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求生第五十七节求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长夜漫漫,暗夜萧萧。

    大地沉寂在一片宁静之中,唯有这片树林内,激声林,暗泳萧涛。

    站在树林背后的始作者,星凡脸上不忍挂着一丝笑容,随后瞥视了一眼暗夜,消失在了本就黑暗的墨夜之下。

    然而,厮斗之下,在另一个更暗的黑夜里,一群七八人,暗暗的躲在黑夜里,看着这一切的戏剧,也同时看清了在黑夜中,导演这一剧的始作者。

    墨色披洒在这些人的和上,仿佛要将他们浸灭在这墨夜之中。七人之中,六人围护在外,一人站在其内,个虽不高,但也自然流露出一股气宇不凡之势。

    黑夜中,星凡消失在深暗之地后,人影在墨色的夜下晃动,却落在了这人的眼中。幽幽夜中,这人利声道:“追。”

    后的打斗声越来越小,星凡快速消失在这黑夜下,慢步在树林内,心中有喜,黑夜也变得美妙了起来。

    星凡慢步行走着,突然,他停了下来,愣愣站住。周围边的树林,好是妙静。

    “想要抓住你可真不容易。”凄黑的四野,寥寥悄然,冷冷的一句话声,从寂沉的夜下传了出来。一个黑色的人影,渐渐走近星凡的边。

    黑夜太暗,墨色投在这人脸上,看上去除了大形轮廓之外,也看不清其长相如何。个子不高,比星凡要矮上半个头,其几步走近星凡前几米远、道:“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

    虽然个没星凡高,但走近星凡边,自流露出一股气宇,不凡与并。

    星凡自高壮健实、流露出一股强韧之势,淡淡一笑,道:“有本事,你自己猜。”后另外几人,分散几个方向,将星凡与这人围在了其中。

    星凡蹩足一眼,看了看周围这几人,眼中闪过一丝‘切’的神色。这人把目光移向了星凡上的琉璃,目光凝聚,但他如何也想不出,这只看上去平平常常的一只猫,不可能在一刻间便杀了那上百只的猎鸟。

    猎鸟非一般常鸟,其动作迅捷,视力与嗅觉更远非寻比,能够追得上星凡,便可想其飞行速度之快。

    自其见到猎鸟发现星凡,到他们追到猎鸟,这之间的速度,时间并不算太久。而当他们赶到之时,猎鸟已被屠杀。

    猎鸟的动作迅快,在发现危险的时候,逃脱的本事自然不弱。

    然而这种种怪异,却与星凡脱不了干系。刚才见星凡引其他家族厮杀成一片,他也险些上了当,莫不是发现星凡的古怪,他忍了片刻,适才见星凡导演这一切,便跟了上来。

    虽然心疼这些猎鸟,也极恨星凡盗了他家的旷世之物。不过李杰并不是袁枚,心机深沉,更不会将怒气流言于表,李杰笑了笑,道:“不得不说,你有胆识,心机够深,竟能够骗过其他几个弱智家族。但你少了一样,就是运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白胜,今天你落到我手,你应该自知吧。”

    星凡怂了怂肩,拍了拍肩上的猫,道:“在我死前,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李杰突是‘呵呵’一笑,在星凡面前变得霸气,得意,走近星凡边,伸手竟拍星凡肩上的琉璃。

    琉璃突然厉叫一声,伸出尖利的爪子,冲李杰啮齿做了一个凶怒之状。李杰不惧,只是淡然的笑了笑,“你这猫,真是不一般。不过我喜欢。”装作忘记了,道:“问吧,等你死后,你记得把这猫让给我。”

    星凡脸上微微动容,闪过一丝怒色,声音变得利了几分,道:“诸葛小韵,是不是你们李家所为?”

    “诸葛小韵?”李杰眉色一染,(诸葛家的事,李杰是知道的。)目光透着几分古怪的神色,看了看星凡。他道:“既然你都要死了,我也就成全你的事。诸葛小韵,不是我李家所绑,至于她为何失踪,这与我李家无半分关系。”

    听李杰如此一说,星凡心里已然百分百确定,诸葛小韵是被袁枚绑架。心念及此,星凡微悬的一颗心也放下不少,毕竟以袁家的实力,还不敢与诸葛家硬搏。

    袁枚就算喜欢诸葛小韵,但他也必须顾虑到诸葛家族的顔面,也不可能强嫁硬娶。

    李家则是不同,诸葛家与李家因为他,虽然表面和气,但暗中之下,只怕已是水火相势,若是李家绑了诸葛小韵,想要救她,就绝非易事。

    星凡心中思量,便也沉默未语。李杰见星凡只字未言,再道:“哼,只要我找到诸葛小韵,我便娶了她。”

    却是不知为何,听李杰如此说,星凡眼中闪过一丝冷利之色,拳头狠一拧下。

    不过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刚才他只是露出几分气息,让李杰感到他很弱小。不然,李杰也不会因为见到星凡肩上的琉璃,而靠近了星凡边,虽有提防,但也不是太在意。

    李杰对星凡有所顾虑,但其自实力强悍,自然会对星凡存在几分蔑视的眼法。

    他也看出了星凡紧拧的拳头,不过李杰自然是不会在意,更何况在刚才,星凡被那人袭倒,李杰就更不会在看中星凡有多少强悍的实力。

    星凡眼中闪过一丝铁色,伸手拍了拍猫,对猫道:“如果我死了,你就跟他如何?”

    猫啮齿作了一个一个凶怒之状,‘喵’的叫一声。不过听星凡这般一说,李杰却是高兴的‘哈哈’大笑。

    便在这时,星凡抓信时机,强一震,劲力的力道,瞬间灌入手臂之上,拳头随而由发,迸出一道劲力,袭向李杰堂。

    李杰深知星凡狡辩,虽有自傲,对其存在几分蔑视,但其也有暗中提防星凡突然发难,所以星凡在迸出这一拳劲道之时,李杰随势盾掌,挡在住星凡这一拳。

    早已知道李杰不是如此好对付,星凡迸出这一道手劲,借助着与李杰相互这一搏击之下,所迫出的罡风,直将星凡得向后退了几个大步。

    李杰虽然有所防,但其也被震得退后了两步,星凡故作此击,造下这力劲、退自己几步之后,突然,他一转秋、凌空跳出两步,险险躲过后这一人。

    随后落在地上,快速度在森林内串腾,如鬼魅一般,消失在了黑夜。

    李杰大喝一声,随后追了上去,但星凡所练的《卷天八步》岂非一般,在这逃命之下,自然是将这妙法发挥到了极至。饶是如此,但李杰大喝之下,出一道刃力,迸向星凡。

    星凡一怔、背后一疼,‘噗嗤’张口一喯,一口血雾向前喯洒,脸上顿时暗下。子一振,落在地上,向前趔趄几步。

    不过他及时振作,落地时,急快稳定形,向前逃了出去。

    见星凡逃生、李杰心有不甘、拼命追逐,然而,星凡就滑如泥鳅一般,又似那幽幽鬼魅,在李杰的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李杰大气,竟如袁枚一般,怒喝吼哮,胜上抽搐几下:“白胜,我非亲手杀了你不可。”

    整夜的厮杀,终于在天亮时分尘埃落定,然而当所有人都清楚之时,却已经事过境迁。

    事定就实,再已难挽回。四大家族的厮杀,每个家族偕损失惨比,带来的人、最后也只剩下一两人而已,但也人人负重伤,再无了任何力劲。

    至此,这片厮杀遏止,四大家族,无一得利,然而这件事的始怂者,星凡,此刻却逃之夭夭,在一片森林内盘膝而座,等待着天空中挣现的第一道缕光。

    不久后,冬晨的天空,越来越亮,天上下起了白茫茫的霜气。

    空气越显渐冷,星凡嘴角挂着一丝血脉,盘膝闭目、眉心微微收缩着。

    黑浊的天空,冉冉第一缕光,从黑暗的天穹中挣破出丝丝的光明。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