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荒古 第二章求生第十节穿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白布缓缓揭开,露出了这张在白布下掩盖的容面。他很安静,展平的额间,没有任何皱纹,微闭的双眸像是熟睡着、平静闭上,除了那暗淡无色微合的嘴唇,他几似一个熟睡入梦中的人一般。

    眼眸一酸,忍不住的泪水,滴珠成串。娴裕大手一摔,白布随之飞了出去,她双手重重的抱在了星凡的脸上,触手间一片冰冷,抱着的仿佛不是他的脸,而是那寒冰。

    “星凡……星凡……不!我不信、我不信你就这么丢下我,一个人走了。”娴裕神很是激动,两行凄淡的泪痕,跃然脸上,她抱着星凡寒冰般的脸,一个劲的左右轻晃着。

    可是星凡就这般微微闭上双眼,沉静的熟睡着……仿佛再也回不来了。

    她痛声大哭,她暗然忧伤,她大声呼唤,她使劲摇晃,所有能够用得上的,她都一一用着,可是星凡就是这般安静的躺着,没有任何醒转的意味。

    直到她再也没了力气哭泣,她心伤已经转化为神伤、她沉默无言、整个人在不知不觉中安静了下来,睁着一双绝望的眼眸,无神的盯着星凡的脸,一直这般盯着,一直……

    仿佛这一刻,时间如流动的水停滞,凝冻在了这一刻、这一幕。

    房间里的寒气中,仿佛藏一个个冰冷的魔鬼、不断的侵袭着这脆弱小的子。她静静站在这房间里,感到整个子冰寒交魄,感到了那孤独中的痛苦。

    这个世界一切的温暖,仿佛在这一刻、随着他的离开都消失了,孤独化作一柄柄利刃,仿佛时时刻刻都要袭杀她一般。

    这本就小的子,突然抱做了一团,蹲在星凡的旁边,她害怕、紧张、痛苦、挣扎、绝望、忧伤、种种眼神弃斥在那双柔弱的眼眸里,她是那么脆弱、子紧紧的抱成一团。

    仿佛曾经笃在她那扇幸福坚厚的壁垒在无形之中坍塌了。

    她孤独无助的眼神、刻画着痛苦,将头埋在怀中,双手环抱着弯曲的双膝、缩成一团。

    这里是地狱?

    星凡心中生出一团迷惑,眼前的景色,天地无光,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四下极是沉静,寂静无声,然这漆暗的天地间、却又有着那么丝丝弱音,几似地狱中那低沉无力的声音。

    寂静的空间内,暗然无色,而且星凡此刻的感觉也很奇怪,自己倒不像是站在地上,而是飘浮在了半空之上。

    脚下没有实质的地面,两脚轻动划动,却仿佛在太空中行走一般,不用站在地面上,也可以双脚闪替。

    “有没有人啊!”眼下漆暗,幽黑一片、星凡张口大声叫道。

    冷冷的空间内,除了他的声音在这处空间内回之外,再无任何回声。他等了一会,不见有任何动静,便开始慢尝试着移动。

    双手向前刨动,似狗刨式游泳一般,只不过以前是在水里,现在是在这无重力的空间中他双手不伸刨动、子终于向前慢慢移了出去。

    随后、经过一阵行动飘移后,他慢慢开始习惯了这样凌空行走。

    然而,前方突然一硬,他仿佛是撞在了某种壁面上,不过体并未传来任何疼痛之感,只是被眼前太暗、看不清眼前是何东西。

    前方不通,星凡只得腾空又向后方折了回来。一翻尝试后、正当他四处碰壁,心中怒火腾升之时,黑暗里,突然亮起了一阵怪异的光芒。

    但见光芒一闪,也不知其从何方走进来的,只是在这须臾、眨眼之隙,这光芒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星凡突然大声一惊,不由自主的向后飘去,直到后又被一道无形之壁挡在了后背上,他这才稍定下来。眼前的光芒落定,漆黑的空间里,却突然出现一只全火光腾腾的‘猫!’

    其实也应该不算是火光,因为它周围上下并无真正的艳火,从其闪砾的光芒看上去,倒是它的毛发出了那闪砾的光芒。

    透过猫上发出那暗暗的光芒折在这处空间内,星凡目光慢慢在这处空间内移动着。

    不过它飞滞在半空中,正凝视着自己。那两颗猫眼,发着暗绿色的光芒,周发着璀璨的红光。星凡大微惊,随又自言自语笑道:“猫可以飞?那母猪也可以上树了,看来我是在做梦了。”

    只是他的话声刚落,这幽暗无人的空间内,却突然响起了一个女子清亮的声音、话声中带着暗暗的惊喜,“主人,你终于回来了。”

    星凡大惊,不寒而栗、惊恐的神,紧张的盯着这处空间,他惊道:“谁!谁在说话!”

    “是我啊,主人。”眼前的猫突然从前方靠近了半分,吓得星凡魂飞魄散,大声喝道:“停!停下来!刚才真的是你在说话?”

    猫发着两道青色光芒眼珠子,轻轻的眨了眨。星凡惊魂未定,战战兢兢的道:“看来我不是在做梦了。莫不是我穿越了?”心念及此,他心中一阵忧伤,没了惊穿越的惊喜、有的只是暗然神伤。然而,他边这只火红色毛发的猫更是补充道:“是啊,主人,你终于回来了。”

    “我不是你的主人,你认错人了,我要回去,我要回到我的世界里。这个地狱般黑暗的世界,我一刻也不想呆下去。”星凡激动的大声喝道,有了这猫上那淡淡的暗红色光芒,星凡渐渐看清了这处空间。

    原来只是一个较大的石洞,猫上发着的光芒也不能照在石壁上,只能看见周围较暗的地方,只是一个出口、豁然引了星凡和注意。星凡一喜,便向那出口刨去。

    突然,眼前光芒一闪,那猫出现顾星凡的前,挡住了星凡。猫并未张嘴,声音却在这处空洞内回,“主人,你现在没有,只是一个虚魂,如果你出去了,会魂飞魄散的。”

    心中一想到娴裕孤苦伶仃,一个人要生活在下去,他便再也忍不住,大声喝道:“滚!我要出去!你若是再阻拦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他冷冷的一双眼眸,深深的凝视着眼前的这只红毛之猫,眼光如刀。

    猫仿佛也对他这双深眸生出了害怕之心,慢慢的向一侧移了开。星凡脸色极沉,见猫让开,他便向洞外飘了去。

    漆黑的洞内,暗然无光,星凡走了一段道甬之后,前方的光线越来越暗,黑暗仿似一个恶魔之口,静静地在前方凝视着他。星凡飘浮的子突然停了下来,回头对后的猫大声喊道:“喂,那什么猫的,你出来一下,用你那发光的毛照一下路。”

    眼前红光一闪,那猫便出现在了星凡边。见这速度,星凡一怔、暗暗汗颜,‘也不知这东西是不是很厉害,刚才我那般叫它,它该不会生气吧。’他心中这般想到。

    突然,耳边再次回起了那女声,“主人,我叫琉璃,是你当初在九岳山下救的一只猫。”

    星凡微怔,道:“九岳山?猫也有自己的名字?我看你真的是猫眼昏花,认错人了。从刚才见到你的前一刻起,我一直都生活在一个叫做地救的地方?地救你懂不懂?”

    琉玻摇了摇猫头,一对猫眼,发着青色的光芒,直直的凝视着他,看得星凡有些胆战心惊的,说话的底气也没了那么硬实。他道:“想你也不会懂,对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哎……算了、算了,这种光怪陆离的地方,想想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我还是尽快的离开好了。我还要去照顾我的娴裕呢。”

    “娴裕若是知道我死了,肯定会暗然流泪、为我伤心。”星凡边走边语,随苦色的脸又暗暗的笑了笑,又自由自语道:“不过她有了何苗,想必也不再会对我有多少牵挂了吧。”

    “主人,你喜欢那个叫娴裕的人吗?”后又突然回起了琉璃说话的声音。

    星凡一吓,黑暗的甬道内暗无一人,琉璃这突然出声,令缅怀痛苦中的他,好是一阵惊吓。他声音提高了几分,道:“你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好不好,你知不知道你说话的时候,总是会令我惊心悼胆的,麻烦你下次要说话的时候,拍我一下。”

    玻璃‘哦’了一声,“对不起主人,琉璃错了。”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