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医者如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行思量 书名:再世之永生
    华风唤醒二人时已时近午时。牧子涵睁开眼才发现自己睡在了篝火边,旁边还有一干净的衣服,想必是华风醒来后把两人搬了过来。见景侯睁开眼睛,华风皱眉道:

    “人参呢?”

    景侯一愣:“人参是放在我这儿的?”

    华风望着他,脸色一时有些难看。景侯急急起,却发现自己行李已然不见,竟是睡梦中不觉被过路客顺手带走了。

    华风无奈叹息:“你还是回去向你那大小姐解释吧,,这次可与我无干,别又把责任推到我上去。”

    牧子涵见景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便道:“这样吧,我这几张狼皮就给你们吧,反正我暂时也不缺钱。”

    景侯闻言连连摇头:“这怎么可以?要是那丫头知道你这么慷慨,她非着我们把你抽筋拔骨卖了不可!”

    牧子涵一时无语,心下好奇那义妹小颜究竟是何人物。

    华风思索片刻,问道:“不知子涵兄之后有何打算?”

    华风具高傲公子气质,却并没有丝毫居高架势,反予人十分亲近的感觉。牧子涵道:

    “过着看吧,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打算。”

    华风笑道:“那不知兄弟有没有兴趣和我们一起来经营这家药店?”

    牧子涵一怔,忽而明白华风昨夜亦未睡着,却也并未出声打扰自己二人,心中便又生出几分好感。他本要待推辞,但一时也想不出今后作何出路,便犹豫道:“可以吗?我对药店什么的一点都不了解啊。”

    景侯笑着拍拍牧子涵肩膀:“要不这样,你先和我们回去之后再决定吧!”

    牧子涵还没回答,华风倒是轻笑起来:“侯哥,你比我还黑!”

    景侯但笑不语,温和的笑容下却似有一分狡黠。

    明明是大天,牧子涵却忽觉冷风飕飕,莫名浑一颤,心头掠过一阵不祥的预感。

    **********************

    回到逸安,三人各自先把自己没用的东西拿去卖了。牧子涵那四张狼皮居然卖出了十二两白银,让牧子涵小小开心了一下。

    不过他也就只能这么小小开心一会儿。

    景侯带着牧子涵回到自己居住的客栈。尚在走廊上,牧子涵便闻得淡淡中药苦味,微微皱眉有些不适。景侯敲了敲对面的房门:“小颜,我们回来了!”

    门内自然就是景侯说过的自己义妹小颜。很快门便开了,尚未看见人影,一股刺鼻药味就迎面扑来。景侯二人倒是没什么,牧子涵却受不了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直把眼泪都打出来了,随后便听见清脆的笑声。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牧子涵睁开眼,便看见淡淡烟雾缭绕中,一张白皙笑面正浮在自己眼前三寸处,便似午夜幽灵一般。

    “鬼啊!”牧子涵毫无防备,不由的惊呼一声踉跄后退几步,一时失措摔倒在地。笑靥立时变色,牧子涵也方看出缭绕烟雾中的女孩躯。

    “你说什么?!”女孩大步走到牧子涵面前蹲下,“你说谁是鬼?!”

    女子年约二十出头,一绿色薄衫上沾满灰烬,却并不妨碍其姣好姿。正如大多这年龄段的女子一般,这女子面容清秀,皮肤白皙,虽不是什么绝世美人之貌,却也有一股青活泼的独道魅力。

    牧子涵也只是一时心惊脱口而出,并无他意。他慌忙摆手解释:“不是不是,我不是说姑娘你像鬼……”

    女孩一听,眼睛睁得更大了。不过她还没发作,景侯就拉住了她:“好了小颜,你就别欺负他老实人了,他可是你老哥的救命恩人哪!”

    小颜回头瞪了他一眼:“真的?”边说边又看向华风。华风稍稍点头:“如果不是子涵,我们今天便真回不来了。”

    仿佛在她边,景侯博识睿智皆无用,华风忧愁高傲尽消逝,二人都终于脱去了一江湖之气,仅仅只是宠溺妹妹的兄长而已。

    小颜哼了一声,又回头盯着牧子涵道:“真的?”

    牧子涵头往后缩缩,和小颜拉开一点距离:“其实,也不算……”

    小颜却立马打断道:“好!你说的,可不是我你的!别想找我要报酬!”

    牧子涵剩下的话卡死在嗓子里。小颜说完也不等牧子涵有反应就直接回头进了屋子,然后重重摔上房门。

    看到小颜离开,景侯和华风仿佛松了一口气。景侯忙扶起牧子涵道歉:“让你笑话了,这丫头不懂事,我也没办法!”

    牧子涵摇头苦笑道:“也是我失礼在先,怨不得小颜姑娘。”

    华风推开门,率先走了进去。牧子涵犹豫了一下,见景侯在门口等他,便一起进了屋。

    小颜正在熬什么药,屋里味道更浓。华风把钱袋放到桌子上,对小颜道:“这次没找到多少宝贵的药材,幸好路上遇到子涵兄,从四匹狼上捞到了一笔钱。这儿一共四十二两白银,还有一点零头。”

    小颜看了一眼钱袋,又瞪向华风:“怎么这么少?上次不是说有几株人参可以挖了吗?别告诉我你没采!”

    华风尴尬的挠挠头,再无半分公子哥模样:“那个……这次去,倒的确是熟了,只是……”他一边支支吾吾着一边用眼神向景侯求助,可景侯正好对那正在熬的药产生了兴趣。

    小颜看看华风又看看景侯,见两个人都不肯说话了,最后哼了一声也没追问下去,反而指着牧子涵道:“这个家伙又是怎么回事?”

    华风如蒙大赦:“昨晚我们回来的时候碰到狼群了,幸好子涵兄帮忙赶跑了狼群,我们才有命回来见——回来把钱交给你哪!”他却很清楚和钱比,自己二人还真算不了什么。

    小颜却是恨恨的看着牧子涵,不信道:“就他这样?还赶跑狼群?你骗鬼啊?”

    景侯微微皱眉,轻声道:“小颜,太过分了。”

    小颜顿时怒了:“我过分?你就知道说我!人家被别人欺负了你怎么不管哪?”

    “他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还没有?哪有一见面就对着女孩子叫鬼的?他分明就是看我不顺眼跟我过不去嘛!”小颜说着,双眼里居然出现了点点泪花。

    “那个……”景侯正要说话,牧子涵却插口了。见小颜看向自己,牧子涵道:“很抱歉,是我唐突了。我还有事,得走了。对不起。”毕竟自己失礼在先,牧子涵亦不愿因自己伤了二人兄妹感,便转准备离去。

    “你不能走!”出乎牧子涵预料,居然是小颜出口挽留了。牧子涵微微犹豫,然后转过看向小颜。小颜却恨恨的瞟了一眼景侯:“你不能走,你走了,大舌头又要对我唠叨个半天!”

    见牧子涵看着自己,景侯无奈的耸耸肩,走过去拉着小颜轻声安慰起来。华风同样无奈的看着牧子涵:“不要介意,这丫头就这样,被他哥惯坏了。”

    当初景侯与小颜义结兄妹之时华风并未在场,小颜也不肯承认这高傲公子为自己兄长,是故二人虽是兄妹之实,却并无兄妹名分。

    牧子涵无奈苦笑。华风又道:“看着吧,景侯这次和她对着干,很快就要吃苦头了。”

    牧子涵不解:“哦?”

    华风正要解释,小颜那边却又叫了起来:“什么?他要加入我们?”

    景侯忙道:“不是,不是他要加入我们,是阿风和我邀请子涵兄加入我们。”

    似是将功劳尽归华风一般,景侯故意大声把华风名字说在前面。小颜闻言狠狠瞪了华风一眼,面目不善。华风面上微笑,心下却暗骂景侯老巨猾。

    小颜回答的也很干脆:“不行!”

    景侯愁眉苦脸道:“我的好妹妹啊,你就体谅一下你的哥哥们吧,就算是成生山林那也不是绝对安全的啊!我和阿风挂在山上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死亡都起码有十来天不能去采药,要不我们早就够钱去悬水城了啊!”

    小颜看了一眼牧子涵,显然气还没消:“那加上他又有什么用?”

    景侯苦口婆心:“子涵兄会一些武艺,这样你哥哥们会安全的多啊!而且三个人不是比两个人要走的远吗,山脚下的药都被我们采的差不多了,去深山了不是能采到更好的药材吗?”

    华风也接口:“子涵也可以对付野兽,捕猎可比采药赚钱多了啊!”

    小颜却只嘟着小嘴一遍遍重复:“不行不行就是不行!”

    景侯还在劝说,可小颜就是赌气不肯答应。牧子涵尴尬的站在华风旁,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华风也无奈的看着小颜,却忽然灵机一动:“对啊,小颜,有子涵帮忙,我们可以直接翻山前往悬水城啊!”

    景侯一听,不由也是一喜:“就是啊,这样我们就可以省下五十两白银啊!而且天风山上奇珍异草肯定更多,我们还可以顺路采过去嘛!”

    小颜不说话了,只是皱着眉头嘟着嘴,似是在认真考虑。好半响,她才说道:“好了嘛,人家说不过你们啦。你要加就加吧。”景侯和华风同时长出了一口气,面露喜色。小颜又很委屈的看着牧子涵道:“都怪你啦,乱说话!”进门只说了两句话的牧子涵哭笑不得。

    华风见牧子涵有些不解,便悄悄对牧子涵解释道:“悬水城是比逸安大了许多,赚钱也快了许多,只是逸安通往悬水的惟一官道被悬水最强势的帮派所霸占,过路费高达八十两白银,否则便只有翻过天风山或两边绕过去。只是这三条路都不安全,像我们这些生活职业者根本没办法自己过去。所以如果你能带我们过去的话,我们就省下了一大笔钱,还能去寻找这儿没有的药材炼制稀有些的中药。”

    “那为什么不找几个会武艺的带你们过去呢?”

    小颜也听到了这边的对话,接口道:“你当我们不想啊?他们张口就要五十两,抢啊!”

    牧子涵笑道:“若是悬水赚钱比这儿快上许多,五十两白银想来要赚回来也很快吧?”

    小颜一瞪眼:“凭什么?”

    牧子涵语塞。小颜问的自然不是“凭什么”赚钱很快,而是凭什么要付出这五十两银子。碰上这般小心眼/死心眼的女子,自是什么理都说不清。

    华风无奈地轻声道:“这丫头就是看不惯那些人嚣张的样子。其实之前也有人顺路的,偏偏丫头又不放心非说他们是强盗……哎哟!”

    小颜收回杏拳:“不准嚼舌根!”

    牧子涵想想,又犹豫道:“那天风山应该也不好走吧?我才刚刚学武,怕实力不够啊。”

    景侯笑:“又没说现在就走,等几天也没事。这样,天风山上也没多少太厉害的野兽,只一些不懂武艺的山匪,你把一武艺学到10级也就差不多了。”

    “10级吗?我已经到了啊。”

    此时牧子涵剑术、轻功与内力都已经突破了10级,拳术、箭术也已相差无几。景侯闻言一喜,问小颜道:“这炉药还得几?”

    小颜得意道:“今便可炼出。我是谁嘛!”

    华风却摇头:“也不急。再几便是武学试炼,子涵初来乍到,怕是还没见过吧,不如待这次试炼后再行动。”

    牧子涵闻言好奇:“武学试炼?类似擂台么?”

    小颜没好气的望了他一眼:“试炼和擂台哪儿扯得上关系了?”

    景侯无奈,拉牧子涵到桌子旁加以说明。

    原来由于再世之中只有武学等级和属两个数字,又只有自己能看见,武林中人若非相互切磋,便无从比较各自强弱。是以自江湖历四年七月十五起,每隔大致三年,各城镇外都会有强大的猛兽出现,号称野兽之王。而江湖中人也为保护城镇、知晓自实力于这一天聚集在城镇门口共同击杀该兽王。由于对兽王造成的伤害都会以具体数字显示在头上,众人便能知道自己武学所能造成的杀伤力,便也能得知自己在江湖上的大致水平。这便与许多游戏中怪兽攻城相似,称为神兽战。

    初时神兽战还能吸引所有江湖中人,然而次数多了,武林人士便也觉得腻味,而其时间又与两仪派每年七月十八正魔两道论武大会相冲突,神兽战渐渐也变了质。时至今,神兽战已成了各门派招收弟子、对外宣传的手段之一,其名号也更为武学试炼。兽王出现后,先由当地较有名气的武林人士做开头彩,待得兽王被彻底激怒之后便是各门派弟子展示自己门派招式之时,最后兽王失了锐气,有意加入江湖、想要初试锋芒之辈便可上前展示,直至兽王虚弱将亡,便任由初学武艺者宰割。由于兽王体型巨大,其尸首有极大用途,一般都交由村长或帮派首领分配给各门派弟子。这也便算是神兽战/试炼的结束。

    “这有什么好看的?”牧子涵不解,“这不完全就是一群人虐待动物,有何看头?”

    小颜一怔,颇觉意外般望了他一眼,眼神柔和了许多。华风淡淡道:“这儿是武林,不是童话。若是连一只野兽都心存怜悯无法下手,迟早会命丧于此。”

    牧子涵愣住。这道理他自然也明白,然而无论如何,听起来仍觉十分不适。小颜也恼怒般瞪华风一眼:“你不介意,你去当靶子让人蹂躏啊!”

    景侯打圆场道:“阿风所言并非无理。不过心存善念也总是好事,只是必要之时万勿心慈,以免害人害己。这试炼上能见得各门派初级、后续武学,说不定也能见到什么传奇人物,若是新出道子弟用出绝学也是常事。”

    华风道:“你虽尚不入得江湖,多知道一些江湖中事也并无坏处。且观摩各家武学,对自己或能有所助益。不过若是真不愿前往,我们过几便是。”

    沉默片刻,牧子涵道:“如果你们不嫌麻烦的话,我还是前去一看吧。”

    人在江湖,不由己。便如华风说的,多知道一些江湖中事并无坏处,不若借此机会稍接触各家武艺,万一之后临阵敌对也能有所防范。

    华风和景侯都望向小颜,便似她是三人首领一般。小颜又望望牧子涵,神色复杂,半响才道:“去就去吧。只是你不准出手!”

    牧子涵原还道小颜记恨自己应反对才是,不料其竟准了,心下便是一喜:“如此多谢大小姐成全!”

    小颜三人俱是一愣。牧子涵一时欣喜,之前华风对小颜的称呼便脱口而出,待反应过来,脸上立时一阵烧烫。小颜望得其窘迫模样,终于“噗嗤”一声欢笑展颜:

    “看不出你这大木头还油嘴滑舌!”

    **********************

    聊开之后,牧子涵便也发觉小颜确如其外表,乃是一蛮任的姑娘,不知是她生如此,还是被两位兄长宠溺惯出来的结果。只是与这般女子相处,虽事事吃亏三分,倒也颇觉心安,毫无防备尔虞我诈之需。

    四人聊得片刻,小颜忽又想起什么,跳起来道:“你们还没吃过吧?我去叫小二把饭菜拿上来。”

    华风笑道:“这可是有新人到来,你也不展示一下自己的厨艺?”

    小颜瞪他一眼:“想的美!我还没和他算账呢!”

    看着小颜离开房间,华风叹息道:“因为你一句话,我们的计划完全泡汤了。”

    牧子涵讶然:“我么?”

    景侯点头:“要是你刚见小颜的时候表现好一点,按这丫头的格你就算不想加入我们也会被她拉进来的。现在可好,我们三都欠了她一个人,以后就该她嚣张了。”

    “啊……”牧子涵也无奈,便将话题引开,“倒是景侯,说是离开江湖很久了,对江湖中事十分了然呢!”

    “闲着也是无聊,便找些事做罢了。对了,我还没问你小子呢,你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难道我妹妹很丑么?”景侯忽然装作凶神恶煞的样子看着牧子涵,却又朝牧子涵眨着眼。牧子涵一愣,随后便也醒悟过来。

    “不能怪我啊,忽然在这么个灰不溜秋烟蒸雾熏的地方看到这么一个漂亮的超越人类极限的绝世美女,难不成我还能想到仙女啊?”

    “那你也不能想到鬼啊!”

    “我第一印象的确不是鬼啊。”

    “那是什么?”

    “……小狐狸精。不过太长了,结果出口就变成鬼了。”

    “……”景侯无语。过了一会儿,他又道:“你怎么就找了个这么烂的借口啊?”

    牧子涵分辩道:“你又不提前和我知会一下,我哪知道你忽然要我演戏啊?”他本就比较木讷不善言辞,对女子更是相交甚少,仓促间说出这番话来,脸色已是十分难堪。

    景侯叹息道:“兄弟我已经帮过你了,她再找你麻烦你可别怨我了啊!”

    牧子涵苦笑。华风道:“你们说她干嘛不进来,反而又下去了?”

    “等吧,等她回来就知道了。”

    “那说真的,你当时到底想的是什么?”

    “……真想的,就不说了吧?”牧子涵轻声道,小心翼翼地望着房门。

    景侯再次无语。

    过了片刻,小颜蹦蹦跳跳地推开门闯了进来,然后坐到座位上笑盈盈的看着牧子涵,直看得牧子涵浑不自在,她才说道:“我去点菜了。”

    “哦。”

    “你不问我点的什么吗?”

    “嗯……你点的什么?”

    “三菜一汤。”

    牧子涵还没说话,华风是一惊:“三菜一汤?你不会告诉我是那四道吧?”

    小颜笑得更开心了:“正确!”

    牧子涵问道:“哪三菜一汤?”

    景侯耸拉着脸道:“平常我们三个人都不够吃的三菜一汤。”

    华风抱怨道:“这点菜四个人哪够啊?我们连早餐都没吃的!”

    小颜嘻笑:“可他又没给钱!”

    牧子涵叹了口气,站起来:“既然你不欢迎,那我就——”

    话还没说完,小颜就打断道:“你干什么?”

    牧子涵感觉头有平时两个大了:“我回去啊。”

    “回去干什么?”

    “……不回去我干什么?”

    “呆木头!坐下!马上吃饭了你去哪?”

    “不是没我的份么?”

    “谁说的?”

    牧子涵哑然:“不是你说的么?”

    “我什么时候说了?”

    “你……你不是说我没给钱么?”

    “就不行我请你么?”

    “为什么?”

    “不给我面子?”

    牧子涵彻底无奈:“好吧好吧,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坐下,吃饭!”小颜得意洋洋。

    景侯和华风对视一眼,又一起用一种“你没事吧?”的眼神看向小颜。小颜瞪了他们一眼:“我高兴,不行啊?”

    小颜说行,还有谁敢说不行?牧子涵乖乖坐下,然后看着小颜:“那我吃什么?”

    小颜反问:“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牧子涵。”

    “哦。我姓李,李如颜。你可以叫我小颜。那我叫你什么?小牧?小涵?小涵子?”

    “就叫子涵吧。”景侯接口道,“都是朋友。”

    “不要!就叫小涵子!我喜欢!”

    “……随便你吧。”牧子涵算是彻底领教了这蛮姑娘的子。

    不过之后“小涵子”倒是没怎么叫过,不知怎么小颜反而更喜欢“呆木头”——大概是因为姓氏吧。

    不管那个“呆”的话。

    很快,门外传来敲门声:“客官,您要的饭菜来啦!”

    “啊!等等等等!”小颜忽然跳了起来,“去隔壁!”

    “为什么?”华风不解。小颜指指牧子涵:“这儿药气熏天的你觉得他吃的下么?”

    “哦?你什么时候学会为别人着想了?”景侯打趣。小颜嗔道:“你找死啊!”

    **********************

    因为药气很重,所以三人当初把小颜房间和相邻三间房都包下了。小颜房间是主要炼药之地,她似也十分喜欢中药的气味。对面的房间景侯和华风住在里面,而两边都空着。

    三人出门看见小二端着的菜肴俱是一惊。景侯吞了口唾液:“小颜……这就是你说的三菜一汤?”

    小颜恩了一声,打开隔壁的房间。华风追过去道:“你不是说是我们平常吃的小菜的吗?怎么都变成高级货了?”

    小颜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这是我们平常吃的那些了?”

    华风哑然。好像小颜确实没说过……

    这顿饭四人倒是吃的很开心,除了小颜声称自己是财务总监把牧子涵的银两剥夺走时牧子涵心疼了好一会儿。景侯问了小二才知道小颜开始的确点的是以前的小菜,不过很快就又下来把菜换掉了。对此景侯只能理解为小颜和牧子涵都是怪胎,小颜居然喜欢牧子涵那明显敷衍烂到极点的解释。

    熟悉之后,小颜也不再故意与牧子涵为难。牧子涵就住在了这间房里,既方便联系也省得再花钱到处找客栈。而华风也对景侯眨眨眼:

    “你运气不错,居然逃过了一劫。”

    **********************

    鬼剑宗。

    “拜见宗主。”众人跪拜行礼,只有最前方一三十左右冷男子、一十三四岁鹅黄衣衫稍稍嬉笑的少女和比一袭黑衣更显黑暗的老者仅只微微低头颔首。

    男子抚摸着尚显僵硬的左臂,淡然道:“都起来吧。”

    众人起,望着座上这冷漠、沉静、而又含无尽煞气的‘鬼王’——鬼剑宗宗主,‘妖妖无期’妖无期的眼神中,无不露着钦佩、敬畏与狂

    “自今起,血祭废止,之后血祭之皆由本王夺定。”鬼王依旧淡然。众人闻言一怔,却无人相问。鬼王的话便是天道,自当无任何条件执行,无须知晓缘由,即使是已执行了八十余年的传统也是一般。

    “九十六之后,新血祭第一。”鬼王扫向厅中众堂主,“此番行动,由无喜和柔儿负责,江南七堂全力协助。其余堂人招收弟子,只不可惊动正道。”

    冷男子颔首转,显然早已被告知,开始一一下达命令。众人领命各自离去。鬼王望着厅中仅剩一男、一少女、一老者,淡然道:“今番内力尽失,仓促间赶不上行程,诸般事务全由你兄妹打理,不得有误。”

    男子抱剑行礼,少女亦显兴奋。

    “鬼医,再寻几位弟子与我下药,明年开,需得前往芸嘉一行。”

    老者略惊:“弟子倒是不难,只是这芸嘉之地——”

    鬼王不耐挥手:“你去便是。本王自有较量。”

    老者退行而离。少女笑:“鬼叔难得也怕了呢。”

    冷男子望她一眼,转离去。少女朝他伸伸舌头做个鬼脸,嘟嘟小嘴,又向座上男子欢声笑道:“时尚多,我去寻漂亮姐姐玩啦!”

    说罢,亦转蹦跳而离。偌大大厅之上,只剩鬼王孤单望着怀中竹页,若有所思。

    **********************

    之后几天过的很平淡。小颜似乎对这个新来的颇有兴趣,时不时找他各种调侃。据景侯所说,自牧子涵来了之后,小颜连药房待的时间都少了。对此牧子涵只有无奈苦笑。不过相处久了,便也发现这女子也不过古怪精灵一点,喜欢莫名其妙盯着别人发呆罢了——

    “你到底在看什么?”牧子涵终于忍不住问道。被她这么盯着,实在是看不下书去。

    “你没发现吗?”小颜一脸惊奇,随后便咯咯笑着跑远了,剩得牧子涵一脸茫然。

    自然,换洗衣物什么的还是得自己解决的。为一个男子,小颜没让牧子涵为她洗衣已算便宜他了——对此景侯和华风连连点头,让牧子涵不由猜疑他们到底都有些什么经历。

    牧子涵又花了二两银子买下了武馆的永久可使用权,然后天天在里面练剑法。昆师傅本来是不想再理会他的,但既然收了银子,最后还是懒懒对牧子涵道:

    “你只要学三招:横劈,竖斩,直刺。什么时候你能把这三招融汇贯通了,你再学其他的剑招吧。”

    这几天牧子涵就只练了一招竖斩,体验着以不同内力不同速度将剑斩下的感觉。只是不知是练习方法不对还是其他原因,几天下来剑**是一级没升,反是内功又升了一级达到了13。其它的时间,他都花在了《毒物志》上。只是不知为何,一本《毒物志》眼看已经完毕,他却依旧没有学会基本毒功。牧子涵不解问昆师傅,昆师傅也只道一句:

    “好好看书。毒功不是那么好学的,得靠领悟。”

    牧子涵也无法,只能重头慢慢研读。然而遇到三人朋友的兴奋劲过了之后,他却愈渐觉得寂寞起来,脑海中不时浮现那美丽倩影,时而陷入长久的忧愁,武艺的学习不觉间也落下了许多。而往往从愁绪中摆脱,眼前便是小颜似疑惑、似哀伤、似了然的神,怔愣之时,便又被她欢笑逃开。

    时间很快到了七月十五。每三年一次的武学试炼,终于拉开了帷幕。

重要声明:小说《再世之永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