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求生第五十四节袭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细雨蒙蒙,天地生烟。

    茫茫天地,杀机暗伏。

    站在这雨淋之中,猫上的毛,也被打湿得掉下一颗颗小珠子。茫茫雨沙,透过树林间的缝隙,飘在了星凡的脸上,细雨如沙,不比夏天那般豆大雨珠,滴打在脸上生疼。

    这细雨飘在脸上,倒令星凡感到一股处于自然,而静于自然之风。

    这茫茫细雨,一下便是数天。这几天来,星凡的衣服就从未干过,森林内虽然密林满布,严严森森的,但水是无孔不入,更何况密叶再密,也不可能遮天无缝。

    淅淅沙声,飘飘索索。步着细雨,星凡抗着猫,在这片苍林之内行走中。

    不时一颗凝成大滴的雨珠子,从树叶上滴下,砸在头顶,溅起一朵小花。

    几天下来,即便衣服还湿着,但星凡已经习惯了如此着湿衣,虽然一拧,便可拧出一撮水来。

    星凡漫步在树林之中,沉静的树林,静静沉浸在细雨洗涤之下。肩上的猫,缩成一团,静静呆在星凡肩上,背上的红毛,湿渌渌一缕一缕的。

    沙沙雨声中,传来了淡淡微弱的声音,星凡微怔,继而停了下来,耳朵捕捉着这沙沙声音中微妙的谈话声。透过严森的雨幕,星凡在雨声中辨认出了在那声音的方向。

    几天之下,星凡实力又提升不少,从格斗五段升到六段。虽然深知这片森林内暗藏危机,但唯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如果连对手都不清楚是谁,自己也便唯有一败。

    星凡略一思索,便想一探究竟。小声在林间行走着,隔着一颗颗大树,星凡藏在树后,渐步而行。林间内滴打着豆大的雨滴子、一片淋沥之声。

    正因这雨声,也掩盖住了星凡细小的脚步声。他谨慎小心的靠近着这一群人,这些人谈话的声音越来越大。仿佛不像是在谈话,而像是在吵架。

    “那天你为什么为捉住他,我将其打伤,可你竟然任他逃脱!”

    “哼!”林间传来一声重重的冷‘哼’,是一个老者的声音,他怒道:“当时你受创于,其他势力趁火而袭,我若不为了救你,我岂会轻易放过他。”

    “这么说来,还是我的错了。”听这声音,星凡倍感熟悉,知道这是袁枚的怒喝。

    “袁枚,我毕竟是你四叔,也是你长辈。你对我还是放尊重些,修要出口逊言。”

    星凡趁着雨声,靠近了这二人的吵架之处。雨水淋漓着二人,两人怒目横对!袁枚对这四叔,从心底中,仿佛就无任何尊敬之意。

    一老一少站在前边,另有两人看样子应是袁家护队,虽然袁枚和袁四叔两人争吵不休,但这两人却极是安静的站在那儿。

    距离袁枚和袁四叔较远,可能是因为这两的吵架,他们不好参入其中。

    这两人背对着星凡,距离有近五十来米远。星凡站在一颗大树之后,苍松翠绿,这颗大树足要两人环抱,方可将其抱住,向大的树杆,也正好挡去了星凡的子。

    站在树后,星凡露出半个头,静静看着这林间的争斗。雨水顺着树杆,流下一串串水路,豆大的雨滴不时轻‘啪’的一下,滴打在头上,脸上。

    突然,星凡眼中闪过一丝利色,双眸沉定、透着几分杀意。既然他们对自己穷追猛,自己当然要以牙还牙。

    在他前边近大二十米处,正好的也有同样一颗巨大苍树。星凡略一思索,目光四下一阵细查,子如风,在林中轻快的穿行着,人影一晃,出现在了这颗大树之后。

    距离眼前这二人,只隔有二十多米的距离,这段距离,若不林中雨水,滴滴答答,更有袁枚与那袁四叔两人争吵,星凡定是近了这二人边如此之近。

    当然,如果一个人能够近了只有二十还不被发现,他若是突然一袭,恐怕很难预防。

    事实也确实如此,星凡轻若无声的从这颗大树后走了出来,右臂握着一根长有一米的断树枯枝,他向前又小声的走了近五米的距离。

    他目光凝利、紧紧锁在这二人之中,其中一人的背上。手紧紧拧着这根树枝,突然,子一腾,在地面轻轻一踏,他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向这二人逩而去。

    经星凡这一腾,二人微微听出这滴滴答答的雨声之中,暗有微妙。二人回头一看,顿时一惊,只见星凡已然飞近二人,手中握着一米长的树枝,凌空向二人中一人插来。

    虽然二人所有反应,向一侧跑移两步,但星凡竟然凌空出踏二步,生生侧移了他腾飞的方向,树枝顺手一插。

    沉静的林中,暗然无声,唯有滴滴答答的雨声,仿佛似那无地间悠悠梵唱的声音。

    突然,一声厉喝,死前的悲啸。洞穿刺破了这沉静的雨林之中。

    声如利剑,生生插在这片雨林之中。

    枯木的断节,从这人堂之前,洞穿而过,断枝前端,血从体里流出,流过枯枝,混和着雨水,滴珠成线,落在地面之上。

    顿时将地面染成一片血红,这人死前几个颤抖,最后睁着一双死人眼,目瞪口呆,死不瞑目的向左边倒了下去。

    星凡一击击杀一人,便不再逗留,在林中几个串腾,很快便消失在了茫茫雨林之后。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须臾之间,袁枚和袁四叔二人听见这声厉喝,立时回头,却只见一个虚影在林中几个晃动,便消失在了树林的掩护之下。

    袁枚追出一步,便又停了下来,目光一冷,狠狠咬牙切齿。袁四叔快速度走近此人边。

    雨水从天空中掉下,滴打在这死人上,一根枯枝从其堂之前,洞穿整个体、其边流下一涌血水。

    袁枚大喝了一声,声音在雨林中穿刺,“是谁!”

    空的雨林中,唯有雨声不断,袁枚的声音虽然凌厉,但回答他的只有这默然无声的雨声,还有几时不时的鸟叫声。

    袁四叔走近另一人边,问道:“看清楚没有、袭击你的人是谁!”

    星凡的速度太快,距离太近,又是突然袭击,两人感到有人偷袭时,待回头,星凡便用这枯枝刺穿了这人的堂,而其并不作屯留,快速的遁逃而去。

    另一人也只是晃然看了一眼,见同伴死状,此人脸色微白,不知是天冷冻的,还是刚才因为星凡的突然袭击而吓得。不过此人略一思量,便道:“是他!其动作虽快,但在他一,我看见了一只红毛猫。”

    一听是星凡,袁枚气得拳头一拧,面目几阵抽搐,咬牙切齿道:“白胜,我一定要亲手灭了你。”

    星凡快速袭杀此人之后,便仓皇出逃。逃出很远之后,树林内突然,响起了一声厉喝。星凡停了下来,伸手抹去脸上粘附的水珠,脸上闪过一丝笑容。

    这在树林间的声音,正是星凡熟悉的袁枚的喝声。

    听这声音清厉,仿佛是极大的怒气下,震怒而喝、声音叱咤。

    只是听到这声音,对星凡而言,却是无比快意。前段时间被袁家追得鸡飞狗跳、整天浑浑噩噩的,现在一气袭杀一人,暗无天的追杀下,紧迫的心思,终于解去了无形加束。

    星凡忍不住大笑两声。‘哈哈’

    渐渐地,他也开始真正容入这片厮杀,茹毛饮血的世界里。杀人对于星凡而言,不再令他感到半分惧内,反正令他感到无比的畅快。

    烟雨两天后,终是停了下来,然而虽然如此,但这片广袤的深森内,因为烟雨的缘故,竟然又突然生起潮气,蒙蒙的潮气,几如浓雾一般。

    密林内暗白茫茫一片,入其临,几似走进一片迷林,又似步入仙境,迷蒙迷雾、雾里雾外,虚虚淡淡,模模糊糊的,倒真与电视中那人间仙境有几分比较。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