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求生第二十九节穷逼猛逼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星凡梦里一直都梦着娴裕那天与何苗同座一位,而他一人独自座在前排时候,心里那种凄凉、深痛的感觉。

    昏迷中的星凡,眉梢动了动,眼皮渐渐分开,露出一双暗沉的眼眸。模模糊糊间,看见有个人影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动去,看那张脸,若隐若现、仿佛似娴裕。

    诸葛小韵见星凡醒了过来,一双眼睛眨了两个,她紧崩的额头,渐渐舒绘了许多,脸上也挂着了几丝笑容。“你醒了?”诸葛小韵盯着星凡,轻轻的道。

    淡淡模糊的影子渐去,显现也了诸葛小韵的脸,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暗然,道:“是你啊?”

    诸葛小韵点了点头,吊在耳坠上的一串银珠摆了摆,她笑道:“你没事吧。”

    “死不了。”星凡不气不怒的道。动了动子,腹间传来一阵齡齿的疼痛,他脸上抽搐了几下,额头上遍是这一动之下,竟也生了满额大汗。诸葛小韵伸手突然摁住了星凡,眼睛红肿、眼睫毛还是湿润的,看上样子好像是哭过。她道:“你别动,你刚上了药,伤口都还没愈合。”

    星凡只记得在自己昏迷前,好像并没有看到诸葛小韵在。其实当时他已陷入了昏厥状态,更何况当时他满脑子里又是娴裕的影子。诸葛小韵刚一出现,他就被烙晕了过去。

    星凡侧脸看了看猫,猫对星凡眨了眨猫眼,猫头点了点。夜幕垂落,此刻已经是入夜时分了,草屋外的是一片空旷地,风从门外吹了进来,几将那小小一根烛苗残噬。

    烛苗与风一阵挣扎,最后还是残喘了下来,然夜风阵阵、屋内一闪一闪,烛光照在诸葛小韵的脸上,她清亮的大眼睛映两团火光,一暗一亮的。

    虽然星凡受了伤,但他此刻肯定不可能再享受到那种豪华的待遇。他此刻只是隔着草蓬外,简易的搭了一个小形草蓬。四外墙壁全是用稻草所扎,而且并不严实,破裂烂缝的,风不时的从缝隙里吹了进来,带着前边空地上的尘烟。

    诸葛小韵见星凡醒来了过来,也便是安心了许多,她盯着星凡,不知是太暗看不清她的脸色,还是因为她脸色本就难堪。她道:“对不起,你被我买了回来,却让你受了这种苦。”

    星凡躺在一张简易的上,四根粗支作脚,上面用木板粗略的拼凑,木板上摆放了些稻草,垫上一层薄薄的灰色破布,破块上边已经破出了三个大洞,稻草可从洞中冒出。上盖着一无数个粗缝作补的补疤缝成的一张半寸厚的被子。

    其实诸葛小韵为此已经和诸葛正苍大闹了,只是这一次诸葛正苍好像是铁了心,不论诸葛小韵如何哭闹,诸葛正苍都视而不见。

    而诸葛雷厉虽然想帮诸葛小韵,但面对诸葛正苍时,他也只能有心无力。毕竟他们留下星凡,要面对外边巨大的敌人不说,星凡为了自保,也断然不会随随便便就交出《卷天八步》,而星凡闪出《卷天八步》的方法,就只有他,而且还不能死他,至少在他交出卷集之前,不能让他就这般死了。

    其实星凡早有心里准备,知道自己进了诸葛家,就算是保住了命,但子肯定不会好过。所以他倒是并不在乎,平静的道:“没事,倒是你,因为我的事,好像哭了吧。”

    星凡心里也有些矛盾,他并不是一个冷血无诈狡猾的人,这次利用了诸葛小韵来保命,见她还这般维护自己,心里其实也确实有些过意不去。毕竟她只是一个孩子,而星凡虽然不算善类,但也不会是欺负弱小之辈之人。

    诸葛小韵伸手横着擦了擦双眼,冲着星凡淡淡一笑、鹅蛋形的脸上,笑容可拘,不过样子倒兀显着有几分稚气,她道:“白胜,放心吧,等你伤好了以后我就带你出去。”

    星凡一怔,暗暗汗颜、道:“其……其实这里也挻好的。”比起在外边被几头老虎同时虎视眈眈的盯着,会不如在这里受些皮之苦,而且也可以更清楚的了解这天下。

    诸葛小韵脸上一副不解的神,双目盯着星凡眨了两下,她奇道:“为什么?我大哥和父亲这样对你,你还愿意留下来?”

    星凡略一思量,道:“其实我无父无母,又无家可归,去哪里都是一样的,在外边餐风饮露、晒雨淋的,倒不如这里有个鸟巢的可以暂遮一下。”

    整个屋子都是用毛草所盖,所以星凡便直接当这里是‘鸟巢’了。其实他心里想的鸟巢,可是国家体育馆那‘鸟巢’。

    见星凡这般苦中作乐,诸葛小韵苦瓜般的脸,也不由的一笑,她看了看天,夜阑人静、星空幽暗,“我要走了,天太晚了。”

    星凡点了点头,并未出声送别。而诸葛小韵走出几上,却突然回道:“我明天再来看你,放心吧,我会赶在任何人把你带走之前来看你的。”

    星凡一窒,本想说“不用”,但还不待他说出口,诸葛小韵便转离开了去。

    躺在上看着已经走出门外,那淡绿色的纤骄的背影,暗幽的月光照她淡淡的绿色背影上,拉长着地面上的影子。黑暗仿佛要将这弱小的影吞噬,令人生出几分怜惜,他眼中神色好是复杂。对猫道:“天太晚了,你去送一下她吧。”

    猫一怔,道:“这里是她家,在她家里,该不会出什么意外吧。你该不会真是对她动了色心吧!”

    星凡一怔,争道:“诸葛一家所有人都知道她今晚在这儿,如果万一半夜失踪了不见人影,我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况且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我心里只有娴裕吗?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又无心计,心地又善良,我只是觉得这样利用了她,心里过意不去。”

    猫埋怨的道了一句,:“庸人自扰。我想那诸葛正苍绝对不会像你一样心软。”但它还是串化而出,化作一道红影,消失在了屋子内,跟在了诸葛小韵后。

    黑暗里,夜风哀嚎,不时从四面墙壁串了进来,在屋里游,这里的夜出奇的狂冽,吹得屋子里四处响动不断。又因为上伤口疼痛之故,星凡整个夜都昏昏眠眠,若醒若睡的、直到凌晨时分,星凡这才渐渐睡下。

    然而刚睡下不久,凌晨一大早,天还未亮,大地还处在沉睡时,草蓬外便传来了敲打的声音,乒乒乓乓、乒乒乓乓,星凡从昏迷中渐渐被这声音惊醒了过来。

    突然,草蓬外传来了几阵脚步声、和铁链声,一片火影后,几个黑影,出现在草蓬之外。

    猫同一怔,在星凡耳边道:“看来他们一刻也不想你消停。要不要我让他们畏惧一下?”

    星凡道:“不用,他们出什么招,我们默然接下便是。只不过是吃些苦而已,他们还没得到那卷集之前,是绝不对不可能让我死。”

    “但你这样,早晚也会被他们折磨至死?”

    “放心吧,我会坚持下去。”星凡咬牙道。在他心里更是暗道:因为还有一个人在等着我,我不可以就此轻生,我还要回去,回到真正属于我的地方。”

    草门被人从外推了开,凉风顺势便逃了进来。借着暗淡的火光,星凡蒙胧的看着几个黑影出现在草门外,这一群人正是白天在草屋里,守着星凡边的人。

    几人走到星凡边,火光投、照亮了整个屋子,星凡睁着眼睛,躺在上、看着他们,默不作声、漠然罢之。

    突然,宁静的草屋内,一声凄厉的叫声惊魂!猫冲着进来的五人,突然尖啸一声,猫爪一伸,猫眼盯着进来的四人,屋中绿光一闪,四人大惊,同是向后退了几步。

    猫的声音虽然柔和时听起倒是好听,但若是利啸时,则有几分凄厉!

    四人大惊之下,待一静之,见星凡边一只猫冲着四人张牙舞爪、狰狞而视。四人面面相对,突然大在笑了起来,更有人笑道:“主人是个废物,竟要一只猫来保护。”

    四人的嘲弄讥语,星凡只是咬牙承受,虽然心里极是憋屈,但此刻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唯有做到一个字‘忍’,百忍则成钢。

    星凡伸手,拍了拍猫头,示意猫安静。四人被猫一吓,便生了恶意,他们知道虽然不能弄死星凡,但却要无时无刻不能让他安然。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