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求生第五十二节战袁枚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迷茫的浓雾,对星凡而言,莫过于是最大的帮助。

    透过茫茫浓雾,四野也处在一片混沌之中。星凡盘膝而座,双眸微闭,头顶气元几乎不用他刻意,也随之打开。

    琉璃的声音,飘在这片茫茫浓雾之中。“第二阳相交便是心与肾。双目相交,视盯鼻梁,将神光引入气,耳闻气,意守气,闭目无息,将体力丹田处的奇脉,引入气之中,与神光闪合,绵绵密密,再将这两种光芒的交合引入丹田之中。”

    “心无一丝杂念,静如止水,感识进入混沌之状。然头顶一沉,气元突显丹田之处。越显活泼,宛转悠扬,美其而乐,畅于四肢,如痴如醉。”

    星凡微微皱眉,直感到体内突然,气元大躁,几如一头野兽在狂逩、在追逐。

    琉璃再道:“气元大动时,用意念往后一引,气元再次上升头顶,停止片刻,用意吞回,降于丹下,微感鼻息,若有若无,但觉气元前升后降,上下往来循环。”

    经过这一阵循环,星凡但觉得头微沉,更是一种眩晕之感。此时,琉璃再道:“于此为心肾通互,便亦为‘要得谷神长不死,须从玄窍筑基。’谷神便是双目是收神的无神,玄窍便是心肾的门户,气元构成的股奇脉,在虚无的心肾门户中,一上一下,一往一来的盘旋,适可更能强化你体内奇脉。”

    做完这一切之后,星凡却感觉以前每次练完之后偕是心神气爽,然而这一次,却感到阵阵晕眩的感觉。不由得,他生疑道:“为何我感到头阵阵发晕?”

    琉璃跳上了星凡的头,道:“因为你尚处婴元,你虽有体,但无神依然很脆弱,你刚才所练,已然动了元神之甚,所以才会如此。”

    星凡眉头一皱,脸色比之前练完之后在暗了几分,他道:“还是在婴元时期?你不是说待我寻到尸体之后,便可修练无神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找到尸体就可以修练元神?”琉璃道:“待到你可以修练之时,我自然会告诉你的,但现在你心须专心练习。因为你的元神与这具体存在本质上的差别,即便是现在这体的临摹着你的元神无悄悄变化中。但你也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

    “需要多久?”

    “很久。”

    “多久?”

    “你不会想知道。”

    听琉璃这般一说,星凡眉头更皱了几分,不过他也只有相信琉璃。眼前一亮,星凡适才发现,浓雾变得淡了许多,薄薄的浓雾,透过树叶看到苍穹。星凡疑惑道:“这一次,我又用了多少时间?”

    “五天!”琉璃道。

    星凡仰望苍穹,眉头更深,道:“那他们岂不是追了上来?”

    “这五天之内,大雾迷森,便是他们想,也没办法在迷雾中行走多快,而且想必他们也会防着其他势力。”琉璃道。

    星凡默默的点了点头,突然,耳边传来了隐隐厮杀之声,声音微弱似无,但依然还是被星凡捕捉到了。他眉头一展,道:“看来这些人正在狗咬狗。”

    “纵虎眈眈、群虎盯视,定有虎虎相争,这也不足为奇,不过这对于你而言,却是有利。”

    星凡点了点头,眼中喜出一丝喜色,突然,他眉心正中一动,双目锐利,冷冷的扫过薄薄茫雾的四周,目光疑惑起来。

    便在他这疑虑之中,四周突然冲出几个人影,分四个方向,将星凡围困在了正中。面对星凡一方的,正是这两个月来的老熟人,袁枚、而另外两侧的便是袁枚的四叔,和其他两人。

    看他们上衣服破出几道裂口,想必是与其他势力对战所致。

    但见其眼中生出得意的神色,脸上闪过几丝怒火加笑意。他蔑笑道:“跑啊,你不是很能跑吗?怎么现在不跑了?”

    听袁枚这说话嚣张口气,星凡眉心一锁,脸上闪过几丝厌恶,难怪诸葛小韵不喜欢此人,就算换作是他,也绝不会喜欢这样飞扬跋扈之人。星凡微皱着眉头,道:“比起你和狗,我确实要比你们快些。”

    袁枚动容一怒,右手向前一指,“你敢拿我与狗相比!”

    “有何不可?”星凡道。

    心中怒火的袁枚再难沉住,大喝一声,“我杀你!”便向星凡冲来。

    袁家四叔本意想阻止,他看出星凡现在的气息镇定,处之泰然,并无半公慌乱之色,上隐隐散发着一丝沉静的气息,但是话到口中,却又生然止住,袁枚早已冲近了星凡边。而这四叔也想让袁枚受点教训,煞煞他那嚣张气焰。

    袁枚现在实力在七段,而星凡现在隐隐有突破五段,进升到六段。虽然面对袁枚,还是会存在一点微妙的压力,但只要念及到此人,星凡心中的怒火便盖过了这点点威压。

    袁枚大喝,手中持着一把一米多长银光闪砾的半月大刀,子急快移动,一步之内,跨出数米,迅快的出现在星凡边,手中提起大刀,挥刀向星凡一斩。

    自修练到五段之后,星凡便好想与一来一声淋漓大战,解一解全被压束而有些生锈的骨头。虽然面对比自己实力高的袁枚,但星凡怒火与厌恶,盖过心中的微压。

    挥刀霍霍、森森刀刃,锋利的破过星凡面前虚空,向他体破来。星凡子一斜,向一侧倾斜了近三十度左右,刀刃便从他边划下。

    刀刃划过虚空,更生起一面劲风,从星凡边挥斩而下,兀自生出的凌风吹向星凡的脸上。星凡再侧掠两步,向一侧躲了下来。

    ‘嘶’的一声,刀斩在地上,地面出现一道深痕,兀自生起的凛冽劲风,直将地上的落叶,吹得飞扬而起。

    星凡略侧一步,右拳拧成,手臂之上,几如力挽巨力,充实着一股强劲的力道,手中肌肤紧崩,充斥着力量的手臂,在星凡一个冲步之下,向袁枚袭上。

    袁枚蹬踏一步,子轻掠从地上跃起两米之高,横空一刀,向星凡破然斩来。

    刀刃破空、厉声风啸,气芒人,一面利如刀刃的气劲,直从袁枚手中出,无形之中,竟见这透明的空间内,一面形似刀刃般的刃弧,由袁枚手中向星凡之处斩下。

    速度之快,迅雷不及掩耳、星凡微是一怔,刚是避让,这破空斩下的刀刃,竟瞬间斩在了他前关寸,地面顿时一阵,浅起一阵砾土。

    星凡也受这利刃之气,得向后一连踉跄退去数步,适才稳定了下来,但直感到脚指尖透凉,低眼一眼,星凡顿时一怔,这无形之中暗刃竟斩去了脚尖前的鞋顶,脚大指露在了外边,圆圆的大脚指,几如一颗蛋。

    星凡暗自一怔,幸好躲得及时,不然若是将这大脚指切了去,恐怕就难受了。

    袁枚挥斩这劲力一刀之下,地面砾大灰溅,一股劲风,更是将地面的落叶吹得翩跹起舞。

    地面之上,更是出现一道似刀刃般的痕迹。

    星凡大脚指在地上点了点,鞋尖被斩了去,总感到有些不爽、别扭。

    袁枚挥下一击,子从落,轻如落叶一般,轻飘飘的落在地上,只是脚底下却震起一股微弱的轻风,将脚掌两侧的落叶,吹得飘了起来。

    见星凡目光落在他的脚尖,袁枚也同时看出星凡鞋尖被切去。见他出糗、袁枚大喜,竟喜出吁声,哈哈狂笑。

    嚣张气焰,可是狂作。星凡一怒,双目暗沉,额上串出几条黑线、狠狠咬了咬牙,紧了紧拳头,但见拧成拳头的手节,棽棽发白。手中的青经,更如一条条长虫,爬附在手臂之上,紧拧的拳头之下,手臂上的肌肤成块。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