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求生第三十一节算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诸葛小韵螓首微微皱着,水波闪砾的眼眸,静静目送着渐渐离开的诸葛雷厉。

    时间悄悄过去了数天,星凡的伤也渐渐的好了起来,这几天来或是星凡生活得最舒展的几天,没有受诸葛家的刁难。不过倒是有功于诸葛小韵,这几天来,她天天都呆在这空旷的平野地上,呆在星凡的边。

    伤口虽然愈合,但却留下两个难以擦去的字。“奴隶”二字,长成了疤刻在了星凡的腰腹间,随而行,再也难以摆脱。

    揭开衣服,伸手触摸着这‘奴隶’二字,星凡紧咬着牙,脸上几阵抽搐,眼眸深陷、透露出深深的恨意。

    黑暗中,烛光一闪一闪,屋内的光线也着是昏暗,诸葛小韵早早的离开了,小小几平米的屋子内,只有星凡和猫。星凡座在那张破上,揭开了腹下一片、暗淡的烛光照下,一片深黄色的肌肤上,两团暗黑色的烙印显现。

    猫座在星凡边,道:“那女孩好像关心你的。”星凡深陷的双眼,突然平和了不少,他侧头借着昏暗的光线,看了猫一眼,道:“你觉得以她这样的份,会喜欢上像我这样的一个人吗?那不是天荒夜谈的事吗?”

    猫静道:“你变了。”

    星凡微怔,道:“何处变了?”

    “你的脸,你的眼睛,还有你上的气势。”猫飞到了星凡面前,停滞在了星凡的脸前,她轻声的道:“你脸上的轮廓更显得条理纹路,刻痕清淅,英俊美,眼神有些深邃,有种淡淡的忧郁,淡淡的沧桑,仿佛是经厉过人生某种巨大的痛苦的转变。你上的气势,也伟岸了许多。可能是因为你现在越来越变得像是本来的面目了。”

    星凡听得模糊,眉头微皱,道:“你的意思是说,我的脸在变?而且越来越像你初时见到我的样子的时候?”

    猫点了点头,声音飘在星凡的耳边,“可能是因为白胜贼眉鼠眼,掩盖住了你本的气质,因为你与他本就不是一体,真正的白胜已经消失,而是也在渐渐地改变着曾经的他。”

    星凡若喜若惊,不自然的笑了笑,道:“难道我隐藏在白体里面的本来面目,在悄无声息的改变着外面的这张面孔?”

    “或是如此。”琉璃道:“你不觉得那小女孩看你的眼神有些奇怪吗?”

    星凡认真的摇了摇头,道:“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她会喜欢我吧?拜托,她还只是一个未长大的孩子,她怎么可能懂男女之,喜欢不喜欢的。”

    “喜欢不是天生的吗?为什么还要懂不懂。”琉璃道:“以我女人的直觉得,反正我觉得诸葛小韵可能对你有意思。只是现在她自己都还不懂,不知道而已。”

    “女人?你也算女人。”

    突然,星凡脸一疼,猫一寸丁的猫脚打在了星凡的脸上,琉璃道:“我如何时不是女人了?”

    星凡捂着被打得红肿的脸,暗暗道:“猫温顺的时候像鹌鹑、爆怒的时候像虎狼。”一阵嘀咕后,星凡却道:“对了,我体也好起来了,你教我如何修练吧。”

    琉璃道:“你得先学会搏斗。”

    “搏斗?”星凡一疑,笑道:“这个我会,读书的时候,我经常与人打架,而且随时都是我赢。”

    猫伸了伸一寸丁的猫足,比划了比划,冲着星凡一指,道:“如此,那你与我来搏斗如何?”

    “和你?”星凡不由的大惊起来,他暗暗后怕道:“你速度那么快,我还没出手,就被你揍了,我看还是算了,准是我输。”

    “没志气。”琉璃蔑视道:“看你长得人高马大的,竟然会怕一只猫。”

    “你是猫吗?”

    猫摸了摸自己的上,看了看自己,叫唤了几声,。‘喵、喵’,她道:“我如何不是猫了?”

    自知与猫搏头,定是负伤累累,星凡一头倒在了上,道:“我看还是另外想办法吧,我的伤刚刚好,你就放过我吧。”

    猫腾的一下落在了星凡的上,盘睡在星凡的头边,道:“这样吧,叫那小女子帮你了。”

    “诸葛小韵?”

    “对啊,你天天与那些人搏斗,虽然会负伤,但只要有她在,量他们也不敢对你下多大的狠手,而如此一来,你也可以骗过诸葛雷厉,你天天被那些人修理,子不好过,他们一时半会也拿你没折。毕竟你拼死也不交出那《卷天八步》,他们也知道,用死根本威胁不了你。让你在这里,就是要让你处在水深火之中。让你自己心生畏惧而害怕。自己将卷集交出来。”琉璃长长的说了一通。

    “看来现在是考验我耐力的时候了。”星凡暗道。突然他眼中闪过一丝担心,道:“你说诸葛小韵会不会真的喜欢上我啊?”

    琉璃突然‘呵呵’一笑,嗔骂道:“看你就是心怀不轨。看那诸葛小韵生得一副漂亮脸蛋,你色心又起了不是?”

    突然,星凡小心伸手,一下子摸在了猫股了。猫一惊,一寸丁的猫足又是一拳,打在了星凡的脸上。“哎呀”,脸上吃痛,星凡大叫了一声。猫没好气的骂了一句,“色心不改。”

    星凡伸手揉了揉脸上的伤痛,只感觉好像突肿了起来,他道:“你每次能不能轻点,打的这么重,你想杀我了啊。毕竟我可是你的主人,摸一下你那是对你的宠幸。”

    猫无趣的道:“没办法,我已经是我下手最轻的手。”不过琉璃再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那小丫头片子?”

    星凡一怔,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道:“你好像对这事上心的。不过我都告诉你好几百遍了,我心里只有娴裕一个人。”

    寂静的夜晚,夜风习习,月光洒在这小小不高的草蓬内,夜风突然变得狂冽了些,不断的拍打着屋子,小小的草屋,处风口,摇摇坠坍的样子。

    有诸葛小韵出马,找几个人修理星凡,只需顺手捏来、张口一句而已。不过诸葛小韵却极是好奇,星凡为何要找人揍自己。她心有不愿的道:“你为什么要找人揍你啊?”

    星凡自然不可能告诉诸葛小韵实,只是异妙而言:“你父亲和大哥都那么的讨厌我,自然是不想我好过。与其他们找人来修理我,不如你去找人。至少他们不会下太重的狠手吧。”

    一想如此,诸葛小韵雪白的脸上便悄挂起一丝笑容,她一口应了下来。笑着对星凡道:“好吧,我马上就去。”

    看她这般爽快,星凡试着细细看了一眼诸葛小韵的眼神。

    突然间,他一怔,倒不是因为诸葛小韵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而是看看诸葛小韵的眼睛,大大的眼睛,却有几分相识之感。有几分神,竟然与娴裕的眼神相近。

    因为有人天天修理星凡,每天都可见星凡被人揍得全是伤的,而星凡还是咬牙忍下,诸葛雷厉一时真拿星凡没有任何办法。星凡每天都与那些碎石人一同起,天还未亮,便与那些人一同去敲打巨石,修刻成一块声见方的石头。

    每到下午之后,便会有四五个人同时出现在碎石场,他们出手狠毒,并不像星凡对诸葛小韵说的那样,手下留

    开始一天那些人还手留余力,可到了第二天,星凡查觉不对,因为他们下手根本不留任何气力,一拳下来,便真接可将他打得倒地不起、头晕目眩的。正好诸葛小韵今天也不在。、

    星凡默然猜出,定是那诸葛雷厉在背后指使的。

    开始几天里,星凡全上下骨头,疼痛的好是厉害,但时间越久,他仿佛也习惯没没夜的如此。其实他不习惯又能如何,他是必须习惯,因为诸葛小韵好几天都不在。

    但这些人好像是只了什么命令。他们一个劲的狠揍星凡,却从来不打他的脸。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