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峥嵘第九十八节南宫家大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你母亲她不会怪你,因为你是她的女儿。就如你为了保护你的女儿而死,你也不会责怪你的女儿一样!”

    哗啦啦的雨声,响彻在这天地之间!

    雨珠滴打地面积水之中,溅起一朵朵水花、水泡。

    茫茫蒙蒙的天地,雨声带着她,一起回到了当初……当她再次回想起那个夜晚时,她的手,传来了紧紧的颤抖,寒气袭来,她的手也略显冰凉,只是在她的手外,却有另一只手,严严死死的将她的手握着。

    如此痛楚的时候,能够有一个人陪着,挨着、冻着……

    当你在最痛楚的时候,带你走出心魔的人,走出那个扇封闭着的死门!

    雨水湿了衣裳,也湿了头发,几缕乱发,随着雨水粘附在她雪白的脸上。雨滴也仿佛恋上了这张容顔,在她脸上粘着,不肯离去。

    她略有微红的双眼,显得楚楚迷人,缓缓移了过来,看着近在咫尺的他,雨滴成线,不断在她的眼前滴下,她的眼眸之中,这一刻,唯有他的样子。

    天地茫茫,雨水丝,星凡的脸上,也同时勾画出了一幕难舍的画面。离别前夕,娴裕与他在雨中的形,厉厉在目……

    一股浓愁的思念,顿时爬满在了他的脸上,他眼色默然,静静仰望着天空。仿佛天上,有他想见的人……

    在她眼中,雨帘中的星凡,更显拔、然此刻的他脸上挂着一丝难言的痛楚。见他如此,南宫飞雪有作声,但一声雷霆,却撕杀了天地,也令她一惊,随而安静了下来。

    虽然她可以不再害怕雷霆,可是从小到大的梦魇,又岂是这一时半刻便会释怀得了的。厉喝的雷霆,顿时令她一惊,另一只手也不由得紧紧抓住了星凡,此刻变成了她双手死死的握着星凡。

    星凡微微一怔,从茫茫雨线的苍穹上收回了目光,将目光从苍穹移向了竹林。他并没有看南宫飞雪,他知道,如果现在看她的话,定会让她难堪。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的软弱被他人瞧见。

    雨一直下、一直下、二人一直屹立在雨水之中,天空中雷霆不断。

    直到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南宫飞雪子也冻得有些颤抖,嘴唇发白,适才道:“回去吧,你受了伤,又淋了这么多雨,对你伤不好。”

    星凡移过双目,看着南宫飞雪,见她脸色若有发白,手也微微颤抖,便点了点头。道:“你先回去!”

    南宫飞雪发白的额头微微皱了一下,道:“你呢?这雨大,你伤又没完全好透,再加上上次燕青一事,如果再这样三翻两次下去,只怕会落下病根。”

    星凡脸色很平静,但眼中却若有一丝忧伤,他喃喃自道:“如果病根能让我永远不要离开她,我宁愿越痛越好!”

    他的声音很弱,又因雨声夹杂着雷霆之咆,南宫飞雪一时也听得不清楚。“你说什么?”

    星凡苦涩一笑,见南宫飞雪几丝凌乱的头发粘在脸上,若有憔悴,却突然伸手将她脸上的几丝乱发捊了顺。道:“回去吧!”

    南宫飞雪一怔,雪白的脸上,他的手轻轻拂过,将乱发佩在耳后。

    这一幕着实令她呆滞了半会,脑子也突然嗡的一响,仿佛炸开了一般,半刻才回过神来。

    星凡的话,却又似充斥着一股令她难以反抗的绵力。她的左手缓缓移开,星凡的手也轻轻放开,至此两人再无肌肤相触。但这紧握之间,她右手仿佛还残余着他手掌的温暖,只是她自己都不知道,此刻她的手已经冰凉!

    “你也早些进去吧!”南宫飞雪叮嘱了一句,便在雨中转离去。

    目光移送着她的背影离开,刚才星凡会做那一个动作,是因为,他眼前突然闪过一幕,那天在雨中,他也是如此替娴裕捊顺那几丝乱发的。

    雨漫漫兮,天地茫然。

    一股哀怨,从他的心中顿时悲生,雨幕之中,一只猫从屋里串了出来,站在了他的肩上。雨水很快将猫的全打湿。

    琉璃的声音,随着‘哗哗’雨声,伴着雷声,一起响起。“逆境确实能够让你成长的更快,但是你也不能如此糟蹋、作自己,虽然体不是你的,但是现在这具体已经与你的元神熔合,会随着时间,慢慢演化成一具你真正的**,所以你应该体验到了。”

    耳闻雨声……淅沥……淅沥……

    星凡站在雨中,苦苦作笑,“落疾若是能解这心中之痛,便是多落几个又如何?”

    “哎……”雨声中,琉璃长叹了一声,她知道,星凡脾气固若蛮牛,谁劝也没用。

    南宫飞雪回屋之后,以为星凡停滞一会,便会回去。

    第二天清晨一早,几声鸟叫顿时打破了树林中的宁静,雨后天气隔是晴朗,经过昨夜一幕之后,南宫飞雪十几年来,第一次安安实实的睡了一个好觉。

    清晨的微风,夹带着几分泥土清新的气息,吹入了鼻息之中,南宫飞雪穿上了另一件蓝色纱群,脸上挂着一丝微笑,打开了房门。

    屋外柔媚的光线,顿时照在她莹润的脸上,她清秀的容顔上,淡淡的微笑着。却突然之间,院子里的一立影,将她的目光吸引,随之一怔、微笑敛去,眉梢微微一皱。

    微风静静吹拂在他的脸上,地上的湿气向上冒腾,星凡双目平静,目光静静落在院子外边的竹林之内。

    南宫飞雪从阁楼上下来,却见院子里除了她离去时留下的脚印外,再无任何脚印。“你在这里站了一个晚上?”南宫飞雪轻皱着眉头道。

    刚才已经听见了南宫飞雪下楼的声音,星凡平静的转过头,目光看着南宫飞雪。只是静静的点了点头,便回了屋子里。

    从南宫飞雪的边走过,星凡嗅到了淡淡的清香味,但他并未驻足,而是一步不停的向屋内走去。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略显孤寞。刚才他转的同时,虽然眼中神色闪得很快,但南宫飞雪还是看见了在闪砾前,那双眸之中忧伤的神色。

    见他进屋,南宫飞雪言却止。这一刻,这个男子的背影,却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然而也在这一刻,她心中突然对星凡产生一种迷茫的感觉。

    这个男子,并不是一个恶口冷血的无物,其实他只是将忧伤深深的藏在了心里。

    这一刻,南宫飞雪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对他并不那么了解,在他那双深邃的眼眸下,藏着太多的事、沉甸的忧伤。

    微微的风,轻轻拔乱着她的鬓发,她突然苦笑一下,自言自语道:“为什么,我在乎什么?”

    风中飘着她讥诮的声音,随后她转离了去。

    自那晚之后,星凡受病,一病竟是四五天时间。但两人间的关系,好像倒了过来。以前是南宫飞雪面目清冷,沉默寡言,现在却变成了星凡,眼神呆滞,冷言少语。

    在这竹林一屋一住竟是一个多月,星凡眉头间的愁思,仿佛又苦了一分。南宫飞雪从屋外走了进来,见星凡微锁眉头,双手负背,眼望窗外,目光却呆,神色若思。她眉梢不由的动了一下,眼神微闪,正对星凡说话之时,却从窗户看见了竹林内快速向这走来的燕青。

    南宫飞雪微微一怔,快速的从屋内走了出去。出神呆滞的星凡,也渐渐缓过神来。琉璃跳上他的肩头,他向屋外走去。

    燕青面色紧崩,一副神色匆匆模样,见南宫飞雪快步从屋内走出。便急切道:“表姐、南宫家……南宫家出大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