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求生第三十七节青年比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昨夜里风声如潮,诸葛家上下偕被惊动,诸葛正苍虽然并未出现,但他同样知道有人闯了诸葛家。

    寂静屋内,诸葛正苍苍容无色的座在最上之座上,面沉如铁,对边的诸葛雷厉道:“死的人,看出来是什么人了?”

    “是李家中人。”诸葛雷厉道。

    诸葛正苍苍眉间微微一动,目光变得凝利,略一沉思、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道:“这么说来,那《卷天八步》定是在此人手中了。”

    诸葛雷厉默认的点了点头,道:“父亲刚开始怀疑《卷天八步》在此人手里?”

    诸葛正苍老精般的笑了笑,道:“太容易得到手的东西,反而是别人故意安插给你边的最隐秘的武器。天下之险恶,又岂是用双眼即可明了之事。况且确切的消息,《卷天八步》是一本上古旷世妙法。”

    诸葛雷厉一窒,目光闪过睿智的光芒,道:“上古妙法?若真是如此,那李家为何会让这一个毛贼偷了此等妙法?”

    诸葛正苍笑了笑,道:“重要的不是他如何偷了此卷古法,而是此卷古法的确是在他手里。”随之,诸葛正苍双目一锁,道:“雷厉,你太宠小韵了。不过这次正好可利用小韵,从此人出古卷。”

    诸葛雷厉眉头大皱、急道:“父亲,你是要小韵嫁给此人?我不同意!”

    诸葛正苍道:“不是要小韵嫁给他。人的最高境界不是用硬、强。而是用软、计谋。一个不惧死的人,最好的方法是找到他的死。给他最好的待遇,让他在享受、沉迷这种奢华之中,只要乱了他心中的意志,他就如你所控。”

    诸葛雷厉眉头依然未解,道:“可是我依然担心,陷进去的不是他,而是小韵。此人心计深沉,胆大心细,小韵太天真了,与此人在一起,会吃亏。”

    诸葛正苍站了起来,负手而立,来回走了两步,脸色微凝,仿佛是下了一个决心的决定。“只有痛,才会让小韵长智慧。小韵总是要长大的,从小被保护在摇篮里,有人遮风避雨,太安逸的环境,反而令她不懂计防于人。”

    唯有逆境、方能造就。

    一老一少正当这商议之际,门外却突然传来话,“禀报!李家李冰拜府,要见老爷。”

    诸葛雷厉微怔,疑惑的道:“想必昨晚那三人未回家,他已经猜到了什么。”诸葛正苍却是微微一笑,豪快道:“雷厉,一起去见见李冰!看他到底要说什么?”

    诸葛正苍和诸葛雷厉二人一道,来到了诸葛家的会客大内。两人一道走近门,面前站着一人,诸葛正苍面色微笑的与他打了声招呼,诸葛雷厉则好的将此人上下打量了一翻,一健实,负手而立,虽然并不算太高,而且又形稍胖,但其面轮苍静,上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势,半分不输于诸葛正苍。

    一阵谈言之后,李冰独自离开。诸葛雷厉道:“父亲,李冰要举行八大家族青年比拭?”

    诸葛正苍恻色笑道:“今天他来,只字不提昨晚之事。而是如此和睦的商议这八大家族青年一战,其用心之枉然。”

    “父亲,八大家族虽然表面上和和气气,但却又各自为阵。从未举行过青年峥嵘之战。李冰此次如此极力,他到底用意何为啊?”

    诸葛正苍浓眉微锁,略一思量,来回跺步,道:“现在我也看不清此人到底如何用意,但想必他最终的目的,是那卷古籍。”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不给李家这面子,不参加这次比拭。”

    诸葛正苍摇了摇,睿智一笑,道:“李家如此推崇,八大家族,其他家族懾于李家之威,虽然知道是输,但也肯定不可能拒绝李家。而若是八大家都齐聚,唯缺了你,岂不是让其他家族笑话我们诸葛家胆小怕事。况且,李家暗地里更有其他隐某,唯今我们诸葛家藏了那小子,自然也会引起其他家族的眈视,觊觎。”

    “可是,如果李家真有意要办此次比拭,为何又推迟半年之久?”诸葛雷厉不解道。

    诸葛正苍眉头微锁,李冰此次空前的策划青年峥嵘之战,极有可能是针对于诸葛家族。是否是想通过李杰打压诸葛雷厉?让诸葛家族在八大家族中丢脸?又或是李冰在背地里暗算着什么谋诡计,算计着《卷天八步》?

    诸葛正苍心中一翻思解,却一时看不透李冰此为何意?

    而相对于星凡,诸葛家族突然对他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令他一时猜测不定。

    诸葛家族如此好意,定有恻隐之心。话说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诸葛家族这突然的如此,倒是令星凡一时惊出望外!

    不过,星凡以静应万变,况且现在这形式,对他而言,无非是锦程之好。可以在诸葛家的护队中进行搏击训练,而且整天衣食无忧。比起前两天地狱般的子,现在可算是天堂了。

    时间悄悄过去了近一个月之余,星凡也渐渐的享受了这安逸舒适的子。

    这天,天逐渐的暗了下来,大地披上了一层蒙胧的墨色。天与地,仿佛与为了一体,黑暗并存,连接着天地之间。透着一种神秘的气息。

    转眼睛来到这陌生的世界里已经有了近两月,时间仿佛悄悄在改变着什么,然而,当回眸时才发现,改变的是无形中加深的距离。

    当时间越来越久,刚开始的雄心壮志,渐渐被永无止境的时间消磨。星凡孤寂的座在这黑暗的天地下,现在已是深秋时分,入夜之后,便会令人感觉到一股冰冷的。

    无星的夜空中,唯有一轮独月悄然。

    星凡所住处的地方较是僻静,平常很少有人来往,但星凡清楚的知道,在这四下的黑暗里,不知藏了多少诸葛家的护队,又或是监视他的人。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古人怀念依人的诗歌,正好点缀了星凡此刻的心怀。(摘自《水调歌头》)

    在夜下独自了半刻之后,星凡便起进了房间,随手关起了房门。屋内,猫正站在一张方桌上,桌上一根红烛独燃,照亮着一片。

    见猫手中拿着那卷皮制古卷,星凡眉头微皱,紧张的向着走了两步,急道:“不是让你藏好吗?如果被诸葛正苍发现,你我都会没命。”

    琉璃伸出猫爪子,指了指摆在桌子,卷成卷筒的书卷,道:“你现在可以学会这古卷上的妙法了。”

    “现在?”星凡一惊,道:“我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别说是学了,就算是看也看不懂这上面的东西所写的是什么意思!”

    “你不看,又如何能懂得了。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回去属于你的世界吗?就你这般成天没浑噩下去,你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她。”

    星凡眉头皱起,眼中闪砾着苦色,已经隔近两个月了,但现在半无头绪。心念及此,他暗然神惘,低头苦念着,呐呐细声。

    两个月了,他很难想像娴裕现在是什么样子?

    他一阵默然暗伤,猫道:“这《卷天八步》之秘法,岂是人人都可得到的。既然在你之手,这可是说天大好事。然而、如果你没有自的实力来保护他,你早晚会被觊觎此物的人抢了去,而拥有此物的你,同样会成了众讨对向,你只能生活在夹缝之中。没有强悍的实力,你压不倒他们,你便只能被这些人追杀。你此刻就如行驶在逆水之中的小舟,如果你不摆握好自己现在所拥有好时机,你将会失去更多活命的机会。现在你虽然是被诸葛家族‘保护’,但倘若诸葛家族中没有诸葛小韵,又或是诸葛小韵对你失去了关心。你觉得,在诸葛家,你的地位将会如何?”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