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峥嵘第八十二节姚王之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繁殊荣城,当下汴城。

    这个世界中,最最闹繁华的都市,自然是这座天下王城!

    自古风月之所,便是人尽偕兴之地,虽然在现代已经根除,可是在古代,风月之地,可是谓之一座城池的繁荣。

    ‘凤格楼’天下扬名的一家风月之所,达官贵人、显赫家世的富家子弟,频频出没于此。

    ‘凤格楼’的老板,是一个形肥胖之人,其格和朗,懂得观人于微、谨慎言行。许多人只知其是一个老板,并不知其是天下八大家族中,诸葛家中之人。

    诸葛千叶与诸葛正苍并非亲生兄弟,只是同一祖宗传下来的支脉而已。早年因为诸葛千叶的祖父不喜欢诸葛家族的厮斗、更喜欢商业,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诸葛家族。

    自后便在汴城开了一家门店,因为其诸葛千叶的父亲不想被外人知道他与诸葛家族那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便从此隐瞒了下来。

    不过诸葛千叶毕竟是诸葛家中之人,暗中也时常有往来,诸葛家族发生如此大的事,诸葛千叶自然是知之甚晓,更胜前段时间,他回去,可因诸葛正苍百般劝说,适才其放下忧心,并没有回去。

    因为星凡是诸葛正苍派来之人,早先诸葛正苍已派人传话,诸葛千叶一个月前便已知晓,可是好等苦等,直到一个月后星凡才突然出现。

    然而,他出时之时,却时一时的无意,惹上了一个大主。

    姚鼐王宫,今天下之主,姚嘂。

    姚嘂已上花甲之龄,其麾下有数子数女,其中又姚雪垠最受得姚嘂疼,是众多王子、公主之中,姚嘂最为疼的女儿。

    姚雪垠乃是姚嘂最小的女儿,今年芳龄二十,出落得国色天香、若赛天上九天仙子,沅芷湘兰,更有明娉婷世之称。

    传言因姚雪垠是在晚夜甚深降生,当时姚嘂正睡得熟香,突,天上泛起万丈红光,红光涛天,直将整个天下染得红耀。

    暗深的夜里,那天晚上唯有姚嘂突然睁开了双眼,见此一景,却隐隐听见了婴儿的哭声,在红光泛天的夜里传来。不时便有人来报,“王、依妃生了,生了个凤婴。”

    闻见此奇观异景,再传这天降婴儿之喜,双景奇遇,姚嘂甚是大喜。遂取名为:姚雪垠。

    姚雪垠自幼便生得俏丽、又玲珑可,自是时常惹事得姚嘂欢声笑言。

    深受姚嘂百般疼格自是傲气。姚雪垠但其特是喜欢古筝,更谈天下一绝的美妙弦音,弦声如那韵然之音,或是其人太过清丽,出尘不染俗色。

    便是这弦音、也透着不染俗尘的气息。

    姚雪垠不仅自己特别喜欢弹这七弦琴乐,更喜欢弹出这琴声令他人倾听。见他欢声叫喜,她更是开心倍至。

    星凡略一迟犹,若是连诸葛千叶都如此重视的人,定非简单人物。但是星凡又并未接触过此人,所以只得摇了摇头,一副莫然不知的神,道:“不知。”

    诸葛千叶神色微变郑重,道:“她便是当今姚嘂王最疼的女儿,姚雪垠公主!”

    星凡正端着桌上的茶水送入口中,茶水清香,甘甜中带着一丝苦味,他一副沉醉于此之状,刚刚饮下一口,却听诸葛千叶如此一说。

    “噗嗤”

    一口水雾顿时从星凡口中喯了出来,‘哐啷’一声,茶杯从一愣之下的星凡手中落了下去,摔在地上清脆的响了一声,随之裂开,茶水失去装束,随便洒在一地。

    星凡怔住,眉头大皱,奇道:“王的女儿?她可知此地为何地?一个风月之地,这种地方岂是那种高贵份的人能中的地方?”

    诸葛千叶随座在了星凡边,圆桌前的椅子上,对星凡伸了伸手,道:“座吧,这些人的心思,你永远是猜不透的。”

    随之、诸葛千叶的瞄了琉璃一眼,只是看了一眼,便又闪开,眼中神色未见有任何闪砾。

    星凡座在了诸葛千叶的边,眉梢略皱,道:“你可否有办法进得了王宫?”

    诸葛千叶眉中闪过一丝愁苦,微唉一声,眼色微暗,道:“你若是不得罪那公主,或许我可以想法设法,让她带你进了王宫。”

    闻听此说,星凡眉头更苦,暗暗自责。见星凡如此,诸葛千叶却是一笑,道:“想不到你竟然会为了小韵,抹杀一千守城军士。”

    星凡苦着眉头,看着诸葛千叶,随之一想,便也没有回话。既然诸葛正苍知道此事,那诸葛千叶知道也就不足为奇了。

    “你是否认为此事是大哥告知于我?”诸葛千叶道。

    星凡眉头闪过一丝疑色,若是诸葛千叶如此说,看来此事并不是诸葛正苍告诉他的,那他岂又是如何知道的?心中如此一思,他道:“不是吗?”

    诸葛千叶肥胖的脸,笑起来竟有几分和谒之睦,笑道:“我这的消息可是四通八方,天下间有什么风吹草动,自然也是逃不出我这。更何况如今传得沸沸扬扬、轰动天下!”

    星凡苦眉思量,一千军士被屠杀,尸体满满倒铺了两条大街、此事可谓简单?心中此想,他便也没了多少愁思。只是道:“你为何会知道是我?”

    诸葛千叶隔有深意的一笑,道:“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只有流不尽的水,消息如风,已经风靡而传,这其中自然也就隐隐有些小风细雨什么的。”

    见星凡一时没默不语,愁眉苦脸的,诸葛千叶站了起来,笑道:“其实你也不用如此愁闷,就算你进得了王宫,你真的把握得手?你可要知道,王宫可非一般之地,不是人人都可涉足。”

    闻此一言,星凡略皱的眉头渐渐微展,诸葛千叶再道:“你先且在我这住下,小韵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你也勿需太过焦灼。这次可是一次赌博,你输不起!”说完,诸葛千叶便随离开。

    诸葛千叶的话,振聋发聩,星凡默然微怔,愣头愣脑的座着。口中呐呐念道:“输不起!”

    轻则脱,重则丢命。王宫之地,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轻易触之,只会惹火焚,讨不到半分好处不说,更有可能为此而负出惨重的代价。

    真的、输不起!

    诸葛千叶的话,余音绕耳,这已是三天过去,在这‘凤格楼’中,恍眼一眨,竟已过去三天,后院着实太过清静无聊,前院传来的吵闹隔是耳,星凡抗着琉璃来到了火朝天的‘凤格楼’内。

    琴声虽扬,但却并非当那女子谈的曲子,如今换了一个人。琴声虽是好听,但总仿佛少了一丝韵味,人声虽然吵沸,但也并没有那天的气氛。

    看着来来往往的这些红尘女子,星凡眼中闪砾着异色。

    得到诸葛千叶的吩咐,这些女子都未主再往星凡上粘。

    独伫古时亦声乐、复古凄翩莺燕声,古人不知今愁华,今人何知古人乐?

    莺莺燕燕的声音,如千万只麻雀般吱吱喳喳的吵个不停,这些吵杂声传到星凡耳中,却令人倍感厌烦,独自一人来到一桌前,不唤人来,却自有小二端上一碟花生米,一壶酒来。

    “这是老板请你喝的酒,他说‘万事太莫忧心,反而伤心费神,不若好好喝上一壶酒,先解解苦愁的心思。’”

    星凡苦苦一笑,小二离去,目看着小二容入人群,他自语道:“看惯了古时人大醉,如今我也来醉上一场吧!做一做古时侠客。他人梦寐以求、成天期盼,如今我得以实愿,虽不如我心。但也唯有既来之、则安之。红尘滚滚,我独醉。”

    一口烈酒,顺着咽喉、流进胃中,一股灼烧的感觉,顿时从胃中升腾!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