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求生第六十八节谁的身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一张宽大的臂膊环抱在了柔细的腰腹,对于女子而言,如此亲蜜的动作,无非那个男子是她所所喜之人,然而,飞雪对于星凡并无半分喜,反而心中有些讨厌星凡。

    虽然已经两次如此这般,但星凡这突然一动,将她死死搂在慰里,还是令飞雪潜意识挣扎了两下,不过只是弱弱的挣了两下,便又停了下来。

    星凡的材较高大,这一把将飞雪搂进怀里,几似搂着一只小鸟一般。

    飞雪明亮的一双丹凤眼眸,微斜上扬,透过额上垂下的秀发,看着在自己额上的一张凌刻的容面。

    以这个角度看上去,这个男子倒是有几些俊朗。

    虽然与娴裕一同住在一起,虽然现代人穿的衣服紧,每天都可以见到娴裕那细小盈盈可握的小腰,但星凡也只是见,并没有真正的将娴裕搂在怀里过,也从不知道,自己的一双手,竟然可劳劳的将一个女子搂进自己的怀里。

    搂进飞雪的一刻间,星凡心中突然闪过片面娴裕的样子,紧紧搂着的手,不自然的松了几分,腾起一跃,体外快步掠了出去。

    树林内的景色,快步在眼前飞逝,时光仿佛在倒退,又似在前进,眼前闪过一幕一幕的影景,却突然构成了一幕壁画,不论他如何前快步移动,却逃不出这双面壁画之中。

    壁画中,一张秀洁的脸,脸上悄挂着丝丝甜甜的微笑,一笑百媚、丰姿迨丽、天然绰约。

    半年了?

    时间过去了太久了,对星凡而言,这半年几如十年、恍似一生。

    娴裕的笑容,在他的眼中,越来越淡了,他心中生出了害怕,生出了淡淡的恐惧。

    难道、这一生真的就不能再相见了吗?

    不!不!不!内心充斥着悲鸣的声音,一声一声的厉喝着、呐喊着。

    但是虚幻,总是抓不住的,唯一抓住的,只是不想忘记的怀而已,唯一抓住的只是记忆而已,不,或许不对,随着时间渐渐的过去,就连记忆中的样子,也都开始模糊起来了。

    眼边的两幕壁画,越来越淡,越来越淡……就悄如闭上双眼,只能在蒙蒙胧胧中见到她

    她的样子还是消失了。然而,淡淡的绿影,出现在了眼幕之间。

    绿影越来越清淅,越来越近,最后一张俏丽的容顔,清淅的出现在了两幕之上。

    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碧云杉、眼含光如水漾,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又似初婴孩儿雪嫩,樱桃小嘴不点而赤,艳若滴。

    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人的玉洁清亮,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精琢闪亮、几分调皮,几分淘气,几分可、几分古怪,几分精灵,一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肩若削成、柳如束约,目如秋水、眉描远山。

    甜甜一笑,云动三千、百媚还生,秋水若莹。

    纤绿影动如画,壁画难画此中生。玉玉洁青莲,盈盈俏翠丽,若生比花月、花月愧残败。

    是幻影?是潜存?还是心中不知道不觉的,就突然出现了她的样子。

    那一抹淡绿色的影,移如百燕,动如绿鹦,欢欢喜喜的笑脸上,令人看之心安,看之心喜,看之难忘。

    清如芙蓉出水,风消雪白之最。

    她的声音,犹似鹦声,清脆悦耳、萦萦所环。她的眼睛、圆圆的大大的、晶莹雪亮,眼如秋水,莹莹碧波漾。

    她的样子,她的笑容,她的声音,似乎总有那么几分相似。

    空的林间内,却无声无息中,仿佛萦萦笑声锁耳、回起了她那甜甜的笑声、还有那笑声中,那玉洁容貌。

    这一切,几似梦境、恍似虚影,却又蒙蒙的出现在了眼前。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眼前的景幕不断飞逝,然而幕中的笑容、笑脸,却一直随影相随。

    他动如脱兔,树林几,一阵几似轻风吹过,但见人影在树林内几个顿闪,消失在树林深处。

    逃出许远之后,星凡适才停了下来,可其眉梢紧紧皱着、堂之上,脚掌之下,传来了阵阵痛楚,体内,一股紊乱的气息躁狂。

    “噗嗤”

    忍了许久的星凡,终究再难以忍下去,从口中吐出一口血柱。眼中神色顿时一沉,目光暗淡,嘴唇发白,嘴下挂着一脉血迹。

    飞雪微微一怔,道:“你没事吧?”

    星凡苍白无色的脸上,挤出几丝笑容,暗淡的双目,移向飞雪,看着她笑道:“关心我啊,是不是担心我?怕我死了,你会伤心。”

    “你!……”飞雪气‘哼’一声,润白的脸上,怒如火烧,蒙莹莹的一双眼眸,怒视的盯着星凡,气道:“无耻,我恨不你马上死。”

    星凡‘呵呵’微笑了两声,道:“想我死?那可能你要失望了,我现在可是好好的。”话声未落,紧接着他口中再吐出一口精血,他无赖的看了看飞雪,道:“没办法,我这人什么都不多,就是血多。吐一口两口的,那是常事。”

    虽然星凡如此说,也表现出一副安好无事的样子,但其实飞雪已然看出,星凡只是强撑着一口气在。

    星凡也同样知道自己体的状况,所以也不再理会飞雪,闭目座定,调养内息。

    见星凡闭目座定,飞雪也闭口无言,目光落在盘座的星凡上,其堂上那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破开的衣服下,那道横跨在其堂的伤口,皮开绽,令她心中一时寒粟,脸上微微抽搐,眼中神色极是复杂。

    目光再向下移,一只未穿鞋的脚丫子印在了飞雪的眼中,整只脚上,血迹斑斑,脚掌之下,一道从中破开的伤口,凝结的血液,未真正凝固,伤口处一片乌红。

    飞雪白皙的蛾眉上,微微皱起,目光最后落在星凡的脸上、复杂的眼色中,仿佛间闪过几丝怪异的神色。如果这个人不是那么臭嘴,其实他人好的。

    飞雪心里淡淡如此一思,目光却又突然变化,变得凝结,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更多的却是恨意。这个人就是害死父亲的凶手,自己不能放过他。

    心念及此,飞雪目光中杀意更浓,但突然之间,眼中红影一闪,一只猫出现在了眼中。

    琉璃站在星凡的左肩之上,猫眼目不转睛的与飞雪的双眼对视。

    飞雪深知这红毛怪猫的厉害,对星凡更是忠心诚诚,当下心中也不敢有多想,更不敢对星凡露出透着凶意的眼神。

    见飞雪眼中神色变缓,凝聚的眼,渐渐变得温顺起来,琉璃便不再凝视飞雪。

    时间悄悄过去,天很快暗了下来。星凡从座定之后,便未再醒过来。而他这一座,竟然过去了一天一夜。

    待再次睁开双眼时,柔和的雪光印入眼中,天空中,出奇的多了几颗零碎的星辰。

    只是这暗淡的星光,难以照亮这深暗的大地,在孤寂黑暗的天穹中,增添了几分萧零的清冷之夜。

    冰凉的夜风,徐徐吹过,透着几分凉意,从口破开的口子里吹进体。星凡弱弱打了一个寒颤,子缩得更紧了几分。

    目光投向四野,但见这四野清清静静的、随之,目光移向天穹,天穹无光,星唇零落,一股凄凉的感觉,突然降到了心头,令他倍感神伤,深夜里,他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暗夜凄凄,天穹深处、那看不见的虚暗星后,到底是谁的影?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