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求生第六十五节包围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卷天八步,八步卷天,上古妙法,人人垂涎,其自然有其绝妙堪古、独其特之处。

    星凡带着飞雪,卷天妙法,尽展其穷,一里之外,只在须臾之际,雪面之上,更不留下任何足迹。

    星凡搂着飞雪,却也轻如燕蝶,急风快步,轻快落于雪地之上。脚向前轻颠一步,略有微妙的变化。

    飞雪趁势一把推开星凡。

    “噗嗤”

    星凡本就忍着体重创、体内血气泳串,强行展出卷天八步,更带着飞雪,更是一连展出,这一阵仗势,自然是引得他体内气血崩张、几如喯发的岩浆。

    终于,在飞雪轻推之下,成了导火线,星凡张口大吐一口鲜血,子更难稳定,向前趔趄几步,双唇发白,双目无神。

    飞雪微微一怔,她也不知道,自己这随手轻轻一推,他竟是如此。

    星凡向前蹒跚两步,随势盘膝座了下来,下额染成了鲜红色、微闭双眸,心中调息几翻,翻腾躁动的体内,终是缓缓平息了下来。星凡平静闭目,淡淡的道:“有力气想着杀我,倒不如先养好自己的伤,至少在别人追来时,还有机会逃命,不至于我要连命他人。”

    飞雪瞄过星凡一眼,轻‘哼’一声,眼中生出几丝难味,不过星凡提醒的倒也是对的,她随风轻摆,子轻妙一落,闭目盘膝座了下来。

    刚座定不久,她微闭的一双丹凤眼眸,又突的一下子睁了开,鬓角微垂,几缕凌乱的发丝,略显憔悴,她睁着双眼,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子,眼中神色透着几分憎恶、但却又透着几分猜忌。

    他练了《卷天八步》、他独自一个人躲过了八大家族的追杀,他边更疑奇的就是那只猫、无一透着一种古怪的气息。飞雪心中这般想道。

    她淡白的雪唇微启,露出上下两排细白的皓齿,声音从其口中发出,“你不担心你那只猫吗?”

    “你担心它吗?”闭目的星凡依然闭着双眼,面色平和,嘴唇未启,倒声音却飘了出来。

    飞雪睁着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星凡,“我担心它做甚?我只是好奇、你好像并不担心它。”

    “它的实力你也见识过了,还用担心吗?”星凡闭口无动,声音却了出来。“你有空担心它,但不如关心关心我,刚才抱你受了那么重的伤,也不见你对我有多关心。”

    飞雪刚才并未太在意,如此看着星凡,更是一惊,平常人难以做到的,他竟然可以做到。闭口无动,但话声却可随着声带的震动而传了出来。不过飞雪冷‘哼’,恨了星凡一眼,道:“你竟然如此对我,我定不会放过于你。”

    星凡平静的脸上,微微动容,展出淡淡的微笑,双眼睁开,前边盘座的飞雪的印入眼帘,“好心救你,你却要恩将仇报,你的心被狗吃了。”

    飞雪脸上更气,清细的两道蛾首,向内微微一紧,失色的两颗眼珠怒火纵生,“你如实说,那晚是不是你设计我们?”

    星凡目光与飞雪相迎,飞雪仇视他的两道眼光,几如两道森利之刃。

    星凡脸上的微上恢复平静,淡淡的道:“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只能束装就道、被你杀死,就不能让我自保?是你们自己追杀于我先,我设计你们于后。于于理,仿佛错并不在我吧。”

    飞雪大气,“你……”口一起一伏,怒形于色,双目鼓得几如铜铃一般,但却一时无言以于。星凡说的确实在理,是他们自己为卷集而围杀星凡,星凡自卫自然是毫无错误。

    “无耻!”飞雪突然怒骂一声,双手一下捂了前。

    星凡暗叹一口气,“你骂我做甚?你穿着衣服,我又没看到你什么。……”

    “混蛋!”

    见越描越黑,星凡也懒得解释,随她而去。突然一道红光从前边快速来,最后落在了星凡的左肩之上,红光消退,琉璃站在了星凡的左肩。

    星凡道:“办妥了?”

    琉璃站在星凡的肩上,道:“他们很恨你。”

    “他们什么时候又不恨我了?”星凡道:“只要我上有《卷天八步》,只要我一天没死,他们就不可能不恨我。”

    突然,飞雪插话道:“你不是猫吗?怎么会说话的?”

    “是人也不一定会说话。”琉璃很是简短的道。

    飞雪一气,星凡给她气她也认为,毕竟星凡在她认为是个无懒,但没想到这猫对她也没好语气。飞雪脸色微凝,道:“果然是一起的,猫也和主人一样,不是好东西。”

    “你说什么呢!”琉璃大声气道,猫眼冷冷注视着飞雪。“任什么说他不是东西!”

    星凡微怔,出奇的琉璃竟然会帮他说话,不过看这一人一猫斗嘴这阵势,仿佛是要打上一架。“你们吵你们的,但别防碍我。”星凡说道,便闭上双眼,开始引息体内凌乱的气息。

    见星凡闭目,盘膝座定,琉璃和飞雪一人一猫,双双轻‘哼’一声,不理对方。

    时间悄悄在两人之间消失着,一天一夜,很快就过了去。

    宁静的四下,暗然无声,只是这清清陈陈的四下,是否是太过清静了些。星凡从闭目中渐渐醒了过来,目光投下四野,但见天地茫茫,万里无垠,四野寂寥,并看不出有任何异色。

    星凡四下看了看,目光又落在了面前的女子上,蛾眉微凝,双睫上扬,一头侧盘的秀发斜下一面发幕,遮挡在其半额之上,嘴唇淡白、神色憔悴,盘扎松散的耳鬓角,缕缕松发,随风轻轻飘扬。

    面色虽然憔悴,但也难盖她清丽的美,虽然此刻看上不如那碧罗天仙,迹也清丽脱俗。

    “色魔!”耳边轻轻飘了两字。

    星凡将落定在飞雪上的目光收了回来,镇了镇神然,道:“你说话能不能不要如此露骨行不行,好歹我也没有怎么样。”

    琉璃骂道:“若要他人不说,无非自己别做。你做都做了,还怕别人说你吗?”

    星凡额上闪过几道黑线,两人这说话之际,飞雪也林座闭上醒了过来。目光投向星凡时,竟是一恨,随又向一侧移去。

    星凡一怔,却不知自己本没与她说话,又如何惹上了她,她去对自己一副怒目横对之样。

    四野悄悄静静,静的有些出奇,有些微妙。星凡眉梢微微皱起,从盘座下站了起来,目光远眺周围四方。

    飞雪经过一天的休息,恢复了几分,四下这般沉静,自然也有些疑恻。她站了起来,螓眉之间,微微皱起,目光微凝,狐疑的盯着四下。

    星凡对边的琉璃道:“你没感到有些不对吗?”

    琉璃突然从星凡的肩上串了出去,化作一道红影,在树林中快速度闪动着。飞雪目光惊疑的看着一闪即逝的红影,目光近移,落在了星凡上,呐呐道:“难怪你如幽魂一般,令人难以捕捉到你半分气息。”

    星凡目光投向边的飞雪,飞雪碧柔的双目、没由来的恨了他一眼,目光掠过星凡、向前边树林深处看去。

    星凡道:“我的底,你全都知道了。”

    飞雪脸上透着一丝笑意,“那你想杀我?”

    “我若想杀你,就不会大费周章的来救你。”星凡同是回了一笑,笑意更浓,再道:“救了你,也不见你对我存在感恩,反而还是粗言脏语对我乱盖一通。”

    前边树林内红影一晃,琉璃出现在了星凡的肩头,道:“我们被包围了。”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