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峥嵘第八十八节围中之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夜里,星凡与诸葛千叶好长谈一翻……

    直到深夜凌晨,天快似要亮的时候,诸葛千叶问道:“事已至此,你有何打算?”

    星凡看了看快要烧尽的蜡烛,神态宁静,道:“没什么打算,想方设法混进王宫之内。”

    诸葛千叶眼中略一闪,道:“你是聪明人,有些道理你自会想到,你要有足够的能力保证自己活下去,你才会有机会寻找办法救小韵。王宫的凶险,是我们无法预计的。”

    甚深的夜,夜风习习,紧闭的房门由内打开,星凡站在门口,突然一怔,脸上闪着几丝苦笑,道:“你这里有铸币吧,能否借我一些?”

    诸葛千叶豁达一笑,转进了房屋,随拿着三串用钱子串好的铸币,递交到星凡手中。道:“不够用再回来取便是。”

    星凡接过铸币,这些东西,虽然在这个时代很重要,但是对星凡而言,只不过是手中握着的一块块铁片而已。举手一拱,道了上声“谢”,星凡出步离开了诸葛千叶的房间。

    凌晨时分,雨依然下个不停,蒙蒙的天地间,微微明亮,不知谁家的鸡,初晨鸣叫,‘咯、咯咯、咯咯咯……’一声比一声响亮。

    街道上凝着一片水泽,迎风风拂面,惬意冰爽,一人一猫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行走时。大清早的,竟然已有数家人起了来,屋子里点亮着烛火,透过窗纱,照在了街道之上。

    宁静的街道,一片清怡。

    微风夹带着风,从面前斜飘过来,无孔不入的风透过颈项,吹进了体内。

    漫步而行于这其中,感受着古时的奇异风貌,心中有说不出的苦涩和无赖。星凡双手负背,肩抗一猫,在这昏昏暗暗的街道上行走着。

    突然,星凡眉心一动,停在了街道正中,目光向前略昏略暗的街头忘去,两个人影,看上去虽然模糊,但在黑暗之中,依然能够辨别而出,他们站在街道前头。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星凡站着,那二人缓缓向此星凡走了过来,借着麻麻微亮的天空,二人越走越近,走到了星凡的前。

    一声鸡鸣,打破了这片沉静的气氛。两人边的屋子内,突然,点亮了一盏烛火,烛光透过薄如纱的窗纱,照亮了屋外对立的三人。

    “公主找你!”两人手佩大刀,对星凡说道。

    她找我?眉梢微微一动,星凡平静的道:“我还有其他事要做,恕不奉陪。”

    “公主要见你,岂容你说不见便不见?”两人中一人面生怒气,手中握住了佩在腰间的刀柄,重重的说道。

    谁都讨厌强迫,星凡也是如此,只要是他不喜欢做的事,越是强迫,便越是令他厌恶。他眉心紧皱,说话也冷了几分,道:“我不想见便是不见,谁又能赖我何?”

    说着,他也不理这后二,转向街后走去。

    沉静的街道中、二人中一人大喝,“站住!”

    厉声一喝,惊得旁这刚点亮的烛火,突然熄灭。这些汴城中人,谁人不知镇江南之子被人在大街上灭杀一事,唯今这夜里突然厉喝的一声站住,自然也让这屋子里的主人惊吓。

    岂赖星凡根本不理,闻而不听,反而凌空一踏,施展出卷天八步,子跃过屋顶,向另一条街逃了去。

    二人大喝一气,随之快速随街道向前奔过,在前方转口处迅速转弯,待来到隔壁这条街道上时,街上已经空空如也,一眼望着前头,星凡仿佛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其实也是如此,在跃上房屋之后,星凡并没有跳到这打街上,反而只是呆在屋顶,见这二人如风一般分散追寻,适才他又从屋顶上跳回到了刚才的街道上。

    那二人如何也不会想到星凡竟会如此。

    有那二人在街道上寻逐,星凡也不敢再多逗留,正出了城门,向外走时,然却发现,巨大的城门竟然已经关闭。

    正当这时,街道四外快速响动,一群军士,手握手矛,顿时将星凡围了起来。此刻天已然越明,星凡双手负背,处变无惊,静静的回头看着围住自己的这群军士。

    人队之中,一人从军士中走了出来,原以为会是镇江南,虽然没有见过他,他星如何也想不到竟然会是她。

    姚雪垠着一袭白丽烟纱群,上下一净白,将她印衬着清丽高挑、婀娜多姿、冰清玉洁,手着一柄绣着菡萏的叶伞,微微轻轻拔动着发佩鬓发丝轻扬,她轻步从军士中走了到了前头,与星凡面对面,相隔二十来米之远。润白的脸上,渐渐闪着花开般的微笑,不媚已惑,她笑道:“想抓你可真难。”

    星凡微一眨眼,目光与姚雪垠的眼光对视一眼,随又打量了这一队护军,眼中闪过一丝利色,这一队人看上去也就两百来人,虽然训练有素,但是这二百人的战力绝对没有那一千军士强。

    虽然,星凡眉头深皱了一分,在军士之中,姚雪垠那两个七段护卫,也从军士中走了出来。两人人都是七段向手,星凡现在虽然也是七段,但是一对二本就处于下风,若是还要再对上这二百来人的军士,自然是要苦战一翻。

    姚雪垠丽而不媚的脸上,挂着一丝清风般的微风,她笑道:“知道你绝对不会听我话,所以便叫了他们来招呼你,你若是乖乖听话,便可少吃几分苦头。”

    “我若不听呢!”

    姚雪垠清丽动容,清亮的双睫、略略一瞥,眼中略生忧恨,嗔叹了一口气,道:“那我也没办法了,如今我非要抓住你不可。”

    姚雪垠丽水清笑,慢慢向后退了一步。星凡子一振,全充斥着一股罡气。正当这对势之下,星凡有所动作之时。

    “跨、跨、”街道四处,快速泳出大队军兵,各各手持长矛,站在姚雪垠后。星凡眉头更皱,面生怒容。

    略一初看,这一直绵向街头另端的军兵,只怕远不止一千人。军兵之上,一人着红色战甲,头带军冒,骑跨一匹战甲护之马,慢慢从军队中让出的一条通甬向星凡走来。

    此人五十来岁的样子,生着一副国字脸,嘴上胡须修长,双目精挑,高跨马上,目光锐利,脸上肃宁,刻着深纹的脸上,依然难掩那人高于顶的霸气。

    星凡眉头深锁,暗知不好,莫说此人不简单,便是这一眼难以望到头的人海军兵,也难以应付。

    姚雪垠脸上闪砾着异色,盯了星凡一眼,见他处如泰山,虽惊不乱。她快速转,向这骑着战甲马的老者走了去。

    老人见姚雪垠,立而下马,单膝跪地,对姚雪垠行了一礼。“不知雪垠公主在此,老夫一时失礼,还望公主恕罪。”

    人骑马上,目眺前方,肯定早已看清局势,姚雪垠虽然明白,但她并未点破。“镇总军快请起吧,你既不知,又有何罪。”她轻轻摊了摊右手,衣群舞动、一副纤纤娴静的架子,倒真有几分公主之威。随其又道:“镇总军如何带这么多军队过来?不知其意为何?”

    “公主,想必你也知道我儿不幸命丧之事。”镇江南从地面站了起来,着战甲的他,显得隔外的威武。

    “总军节哀,我父王为此也是一翻揪心。”

    “杀我儿的恶斯,便是此人!”镇江南咬牙切齿,伸出食指,一指指着星凡,双目放出两道利光,几要将星凡撕碎一般。镇江南一下又单膝跪下,伤心道:“多谢公主,莫不是公主将此人阻获,我至今时,也不能抓到此斯。公主的大恩,我代那死去的小儿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