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求生第二十八节烙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星凡被捆束在两根树木之间,前走来一人,只见他脸上怀着笑,伸手抓住星凡的衣口,用力一扯,衣服‘咵’的一声,被这人扯了下来。

    上衣被扯了下来,露出古铜色的一片肌肤,衣服披散在星凡的腰间,那人笑着转着去,走近炉边。他伸手掏出了在炉口边上的两根铁棍的其中一根。

    支在炉火里,被那熊熊炉火炎烧的铁棍前端,端尖被炉火烧得炎红,黑铁已经变成了火红,三角形的前端上,隐隐还可见一字刻着。“奴”

    那人沉着脸,手中握着那根烧红的烙铁,几步走近星凡的星边,将那烙铁的前端在星凡的脸前晃了晃。

    烙铁上火苗了了,炎烈的温度,便是隔着有几尺的距离,熏在星凡脸上,也传来了肌肤被熏的疼痛。

    星凡咬牙,腮骨突兀,目光在这烧红的烙铁上移过。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被人烙印,如今自己却真正的要体会这被烙印的痛苦。虽然有些心惧,但星凡却并不感到多有害怕,反而在心里暗道:只要能活下去,就有希望再见到娴裕。

    心念及此,星凡脸上挂着充实的微笑。

    见星凡不惧,反而还是一副兴喜之状,这人笑的脸突然一沉。烙印在他手中,向着星风的后烙了上去。

    “兹”

    平静的炉火旁,被烈火熏炎,而发出的声音。几百温度高的烙铁,便这般烙在了星凡的上。体上传来了那裂心般的疼痛,一股浓烟含着被烧焦的味道,从下了了升起。

    星凡咬牙忍痛、满额淋汗,上的汗珠,也如同刚从水中出来一般,全附满了水珠。双目巨睁,甚至于因为痛苦而紧咬的牙关,嘴皮被咬破,嘴缝中流出一脉血迹,从嘴角流过下额,一滴一滴,滴在了烧红的烙铁上。

    星凡痛得脸上直抽搐、手因紧捏,指甲已经陷进了里,一双手拧成拳头,不注的颤抖着,手臂上,青色的血脉崩得如长长的虫子一般。

    头仿佛沉如千斤,终是慢慢的垂也下去,发梢末端,汗水湿了头发,凝结一颗颗水珠子,从萎靡的眼前掉落、滴珠成串。

    星凡全不停的颤抖着,双目涨得血红,布满了血红,他睁着一双巨大的眼眸子,抽搐的嘴唇上下,憎愤的盯着眼前的这人。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臭的味道,星凡神暗淡、紧拧的拳头慢慢失力,随而,整个子一软,头更是无力是的搭垂着。

    这人拿开了手中那已经变得暗红的烙印,伸手掐住了星凡的脖子。,卡住了星凡的咽喉,星凡张大着口,几挣扎着呼吸,但却呼吸不了。

    突然,一声清喝,“住手!”诸葛雷厉从门外走了进来,却见星凡双目翻白,那人依然还死死的卡着星凡的脖子。

    这人一吓,毕恭毕敬的松开了手,诸葛雷厉怒道:“我是叫你们想尽办法折磨他,不是让你们杀了他。若是他死了,你们谁也别活。”说到后边,诸葛雷厉声音如那寒冰一般。

    他的目光向星凡下移动,只见一片烙印下的血模糊处,一个‘奴’,便这般的烙在了这黑暗的血上。

    诸葛雷厉冷道:“既然已经烙了一个字,那就再烙下另一个字吧。”

    星凡睁着暗默的双眸,抬起了头,看着诸葛雷厉,‘哈哈’几声大笑。诸葛雷厉瞥视了星凡一眼,脸色一铁,侧脸移了过去。

    经过刚才那一喝,再有诸葛雷厉在此,那人也不敢多有造次,伸手从炉火中,拿出了另一根放置在炉里的烙铁。

    星凡突然停止了笑声,目光漠然的掠过这炎红烙铁,只是苦苦一笑,随又闭上了双眼睛,双手拧成了拳头。

    感觉到了烙铁靠近的度,星凡嘴角一抿,微一咬牙,在他脑子里,此刻想的人,却唯有一个人。甚至于他暗然的脸色下,颤抖的嘴唇中,依然在低声念着两个字。

    “娴裕!”一遍一遍、一遍一遍,重复的念着。

    只要想到‘娴裕’星凡便觉得面临再大的痛,再大的艰辛,也会迎刃而解,体内仿佛充满了无尽的力量,面对一切,勇往直前。

    昏暗仿佛渐去,她如那黎明的光亮,照在了星凡的脸上。模糊的眼前,娴衫的样子,便这般悄然的突现在了眼前。

    突然,门外闯进一个绿影,一只猫也归跟其后闯了草蓬里。见这一景,诸葛小韵惊顔失色,大声喝道:“住手!”

    “兹!”

    伴随着她未落下的声音,一股轻烟从星凡的腹下再次串腾,被放在锅中,被锅下烈火熏烤所发出的声音。

    诸葛小韵一下子怔住,水波闪砾的双眸,睁得巨大。猫爪子伸前几次伸,但终究还是放了下来,猫眼中闪过几道狰狞之色。

    烙铁贴在了他的边,星凡咬牙一忍,脸上抽搐的神下,却带着淡淡淡的微笑。最后,面前‘娴裕‘的影子越来越模糊,直到消失在了昏暗里。

    星凡再无精神支撑,昏了下去。诸葛小韵子轻快掠过,留下一串绿影,她轻喝一声,纤手妙掌,看似柔软似水的纤纤玉手,却在一掌击下之时,起一股劲风。

    手持烙铁那人,被诸葛小韵一掌重重拍击在了堂之上,大吐了一口鲜血,子向后飞了出去,撞在了炉上,将炉壁撞得凹了一处,随又重重落在地上。满口鲜血,双目翻白其样子,只怕是难逃一死了。

    诸葛小韵怒睁的一双眼眸,眼眸中含着闪砾的泪花,她盯着诸葛雷厉,雪唇轻颤,她冷冷的道:“大哥,你变了。”

    诸葛雷厉一窒,呆呆的凝视着诸葛小韵。在他面前,只齐他颈项的小韵,那双深深凝视着他的眼眸,小韵的眼眸,他天天都会见上无数遍,然而今天,小韵清澈、**、柔润、可的眼眸里,却种下了一颗愤恨的种子。

    “小韵……”诸葛雷厉轻声的叫唤了一声,伸手想安慰她。

    诸葛小韵愤恨的转过,走到星凡边,伸手轻拂过这两个暗黑,血模糊的烙痕,血粘在她那葱指上。诸葛小韵扭过来,一脸两道泪痕,冲诸葛雷厉怒道:“大哥,我恨你。”

    诸葛雷厉眉梢一动,眼中神色复杂。见诸葛小韵正替星凡解开捆住他的绳索,诸葛雷厉对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边的人一同围上,替星凡解开的捆住他的绳索,两人一左一右的扶住了星凡。诸葛小韵眉头一皱,转过对诸葛雷厉呼道:“大哥,他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如何?”

    诸葛雷厉平静道:“父亲说过,你不能带他走,他必须留在这里。”

    “为什么!他只是我带回来的一个假奴隶而已,而你们未经过我的同意,却将他变成了真奴隶。如今他受这么重的伤,你为什么还要这样?”诸葛小韵向前走了几步,走到诸葛雷厉的边,她冷冷的道:“大哥,你变了。”

    诸葛雷厉眉头紧皱,一想到小韵被星凡利用,心中便生怒火。他道:“小韵,你知不知道他是在利用你,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想杀他?”

    诸葛小韵脸色变得更沉,眼泪如雨珠般,晶莹闪砾的划过鹅蛋形的脸上,她怒道:“大哥,从前不论我做什么,你都疼我,对我好。可是如今你为了要我和那袁枚好,你竟然编出这种慌言来欺骗我。”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