风浪当成什么人了。

    此刻风浪一心一意,全都将心思用在蛰龙屏息诀上,毕竟要使用这种功法,来掩盖本的气息,那对于此时的风浪,是一点都不困难的了,可是要掩盖别人的气息,他却还是第一次尝试。

    没办法,要想完美地掩盖武玉顺上的气息,风浪必须要将他的特,完全都得给摸透才行,所以风浪一边前行,那子就离武玉顺越来越近,到最后就靠在了一起。

    风浪慢慢地控制着武玉顺的气息,极力地想要将他的气息,弄成和风浪本人的一致,只有这样,他才能完美地将这种气息隐去。

    武玉顺心中可不乐意了,他觉得风浪的这种举止,简直就是太暧昧了,而且,风浪象是在使用什么妖法,居然是蛊惑了他的心灵,让他的心跳,隐隐然与风浪的心跳,慢慢地都变得一致起来。

    “风浪,我想我们还是离得远一些比较好”

    如果不是风浪刚刚地救过他的命,武玉顺估计会当场同他翻脸,尽管如此,他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说着话,他将子一跃,远远地离开了风浪。

    风浪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总算是获取到了武玉顺上的一些特征,正想试验着对他使用蛰龙屏息诀的时候,武玉顺偏偏就此逃离开了。

    “不,不,不,还是离得近一些,这样我才能更好地保护你”

    一看武玉顺就此仓皇逃走,使他的一番心血,就此化为了乌有,风浪皱了皱眉头说道。

    本来是很正常的一句话,可是听在武玉顺的耳中,那可就完全地变味了,因为这最后的一句话,恰恰是高太郎经常对他们说的,也是太最讨厌的一句话。

    “风浪,我知道你救过我,想要我一命还一命,那是相当的容易,可如果你要是想象高太郎一样,对我进行侮辱,那绝对办不到”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武玉顺一点都不象是一个杀手,反而就象是一个被调戏的少女,就算是拼尽命,也要誓死维护尊严。

    开始的时候,风浪真没听懂武玉顺在说什么,毕竟这件事太邪恶了,他根本就想不到。

    等到风浪彻底的弄明白,武玉顺到底在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差一点都气晕了。

    这都那儿跟那儿的事啊,他本来是一番好心,想要尽力地保护这武玉顺,可没想到这家伙倒好,反而将他当成了高太郎那样变态的人,这让风浪在一时间如何能受得了。

    “你……真是气死我了你将我风浪当成了什么人,啊呸”

    风浪气得脸色通红,他用手指不断地指点着武玉顺,都快语无伦次了。

    “难道我说错了吗?你这到底是想做什么呀?”

    见到了风浪的模样,武玉顺才觉得事有些不对,他将眼睛望着地面,心虚地问道。

    没有办法,风浪只好耐着子,将他的蛰龙屏息诀,以及这种功法的效用对着武玉顺详细地说了一遍。

    由于心激动,风浪说的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可是总算把事的来龙去脉都给交待清楚了。

    武玉顺听了以后,算是彻底的傻了眼,他仔细地回想了一下,立刻就弄明白了,确实是他误会了风浪。

    “唉,都是我的错……”

    在这一刻,武玉顺简直是羞惭无地,手足无措地说道。

    “算了重新开始”

    风浪摆了摆手,打断了武玉顺的道歉,他知道武玉顺完全是无意的,只不过是受高太郎的迫害太深,所以才会造成了心理影。

    武玉顺重重地点了一下头,他这时已经完全明白了风浪的意思,行动中显得非常地配合。

    “嗯,总算差不多了,保持这样的度,向前走”

    风浪经过一番试验以后,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高兴地说道。

    武玉顺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圆,他终于惊奇地现,不但风浪的气息消失了,就连他本人的气息,同样是随着慢慢地消失掉了。

    这种感觉可是非常奇特的,武玉顺望着风浪,一脸的羡慕,对方明明连武王都未曾晋级,可是这实力,还有这功法,都是他远远所不能比的。

    武玉顺真恨不得拜风浪为师,好向他学习这蛰龙屏息诀,可是他心中明白,这些都是没用的,象这等珍奇的功法,那一个拥有者不是命,绝对不肯轻易教人的。

    按照风浪的安排,武玉顺将他的气息调匀了,随着他一起快地向前走去。

    对于武王境界的高手来说,这一手武玉顺使起来倒是没有丝毫的困难,他一路行来,气息非常地均匀,无形中给风浪遮掩两人的气息,省却了不少的气力。

    自从风浪掩盖了两人的气息以后,这一路行来,居然是畅行无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个洞口前。

    罡气有缘留后世,洞口无门请进来

    风浪和武玉顺望着这类似打油诗一样的对联,都是觉得暗自好笑。

    “既然已经出了邀请,那我们就别客气了,进去”

    风浪笑了一笑,冲着武玉顺说道。

    武玉顺并没有说什么,就抢先一步走在了风浪的前面,大摇大摆地闯了进去。

    见到了武玉顺这突兀的举动,风浪愣了一下,迅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是唯恐前面会有什么危险,这才抢在前面的。

    “人非草木,孰能无,这大多数的人,毕竟都还是知恩图报的啊”

    风浪暗自点了点头,对于这人的认识,他自觉更多感悟到了一些。

    既然武玉顺做出这种姿态了,风浪也不甘落后,他将子一飘,随着武玉顺的后就快地飘了进去。

    等到风浪和武玉顺走进了洞口,他们全都惊呆了,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如果不是某章的最后一页--

    --如果是某章的最后一页--。。

重要声明:小说《武动仙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