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求生第十八节地下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繁闹的人群、这般看上去,倒有着几翻与世隔绝,几如是在拍穿越的古装电视剧一般。

    星凡抗着一只红猫,渐步行径在这倒退的古代街道上,行人中不时投来了几束异样的眼光,有些人仿佛是认识自己,那眼神中投来的眼光,憎恶、咬牙切齿、怒火中烧,仿佛恨不得撕了星凡的一般。

    行走在这人群之中,星凡如那一舟孤叶小舟,战战兢兢。又似那过街老鼠、人人目光狰狞,恨不得摁死自己。

    脑子里也出现了白胜平时的所作所为,一幕幕闪过眼前,便是星凡,也对这家伙以前的胡作非为而痛齿。

    几如偷女人的内衣、爬墙偷看别人洗澡更是别在话下,在人出恭时,端起一盆水湓向茅房,害得别人全**的从茅房走出去……

    面对这人人投来如刀子般的眼神,星凡只感觉全发寒。走在人群中,那回头率可是不一般。星凡此刻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整一下,一连好几天都走那山路,崎岖的山路,又甚是难走,几天下来,星凡整个人都快累得虚脱。

    从众目睽睽之下走过,星凡一阵心惊胆颤,害怕惹得这些人群起而攻之,到那时,只怕他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

    便在他这般紧张之刻,人群之中,一声粗喝,“白鼠!”

    星凡大惊,额上涔涔冷汗、脸上几阵抽搐、突是停了下来,以为这些人要群而攻袭他。不过待他战战兢兢的回过头来,却见一人从人群中向他挥手呐喊。

    只见这人粗布麻衣的,衣料宽大,与他那较瘦的形隔是不符,那一头长长的披发,好是蓬松凌乱,满脸的笑意,对着星凡几阵叫唤:“白鼠、白鼠、”

    他快速从人群中左捅右挤的挤了出来,向星凡跑了过来。

    星凡两道弯眉,紧紧向内挤着,那一撮眉头,仿佛都快要挤在一起。见这人面带欢喜,手竟还抠着鼻孔。

    星凡双目一瞪、一时傻住、他突然失声叫了出来,“如花!”仿佛间,他看见了现实版的如花、那扭曲的跑姿、满头长发,却不披扎、满脸的胡扎子,一只手还使劲的抠了抠鼻洞子。

    终于在万众瞩目之下,这人跑到了星凡的边。他欢喜道:“白鼠,我说听你被那诸葛雷厉杀了,好几天不见你人影,还以为你真的出事了。还好现在看见了,你的心真是好欢喜啊,对了,你这几天死哪去了,你知道我好想你嘛,我怕你出事,好担心你啊……”

    这人一跑近星凡的边,双手一抻,便死死的抓着星凡的手,一阵分别的痛苦话言、直如那唐僧婆婆妈妈、唠唠叨叨。

    星凡一下子傻了住,双目震惊的盯着他那双死死抓在自己手上的手,一个劲的挣,可是都没办法挣脱。

    “白鼠,你怎么了?见到我不高兴啊?你可不知道这几天我是怎么过的,每天晚上我们睡在一起。没有你,我就像是丢了魂一般,我度如年啊,你知道天天晚上我都想着你吗?我每次幻想你在我边,但是当我醒来时,却发现只是我的幻想而已……”

    当着街上这众目睽睽之下,这人如此的说着这般令人恶心的话语。星凡惊得陷些昏了过来,还有,他那一双抠了鼻洞的手,一个劲的死死抓着星凡。

    人群中,他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各种辱骂的声音响起。“不知廉耻。”“男人和男人……”“龙阳癖”

    突然,一声拳响,“砰”,星凡实在是在受不了这家伙的死缠,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般恶心的话。另一只手大力一挣之后,挥手一拳打下了这人下巴耳根间。

    这戏剧的一幕,终算是了了。星凡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脸上一翻抽搐,伸衣擦着手上,想起这麻的话语,还有那恶心的动作,星凡上一阵起了鸡皮疙瘩。

    那人被打了一拳,脸上一下子青肿了起来。只见他从地上站了起来,勃然大怒,怒目横指,骂道:“好你一个白鼠,这些天你消遥自在地在外边快活,讨了个有钱人家的女子欢心,就忘了我这出生入死的兄弟了是不?你个没良心的东西。”

    星凡眉头微展,白胜的记忆里,星凡除了知道这人叫‘地下鼠’之外,已经不记得几天前的其他的事。至于那地下鼠说那叫诸城雷厉的人杀了他,应该说的就是那个叫诸葛什么的。还有便是星凡根本找不到任何关于白胜与那叫诸葛小韵之间的事。

    目光停在这地下鼠上,星凡突然眉头一皱,好像在白胜的记忆里,曾经将一卷东西交给过这叫地下鼠的,而且还吩咐他好好保管。

    心里这般想到,星凡微感不妙,刚才那一拳打下去,恐怕真的叫这地下鼠生了气。星凡眉头隐隐出现了几条黑线,他苦瓜般的脸上,强挤出了一张笑脸,嘻嘻笑笑的跑近进了地下鼠边,一下子抱住了这全上下脏污的地下鼠。

    猫吓得‘喵’一下,惊恐的从星凡上串了出去,只是如一般寻常家猫一下般,落在了地上。四脚站地,对着星凡,伸了伸猫爪子。

    星凡的耳边,响起了琉璃的声音,她急促促的道:“你疯了,他上肮脏不堪、更飘着一股恶臭。你还主要的与他抱上。”

    星凡恨了一眼猫,却是不作答,反而是嬉皮笑脸的与这地也鼠道:“地下鼠兄弟啊,你可知与你一不见如隔三秋啊,你可想想,我们数不见,如隔几年了啊。你可知我时时想着,盼着你,就差没有把我这条小命给盼没了。我如年,你可想想,我们分开了这几,我如多么痛苦的熬过来的……”星凡麻麻的、长篇大论的说了这一通。但最后他却在心里暗暗补了一句。‘这些话老子可不是说给你地下鼠的,老子是说给我家娴裕听的。’

    猫一阵恶心,大声冲星凡怒叫了几声。‘喵!喵!’。

    不仅如此,星凡的话更是让这街道上围观的群众一下子消失的不见了。但是连地下鼠也觉得,星凡这一阵话言令人心底发颤,恶心想吐。

    地下鼠一下子用力推开了星凡,踉跄几步,跑到街边‘哇哇’的大吐了起来。星凡脸上闪过一阵咩笑。他走到猫边,小声的道:“那半卷密集在这家伙手里,你以为我真想抱着他啊。若不是为了那半卷密集,我早还闪得远远的了。”

    猫低了低猫头,一个腾跳,串在了星凡的肩头。附声在星凡的耳边,‘呵呵’笑道:“幸好你不是,不然还以为你这家伙和他真的是龙阳癖。”

    星凡眉头一皱,突然伸手拍了拍猫头,道:“我喜欢的可是女人,男人我可不感兴趣。”

    地下鼠也没想到,星凡竟也会说出这一翻恶心的话。待他‘哇哇’大吐之后,总是轻松了不少,转过来,却见星凡与他肩上的那只正在嬉戏做闹。

    只见猫伸出爪子,一下拍在了星凡的头上。那猫嘴凑近星凡的耳朵,仿佛是在说着什么话,而星凡则是一脸的嘻嘻哈哈大笑。伸手摸了一把猫股。

    突然,那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猫脚一下踢在星凡的脸上,留几道痕迹。

    地下鼠走近星凡边,道:“白鼠,你这猫哪来的,全毛发发红,这倒是我第一次见到这般奇怪的猫。来,让我也来耍耍这猫。”

    地下鼠伸手想要抱住星凡肩上的猫,琉璃大叫一声,“喵!”猫眼闪出一道绿光,面目狰狞的盯着地下鼠,猫爪子更是张开,尖利的爪子,如刀刃般。

    地下鼠一惊,一连向后退了数步。星凡则伸手拍了拍猫头,示意琉璃别得罪了此人,他们还要靠此人找到那半卷《卷天八步》密集。

    不过见这地下鼠吓得此惊魂,星凡心中闪过几丝喜悦,脸上动容一笑,向前走了几步道:“老鼠兄弟,这猫有些怪癖,见不得生人。况且你我都是鼠,猫吃老鼠可是天经地义的事,还是与它保持些距离的好,否则真惹事怒了它,像我这样就不好了。”

    星凡指着自己脸上被猫刚抓的几道伤痕,殷红鲜血,从伤口中渗出。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