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峥嵘第九十一节疯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蒙蒙雨兮,天地凄凄。

    他桀骜驰杀于人群之中,犹似那洪荒猛兽……

    直杀到天苍,直杀到地茫,直杀至天昏地暗、暗然无色。

    他站在积如堆山的人尸之上,手中握着两杆长矛,不断割索着命。他傲桀的雄姿,迫煞的气势,震撼天下!厉声一喝,“呃啊!”声震惊魂。

    虽然傲英,但他也是凡人,全负伤累累,几可是遍体鳞伤。两个肩上破出大洞,两条手臂被长矛刺破,双腿之上,衣服破出几道血迹累累的裂口,堂上,背总后,伤口道道。

    衣衫褴褛,血痕斑斑,红色染满了整个全,全伤痛、但他却无并分吃疼,整个人处于一种疯狂之际,面对仿佛永远都杀不尽的长龙,他无半分畏惧,骁勇驰战,英气盖天。

    这一刻,几如那世界未,血流成河,尸堆成山,惨绝之境,惊煞震撼!

    天地无晴,雨绵绵,当时间一刻一刻延续下去,这一切仿佛永远都不可停止,紧闭的城门,如那绝望之中的生之门,在星凡的后,发着那长长的‘呀’的一声,应声而开。

    城外的景色,顿时透过城门,印视了进来。城门之中,站着一人,格是显眼,着蓝色烟纱,头扎玉珠、盘鬊鬓发的女子,微风捊动着她的群纱飘逸,她站在城门打开之后,衣襟飘舞,仿如那九天仙子出世。

    这应声而开的城门,正在星凡左侧,他疯狂的驰杀,深邃的眼眸,静静的望了一眼站在门下的女子。

    森冷的目光,无任何神色,他回头左右一划,长矛夺去四人生命之时,他开始向那城门之处杀去。

    一路之上,披荆斩棘、虽然已处颓靡,但他咬着最后一口气息,掷出手中长矛,长矛如箭脱手,向前激,直穿过了第十人的口,长矛停留在三人体之中。

    右手握于长矛之中,横列于前,吃力向前一掷,找矛撞倒前一排数人,星凡快速从城门中逃了出去。

    一道红影紧随其后,星凡跌跌撞撞从护城河上的吊桥逃了过去。军队立而冲了上来,却在同时,一道红光从前方激而来。

    “轰!”

    吊桥发出一声巨响之后,碎碎断裂,碎木四散,冲至吊桥上的几十人,也随之掉进了下边已经被染成鲜血的河中。

    星凡萎靡的站在吊桥之前,双目无神,脸色无彩,只觉得此刻全精疲力竭,头晕目眩,看眼前这蓝色的人影,也出现了几个幻像。

    琉璃出奇的没有跳到星凡的肩上,而只是静静的站在星凡的边。蓝衣女子头上被雨淋浴、脸上凝着一颗颗水珠子,秀发根根垂于眼前,一双丹凤眼眸,暗有楚色的盯着眼前这全伤痕,满血污,血腥浓臭的男子。

    倒是不知是天地转,还是地在旋,又或是自己本在动,星凡吃力的看着这女子,一时也辨认不出其是谁,冷声的道了一句,“谢谢。”

    女子润泽的肌肤细白,嘴角微微一抿,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有恨意,也有怜恤,有痛楚,也有担心,神色极是复杂。润红的嘴唇,附粘上细雨,显得格是细腻,她启齿露出洁白的皓齿,道了两个字,:“疯子。”

    听着这利脆的声音,他冰结的脸上,鲜血染布,挤出几丝苦笑,道:“你的声音,听起来甚是有些耳熟,但我现在却看不清你的样子。”

    女子的声音,突然冷了几分,道:“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因为我是来杀你的。”

    星凡眉梢微动,苦笑不减,“你若要杀我,又何需救我?如果一来,岂不大费周则。你若真心杀我,刚才混和着那些军队,早已向我动手,又何会如此废言。”

    她额角上微动,手掌纤手化力,左手成掌,一掌拍击之时,旁边却传来一声女声,“你真的下了手吗?”

    击出的掌力,如一面劲风,吹向了星凡脸上,将他的湿发吹得向后。手掌平平,却停在了星凡脸前一米之处。

    女子站在星凡面前,脸上虽生怒容,但眼中却无半分杀意。目光落在了边的琉璃,红唇微启,“为什么,你不阻止我?”

    “你若真想杀他,现在就不是你问我话,而是你已经击杀于他。”琉璃道:“因为在你眼中,根本没有一丝杀意,在你出力之时,你就已经力不从心。”

    “你想的不对!”女子手掌突然向前近袭,并不是袭向星凡脸上,现是他的堂。此刻已经处于几近崩颓的状态下,反抗之力,自是力不从心。

    堂被袭,他一道劲力袭在堂,顿时,体便随着这劲力,向后飞了出去。

    重重的砸在地上,“噗嗤”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最后挣扎着一丝力气,却也未能看清这女子是谁,只见幻像闪动,唯感这张面孔很是熟悉。

    “你觉得这样就是杀了他?”琉璃静静的站着,与这蓝衣女子话道。

    见他昏倒,他眼角微微抽了一下,眼中微闪,神色有些怪异。“他救过我,我也救过他,为此我们互不相欠,如今我杀他,于恩于礼,也不为错。”

    琉璃向星凡走了去,走得很慢,边走边道:“话虽如此,但至少在你无还手之力时,他并没有对你做出任何事。按你说他救你、你救他,已应扯平、互不相欠,若真是如此,你杀他,倒也不可厚非,不过你并不想杀他,若非如此,这一掌下去,就不单单只是将他击昏,而是直接取了他的命。”

    琉璃走近星凡边,回过头来,对女子道:“他已经再无任何还手之力,你若要杀他,此刻便是最好时机。但是,我不可能再坐视不管。虽然我并没有帮他,那是应该我希望他可以很快的成长起来,因为只有逆,他才能成找的更快。”

    女子脸上神色复杂,眼眸之中,露出淡淡的酸涩,泪花微闪,犹似自苦,又似无赖,她苦道:“当初,为什么救我的会是他?”

    “如果不是他救你,你就死在那里。”琉璃道:“当初他可以抛弃前嫌,不计敌对的救你,我原以为是因为……(琉璃屯了一下)那你觉得,在那环境之下,各为自主,还有谁会救助于你?”

    女子微怔,眉梢略皱,本应清丽的脸上,却挂着楚楚的神色,目光落在地上满血污,遍体伤痕的他的上,眼色凄婉。

    是啊,如果不是他,当初那个时间,那个地点,有谁会救自己?她心中如此反问着自己。其实害死杀害父亲的直接凶手,并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垂涎自己的美色,如果被他救了,也不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但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

    女子心中一翻思忖,突然发现,这个人虽然讨厌,但此时此刻、却并没有那么讨厌,与李杰相比,更是相形见拙。

    她会来汴城,便是因为听说了关于此人的消息。(星凡在汴城内抹杀镇江南之子,和玉家之子玉满华。)消息轰动天下,八大家族,自然也知道这个人来到了汴城。

    但其实就是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来这汴城。如果真是因为要刺杀他而让她下了决心的话,一路之上,她仿佛对他的消息有些太过在意。

    如果单单只是因为想知道他的形踪而在意,此也无可。但是初才见他在人群中那般厮杀,全伤痕,奋战于血泊之中,几乎处于穷途末路之际,她反倒不是亲眼看着他死,反而是救了他。

    女子眉头微锁,眼中神色复杂,盈盈几步,向星凡之处走来,目光落在他满是血迹的脸上,神色默然、道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如果不是,又是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