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峥嵘第八十七节七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风过水面,漾起了层层涟漪。

    人处世中,世道如轮,容于此之中,即便有些是不想如此去做,但事的本却容易得自己选择。

    风潇潇,雨漫漫兮。人不能左右事,反而事左右人。

    数天过去了,这入的时节,雨绵绵可是最为特别的、如此一连下了好几天了。雨纱纱,绵绵,虽然不似夏天那般雷雨如豆,雨穿如线。

    但屋顶露天,细雨无孔不入、从屋顶上飘进了屋子,将屋子中打了个片湿,雨声滴滴答答、落个不停。幸喜还墙角深处,靠近土墙之处,有那么一寸小分地儿可以避雨。

    一滴一滴的雨珠子,在瓦砾上凝成,在半空之中余下一道雨痕,随后滴落地上,溅起一朵小雨花。从窗外出墙而进的绿枝上,枝叶郁郁、绿牙鼓鼓,。这雨一下,想必过不了几天,这些绿牙便生长出新的绿叶儿来。

    回大地,万物生景!

    雨水、房屋、天地,瓦砾,树叶、这简简的一个小世界,好是宁静。

    “万物一世!一方天、一方地,雨是自然,层顶之洞亦是自然而形,树是自然、出墙而来,这也是自然之归,无方不成天、无景不成幕,想不到这里可成为一个小小的世界。”星凡喃喃道:“天生雨、天降雨、水升天,周复循环,自然如此甚妙。”

    “一个世界?难道你从中悟出了什么?”突然琉璃惊奇的道。

    星凡微怔,目光从破烂的屋顶上移向琉璃,疑道:“什么?”

    见星凡满面不解,琉璃道:“没什么……”

    宁静的世间,如果真如这房间宁静的小世间就好了。

    躺在屋中的小木板之上,看着绵绵雨从屋飘下,星凡的脸上,显得隔外的宁静,完全不知这汴城之中,他的事传的纷纷扬扬,所有的军士翻遍了整座城池,也未能找到他。

    镇江南正怒火中烧的,亲自带人在大街上寻找星凡!

    诸葛千叶也暗中发人寻找,唯今汴城之中,谁不知肩上抗着一只红猫的人。可星凡自那次杀了玉满华之后,几如人间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地下鼠穿着一黑色长袍大衣,从门外走了进来,见星凡已经醒了,正座在木板上愣愣发呆,他向前走了几步,手中拿着一个白色面馒头,镘头上冒着了了气,送到星凡眼前,道:“吃吧,是我连累了你。现在整个汴城满城风雨,沸沸扬扬,那些军士正在四处找你,这些子你还是不要露面的好。”

    星凡目光出神的盯着这宁静的一世,接过镘头,道:“这些天你也别出去露面,想必他们也正找你。”

    地下鼠脸上闪过一丝苦涩,道:“白鼠,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

    星凡目光神色一闪,移向地下鼠,将手中的镘头撕下一半,豪气的送给地下鼠一半,道:“来、吃,你我是朋友,我总不可能见朋友有难而视若无睹吧。如果你见我被那些欺负了,你会不会不管我?”

    “不会!”地下鼠应声而回。

    星凡淡淡一笑,比着手中镘头道:“我们间的谊就如这镘头一般,你有吃的,我便会有,我有吃的,自然也不会忘了你。所以你就不用再为这事挂怀了。”

    地下鼠苦涩的脸微微展放,但他突然又好奇的问道:“白鼠,你怎么变得那么厉害?连八大家族中的玉满华,你都能打过?”

    星凡略略思索,目光却落在了这屋顶之上,呆如木械,一时竟忘了回答地下鼠。见星凡如此,地下鼠脸色苦笑,道:“其实这屋顶破开的大洞也好的,屋子里不用点灯,也可借这天之光,照得通亮。只是下雨的时候,就成了漏室……”

    星凡愣愣点头,却默然无声。见星凡仿佛在发呆,地下鼠脱下了披在上的大衣,座在星凡边,一时无聊也跟着一起看,但看着看着,睡意袭脑,便沉睡了过去。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四下也仿佛处于了沉睡之中,显得隔是宁静。屋内的光线被黑暗吞噬,消失在了眼前,星凡适才缓过神来,只感觉刚才很奇妙,说是哪里奇妙,就是自己也说不清楚,只觉得自己好像处在一种假睡之中。

    夜里带着寒意的风,透过屋顶吹了下来,星凡站了起来,如此过了这十多天了,他的伤势也养的差不多了。不过与玉满华一战,却令他仿佛突然破了困束,直觉得自己现在体是力量十足,精力充沛。

    地下鼠已经睡下,鼾声如雷。星凡站了起来,将上的被子扔给了他,随便带着琉璃出了房门。站在外边,吸着新鲜的气息,雨洗去空气的尘埃,清新的空气,迎风入息,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仿佛一下子愁苦的事迎风而逝,整个人如释重负、一股轻松的感觉顿时愉悦。“你竟然从六段进升到了七段!”琉璃道。

    黑夜中,星凡脸上挤露出淡淡的微笑,“人都是要成长的,不可能总是处在同一时期。”

    “你刚才看见了什么?”

    星凡略一思索,刚才他确认什么也没看,道:“没什么……”

    黑夜中,四野暗萧、沉沉静静、细雨萧潇、沙沙自响,沾衣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好雨知时节,当乃发生。雨涵蓄,温柔如女子、纱纱迎面亲,微风阵阵拂。

    如此幽静之景,星凡抗着琉璃,在风雨徐步行去。

    汴城内一片沉静,整座城市几如沉睡在黑暗天地间。

    微风轻扫,细雨绵绵,静静洗漱着这座城市。

    天已入深,夜阑人静,依然还有些寒凉的风,不时袭扰。

    下雨的天空,又是黑夜之下,街道上一片清凉。

    唯有暗淡的光影下,一个人影静静在这夜间徐行。光线着是昏暗,难辨其面,唯可见其肩上仿佛抗着什么东西。

    走在这街道上,幽静的四下,仿佛沉睡着一只野兽,正在背后狰狞注视。星凡独自一人在街道上踏雨而行。

    白天繁华沸腾,夜里暗下幽凉,一黑一白,天差地别!

    黑暗静静目送着他的背影远去,渐渐的、越来越暗、越来越远、直到最后消失。

    白天的‘凤格楼’人山人海,夜里的‘凤格楼’也是一片宁静。想必那些风尘女子经过一天的折腾、大多也累了。

    站在‘凤格楼’外,星凡敲了敲大门、。‘哐、哐、哐’。

    片刻之后,一个还处在半昏半醒的人,从屋门打开了房门,却见门外空空如也,暗无一人,不由得其脸上生出疑惑,“难道是我听错了?”

    这人刚一说完,只觉得头上一沉,一道重力袭来,便是昏倒了过去。

    星凡出现在门口处,击昏这人,将这人托了进门内,随手关了房门。在这楼内也生活了几天,他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后院,来到诸葛千叶的房门外。

    还不待星凡出声,房门中竟传出声来。“说你胆大包天吧,还真是如此。你可知现在满城的人都在找你。”

    听这声音中带着丝丝怒意,星凡随手推开了房门,屋子内烛火被点亮,诸葛千叶正座在一只烛火之前。

    “想必你也知道杀的那几是谁了吧。”见星凡走近,诸葛千叶道。

    屋子内昏昏暗暗,只有一盏烛火强撑,星凡透过烛火,见到了诸葛千叶,虽然脸上有怒容,但是他看上去并不是真正的生气。星凡道:“有时候,事不由已。”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