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峥嵘第八十九节驰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姚雪垠清秀的脸上,闪砾着一丝怪色,目光从眼前跪着的镇江南移向星凡。道:“是他吗?总军不会认错了吧?他前些子若怒了本公主,我正要拿他是问呢!”

    闻此一说,单足跪下低头俯的镇江南,额角上皱纹略是一动,话声冷利道:“想不到此斯竟是如此胆大狂妄,竟敢无视公主,此人当灭!”

    其实姚雪垠早已听说镇天被杀一事,也听闻此杀了镇天之人,是一个肩抗着红毛猫的人。汴城内,红毛猫姚雪垠倒是见过,一下便也想到是他,同时也知道他修为不低,要杀一个没有任何修练的人,可说是轻而易举。

    不过如此,姚雪垠还乐得高兴,。因为早些时间,镇天竟是色担包天,主意打到了姚雪垠上,曾经在‘凤格楼’内,镇天竟出言调戏姚雪垠。

    姚雪垠有心维护星凡,所以才会有此一说,便是想从镇江南手中将星凡抢了过去。若是星凡落在镇江南手中,定是死路一条。

    可她并未想到,她的好心,却更令给他雪上加霜。

    姚雪垠脑中急转,既然如此,不如破釜沉舟,她道:“本公主正有此意。”姚雪垠,突是轻喝一声,道:“来人,将此人抓起来!”

    “等一下!”镇江南突然喝止,道:“公主,此斯极为危险,冷血无,犹似洪泽猛兽,不能轻而率之,他侮辱公主,立当隔杀。”说着,镇江南也不管姚雪垠是否同意,厉喝一声,“所有军士听令,立刻斩杀这斯。”

    “且慢!”姚雪垠切喝一声。

    镇江南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但他并未让姚雪垠看见。

    其实事发展至此,姚雪垠和镇江南已经越有明显的对立,对镇江南而言,他今天肯定是要将星凡斩杀于此,适才罢手。

    姚雪垠则不希望星凡死于此,一是因为星凡令其生怒,她可想好好出一口气。(其实也算是一种傲视,自小受惯他人尊敬的她,见到星凡那无视、同、和轻蔑的眼神,无形之中,将星凡当作了征服对象。)

    二是因为镇江南自恃手握重军,更是维护这王城之军首,平里虽然毕恭毕敬、但姚雪垠聪慧明白,她和其父的安全,偕系在这镇江南上,镇江南虽然和声和气,但是却已有一丝半分的自恃,姚雪垠便此想煞煞她的锐气。

    自古位高权重、重军在手的将军,总是会令高高在上的庙主感到不安。

    这也是千古庙主永恒不变的猜忌。

    姚雪垠动了动神色,对镇江南问道:“镇总军,这无视本公主此事可大可小?”

    “大!”镇江南一口应下。

    姚雪垠再道:“镇总军,倒是不知本公主在镇总军的心里是如何?”

    镇江南眉头略一思索,却是不知这姚雪垠又想如何,但他神色一定,好似下了什么决绝的决定。他恭敬道:“公主是金枝玉叶,天之凤凰。”

    姚雪垠妙言微笑,道:“如此说来,本公主想要这天下间的任何一样物件,也无人敢阻!”

    镇江南心中并未多思,倒是未有多想,一口便回了下来,:“是!”

    姚雪垠振了振神色,隐藏住了脸上的微笑,平声清喝道:“来人,将这侮辱本公主之人带回去。”

    镇江南突然大手一挥、喝道:“且慢!”姚雪垠雪白的蛾首间闪过一丝皱纹,镇江南道:“公主,恕下臣难以从命。为了公主的安危,下臣不得不下令勒杀此人。”

    “你!”想不到镇江南完全不顾姚雪垠。

    “来人!为了公主的安危,将公主带出去。”镇江南厉声喝道。随而上前十来人,将姚雪垠劳劳的围在其中。姚雪垠气道:“镇江南,你敢不听本公主的话!”

    镇江南完全对其闻而不见,目光投向星凡,咬牙动容,厉道:“灭杀此斯!”

    当初镇天想娶姚雪垠为妻,镇天南替子求婚,姚嘂当时并没有同意,但也没有否认。只是道:“若是雪垠公主同意,本王自然会尊了雪垠公主的意思。”

    镇江南带着满怀诚心,去求姚雪垠时,却被姚雪垠怒言恶骂。将镇天贬得如那畜生不如,更甚言,就算全天下的男子都死绝了,也不会嫁给镇天。

    为父亲的镇江南,虽然知道镇天是如何样的一个人。但是被姚雪垠如此恶骂,一点也不能够留面。至此之后,镇江南便对这姚雪垠生了怒。

    今天镇天已死,罪魁祸首便在此处。镇江南已然看出姚雪垠有意想护此人,这自然是他不可能容忍的。他早已下定决心,要为镇天报仇、要诛灭星凡。

    所以姚雪垠即便是依仗着公主的份,镇江南也完全不买帐。

    琉璃从星凡的肩上跳了下来,几个小跑,跑到一处空旷之地。所有军士在得令之后,如泳人人龙一般,开始向星凡围杀。

    人声鼎沸,声势惊天,这刚刚初亮的天地,细雨飘飘。

    姚雪垠站被十几个军士围在其中,她有心帮星凡,但无赖份特殊,不可能亲手斩杀这些兵士,毕竟她父亲是这王主。

    细雨绵绵如纱,星凡手臂一振,在人声鼎沸之中,厉喝一声,声音直接盖压这众人之喝,穿插在这片天地上空。

    挥手一搏,一拳冲击,打在一人上,直出一面罡气,吹在这人后的一群人打得向后退倒,他随势夺下这人手中的银白大刀。

    手中的大刀挥斩,刀刃迸出罡气,化作一道圆弧,由其面前向前方激而出!罡刃直击袭斩面前人群之中。

    劲裂的力风,直将面前数人震得狂大鲜血,就连上的战甲,也被震得四分五裂。星凡举刀迎跨,大刀从天斩下。

    无形之中刃气,形成了一面几丈长的刀刃,直将其面前至十米之外的人斩杀,顿时,人群中出现一条十米来长的通甬,但是却在这些人倒下之际,一道小小的通甬便瞬间被他人填补。

    军士不断向城门处泳来,从天俯视,这城门之处,仿如惊流袭岸,倒是细看之人,便会见到在人前所泳的前端,一人独守,不断搏杀。

    人群构成一条长龙,城池之处便如龙头,狰狞的龙头,不断向前挤进,伸出那锋利的‘牙齿’,仿佛将将那沧海一粟吞噬一般。

    厮杀之声,直天地,汴城之内,其他街道上格是清冷,无一人敢在外行径。

    人群之中,出现一个小团,十人围护在外,中间有一白衣女子和二名男子。他们不断向后退,直到退离一这条人群长龙。

    姚雪垠退出之后,十人并不散去,依然将她劳劳围住。她冲着围在外的十人、怒道:“滚,本公主不需要你们的保护。”

    十人军士完全不听其令,姚雪垠于无赖,冷冷的“哼”了一声,目光中闪砾着怒意。

    细雨绵绵,风声萧萧,天地茫茫,惊涛喝声、微风夹带。

    星凡站在人群的最前,手中握着一杆长矛,随手一挑,长矛划破一人咽喉,顿时流下一片鲜血,染在了地上。

    然而这片地,早已成了血红之地,鲜血、雨水,血地、尸体,一片凄怆。人群不断踏着倒下的尸体,向前泳去。

    雨水夹带着鲜血,再一次染去了他上的衣襟。他在雨中驰杀、为了生存,只为生存。

    鲜血染着他的衣襟,雨水湿了他的头发,他冷酷的样子,如那无野兽。

    他是那沧海一粟,明明渺小微弱、却是在沧海中起涛天巨浪。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