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峥嵘第八十四节 龙阳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星凡略一微笑,站直了子,伸手推开了搭在肩上的手,故作疑惑的道:“公子,我们不应该认识吧。像你这样如花似玉,温文尔雅的男人婆,我们怎么可能会认识。”

    “男人婆!”女子动容,脸上闪过一丝愤色,目光狠狠的盯着星凡,眉梢微紧,一时不懂其意,但略一思索,便知此为何意。

    不由得竟是“噗嗤”一声,犹似花开绽放,大声笑道:“男人婆?这名字听起来真是新鲜。”

    两人这谈了两声,诸葛千叶便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见两方都没事,倒也是安了,不过面前这男子,看起来格是眼熟,诸葛千叶不由得多看了两眼,但眉头略皱,道:“公子,倒是不知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姚雪垠抿着嘴,好是一阵忍耐,但终还是讪讪的声笑了出来,“怎么,诸葛老板不认识我了?”她不作任何掩饰,用女声对诸葛千叶说道。

    诸葛千叶顿时眼前一亮,脸上笑得可是灿烂,横乱颤,既然是她,那想必她要拦着星凡,定也是因为那天不愉之事了。诸葛千叶睿道:“雪垠公主是要弹琴吧,我马上替你安排。”

    “不!”姚雪垠一口回绝了诸葛千叶,又做出一副翩翩君子的模样,道:“今儿我来不是弹琴的,我是专门来喝酒的。”

    诸葛千叶恭维的道:“好,那我马上去替你准备。”诸葛千叶面向女子后退了三步,适才转,背对着她离开,这动作虽然小,但也表示了对她的尊敬。

    见诸葛千叶离开,星凡也随步跟了上去。“等一下。”姚雪垠的声音,突然又道了出来。

    星凡和诸葛千叶二人怔住,诸葛千叶回道:“公主,你还有什么吩咐?”

    姚雪垠双目从诸葛千叶的上移向了背对着她的星凡,纤纤玉手指摘葱,她伸手那葱白玉手,食指指着背对着她的星凡,脸上闪过一丝异笑,道:“我要找人陪我喝酒!”

    诸葛千叶看着姚雪垠的手指指着边背对着她的星凡,眼中神色闪砾,他想替星凡解围,但是苦耐无能为力,只得点头应了一声,随又对边的星凡小声道:“你小心些,莫惹怒……”

    刚才喝了酒,酒意未退尽,诸葛千叶的话还未道完,星凡这牛劲就上来,一点也不给姚雪垠好脸色,直道:“我为什么要陪他喝酒,和不男不女的人妖在一起,我喝不下!”

    “人妖!”姚雪垠惊怒一声,莹莹闪砾着光芒的两颗眼眸,仿似那碧光,眸生光辉。眼睛瞪得大大的,气得大口踹气,口此起伏服,呼气难均,道:“你竟敢骂我是人妖!”

    诸葛千叶伸手拉了拉星凡的衣服,示意他安静。

    星凡不但不听诸葛千叶,反而回头对姚雪垠直指道:“你一个姑娘家,学别人大男人做甚!穿着一怪模怪样的衣服,本看上去是个男子,却一副婆婆妈妈、嫋嫋娜娜、扭扭捏捏之样,哪个男人得意和你座在一起,搞不好见你生得如花似玉,肌肤赛雪、脸绽芙蓉,还以为我一个大男人有了龙阳癖。”

    “哼”姚雪垠气得脸色一沉,伸出食指怒怒的指着星凡,竟气得一时脸红,说不出话来!突然,她怒喝一声!“啊!”

    声音尖利,直穿刺在这楼层之内,盖住了许多人说话的声音,楼内一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齐唰唰的投来奇怪的目光,看着这本是一袭男装的人,却生着一副女子尖锐的嗓子。

    “你、你、你、”姚雪垠指着星凡,道了几个‘你’字,终道:“我才不是龙阳癖,我喜欢的可是男人。”

    “哗!”

    沉静的人群,顿时喧嚣,所有人都投来怪异的目光,看着姚雪垠。星凡怔的一下,向后退了几步,脸上闪着恻恻的隐笑。

    诸葛千叶是知实的,可唯今见姚雪垠在众人面前出了这般大丑,他也忍不住想笑,可额上又生出黑线,姚雪垠可是公主,在这受了气,自然可是大事。

    “哈哈哈哈哈哈……”“他竟然喜欢男人!”“这个人,看上去一表人才,斯斯文文的,怎么竟然会是龙阳癖。”…………

    见所有人投来的目光森然古怪,讥讽嘲笑,姚雪垠气得脸色铁青,狠狠的瞪了星凡一眼,大吸两个气,拔脚向前走去。走过星凡边时,怒眼横对,道:“你给我等着!”

    见姚雪垠去的地方是楼上,而不是其他的地方,诸葛千叶略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我不是让你忍住吗?现在她生了如此大的怒气,你……唉!”诸葛千叶重叹一口气离去。

    姚雪垠和她的两个护卫已经上了楼,见诸葛千叶匆匆离去,星凡切道:“我若是再留下,定会再惹怒了她,我先避一避。”说着,星凡一遛烟的功夫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诸葛千叶停下,回头看了看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的星凡,“唉”。

    走出了‘凤格楼’星凡脸上依然挂着笑容,肩上抗着琉璃,走在大街之上。“看你样子,倒是开心的。”琉璃小声在星凡耳边道。

    闻着琉璃的话,星凡笑容遏止,脸上的笑容顿时暗了下来,恢复了平静,眼神透着淡淡的忧灼,轻轻叹了一口气,道:“现在我一时也想不办法,这不才借酒浇愁。得罪了她,等于是断了我们进王宫的路。反正都得罪了,也不外她再多恨我一点!”

    凤格楼,姚雪垠正怒气冲冲的座在一张桌前,桌上摆着一个瓷壶,壶上刻着朵朵花叶儿,四个如竹筒般大,五厘米高的白色烧窑青花杯具,整整齐齐的摆放着。

    此刻的她,已经换去了那一袭男装,白里透红的耳坠上吊着一串银白色的琉梳,长长弯弯的睫毛向上卷扬,弯卷如梳,如柔荑(ti),肤如凝脂,领如蝤(qiú)蛴(qí),齿如瓠(hù)犀(xī)。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仿佛是刻意要打扮的如此一般,一颦一笑、百媚妩生,秋水碧央。“倒水。”她轻轻一口启齿,露出一展皓齿。

    旁边下人毕恭毕敬的来到桌前,提起茶壶,略略倾斜,一道水柱从壶水中流出,流向杯具之中,水声‘呶呶’,杯子中很快倒满大半杯茶水。她伸出细白玉手,将杯子握在手中,拿到嘴唇边,轻细轻巧的喝了一口。

    血红的嘴唇上粘着水沬子,闪砾润泽,微微抿动,扣动心弦。虽然她看上去怒火大躁,肝火大动,一副要择人而噬的样子,但其毕竟是从小在王宫中长大,这一翻动作,也自是娴雅,并不像那些粗手粗脚的笨拙大汉子。

    正当她这茶之时,诸葛千叶急急忙忙从一侧走了过来,道:“公主,那人已经走了!”

    姚雪垠的慧静顿时消失,脸生怒容,道:“我不是说了要让他等着吗?他岂敢走了!诸葛老板,我可听说此人是住在你这里的!又怎么会走了呢?”

    诸葛千叶一听,以姚雪垠想要知道这件事,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也并没有多少惊奇。他神态镇定,道:“公主,前些天他是住在这里不假。”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今儿,就刚才,他已经走了。”诸葛千叶道。

    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星凡目光四眺,繁闹的人群,各居所居,各殊所然,人们都有自己幸福的乐园,却唯有他与这世界格格不入。

    这里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手机、也没音乐可听……总之一切的一切,都是复古。

    却在这时,街头上传来一阵闹的打斗声。一时无聊适事,去地下鼠那也没任何事可做,星凡便向着围观的人群走了过去。

    肩上抗着红猫,步子快速在捅挤的人群中挤着。因为这些人都是没有任何修练的人,所以星凡只需稍稍用力,便能很从在密不透风的人群中挤出一条道来。

    “地下鼠!”星凡挤进人群,却见几个富家子弟在围殴一个人,那人躺在地上,子缩成一撮子,但星凡从这些收脚出脚间看出了这人。

    星凡脸上生出一丝怒容,几步掠近,一脚踢开了挡在边一人。

    重重的一脚,直将这人踢得飞了出去。那人大喝一声,吃疼倒在地上,其他人顿时愣住。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