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穿越第八节意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虚空静夜,悬浮的零星深处,他仿佛又重新步入了这片暗淡无光,虚虚暗暗的星穹深处。

    无数飘浮在边的碎石,光渍暗淡、似乎是在天空下抬头仰望的无数星辰。当灵魂般的感觉再盜飘进这片虚碎的星河之中,那远古而又久老的声音,越发得大声了。

    只是当他全神贯注,想要探索这片黑暗虚空的境域时,耳边却响起了盈盈的哭泣声,声音好是熟悉,其中更有那弱弱的一声声的叫喊:“星凡、星凡……”

    当他再次注望这片星河时,一张玉肌容颜,悄悄挂在了这虚幻的星空之上!

    突然,他抛弃了一切思念与想法,感识突然模糊了起来,眼中唯有她的影子。无尽的星空内,两旁仿佛陷入了一片黑暗的深洞,他感觉自己的子不断的向黑洞深处坠去。

    眼旁的景色,化作了一面虚境,星空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待他看清时,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醒了过来,而且双目直勾勾的望着车窗外的星空。感觉再次回到自己的上,头总传来一阵疼痛,继而有一种昏厥般的感觉,一双纤细的手,却扶在自己的脸上,一声一声急切的叫唤声,由边传来。

    他呆浅的目光,眼眸中仿佛暗藏着一种奇怪的弱光,车顶上的灯光照在他的眼眸中,他一双凝眸中,发着暗淡的青色的光芒,两颗眼球上,黑色的瞳孔,仿佛间竟在收缩、张大。

    “星凡、星凡……”

    “星凡同学、星凡同学……”

    耳边不注传来声音的呼唤,然而星凡除了刚才轻微的移动下了目光之后,整个人又仿佛陷入了一种绵沉的状态,双眸暗然,目光呆滞,无神的眼眸中,虽然变化着,可是他整个人却几如成了植物人。

    车辆高速的行驶在夜间,车内的同学见星凡出了这般状况,一些好心的人也有出言观心,只不过星凡对无动于衷,整个人除了睁着一双暗然无神的眼眸,与那植物人倒是没了区别。

    娴裕双手扶着星凡的头,一直不停的叫着,她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感觉,不是星凡若真的一生就此瘫痪下去,而是星凡这双与以前不同的凝眸,仿佛有一天,他终会离开。

    苦口婆心的娴裕,一直坚持着叫着,莹莹闪砾的眼眸中、泪水一颗一颗流下。她突然感到有些绝望、害怕。星凡已经醒了不概半个小时了,然而他却一地睁着无神的眼眸,呆呆的看着暗黑的星空。

    下一刻,仿佛是天可怜见,。星凡双眸一眨,整个人突然醒了过来,只是在他这一睁眼,一闭眼之下,他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绿色的精光。

    其他人倒是没有发现,然而在他边的娴裕,眉梢一动。

    星凡醒了过来,从天空上将目光收了回来,再移向边时,却发现娴裕座在自己的边,而且见她双眸中泪花闪砾,眼眸微红,看样子好像是哭了。星凡心中一动,道:“娴裕,你怎么哭了?”

    星凡醒了过来,不待娴裕回话,老师便一阵嘘寒问暖、悉心问讯。在了解到星凡并无大碍后,老师也终是松了一口气。

    车子颠簸在快速行驶的高速路上。因为星凡受了伤,娴裕便一直陪在他的边。直到第二天,他们到了最终的目的地,河南安阳曹高陵墓。

    下车后,在安阳找了一家医务,将头上的伤口包扎。因为是初到的第一天,有很多的事需要安排、而大家又座了一天一夜的车子,疲劳乏累。

    下车后,娴裕便一直陪在星凡的边。包扎好伤口后,两人直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娴裕,你去看看你分的寝室吧,我只是额头上受了点小伤,不碍事的。”

    娴裕走在星凡的边,上挎着一个紫色的小包包,包包上掉着一只灰色的小狼,她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个子较矮小,她只得仰望着星凡,道:“星凡,这几天你是不是生我气了?”几天的不理不采,娴裕自然也感觉到了些什么。

    星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低头看了一眼边的娴裕,淡淡一笑,道:“没事。”虽是如此之说,但两人毕竟从小到大、星凡的心事,自然也骗不了娴裕。

    娴裕清柔的眼眸中,还是看出了星凡藏在眼下那丝丝的忧伤。只不过这是她第一次见星凡这般模样,以前他难过的时候,生气总是挂在脸上,然而此今,他却深深的藏在了眼下。不仅如此,自从昨天晚上星凡的眼眸发生了那微弱的变化后,此刻看来,星凡整个人的气势仿佛也微微有些变化。

    变得有些冷了、比以前刚毅、眼眸也比以前深邃,突然间,娴裕感觉到,星凡仿佛高大,冰冷,与自己之间,多了一层无形的暗隔。

    心里这般想到,娴裕微微一窒,神呆凝。见她用猜谜的眼神看着自己,这双清亮的眼眸里,他看见了自己在她眼中的影,星凡眉梢一动,道:“有什么不对的吗?”

    娴裕微怔,道:“没,没什么。”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那突然一个刹车虽然急了些,但连自己都安好,星凡高大的体应该更无恙、然而他却昏了过去,而且昨天晚上他醒来之后,脸上的表,眼中的神色,都与平常比之相隔。

    而且那一声惊叫声,便是别人听得模糊,但她却清楚的知道,是星凡在大在声惊叫。

    心念及此,娴裕一阵思量,再道:“昨天晚上,那一声惊叫声是你叫出来的吧。”

    星凡眉头一锁,侧看着右手边,齐肩的娴裕,提及昨天晚上那一瞬间,他心中暗暗一蛰,那一束怪异的光芒,其实倒并不怪异,然而,那突然出现的一束光芒,却仿佛无形之中触动了他体。当时他只感觉到体如被电击一般,一阵发麻,适才惊声大叫。

    星凡道:“你昨天晚上,有没有看到突然从天而降的一道万丈光束?”

    娴裕雪白的眉额近在咫尺、但见她两道细细的柳眉向中微微一紧,双眸一定。她皱起了眉头,眼中双眸突然一惊,变大了许多,她奇道:“星凡,你当时是不是在做梦?”

    星凡眉头更紧,若说是在做梦,倒也有真有些虚幻,当时他也是浑浑沉沉的,面对那十万八千里外的虚玄星空,一阵遐思,天马行空、倒也不无可能。

    万丈光芒,从天而降,不可能只有他一个人看见了。他心里这般想到。然而,他目光突然一亮,道:“不会,虽然有些迷蒙,但我感觉得到,那不是梦境,是现实是真正存在的。”

    “你说一道万丈光芒从天而降,就算我一个人没有看见,那其他人也应该看见了啊。而且那光芒一定璀璨,定能染去了那黑夜,若真如你所说,怎会一个人都不提及呢?

    听娴裕这般一说,星凡目光一沉,低头思量了一阵。道:“或许我真是在做梦吧。”

    其实他并不相信昨晚那一幕只是梦境,因为昨天晚上虽然很疲乏,但他并没有睡着。不过他空口无凭,而且这些天来,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梦到在那片星域深空的背后,那一个人静静伫立在星空里的人影。

    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两人这一时的谈话,却忘了顾及走到了马路边上。星凡眉头紧锁,一副匪夷所思、沉眸难解的神,慢慢几步,对直向前方走了去。而娴裕则微感脚下传来阵阵疼痛,像是有小石子跑进了鞋里,低在脚下,好是不舒服。

    她蹲下子,脱下鞋子,将鞋子拿在手中,倒翻过来,底朝天,果然一颗小小的石子从鞋口中落了下来。

    便在这时,边传来了一阵惊叫声!

    “啊!”

    娴裕一怔,目光向前一移,平静的一双眼眸,突然睁得最大大的,惊魂动魄、魂飞魄散的神竟挂她的脸上,沉静的脸色、唰的下吓得惨白!

    一阵急刹车,“叱”的一声……

    声音托得好长好长……刺耳惊魂,仿佛这声音下,演化作了那夺命之剑。

    然而,车子还是因为速度过快,并未就此停止,在她的眼前,一声惊魂的声音。“砰!”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