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求生第二十一节诸葛小韵(小妖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被众人目光举崇的她,又何时受过这般冷视,女孩一气,莹白的脸上,眉头微微一皱,她轻拍了一下桌子,然这柔弱似水、艳若滴的女子,力气却是如此之大。

    重力之下,桌子应声而碎,桌上的碟子摔在地上,‘咵’的一声破碎。女孩怒怒的站了起来,轻喝道:“站住,还没有谁敢如此对本小姐无视。”说着,她轻快轻妙移出几步,星凡只见眼前绿色一晃,女子便挡在了他的面前。

    因为星凡较高,这绿衣女子看上去也就1米6左右的样子,在星凡这伟岸的前,确实是要弱小许多,不过面对比她高大的星凡,她并没有露出半分惧色,反而傲气高昂。

    不过低小总还是给人一种柔弱感,她无意中昂首、微微昂扬的额下,颈如蝤蛴,她振了振神色,道:“今天本小姐就是要定你了。”

    她如此强势人,却令星凡微感厌烦。星凡最不喜欢的便是被人强势迫,所以读书的时候,可没少因此而打架斗殴。

    星凡额头更紧了几分,微感烦躁,声音也变得粗重了几分,道:“你一个大家闺秀、长得标致秀丽、亭亭玉立、玉洁冰清的,怎么如此泼辣、蛮不讲理,你还强势欺人。我告诉你,看你是女人,我才不出手打你。”

    仿佛是知道了什么,琉璃突然从星凡的上跳了下来,远离了他几步。星凡还不待反过神来,便见眼前这女子怒目横眉的,一副怒火中烧的神容。

    从小被人疼,被捧在手心的呵护的她,何时又受过这等辱骂。她气得脸色幽青,两道细柳紧锁,大喝一声,推手一掌,平平纤手、一小玉手掌,看似弱小无力,但那手中下席卷的劲力、直震起一阵罡风。

    推手的平平一小手掌,却有一股劲风扑面,随着这手掌在快速之下,推在了星凡堂之上。如一根重锤,附带的力道,吹得星凡脸上的蒙布也随之飘落。

    不仅如此,只感到一阵巨力袭来,口一疼、整个子突是失控,周上下一振,脚立马脱离了地面,便随着这劲力一道向后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闷响,星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子随着巨力推着一张桌子向后滑出好远,直街桌子抵在了后边街沿之上,而星凡更是震断了一根桌腿,适才停了下来。

    这一摔,可是一阵七荤八素,天旋地转的。隐约间,见这女子几个轻掠的移动,出现在了星凡的面前。

    星凡喉口一堵,口震了震,嘴角渗出血迹,躺在地上的他,模模糊糊的看着她站在自己面前,低头垂目,耳上那几颗珍珠般般的耳坠子,悠悠晃晃的。

    星凡振了振神,深深的吸了几个气息,适才清醒过来,但只感觉堂和背上传来一阵难忍的疼痛,他勉强的从地上站起来,见眼前只齐自己下额的女子,脸上挂着一丝得意的微笑,他脸上一阵抽搐,然而,他的目光却看向女子后的琉璃。

    琉璃却是一副无知所然的样子,猫座在桌子上,见星凡目光移来,它两只前爪子摊了摊手。星凡一气,目光狠狠的瞪了它一眼。不过他也同时知道了,这原安好平静的世界,真的如猫所说的那般,恃强凌弱,弱者是强者揉捏的玩物。

    女子突然双目一亮,道:“竟然是你,难怪你要蒙着脸了。”

    技不如人,星凡只得忍气吞声,知道深知此刻居人屋下,不得不低头了。但听这女子这般一说,星凡却又记不起这人是谁,便道:“你又是谁?”

    “诸葛小韵!”女子脱口道。

    一听这名字,星凡便感一阵不妙,当初她哥追杀白胜的原因,便是因为说白胜偷看了她洗澡,此刻见到她本人。此人如此泼辣野蛮,想必自己今天真的是走错了门,拜错了神、若怒了神,丢了小命了。

    星凡直感额上上涔涔冷汗,目光投来琉璃,投去求救的眼神。琉璃也突变得认真了起来,其实它并不是不管星凡,它只是希望星凡从认识下这个世界中存在的暗,因为暗总是杀人于无形、伤创总是令人更长见识。

    见猫见了点头,星凡适才放心不少,但一颗心还是悬着,目光期然的瞄了瞄了眼前的诸葛小韵。但见其眉光微锁,清灵的眼眸中,闪砾着沉思的神然,目光盯在自己上,仿佛是在寻索着什么,蛾眉微微出现一道细细的小皱。

    星凡心中‘咔嚓’一声,白胜不是被诸葛雷厉杀了吗?诸葛雷厉定是告诉了诸葛小韵,那诸葛小韵也定是知道此事了。如今诸葛小韵再看到白胜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岂不疑惑,所有的事都曝光在了诸葛小韵眼前了。

    星凡心里所念于此,直觉得一阵凉,目光不期然的在人群里搜索,想看看这周围是否有诸葛家族的人,而诸葛小韵出现在此,那诸葛雷厉也一定距离此处不远了。

    不过扫过人群中,星凡并未见到有太多人注意这里,心里也稍稍安实了几分。只见诸葛小韵眼中闪砾着惊喜的疑色,她围着星凡走了一圈,目光在星凡上上下思量了几翻。

    突然,她停在了星凡前,道:“我哥说他杀了你了,害我输了五十吊银子。不过我哥他是绝对不会骗我的,那么既然他说杀了你,你肯定就死了。可你现在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说明你没死。要说我哥骗人,那绝对不可能的,那么问题就应该是出在你上了。第一要么你死了,真的被我哥杀死了,但是你又出奇的活了过来。第二要么就是你没死,你把我哥和那个讨厌的家伙一起都骗了。”

    星凡目光一拧,他心中所想果然是诸葛小韵此刻正疑惑的事。不过不待他说话,这诸葛小韵沉思的脸上却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她道:“我知道了,一定是你用了什么方法把我那笨头笨脑的大哥也给骗了。所以你才得以死而复生。竟然有人骗了他,他这次出糗了。呵呵”

    星凡微微挤出几分苦笑,他搜索了白胜里面所有的记忆,但却没有一面是半于这诸葛小韵,而且若真是偷看了她洗澡的话,只怕此刻星凡早已被她虐待至死了。

    星凡思量了半刻,道:“我应该不认识你吧!诸葛小韵?”

    诸葛小韵脸上挂着微笑,唇齿相依、两唇间露出一条细细的白线,温馨的微笑,如那含苞待放的花朵,花叶上附粘着几颗水珠,一笑百媚生、如出水芙蓉。

    随着她的笑容,略有紧张的气氛也渐渐变得松懈了许多。那双水眸,秋波微转,她笑道:“是啊,你不认识我,但我却认识你。因为你是我与我哥的赌具。”

    一听这般回事,星凡悬掉掉的心也算是落地安份了。心里道:既然不关老子的事,老子怕你个吊。况且还是你拿老子当赌具,哎……算了,反正白鼠已经死了,都无所谓了。

    星凡一听事有了转机,便要开溜了。他道:“既然如此,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我们就此别过。再见啊,哎……还是算了,我们都不要再见了。”

    星凡边说趁机边走。然却见诸葛小韵轻妙一跨,盈盈妙步,一个闪跃。眼前绿影一闪,诸葛小韵神出鬼没的又出现在了星凡面前。

    星凡一怔,眉梢微皱,道:“我都说了,我们已经不用再见了。大家都是陌生人,你拿我当赌注的事就算了,我也不与你计较了。你为何还不让我走呢?”星凡无耐,一见诸葛小韵手不凡,定是个练家子,星凡无半分修为抵,只得这般轻言细语的说。

    诸葛小韵脸上闪砾着丝丝异色笑容,看她这微笑,星凡心中一提,仿佛知道她心里在打什么算盘了。只见诸葛小韵笑道:“你不与我计较,可我没说不找你麻烦啊。虽然我与我哥是拿你打赌。但我也帮了你不是,我暗地派人给你所了信,说诸葛家的公子诸葛雷厉要追杀你,你这才险险保了你这条小命。如此说来,你能活着,也全是我的功劳。那你这条小命岂不是就是我的了。”

    星凡叫苦不迭,面对这小妖女,他却无半分办法。在白胜的记忆里,确实有个人曾经对他说过,诸葛家的诸葛雷厉在暗中追杀他。这不,白胜吓得魂飞魄散,一直向那九岳山森林里躲,可最后还是被诸葛雷厉杀了。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