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半夜鬼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红金 书名:武动仙惊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半夜鬼叫

    “从前面开始,就进入到真正的魔域中心了,一定要小心点!”

    姬玲的脸上,露出了极难得的凝重表,冲着风浪谨慎地说道。

    风浪点了点头,这一路上,他曾经听姬玲说过数次这魔域的可怕,如今来到这里,心却也不知不觉地紧张起来。

    “嗯,我的这副样子,无颜见家乡父老,所以我要改变一下,希望你不要吃惊!”

    说着话,姬玲就低下了头去,久久地没有抬头,等到她将头重新抬起来的时候,立刻就换了一副模样。

    风浪一看脸上就露出了苦笑,这个姬玲,简直就象是凤凰变乌鸦,脸色变得黄黄的,还拉得很长,一双灵动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显得要多呆滞,就有多呆滞,要多丑陋,就有多丑陋。

    如今的姬玲,实在是不那么地受看,导致风浪看了两眼以后,就抓紧转过了头,这模样儿看得多了,只怕是有损姬玲在他心目中的形象。

    风浪自然是知道,姬玲能这么的变化,看起来是使用了大变化术的结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要变得这么古怪,难道是拿着麻当有趣吗?

    “咳,咳!我的这个样子,应该是没人认得出了,可是跟着你,实在是……让你受委屈了!”

    姬玲拿出来镜子粗粗地照了一下,就将那镜子远远地给扔了出去,突然变成了这副样子,实在是让她很自卑,连说话都有点结结巴巴起来。

    看到了姬玲的这番举动,风浪愣住了,难道这副样子,不是她所想要的吗?

    “既然你要变,那我也随你变好了!”

    风浪叹了一口气说道,然后他就低下了头,接着抬起头来,在大变化术的作用下,形貌和气质,都不知不觉地变了。

    如今的风浪,就象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这样的男人,一点特点都没有,随便扔进人群中就会找不到了。

    “咳,你怎么什么都会,让我保留一点自信,好不好?”

    见到了风浪所表现出来的本领,姬玲不由地目瞪口呆,许久以后才愣愣地说道。

    风浪笑了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如果这个时候,再表现出来特别地谦虚,那就有点装了。

    “我所练的这个功夫,叫做大易容术,说是可以随心而变,可是我看,与你的本领,实在是相差太远了!”

    姬玲异常感慨的说道,她看向风浪的眼神中,更是写满了崇拜。

    “能不能把你的大易容术传给我,让我看看?”

    风浪沉吟了一下说道,他很是好奇,要什么样的功夫,才能将一个好端端的美女,给整成这个样子。

    如果是别人想要大易容术,姬玲那是绝对不给的,因为这可是她所会的顶级功法之一,但是风浪在她的面前,表现了绝对高乎她的本领,所以她在听说之后,二话没说,就将大易容术传给了风浪。

    风浪得到了大易容术后,很快地就看了一遍,然后他的神笑了笑,颇有点神秘的意味。

    “这功法到底怎么样?”

    看到了风浪笑得古怪,姬玲不由好奇地追问道。

    “这个我可不好评价,你还是自行看看吧!”

    风浪说着话,就将一道功法打了回去,这是大变化术中关于易容方面的内容。

    接受到了风浪打回来的那道功法,同样是叫做大易容术的,姬玲沉吟了半天,她的神,就好象是呆滞了一般。

    幸好姬玲的模样,本来就显得相当地呆滞,站在那里,就好象是一个天生的傻子,倒也并不引人的注意。

    外表看起来特别地平静,可是姬玲的心中,却是犹如翻江倒海,她实在是没有想到,风浪传给她的功法,居然是如此的玄妙,与之相比,她原先所练的那个大易容术,就好象是个垃圾一样。

    由于姬玲对于原先的那功法,已经是沉浸了多年,所以对于其中的一些疑问,她可是由来已久。

    如今见到这新的大易容术,使得她多年来的疑问,一下子就迎刃而解,姬玲的心中,除了极度的欣喜之外,就是那一波接一波的震撼。

    在不知不觉中,姬玲就消化了半天,风浪却是很有耐心,在那儿默默地调动内息,并没有催促她。

    “好功法,真是好功法!”

    不知道过了多久,姬玲方才长叹了一声说道,通过这功法,使得她在易容方面的本领,可是大大的提升了一个档次。

    现学现用,等到姬玲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她又已经是改换了容貌,变得跟个普通人差不多了。

    见到姬玲的领悟能力如此之强,风浪在旁边看到了,却也不住地暗自点头。

    在姬玲的心中,对于风浪的无私和慷慨,不由地暗自感觉到一阵的暖意。

    “呀!原来天色已经快要黑了,我们还是快点进城吧!”

    姬玲看了看天色,连忙一下子的惊叫起来,她可没有想到,消化这些信息,居然化去了如此多的时间。

    在姬玲的一路指引下,风浪和她两个人快速地向前飞去,一直走到了一个叫做大魔王城的地方。

    风浪看到这城市非常地高大,特别是在夜色中,显得极为的森,倒是与那个冥界的阎王城颇有一比。

    在这城中来回飘的都是黑色的魔气,就象是笼罩了一层黑雾一般,在黑暗中看来,这城就象是一个魔鬼。

    对于这座城市,姬玲就好象是颇为熟悉,带着风浪,很快就来到了一家客栈,然后订下了两最好的房间。

    见到风浪和姬玲长相一般,穿着普通的样子,那客栈中的伙计差点没把他们赶走,等到姬玲掏出了大把魔界中统一的水晶魔币,这才将那伙计吓了一跳,没想到眼前这两个普通人,居然还是个有钱人。

    茫茫的夜色中,风浪的子一闪,立刻就出了房门,在这里练功,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他可没有办法控制。

    早在风浪来时,他就已经看到了,在这城的东南角,可是有着一片树林,那里倒是适合练功的。

    姬玲就在风浪的隔壁,她在陪着风浪说了一番话以后,想必有些累了,此刻正躺在上休息。

    听到姬玲的呼吸,依旧是相当地平稳,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动静,风浪的脸上笑了笑,一个纵处,就出了这客栈的院子。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风浪就来到了那片东南角的树林中,找了一个比较空旷的地带,立刻就盘膝坐了下来。

    这树林中僻静而幽远,如果是寻常人,恐怕真的是在这里呆不了多长时间,可是风浪却已经是习惯了,在他的脸上,还浮着淡淡的笑容。

    抬头望了一眼天边的月,显得是那样的遥远,在这林中,似乎显得特别地昏黄一般。

    风浪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立刻就与世界之树产生了联系,然后就见那一道道的魔气,就从这附近的天空中,犹如狂风一般的滚滚而来。

    由于这林子中间本来就是特别地静,所以风浪很容易就进入到一种非常宁静的状态中,他练起功来,效果就显得特别地好,而那些本来在空中漂的魔气,就好象是找到了归属一般,一个个的表现都是争先恐后。

    风浪闭上了眼睛,尽地催动起体内的气息来,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好象与这片树林完全地融为了一体。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风浪突然间觉得耳朵微微一动,然后他立刻就从练功状态中醒了过来。

    经过这一番的吸收,风浪只觉得体内的魔息,有了明显的提高,他立刻振臂而起,闪就飞到了一棵树上,手显得异常地灵动。

    “大老远的从门派中赶来,却不知道有没有作用?”

    风浪刚刚地藏匿好了形,就听到一个恻恻的声音传了过来,在这黑色的夜空中,听来倒是特别的清楚。

    “上头既然是这样传下来了令,那小妖女,想必就已经是到了大魔王城,对于上头的话,难道你敢不听吗?”

    这是另一个既尖且细的声音,与那个恻恻的声音,听起来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

    就在这声音的互相对答之中,凭借风浪的目力,他就隐隐地看到,有着两个黑色的影子,从这密林山空一掠而过。

    看到这两个黑色的影子,在如此的夜色中,如此的横无忌惮,风浪唯恐他们会对姬玲不利,因此在后紧紧地就追了过去。

    这两条黑影的速度很快,就算是风浪,如果是不打点起精神,都恐怕会被他们给甩下。

    在这样的速度之下,风浪追着那两个人影,很快地就来到了大魔王城,而且恰好就是到了那客栈的上空。

    “据上头所言,就是这一家客栈了,只是这里住宿的人这么多,该如何下手啊?”

    那尖而细的声音,露出了疑惑的神,听起来他的心中充满了为难。

    “我们是奉谕而来,这有什么为难的?”

    听到了这个声音,那恻恻的声音,不由地笑着说道。

    “各位听了,魔界阳使,奉命来找姬大小姐,闲杂人等,不得出来!”

    恻恻的声音,突然间顿了一顿,然后大声地叫嚷起来,这声音如同雷震,不但是传遍了这客栈,连这大魔王城,恐怕都听得一清二楚。

    在这半夜中,突然间听到这样恻恻的声音,客栈中立刻就乱成一团,不过这些人,全都听说过魔界阳使的威名,一个个的都在房间中藏着不敢出来。

    “兄!怎么样?有效吧!你看,有时候,该简单的就得简单……”

    那个恻恻的声音,笑嘻嘻地冲着另外一个黑影说道。

    “事没那么简单,究竟有没有效,要看能不能得到大小姐的回应?”

    魔界的使摇了摇头,这样的招数,他何尝是不知道,可是究竟能不能找到姬玲,他却实在是没有一点把握。

    听到了阳使们这样的话语,风浪不由地叹了一口气,姬玲和他,好不容易才各自易容完毕,没想到却是全然没有派上用场。

    因为风浪知道姬玲的格,在这样的挑衅下,她是没有任何理由不出来的,恐怕还不会让这两个人等的太久。

    “深更半夜的,在这里鬼叫什么,还让不让人睡了!”

    姬玲一边走了出来,一边伸着懒腰,在那儿睡眼惺忪地飞了出来。

    原来,在听到阳使喝话以后,姬玲立刻就冲了出来,转了个,却冲向了风浪所在的房间。

    当看到风浪的房间里面,居然是什么人都没有的时候,姬玲可真是愣住了。

    姬玲所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风浪这小子跑了,可是她随即摇了摇头,依她对风浪的了解,这家伙还真不是一个如此小胆的家伙,而且,背信弃逃,却也不是他的风格。

    “原来,这个小子是练武去了,希望他能听到这里的动静,然后会过来帮我!”

    姬玲本是冰雪聪明的人,在看到了眼前的场景以后,略微思索了一下,立刻就明白了过来。

    如此一下耽搁,这才导致姬玲出来的晚了,可是她的脚步,却依旧是匆匆,气度却也显得相当地从容。

    纵然是在昏黄的月色下,阳使的目光锐利,依然是看得分明,就见从这客栈里面,来到这院子中的,居然会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是出言不逊。

重要声明:小说《武动仙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