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峥嵘第九十四节 竹林厮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落花残枝,一片萧然。

    竹林中轻风阵阵,起竹涛,向远处跌宕起伏。微风从窗口吹了进来,紫纱幕帘,轻轻摆动着。

    站在窗前,受着清淅的风拂拭,倒令他的心怀极是宁静。一袭蓝色群纱的她,在微风拂摆中,缓缓向这处小竹屋走了进来。

    现在还不到吃饭时间,她手中也未端着任何东西。走进屋子之后,便径直向星凡之处走来,目光中恨意若有加深。

    星凡心中略一计较,看她神色若忧,盯着自己的眼神也透着一种恨意,只是这种恨意与之前的却若有不同。

    她盈步走进屋里,来到星凡边,窗外的微风撩拨着她细长的秀发,印衬着她格是清丽。

    星凡微怔,道:“有事?”

    南宫飞雪目光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红唇微启,道:“在湛剑城中,是否是你杀了那一千军士,和那名长军?”

    他额角微微动了一下,目光注视在她的脸上,并不带色,只是平平静静的,道:“既然你已知道,何需再来问我?我的答案,肯定你已猜出,也确如你心中所想。”

    南宫飞雪眼中闪过一丝更深的恨意,莹润的容顔上微微动了一下,微风吹乱了她耳鬓间的发丝,她伸手轻轻拔乱,动作轻盈。道:“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星凡微微一笑,笑中含苦,目光从南宫飞雪的上移到了窗外,掠过竹林,看向了苍穹,眼神镇若,略有无赖道:“我说我本无意杀他们,你定是不信,但我不想告诉你原因。”

    她螓首蛾眉间,微微一皱,目光落在这拔的背影上,眼神闪砾。微风仿佛也恋上了她的容顔,不断轻拂她耳鬓间的发丝。她衣襟飘动,展露出颈项上雪白的肌肤,领如蝤(qiú)蛴(qí)。

    微风中仿佛她略有一声轻叹,只是声音太弱太弱……随之她转离开,只是道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好自为之。”

    星凡额上微锁,双手负背,轻轻叹息,对边的琉璃道:“她怎会如此奇怪问我?”

    琉璃站在窗前,微风吹动着它全红毛飘动。它的声音,随着微风一起飘,“她不是因为问想知道而问你,仿佛是因为其它原因。”

    “你也看出来了?”星凡叹道。

    “这么说来,你岂不知道她为何要问你这件事了?”闻星凡这语气,想必他也看出来了。

    他从苍穹中收回目光,眼神越变得锐利,负手于背,背影伟岸,道:“不知,虽然这件事被传的沸沸扬扬,但是却很少人知道是我所为。如今她会如此问我,表明她已知道是我,或许只是猜测,但有原因绝对可以让她可肯是我。她很平静,但眼色却不对,仿佛若有心思。如果我没猜错,肯定与这件事有关。”

    “我也知道,她突然如此来问你,定是与此事有关。”

    星凡略一叹了一口气,道:“我有感觉,这种宁静的子不会太久。”

    渐渐过去几天。

    竹外桃花三两枝,江水暖鸭先知。宋·苏轼《惠崇江晓景》)。

    谁家新燕啄泥?天空中燕北而反,几只剪刀尾的小燕子在空中一阵遨游盘旋之后,落在了竹屋之中。

    “吱吱”的鸟声,顿时打破了草屋内的宁静。只听屋子内响起一阵清脆的鸟叫声。

    鸟遇人不惊,屋虽住人也住鸟。

    静站在窗前的星凡,目光从两只燕子的上收了回来,又看向了茫茫的天空,蓝天白色,天空晴朗,不时飞过的早燕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盘旋。只因此处早传声,空中燕儿扑翅飞。

    又过了好些天,他体也大有好转,腿上的伤口虽感痛疼,但已结成了疤,可以出门走动,只是不能长时间走动而已。

    闻着燕儿清脆、‘吱吱’鸟叫声,星凡从房门走了出去,明艳的天空下,风和丽,阵阵风,沁人肺腑。

    屋角处的几朵野花,花开灿烂、正是艳丽,迎着微风花枝招展,清香四溢,光彩夺目。

    嗅着这清香,星凡站在层外的翠竹林、小屋的院子中,院子四周,围着一圈枯旧已成褐色的竹栏,竹栏交叉如网,根根叉在土地之中,面对小屋正中,竹栏中开着一个闸口,也相当于是让人进出的院门。

    星凡的目光在院子中扫视一遍,又向后的小屋望去,在小屋的左侧,竟有一道木板楼梯,楼梯成‘Z’形向上,连着一面小竹门,竹门向内敞开,一袭蓝衣女子,此刻正站在竹屋之前。微微阵阵,她位立于风中……

    两人的目光相视,南宫飞雪略是一怔,便就折回到了竹屋之内,随之,竹门从内关闭。

    星凡苦涩的叹息一声,空气中回味着一种无赖的心声,仿佛唯有风能懂。

    迎着微风,星凡向小院前的一道院门走去,琉璃紧跟其后,但只是在地上行走。他在竹林中渐步行径之后,背影消失在了竹林深处,清风漾,竹涛阵阵,兮兮竹声,应耳传来。

    突然,竹林深处中走出一人,着白衣,堂展凸,腰佩大刀,高约有1米7,拔,倒是颇有气度。

    两人相视对立,那人见到星凡,突是一怔,但随即又如陌生人一般,与星凡擦肩而过。

    星凡也不认识此人,所以相缝陌路,见面生疏,自然也就不用打招呼。

    两人擦肩而过,突然,这人的目光落在了地上随星凡一起走的琉璃上。两人背对向前走了几步,这人突然停了下来,回头对星凡道:“猫……是你的?”

    星凡回头盯视着这人若有杀意的目光,微微一怔,道:“不错。”

    那人脸上怒容一生,大喝一声、拔出手中大刀,便向星凡冲来,边对星凡怒喝道:“畜生,你杀了我爹,受死吧!”

    星凡微微一窒,这突然之变,令他额眉微锁,但他处变不惊,体虽然不适于搏杀,但是面对杀戮,他也毫不畏惧。

    琉璃袖手旁观,在地上几个腾叫,站在了一处竹林之中。

    星凡脸上闪过一丝苦涩的笑意,仿佛是在笑这人世轮常。树静而风不止。

    见这大刀快速向他破来,他掠向一侧走出数步,躲过这破来的一击。

    这快步一动之下,刚刚若有好转的伤口,传来了筋骨的痛疼。额上顿时生出冷汗,他狠一咬牙,忍下这些疼痛,拳头紧拧。

    那人破杀一刀,见未能击中星凡,动作也极是快速,几在星凡掠出的同时,他便持刀尾随,随势斩出一刀带有罡刃的暗力。

    暗刃随刀向前一,快速向星凡激而来。

    星凡咬牙忍痛,额上青筋串跳,咬喝一声,凌空跨起,腾空跃出、向那人驰进三步,顿时从半空落下,手中拳头,钢劲已驰,向前力这人挥杀。

    然而这本是一连不断的动作,却在星凡落地之时,一个趔趄,子向一侧歪下,紧迫的拳头,迫力袭歪,重重袭在了地上。

    顿时,一股狂风吹向地面,吹得地面之上竹叶纷飞。

    却在这时,那人抓住机会,手持大刀,一刀向星凡砍来。动作之快,接连而至。星凡惊煞,略向一侧移动,险险避过,然而,那人却随势,左勾一拳。

    “砰”一声脆响,袭打在星凡左肩之上。

    体本就还未愎灰的星凡,在受到这六段实力的强势一击、又正好袭在肩上旧伤之处。

    他直接被击得飞了出去,撞在了一片竹林之中,张口一吐,“噗”……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