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求生第五十三节重伤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怒火中烧,星凡拧成拳头的手臂,面上微微抽搐,一声厉喝,向前猛踏出一步,腾的一下从地面跃起几米之高。

    袁枚微怔,星凡竟可有这般修为,仅仅只在这短短的两月之际,他竟可修练得格斗五段的实力。

    不过毕竟星凡只是隔斗五段而已,与他相比,还是要差上那么一节。虽有惊讶,但袁枚自视高大的气焰,却令人依然对星凡渺视。

    见星凡腾起几米之高,向他袭来,袁枚眼中闪过几丝轻蔑之色,大喝一声,右脚在地面一踏,地面随之一振,他便是离地而起,向上腾起五米之高。

    星凡从前边腾来,袁枚拔刀作斩,一面利刃刀锋,破空向星凡斩来。

    星凡腾飞的止一滞,在突然之间,凌空踏出一步!

    这一幕!顿时令袁枚与袁家四叔大惊、目瞪口呆,盯视着这凌空一踏的星凡。

    袁枚更是惊得双目煞白,一时竟呆滞。星凡凌空踏出一步之后,躲过这从前边破来的锋刃之芒。顺势落下之时,脚轻轻一颠,如蜻蜓点水一般,子便随势向前冲去。

    距离袁枚只有几米远之时,袁枚惊骇未定,见星凡已袭近,仓惶抵起手中大刀,急快的破出一刀,刀劲纵横,但却被星凡躲了过去。

    随则,星凡的拳头,带着一股劲风,吹向了袁枚脸上,‘砰’的一声闷响,星凡一拳击在袁枚脸上,顿时,其脸上鼻血流出。

    袁枚一个趔趄,体随势向后侧掠几分,鼻血喯洒,星凡借势一把快速抓住处袁枚的体,爆喝一声,直将袁枚举了起来,随势如掷铅球一般,将袁枚从头顶扔了出去。

    袁枚撞在几米远处的一根树杆之上,‘噼啪’,树杆直接被袁枚撞断,而其也重重落在地上。不过其反应倒是快捷,落地的同时,一腾便站了起来。

    被星凡杀了嚣张之焰,袁枚心狭小,自然是怒气如潮。只见其双目凝重,冷冷的两道目光,直可出两道利刃一般、盯视着星凡。

    星凡脸上闪过一丝笑意,嘴角微扬,一副傲气模样,对袁枚勾了勾手指。

    袁家其他几人并未出手相帮,袁四叔更是视如无睹的站在那,见袁枚受挫,他脸上更闪过丝丝苍喜。心里在道:心高气傲、不知天高地厚,也该是挫挫你傲气的时候了。

    见星凡这般模样,袁枚大气,脸色铁青,额上青经猛串。大气一喝,几个冲跑,腾的一下从地上串起一丈多高,手中劲道迸发,随势砍出一道半弯圆弧刀刃。

    刀刃迸,足有近两米不来长,从袁枚手中迫而出,直将其面前几颗挡着的树杆,如销水一般,将几颗树杆顿时销断。

    气劲博发,飞快向星凡迸而来。星凡腾地一跳,跃起数米之高,躲过从丈高上迸而下的刀刃劲力。

    “轰!”

    两来多长的弧线刀刃,从中破开一颗树杆之后,斩在了地面之上。地面一阵劲风飘,枝叶翩跹而起,尘土弥漫。那颗被从中破开的树杆,随后应声,分两半倒了下来。

    锋利的刃口,树杆断开之处,竟是如此齐整。

    星凡落下,顿时抱起一根两丈多长的树杆,拧起一头,挥势向袁枚之处轰砸而下。

    见这砸下的巨树快是要盖头砸下,袁枚抡起大刀,从中一斩,刀刃利快,向前迸出一道锋刃。刃口劈在树杆正中,直将树杆从中劈开。

    刃势并不屯止,而是势如破竹,向星凡未端斩下。

    树杆从头迅快向星凡握手处破来,势如破竹,锋芒无抵。星凡快忙扔下手中树杆,向一侧掠移数步。

    ‘嘙’的一声,两丈多长的树杆被从头破致尾,气刃破开了这树杆之后,依势无减,直向后边迸而去,直将十米之外的树杆斩断数根,适才消失。

    树间一时‘哗哗’作响,声势浩大、十多颗大树一时倒坍塌,更连带着压断了周围数颗。

    星凡掠移一侧,忽见边有要断柱有三米来长,一个正好可将其抱住。星凡抱起此柱,几个腾步,便向袁枚冲撞而去。

    袁枚狠一咬牙,也随势向星凡冲来。

    两人相撞,树杆在顿时之间,僵持于两人之间,两人一人抵于一头。相持半刻,出博力罡气,树杆难耐,直从中碎断。

    “碎!”树杆断成数节,向四方飞,两人顿时相对冲来。

    迸的气力,两人还未相遇,足隔一米之远时,便被对方所迫出的强劲力道,迸飞得向后飞退数个大步。

    待两人镇定之时,相互对望、偕紧咬牙关。星凡口中一堵,体内气血狂潮,从口中出一口鲜血。袁枚刚是一笑,但也随口喯出一口鲜血来。

    星凡受重创,前后趔了几步,适才稳住子,袁枚显然是在强撑,虽然体一直僵立,但片刻之后,他体力气血翻腾的更是厉害,大口吐出一口鲜血,竟一下软倒了下去。

    袁家其他四人正有所动作,树林内却传来了几阵轻快的细风声。

    琉璃只在一刻间,竟闪现在了星凡的肩头,(见猫如此迅快,袁四叔微一怔),星凡如闻风丧胆一般,向树林深处逃去。影快速驰逩,几个纵闪,消失在了树林遮掩之后。

    袁家四叔并未阻止星凡,早前已经一翻大战,袁家损失不少,袁家四叔也在战中受创,现在袁枚又再是创,无力再战,虽然极想抓信星凡,但便是抓了星凡,他们也没能力抵抗这后边的黄雀,与其如此,不如让星凡逃了去。

    袁枚毕竟是袁家后人,即便袁四叔讨厌这袁枚,但他还是不得不救了袁枚,在树林的遮掩之下,避进了树林深厚。

    果然在其后不下片刻,四人如一阵轻风般,出现在了刚才星凡他们打斗之处。树木横断,地面残垣,一片大战后弥留之景。

    五人稍一滞留,便随后又如轻风般,消失在这片大战之后。

    经与袁枚一战,星凡虽未伤及要害,但也受重创,体内血气乱串,直玄窍,星凡难以控制之下,又因在急逃之下,更动了丹田正气,奔跑中的星凡,张口便大吐一口鲜血。

    脸色苍白、神靡暗,嘴角挂着一脉血丝。便在这里,晴朗的天空之上,白云朵朵,突然间,天色变得灰暗,随而绵绵细纱,轻飘在这天地之间。

    雨声沙沙,飘打在树叶之上,蒙胧了整片树林,整片天地。

    冬天已隔是冰冷,这雨突然而下,虽然不大,但很快也湿了这片天地,星凡淋浴无顶的天下,淋浴在冬雨之中。

    袭体的寒意,随着衣服湿去之后,粘在体,隔是冰寒。

    再加上星凡本就受重创,这袭体的寒意,更令他体内一阵寒蝉。

    树林内,细雨粘在树叶上,凝成一颗颗豆珠般大的雨滴子,从树叶上凝聚、随而滴下。

    雨水淋湿头发,将头发拧成一缕一缕,发梢未端结着小雨珠,晶莹剔透、从而掉落。

    站在这茫茫冬雨之中,雨虽不大,但也天地间已然生出雨雾潮汐,迷茫在整片天地之间。

    小小雨声,却勾起了他心中那一丝丝的回念。

    记忆中的那片雨景,仿佛勾勒在了眼前。那天,一人独怀,那天、满腹忧伤、那天、他告白失败,那天、他心如死灰,那天、在雨茫茫的天地间,一把伞,遮去了头顶的落雨。

    然而,待再回眸时,却发现,雨景虽然,意虽然,但一切都已过了过往的记忆。

    时间悄悄地流失着,虽然只在这片天地间生活了几个月,但对星凡而言,却仿佛度过了一生。曾经、在片天地,应该划上句号?还是问号?

    心里却充满着感叹号!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