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峥嵘第九十七节雷霆往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湛剑城中一事,谁也不知真正主凶是谁,只是隐隐有矛头指向星凡。有人见到过当晚在雪纷飞的湛剑城中,一人抱着一被褥、全染满鲜血,肩上站着一只红猫,在雪中走去。

    站在窗前,回想着当晚景,星凡脸上略显微沉,但是他并不后悔。

    桃花早去,就连剩在桃树上稀堆的几片桃花残片,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全部凋零。

    此刻距离当天竹林一战,已经过去了近半月,星凡上的伤又逐渐的好了起来。

    四月已不再有沉的绵雨,天空也隔是清淅晴朗。星凡在屋子中站了一会,心中若有苦闷,向屋外走去。

    几天前,星凡便头得无事,便用竹子做了一张简易的老爷椅。却是突发奇想,在椅子旁边又做了一个千秋。

    明媚的天空下,风和丽、景色碧翠,座在屋外的院子之中,背靠在椅子上,轻轻摇晃,静静观赏着屋外的竹林,倒确有一翻清闲怡然自得。

    他缓缓闭目,沉静在一股宁静的怡之中。琉璃则跳在了一侧的千秋之上,猫盘着,猫头埋在两足间,猫眼中黑色的眼珠竟快缩成一条线。它静静盘座着,也缓缓闭起了猫眼。

    良久,一袭蓝色罗纱的南宫飞雪,手中端着饭菜,缓缓走来。

    空气中飘着淡淡的香味,星凡从悠闲中缓缓睁开双眼,见南宫飞雪已经放下饭菜,转离开。“我们能谈谈吗?”

    刚走出几步的南宫飞雪,突然一怔,转过来,面无表的道:“有话就说。”

    星凡眉俏略是一动,指了指一旁的秋千,道:“座吧。”随着星凡的手指,南宫飞雪看了看正躺在秋千上的琉璃,没有任何回话。

    “你不座,那便不谈。”见南宫飞雪不座,星凡道。

    闻此,她蛾白的眉间微微一动,便转、起步离开,声音却又飘出。:“燕青的父亲,是当时湛剑城守军的长军。你当时杀的那位最高军领,就是燕青的父亲。”

    闻她此言,星凡要解释,但却见南宫飞雪越走越远,而他话到口中,却又咽了下去。

    解释又有何用?有谁可证明?既使那位军领最后不是自己杀的,是他自毙。燕青不会信、南宫飞雪也不会信。反正会更让他们恨自己而已。既然都已经杀了一千人,多背一罪,少背一分又有何别?

    星凡心中如此想着,便自苦一笑,喃喃自道:“难道就可能因为他父亲的死而让我自己也自杀吗?”他苦笑着摇了摇头……

    时间又一连过去了数天,星凡的伤势好得也差不多有了七层。

    这天,天色略有微沉,一片下雨前夕的景照。已过四月,近五月,天也渐渐变得起来了,绵绵雨,已变成豆大骤雨。

    天色微暗,乌云暗压,四下茫茫,一片萧瑟。

    山雨来风满楼。急风驰骋,竹林被急风吹得浪涛不断,屋子里的紫纱幕帘,随着急风,狂舞飘动。

    一声闷雷,‘噼里啪啦’!撕裂了这暗沉的天地之间,一道电光,快速在眼前、窗外的苍穹中闪过。

    紧接着,乌云更沉,雷霆驰连不断,狂风变哀,闪电串连,天地之间,一片肃杀。

    呼呼哀嚎的狂风,不断吹动着房屋四处作响。突然,一道闪电劈下,整片天地之间,突然是一亮,然而却在门口处,一个人影,悄然的出现了闪电之下。

    星凡微微一怔,但借着刚才的闪电,看清是正是南宫飞雪站在门外。“有事?怎么不进屋里座,外边风大,看这天象快是要下雨了。”

    狂风吹进、南宫飞雪衣襟翩跹,她起步走进了屋子之内,脸上看上去有些微白,神色微沉,看上去与平时的她若有不对。“怎么了?看你脸色堪虞,微微紧崩,莫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令你如此?”

    南宫飞雪走近了星凡边,与他相隔一米时停了下来。一声厉雷咆哮,一道白闪铮亮了她的容易顔。她眉心正中微微收缩,凤眼闪砾,目光若有惊色的盯着天空。随着雷声,她的声音飘,“我害怕打雷。”

    星凡微微一怔,目光落在南宫飞雪上,她衣襟翩然,如此一个清丽出尘,婀娜多姿,犹似九天仙子的女子,一个修七段之人,竟然也怕打雷。不过网子她脸上神色闪砾,脸色也微有紧崩。他道:“有什么事令你害怕打雷?”

    雷声轰轰,闪电急驰,天空中不时被撕裂出一道道闪电的白色口子。炽白的电芒,一闪一闪,印照在她崩紧的容顔上。她目光正对着他的目光,两人相视对眼,他从她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潜在的悚惧,这不是装出来的!

    她淡淡的道:“小的时候,那时我方才五岁。”她停了半刻,眼中神色又变得凝固了几分,紧紧的盯着外边天地间的雷霆,眼中透着恨意,却更多的透着惧意。

    她接着再道:“那是在一天夜里,与此这般景相差不多。雷霆相夹,闪电不断,黑暗的夜空,被接连不断的闪电照得透明!”

    越说,她的话声越急。绪略有激动,在闪电一闪的照耀下,星凡看见了她玉白的手,紧紧的担着窗台上的竹台,仿佛这样可以让她减去几分痛楚。“凄厉的闪电,不断急驰。母亲见我在院中玩耍,便来到院中,带我回到屋。”

    说到此处,星凡已有些猜测出后边所发生的事。但他依然无声,只是静静的默默的作一个旁听者,只有让她把心声的苦全都说出来,适才她方会轻松许多。

    “在母亲走出屋檐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劈在了母亲的上!”、

    一道雷霆,仿佛正印衬着她的话言,厉声而哮、闪电铮亮,她莹莹闪砾的眼眸中,泪水悄悄的滑落,手中紧抓的竹子,发出一声清脆的小声,‘噼’,被她捏碎。

    她湿润的眼睫,两颗凤眼,透着哀愁。她泣道:“母亲当时被闪电击飞,随后重重落在地上。我快速的跑了过去,却见母亲全焦灼,连脸都已经变成……”话到此处,她已泣不成声,唯有两行晶莹的泪痕,茫茫悄挂。

    “我一声一声呼唤着母亲,可是母亲静静的躺在那里,再也没有醒来。从那之后,我的记忆里,只剩下了母亲最后离开我时,那焦炭的脸。”

    “轰!”

    雷声惊心,仿佛将这天地轰碎一般。她站在风中,泪流满面。

    突然,星凡一动,一把握抓着南宫飞雪的手,快速向门外走去。“不……不……我怕打雷,我不要走出去……”跟在星凡后,南宫飞雪挣扎着……

    但是星凡铁了心的一般,强大的手臂,死死的抓着南宫飞雪的手,从屋内将南宫飞雪拉到在屋外院子之中。

    这时,一声厉雷,几乎是从二人头顶盖过!南宫飞雪吓得脸色惨白,一个劲想挣脱星凡的束缚,可赖何星凡死死的扣着她,不论她如何挣脱,即便是在急之下,她若有失去理智,竟一击,袭打在了星凡的上。

    星凡不避不闪,一击直击在他的堂之中,令他嘴角渗出鲜迹。南宫飞雪见星凡如此誓死不放,便也渐渐放弃了挣扎。

    一声雷霆划过,她子一颤,连手也在不停的颤抖,狂风不断的撕裂着二人。但她却发现,一只宽大而又带着温暖的手,正死死的牵着她……仿佛他可以挡住一切!

    雷声厉喝,闪电不断。

    “哗!”终于暗沉的天空再难托住,豆大的雨滴从天空中‘哗哗‘的落了下来。

    淅沥……淅沥……

    雨水滴打在头上,若有生疼,天地之间、一片迷茫,瞬间湿了二人的衣服。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