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5章 一人九兽对十二祖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红金 书名:武动仙惊
    说起来,朱雀这一次可当真是在玩火了,她本来想佯装被翕兹所迷,然后伺机刺杀他。

    谁知道,翕兹这一生中都在玩电,而他的一双电眼,更是他功力的最高所在,连修炼了凝神诀的风浪,都差一点被他所乘,更何况是在玩火的朱雀呢。

    就在开始摇摆的时候,朱雀的神智还是特别地清醒,在她的嘴角中所透露出来的,还是一丝丝的冷笑。

    可是等到朱雀一步三摇的走到了翕兹的边,她的神智就开始变得模糊了,这充满了凶杀气息的战斗场,突然间变成了她那绿草如荫的雀儿岛。

    而她面前的这个翕兹,却在霎那间变成了玉树临风的风浪,而那往常,对她一直是若即若离的神,却是全然的不见了,换成了一副含脉脉的眼神。

    “你可知这些子以来,我想你想的有多苦吗?”

    这些话本来是一直埋在朱雀心里,打死都不会往外讲的,可是此刻的她,神智已经是相当迷糊,将翕兹当成风浪就说了出来。

    “嗯,我知道,我知道!”

    听到了朱雀的话,翕兹差一点没乐得晕掉,他在那里连连地点头,觉得骨头都酥了几分。

    眼看场面就将闹得不可收拾,恰在这时,风浪的这一声大吼传来,立刻就象是幕鼓晨钟一般,将朱雀给彻底的唤醒。

    等到朱雀一下子醒来以后,想到刚才的那通话语声,只怕是清清楚楚地传遍了每个人的耳中,朱雀只觉得这一下子的羞怒,那可是当真的非同小可。

    “我、杀、了、你!”

    看着眼前翕兹的那丑陋模样,想到刚才所说的那番话,朱雀只觉得她的血,都要燃烧了一般。

    在这种羞愤难当的时候,朱雀直接就用上了她的九变功夫,形连续地闪了九闪,将威力提升到了最高。

    就见朱雀的全都变成了赤红色,一道极长的火柱,嗖地向翕兹飞了过去。i

    翕兹还未从回过神来,突然间就见到眼前火光乍现,那强度居然是前所未见的强,这一下子可真是将他给吓坏了,连忙催动手中的红蛇,在面前形成了一道电幕防御。

    结果就听到呯的一声响,然后翕兹的子,一下子就飞了出去,脸面都被烧得灰黑一片,在那里不住地呼痛不已。

    青龙所对的那个祖巫名字叫做句芒,长得就如青翠的竹竿一样,人面鸟,脚下还踏着两条龙,他同样是练的一木属的功夫。

    一直以来,句芒都以为他的木属的功夫,可以说是天下第一,谁知道今天遇到了青龙以后,不但丝毫未曾沾得上风,反而被打得节节后退。

    青龙借着这些年来吸收的兽气,气势比起原来有了明显的不同,他无论是使用青龙探爪,还是青龙摆尾,较之以前,威力都有了数倍的增长。

    句芒的木属功夫,同样是使得连绵不绝,可是他的子,却也只能是连绵不绝的后退。

    掌握了空间力量的帝江,碰到的恰好是以速度见长的鲲鹏,他们两个在这里打得一片风生水起,活动的范围,算是这些战斗的人群中最大的。

    帝江震翅间就有万里,本来以为是够快的了,可是鲲鹏的速度,却一点也不比他慢,所以他们两个就是以快打快,那一次次的对决,简直是看花了人的眼睛。

    鲲鹏暗自吸了一口凉气,他知道,如果不是近十年来的这次练功,使得他的功力大增的话,只怕他在这帝江的手中,连一招都未必能接得下来,但是现在,他却是有着足够的信心,能将这帝江给打败。

    手拿两条黄蛇的强良,是雷之祖巫,他偶一出手处,便见雷声滚滚,功力稍差的,便要在这雷声轰鸣中被炸的粉碎。

    可惜强良面对的对手也很强,却正是在异兽中杀伐之气最重的白虎,白虎的一手白虎断门刀,此时更是出神入化,那随手而出的凌厉刀光,居然将这粗如水桶的雷电,都给劈得粉碎。

    “好啊,好啊,今天打的可真过瘾,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

    白虎一边打斗,一边在那里放肆地笑着,他这十年来,一直都在与同伴们切磋,想要找出这等真正的杀意来,那可实在是难!

    如今的白虎,将他的凌厉杀意,完全地都催生到了极点,单是那目中露出来的凶光,就令得强良的心中暗自地胆颤不已。i

    纵然是强良一生的强横,可是他那里见到过如此凶狠不要命的,好象是只要能够将他斩杀,就算是要去了白虎的命,却也是在所不惜一般。

    “靠,我与你又没有生死的冤仇,你这可是何苦来者?”

    强良的心中暗自咒骂道,他可不知道,白虎的功夫就是这样,如果不是靠着这凌厉的杀意,只怕也发挥不出来白虎功力中的真正精髓。

    一金鳞的蓐收,遇到的是一圣光的辟邪,他们自从遭逢的那一刻起,就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对攻。

    蓐收所练的是金系功夫,向来是讲究大开大阖的,在他的脑子里面,一直就没有后退的这种念头,每一着出手,都是采取的攻势。

    奈何他遇到的辟邪,一圣光凛然,手中的一手辟邪剑,更是被他使得极其娴熟。

    在蓐收攻来的时候,辟邪有时也会采取守势,他的防守做的简直是滴水不漏,就见辟邪剑成了一条条的剑影,在他的面前影影幢幢,就象是形成了一道剑幕的墙,纵然是蓐收的攻势凌厉,可是始终未能透过那重重的剑影。

    在防守的时候,辟邪显得极其的安静,可是他在进攻的时候,却象是完全地换了一个样子。

    只要这辟邪剑一采取攻势,立刻就会闪现出万道的金光,就算是蓐收本都是金光闪闪,可是在看到如此充满了凛然正气的圣光以后,依旧是不敢直视。

    蓐收和辟邪的这一组对敌,基处于均势状态,不过看到蓐收那急红了眼睛攻击,而辟邪却是一副神态自若的样子,恐怕长久战将下去,那蓐收却也是占据不了上风。

    一黑不溜秋,脚踏黑龙的共工,遇到的是同样面如锅底的玄武,他们两个长得都黑,本来从容貌上来说,应该是颇有惺惺相惜之意,可是如今的这一场遭遇战,却使得谁都无法留手。

    这两个人都是水属的功夫,这一场大战,就弄得所在的那片空间,都有着浓重的湿意,每一次的强烈撞击,都能打出来漾漾的水意。

    共工的手里缠着一条青蟒,手臂舞动间,就好象这儿的水意,都归他调动一般,那模样儿就象是水中的霸王。

    而玄武的功夫,在这些异兽中,本来就是极其出众的,如今经过这十年的苦练,同样是特别地突出,如果他不是顾忌着强行攻击,有可能会弄得两败俱伤,只怕是早就猛烈出手了。

    原来,这玄武的心中极有算计,他看到眼下,完全是他们这一方占据了形势,只要不是出现什么异常,这一场群架,只怕是赢定了,在这样的况下,他乐得与这共工硬耗,反正他拖得起,就这样陪着共工在一起拖着就是。

    兽头人,脚踏火龙的祝融,是个正宗的火系高手,他遇到的却是獬豸,同样是个充满了正气的家伙。

    獬豸的实力,比起祝融来算是稍差了一点,可是他的那个独角算是特别地厉害,眼看抵挡不住了,就从那个独角上冒出一股神秘的气息。

    不知道那神秘的气息是什么,可是祝融那号称能焚尽一切的火焰,在遇到那神秘的气息以后,立刻就化为了乌有,连一点青烟都没有产生。

    如此的斗下去,祝融不但没能用火伤了獬豸,反而因为冒进,差一点没被獬豸用独角将他的肚皮顶穿。

    在惊出了一冷汗之余,祝融却也不敢采取速战速决的战术了,只是在远方不断地遥控着火焰,向着獬豸的头上不断地落去,想要先将他的独角来烧掉,然后那就好办的多了。

    人蛇尾,长着九只手的那位,却是传说中的后土,他所遇到的,却是同样为土属的圣麒麟。

    后土的每一只手上,都结有不同的法印,在与人对敌的时候,九手齐发,威力更是特别地惊人。

    但是圣麒麟的功夫,积蓄却也是特别地深厚,他的双足不丁不立着,纵然是遭遇到了强大的攻势,可是始终未曾后退半步,而他所打出的那道道土属的源气,比之后土的九手合力,却也是不遑多让。

    眼见到合九手之力,都无法将这圣麒麟打败,后土的眼中冒出了凶光,他的手上变化更加的繁复了,围住圣麒麟就是一阵的猛攻。

    圣麒麟的面容非常地凝重,他的眼睛眨都不眨,只在手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土盾,牢牢地护在了他的侧,纵然是后土的攻击越来越凌厉,可是始终都无法透过圣麒麟的土盾。

    白泽的对手是烛龙,人面蛇赤红,这家伙对于时间法则掌握的特别熟练。

    如果不是白泽掌握了许多的杀招,恐怕还真的对付不了烛龙,饶是如此,在烛龙的时间法则攻击下,白泽还是显得相当的吃力。

    特别是烛龙的那一双眼睛,好象是藏着月星辰一般,令得白泽根本就不敢视,所以白泽的攻击,完全就靠的是他灵敏的反应,这使得白泽在开始的时候,显得特别地被动。

    不过,白泽的一柄剑,还是使得特别地有灵,纵然是烛龙,也不敢过分的近,他倒也怕白泽突然间使出的那些奇怪剑招,会冷不丁的斩下他的头来。

    在这十二祖巫里面,长的最怪的就是那满场乱飞的家伙了,这家伙乃是一个八个头的怪物,面孔看起来象人,子却象是老虎,还长了一个巴子脚,尾巴一共有十只,颜色或青或黄。

    这个看起来模样很怪的叫做天吴,他的体属为风属法非常地飘渺,与鲲鹏的逍遥游,绝对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个长了八个头的天吴,在场中不断地乱飞,开始是想伺机占些便宜,以保证他们十二祖巫能够取得胜利。

    可是天吴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因为翕兹实在是太快地就被朱雀给伤到了,眼看着一时丧失了战斗力。

    知如果被朱雀腾出手去,那这场中的形势,很可能就会在瞬间急转直下,因此没有办法,天吴只得快速地迎了上去,将朱雀给紧紧地缠住了。

    此刻,风浪等一行一人九兽,与那十二祖巫团团的战到了一起,在这整个兽神的上空,立刻升腾起了冲天的杀气。

    !#

    i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

重要声明:小说《武动仙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