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天下之首(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行思量 书名:再世之永生
    相传天剑怒三十年前进入再世时,只不过是苍天盟一个普通弟子。其时由永生者自建的苍天、化邪、天宵、轩辕并称江湖四大门派,实力雄厚,在正道中仅此于北斗三教与四大山庄。而恰逢苍天盟内部出现矛盾,天剑怒的师父、苍天盟副盟主“三好先生”杜休在调度时连遭毒手数次险些为人暗算,对苍天失望后退隐江湖。天剑怒不忍其师废尽心血的苍天盟为宵小所趁,自此退出苍天盟,自学武艺,立志为师复仇。自杜休离去之后,苍天盟内乱更甚,势力急坠,仅只凭余威旧勇勉强维持其江湖四大门派之一的称号。九年之后,天剑怒复出,以自创武艺天剑怒先后击杀包括苍天盟盟主、三长老、七护法、十三门徒、三十二铁棍僧在内的共计七十六位江湖成名已久的高手,其战长达三之久,场面惨不忍睹。天剑怒更不歇息,硕大苍天盟几十年的基业为其三月内铲除殆尽,四大门派自此只余三门,天剑怒也因之获得“一怒破天”的绰号。天剑怒的行径亦引起武林公愤,然在武林声讨大军数次追杀下天剑怒皆绝处逃生而未伤一人。覆灭苍天盟之后,他又顺手将附近两个趁苍天盟势弱而趁火打劫的小魔教枯骨、碎尘一并铲除,然后在其师隐居山脚下,自裁谢罪。江湖史上最大一次动乱表面上亦随之平息。

    此役武林正道苍天盟覆灭,魔教枯骨碎尘覆灭,天剑怒从而成为一个独特的存在:武林正道仇视他,邪门歪道也敌视他。仿佛这个武林,无人不与他为敌。于是一年后,天剑怒再次复出,立时受到无数江湖中人追杀,直到三月之后,所有人都达成一个共识:

    所有他的仇人中,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所有人都敌视他,所有人都不敢惹他——于是所有人都只能祈求他,不要为难自己。当初追杀他的人现在都提心吊胆,难以安然入眠。仿佛猎人,变成了猎物。

    直到数年后,人们摸透了他的脾气,看清了他的为人,这才得以庆幸——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

    他不是个武痴,从不主动与人挑衅;他也从不骄狂,从不欺压良善。甚至连你冒犯了他,他也大多一笑了之;你因误会而追杀他,他也尽量躲着,尽管杀你不用一刀。但他有一个底限:他看不得自己的友人受到伤害。伤了他的朋友,他会告诉你:什么才是修罗。

    之后几年,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做什么。天剑怒,渐渐成为了一个活着的传奇。当人们开始客观的评价这位奇怪的人物时,才想起当年百晓生那被称为另一大败笔的断言:

    “天剑怒,只是个古道肠、侠骨丹心、重重义的孩子罢了。”

    人们对他所知道的,只是:他的武艺又精进了。直到七年前,百晓生忽然梦中惊醒,感叹一句:“独孤求败,终于了了毕生心愿。”

    于是人们知道,这世上,再无人能与之匹敌。

    他,就是天下第一。

    他,就是天下无敌。

    他,就是这个天下的至尊!

    而今,百晓生所言后的“武林之首”,与当今武林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同时出现在了这偏僻小镇。逸安从此,再无宁

    **********************

    “这么匹小狼,你自己抓了就是了。”天剑怒懒懒道。

    若是他人称神兽狼王是“小狼”,多半会被嘲笑或指责为狂傲。然而出自天剑怒之口,却是那么理所当然。

    荷雪瑶看看“小狼”又望望天剑怒,似乎看出天剑怒确实不想/不屑插手,于是就把佩剑轻轻放在地上,小心翼翼朝狼王走去。那佩剑亦与众不同,连柄带鞘浑然雪白一片,没有其它半分装饰。明明只是鞘尖微微触地,却稳稳直立,没有丝毫颤抖,仿若有无形剑架支撑一般。

    “名剑落雪。”景侯小声道,望望小颜。小颜却低着头,闭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他微微叹息一声,又望向牧子涵,却见他正望着天剑怒怔怔出神,便问道:“怎么了?”

    牧子涵回神,望向景侯:“那救我们的红芒,好像和这人的衣着颜色很像……”

    景侯笑笑:“那人既未留名,便是并不在意我们的答谢。若有机会问问便是,与其一直记挂心上,倒不如多去帮助他人,岂不更好?”

    牧子涵一愣,随后了然颔首,与景侯一起望回场中。

    那白衣女子依旧缓缓向前,看她那小心的姿态,不像是怕被咬,而是怕吓走了这小狼一般。然而场中众人心却跳进了嗓子眼,伸长了脖子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场中一人一狼渐渐靠近,生怕那狼突下重口伤到了他们心目中的女神。

    狼王低伏着子呜呜的地上咆哮着,似乎想要把眼前女子吓走,但荷雪瑶自是毫无胆怯,反而一边靠近一边轻声安慰着比她还高出数截的小狼。狼王躯越伏越低,头不断后缩,仿佛是为狼王的最后一丝尊严才让他站立着没有后退,然而眼尖的已看出,狼王此时浑都在颤抖,连咆哮也成了呜咽。唐唐一神兽,在她面前竟畏惧如斯!

    有心人自也看出荷雪瑶与天剑怒之间非同寻常的关系,兼得荷雪瑶此前使出天剑怒的绝学,甚至有人猜想:莫非荷雪瑶已在天剑怒的帮助下超越了太极第一人天一雪?那么天剑怒又已到达了何种水平?他们二人此时同时出现,又是为何?机灵的早已派人飞鸽传书给自己的门派,时时报告此处所见。

    眼看荷雪瑶柔荑即将碰到狼王鼻尖,那狼王终于支持不住,长嚎一声转逃离。狼王长嚎之时,场中响起无数尖叫,更有数人已执剑冲上前去,只当狼王即将攻袭。然而瞬息间,荷雪瑶已出现在狼王面前,堪堪抚上狼王黝黑的狼鼻。狼王惨嚎一声,立即转向,荷雪瑶却似黏在了它鼻尖一般,无论它怎么闪转腾挪急拐转向,她总是在狼头一尺之前,温柔地轻抚狼头,眼神甚是温和。

    随着牧子涵武艺越来越熟练,他看武艺的水准也越来越高。若是半月前,他只会觉得荷雪瑶轻功卓越,然而现在,他已能大致看出其中要点,体悟到她轻功究竟有多卓越。跟上狼王速度已是不易,处处先狼王一步占尽先机,则不仅仅需要高超的轻功,更需要卓绝的见识和非凡的胆识不可。他越看越是入迷,体内真气竟也不觉中活跃起来,随着荷雪瑶的每一次闪转而在体内流串,体竟有一种飘飘仙之感,轻若无物,仿佛随时可随风而去。

    蓦然间,牧子涵忽而惊醒,只觉后有人注视着自己,浑真气这瞬间竟不再受控制,轰然冲破经脉锢撞向四肢百骸,在周流串数周之后又霎那间百川入海,回归丹田。牧子涵大惊,正回头,右手腕却为人紧紧握住,动弹不得。只此瞬间,那为人注视的感觉已消失,握住自己的手也随之松开。牧子涵望向侧萧诚让,他只以眼神示以沉默,牧子涵便也不再多言。

    抱一丝侥幸心理打开属面板之时,牧子涵赫然发现,自己竟在这片刻间轻功连升3级到达了14级,内功更是突飞猛进直窜上了19级!牧子涵大喜,方知为何小说中武林人士总喜欢看别人切磋武艺,尤其是高手相较,原来对自己提高帮助如此之明显!他却不知若非天剑怒在关键时刻相助为其打通周数大经脉,又让他体验了真气流转浑的感觉,便纵使他悟全满,此时最多也仅可提升1级而已。又若他轻功已达50级,荷雪瑶此时微露山水的武艺于他看来便也不过尔尔,自也难有提升。牧子涵亦不知,此时自己乃得天剑怒相助,一武艺实非自己所有,若是立时重现体验真气流转的感觉多加练习,或可得以保留,然而他却白白浪费了这一机会,不知不觉中将此感觉所淡忘,使得不久之后便为之付出了代价。

    荷雪瑶依旧在驯服她的“小狼”。牧子涵收回心神,努力追上荷雪瑶的动作。然而无意间,他忽然瞥见了狼王的眼神,顿时如为巨锤所击。那哪还是嚣张肆意、威武狂傲的狼王的眼神?惊恐悲惧,与掉入陷阱、仓皇求生的可怜小兽何异?牧子涵忽然对荷雪瑶失去了兴趣,只尽力追随着这失势孤狼落魄的眼神,却越看越是同,越看越觉悲凉。

    狼王终于跑的疲了,又或是神经终于崩溃,蓦然间反急停,张开血盆大口朝荷雪瑶当头咬去。荷雪瑶轻咦一声,手展黏字诀,形仿若雨燕一般飘然而起,翻落到狼王脖颈之上,手抚狼王颈项,轻笑道:“小狼不乖,该打!”言罢,伸手在狼王头上轻轻一拍,其动作之轻,说是抚摸也不足为奇,甚至没有对狼王造成哪怕一点伤害,狼王却如同为千斤巨锤所击,呜咽惨叫声中重重摔趴在地,再也不敢有丝毫异动。

    众人顿时齐声欢呼,荷雪瑶笑盈盈轻抚着狼王的脑袋,望向远处辕木之上的男子。然而闹声中,牧子涵却只觉阵阵反感:

    世事荒唐,不过如斯。

    若是数个时辰之前,谁人曾想驯服神兽?谁人曾想过神兽竟可驯服?而今这神兽再也没有了神兽的尊严,神兽之战,神兽狼王,就此沦为荷雪瑶的宠物,垂耳俯首,悲颜屈膝,与看门牲畜何异?到底似神兽一般战死沙场和为奴为宠过此残生,对它而言,哪个才是残忍?

    然而会有谁同意自己呢?牧子涵苦笑。狼背上的荷雪瑶依旧美丽,他却觉出一丝瑕疵——或许是自己的瑕疵吧?他叹息,却听得侧女子道:

    “好可怜……”

    小颜轻咬细唇,眼角隐隐似有泪花泛动。景侯微微搂住小颜,轻声叹息不语。

    牧子涵蓦地心神一颤,眼看得小颜楚楚可怜摸样,也不知心中何处冒出的勇气,忽然气沉丹田,大声喝道:

    “放了它!”

    不知为何,这一瞬间,牧子涵心中想到的,竟是:

    老夫聊发少年狂……

重要声明:小说《再世之永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