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峥嵘第七十九节姚鼐王宫之城汴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王宫,自古权力最高统治者的宫。如此便可想像其虽然雄传壮观、富丽堂皇、群楼林立,然而这样的一个权力的集中之地,其防御能力可想而知了。

    五步一岗,十步一哨,自是不错、高手更是不乏。就算是以诸葛正苍,都也不敢设想觊觎的地方,可想而知其凶险程度。

    虽然说诸葛小韵暂时不会有生命,时间也不用太紧,但是也不能因为就而放松。星凡决定明天一早,就起程赶往这个世界中,权力最高的地方。

    夜里,星凡独自一人座在诸葛小韵的旁边,屋子里点亮着数根蜡烛,荧荧烛光,将整个黑夜下的屋子照得透明。

    烛光光辉洒在她的脸上,她这般沉静的样子,仿佛要一直睡到永远。

    星凡座在诸葛小韵的边,目光静静,神色温柔的落在诸葛小韵的脸上。屋子里空空静静,屋外,黑暗伏席,虎视眈眈、只是烛光一灭,便要趁势而袭。

    “呼呼”屋外的寒风,越来越有些凛冽了,呱在墙壁上,仿佛谁人在夜里哀嚎。

    屋内的烛光,随着凛冽的寒风,一飘一飘的,屋子内的光线,也随着一闪一暗的。寒风呼呼的吹,门扉不断的响,屋子内又变得凉了几分。

    星凡走到门前,随手拉开房门,肆虐的狂风,顿时从门外袭了进来,屋头靠近门扉的烛光,随势被狂风吞噬,黑暗见势而袭。

    屋光的光线,顿时暗下了许多,留下两三盏烛火与黑暗对势,在狂中的挣扎相斗。星凡开门,唤上一人,让其多拿了一被子过来。

    亲手替诸葛小韵盖好被子,适才星凡放心下来。座在边,呐呐自道:“我要走了……虽然不能见到你送我……但是我希望在我回来的时候,能够见到你醒过来。”

    “咵、咵、……”夜静更深、门外不断的响起凄凄零零的声音,仿似谁在这敲门。星凡座在诸葛小韵边,脸色默然,断断续续的小声道:“我会带回黄帝心,你等我。”

    是誓言吗?

    虽然不像,虽然你并没有许下任何诺言,但或许在他心中,已经认定了!

    “你不觉得诸葛正苍会答应你如此爽快,有些出奇吗?”琉璃站在诸葛小韵的上,声音在星凡耳边标

    星凡道:“你认为我既然已经回来了,诸葛正苍就应该把我留下才是,怎么可能会再放我走吧。”

    “以我对他的了解,虽然你会救诸葛小韵,但是你并没有任何可保证。如果你借此离开,诸葛正苍也拿你不是。”

    星凡苦涩一笑,眼光落在琉璃上,道:“你不是人类,你永远都不可能理解人世间的亲。虽然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诸葛正苍是一个人人敬畏的强者。但他也只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而已,诸葛正雷厉失踪,即使不用证实,我们已经猜到他已死去。而在诸葛正苍的两个孩子之中,只剩下诸葛小韵,唯今她又濒临垂死,诸葛正苍定是于心不忍。”

    “你说的我从未亲体会,所以也不知道所谓的亲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你可否有想过,如果连他都敢靠近的地方,以你的实力,你认为你的活着离开的可能吗?”琉璃担心道。

    “不试一试又如何知道呢?”星凡倒是一副勇往直前,毫不在乎的样子。

    “你真的喜欢上她了。”琉璃道。

    星凡一窒,道:“你怎么又说这个问题,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早晚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的,虽然不是现在,但我绝对不会因为谁留在这里。”

    “希望如此!”琉璃叹道。

    夜渐渐地过去,屋外的黑暗被光亮赶趋,从纱窗外透进来的光线,照亮了整个屋子,星凡从诸葛小韵边站了起来、离别前,深深的看了诸葛小韵一眼。

    他随后来到房门前,伸手拉开紧闭的房门,迎面投而来的光芒,照在他整夜未合的脸上。

    目光略及、光芒略有刺眼,大地森森,整个诸葛山庄的楼顶铺盖上了一层白色的战甲。一顶顶白茫茫的三角形雪顶,犹似帐篷。

    大雪纷飞,雪花翩跹,星凡回将拉着后两扉红色门扉,在‘吱呀’声下,缓缓关上。

    屋外的寒风哀嚎,雪地中留下一串离去的脚印,他的背影在寒风飘雪中,渐渐离开这扇门扉越来越远……

    看那寒风的中大雪下得更是紧了,留在雪中的脚印,也渐渐的随着时间过的去,而被重新下起的大雪掩盖填补。

    一路向北,行了大约近四千多里路程,星凡来倒了姚鼐王宫之城,不得不说,这里的繁华岂是袁枚家那座需池可比的。

    这里来来往往,汇聚着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这里毕竟是王宫所在之处,有了这个特殊的存在,这座城池,自然也就是特殊。

    站在一条早已结冰的护城河之前,星凡仰头看着在自己面前,十几丈来高的护城城墙,一道拱门的巨大的城门,位落于星凡的面前。

    在拱门之上,“汴城”二字,挥笔妙洒、雕刻而现,字体透着几股苍劲,横跨在拱门之上。

    “汴城。这二字在古代时,竟已是如此简洁了。”站在巨大的古门之前,星凡渐渐的念道。

    目光从‘汴城’二字向下移动,透过巨大的城门见了城内。这扇拱门之内,不知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又会遇上什么样的人!

    谁又能探索未知呢?谁又会知道,一个几千年后的人,会出现在这片世界之中!

    一切的未知之数,都将在星凡跨进这道巨门之后上演。

    星凡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吐了一气,气在嘴前形成一片小雾,他震了震神色,脸上闪过一丝刻怀的笑容,低低念了一句,便向城内走去。“即来之、则随之。”

    一座座林楼铺装着一屋白皑的雪花,天地间虽然大雪飘飞,倒也并未阻碍了这里的闹气息,来来往往的人群,若说是如那千千万万的蚁群,也毫不为过。

    走在大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古时行人,竟令星凡有种错愕的感觉。目光在大街上的人群中四处扫视,虽然见着了这么多的人群,但他的目光在人群中却显得极是孤零。

    “咦!”突然,后传来了一声猜疑的声音,星凡回头一见,顿时一怔,想不到在这人海茫茫的大街上,竟然还会遇见老熟人。

    “地下鼠!”

    “白鼠!”

    能够在这人海茫茫寻得一位认识的朋友,星凡倍感心酸,虽然对于星凡而言,这地下鼠是白胜的朋友,但是自那天地下鼠将古卷交予星凡之后,星凡对此人便颇有好感,因为他重义气,对朋友托付的事,尽心尽力,对朋友更是肝胆相照。

    这样的人虽然人低微,只是市井的一个混混,但是却很对星凡的味口。

    朋友相逢,虽不至于两眼泪汪汪,但是心中那份激起的义,却还是令两人一阵感慨。两个大男人一时兴奋,两人又直接来了一个捅抱。

    “白鼠,自从当一别之后,我可是为你担心了,这么久都没有你的消息,还以为你被那些人……”千言万语、只在心里,只在这相遇的一刻。

    星凡重重抱着地下鼠,“你现在不是见着我了吗?岂不是说明他们也没拿我怎么样!”

    地下鼠大笑几声,道:“想不到多时不见,你竟然变了一人样,刚才如果不是见着你肩上的这只红猫,我几乎都快认不出来是你白鼠了。”

    “我再怎么变,还不是被你地下鼠认出来了?”星凡大声笑道:“想不到这汴城如此闹,更想不到在这里会遇上你。”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