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穿越第五节蒙胧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一连数天,星凡都没精打采的过着,仿佛和娴裕两人闹冷战,早上起来时,老早就一个人去了学校,也不和娴裕一起。

    而娴裕也因毅几天星凡打架,气得好些天都不理他,两个住在一起,却完全成了两个陌生人一般。

    沉静的屋内,娴裕刚刚睡醒,一头慵懒蓬松的乱头长发,还未梳理,圆润的脸上,还挂着梦意,她刚打开房间门,却听见一声‘哐当’,客厅的门关了上。

    睡意蒙蒙的娴裕,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衣,口成“V”,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脸上残余着睡觉后的压痕,红嫩压痕的额上,微微一皱,目光看向房门时,却已然关了上。

    她疑惑的向左侧走了两步,来到星凡的房间外,伸出葱白细手,轻轻用力,房门应声向内打开。光线照进漆暗的屋内,屋里已然空空如也。

    上凌乱的被子皱褶纹理的横摆着,几件米黄色、天蓝色、黑色的T恤揉成了一团,随手扔在了头边上的框子上。

    房间里看上去,一片凌乱,书桌上,书本乱放,两双臭补袜子上一只,下一只、隐隐传来一股臭味。娴裕和星凡两人堵气好几天了,她也有好几天没有进过星凡的房间。

    事隔几天,竟没想到他房子里乱成这般模样。娴裕眉头更锁,不过面对星凡屋子里这翻乱景,她仿佛并没有生气一般,自言自语道:“今天不是休息吗?明天就要出外实地考察了,他今天出去做什么?”

    娴裕眉头微微一锁后,却又心甘愿的替星凡整理起屋子。收拾得很一翻整齐后,她开始整理铺,双手捏在被子的两角,随着一左一右顺序的一摆,皱褶的被子立即变得平展起来。铺开的被子展平齐衡在上,刚好覆盖住了整张

    随之,她双手一起,向后一叠、被子便成“Z”字形叠了起来。然而、娴裕的脸却是一沉,双眸暗了下了,低低骂了一句,“混蛋。”

    被子被叠起后,但在被子的下边,却摆着放一条星凡的深蓝色、花格式的三角内裤。

    娴裕脸色一糗,低声骂了一句之后,转气冲冲的从星凡房间里走了出来。随后,娴裕又折了回来,只见其气冲冲的走进星凡的屋子里,屋里传来了一阵响声……咣、咣。

    不久后,果然星凡灰溜溜的从学校又回到了家里。打开房门,走进自己屋子里,却见屋子里一片凌乱,书被扔得满地偕是,上的被子,衣服,枕头,偕扔在了地上。

    见此残景,星凡两眼一直,大口的踹息了几口气之后,双目一暗,怒目横眉的脸上,如打了霜的茄子一般暗了下来,自觉的开始自己整起房间来。

    星凡出奇的没有发火,反倒是自觉的开始自己整理房间,这倒让娴裕如丈二的和尚,一时摸不着头脑。细细一想,倒也觉得星凡这几天好像很怪。

    安静的收拾得整齐后,星凡也没有出房门半步,而是一个人默不作声的呆在屋子。

    娴裕听见了星凡回家时关门的声音,也知道他在自己屋子里收拾‘残局’。不过这刻的安静,却令她微感奇怪。

    她换下了粉红色的小睡衣,穿着一件米白色短袖圆领T恤,一条紧牛仔短裤,露出两条细长的纤白小腿,托着一双红色托鞋,一紧束的休闲小装,衬脱出她弱小柔的姿。

    她慢步走近星凡房门外,眉梢一动,神色若思,仿佛在犹豫着什么,突然,她走进了星凡的房间内,却见星凡仰头躺在上。

    娴裕的脸色由平静和气慢慢微变,她气道:“你又去打架了!”

    星凡躺在上,对娴裕的话完全充耳不闻,默默无言的躺着,也不有任何动作。只是他的脸上,明显的又出现了几块淤青,嘴角还残留着鲜血。

    娴裕大气呼呼,口一阵起伏,色暗沉,是怒火,但其眼下却更是担心。她气急败坏的转出了房门,随后便了一瓶红药水、和一袋沙棉。

    走近星凡的边,她栖蹲下,伸手从袋子里取出一根一寸来长的棉棍粘了粘红色药瓶内的药水,神色凝聚,轻柔如水般的动作下,悉心替星凡擦去嘴角的鲜血。

    然而,星凡却突然一个起,从上座了起来,出奇意料的一下子抱住了娴裕。

    娴裕怎会知道星凡会如此动作,惊吓的她一阵挣扎,细嫩的拳头一个劲的在星凡背上锤打。只感觉背上传来一阵疼痛,星凡松开了娴裕。

    娴裕惊恐的向后退了好几步,一直退到了门口,脸色怪白,一副惊慌失措的神。她大声喝道:“你做什么?”

    面对娴裕这对喝问,星凡急道:“我喜欢你!”

    听着星凡的话,娴裕一怔,神色随之渐渐的缓和了下来,面对着星凡,她淡淡的道:“星凡,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我的哥哥,从小到大,我一直视你为我的亲哥哥。我们是不可能的!”

    她的话,几如一柄利刃,生生插在了那颗怦然悸动的怀中,破碎了那颗充满着‘’意的心。他一时怔住,目眸沉定,脸色僵硬,眼眶中,仿佛染上了点点的泪痕,只是他并没有哭出来。

    她的话,余音绕耳,她的样子,俏挂眼前,然而,对于一颗充满着二十多年喜欢的心,便被她那无形之箭,得碎裂无痕。

    这一刻,仿佛山崩了,地陷了,世间的一切都冷淡了。房间太小,已经再承栽得了他那颗破碎的心而起的波涛。

    他浑浑噩噩中,从上站了起来,随后,在她的阻拦下,“你去哪!你别走!”他毅然的冲出了客厅的大门,冲到了外面。

    走在街道上,面对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人如流水,车如龙。他独自走在街道上,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变得虚淡了,就连感觉,也变得浑噩起来。

    他一个人心神恍惚,漫无目的,独只而行,走过边的人,除了留下一阵风之后,就连影子都随之而逝。

    繁华的城中,有一处地方,却显得那般的孤寂。

    他漫步在这陌生、而又熟悉的城市里,仿佛这若大的一个城市,却容不下他一个孤小的人。心中突然泳起了无注的思念,他想知道自己为何会来到这世上。而爸爸妈妈生了他之后,又为何狠心丢下他。

    一滴冰凉的水滴突然,滴打在了脸上,随而,整个天地间,下起了一声阵雨。豆大的打在脸上,却仿佛滴打在心中一般。

    天地间,雨雾茫茫,他茫然的站在雨中,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不断的逩跑着,沸闹着,暗骂着,躲避着天空中,这突然降下的雨滴。

    仿佛是天也泣了?行人都在急忙的躲避着这突然的骤雨,匆匆忙忙。

    然而唯有那茫茫雨中,一个疯子正开怀大笑,他的笑声是那般的凄凉,夹带着雨声,飘向了天空,随着这茫茫天雨,浸染了整个天地间。,

    他站在雨中,雨滴击打在脸上,溅起一朵一朵的水雾。他抬头仰望,看着这天空上,落下的雨滴如线一般。

    雨声淅沥淅沥,静静在天地间敲响着一种莫明的声音。降下雨水,很快便形成了一滩积水,他站在街道边上,快速驶来的车子,撵过地面的积水,溅起的积水,飞浅在他的上。

    他无动于衷,呆呆的站在这茫茫雨中。雨水积成一道道水痕,从头顶落下,流过脸上,流过眼边,仿佛染上了泪水,一起流了下来。

    风雨飘摇、雷雨满天,仿佛要洗涮去天地间的尘埃。一柄撑开的雨伞,突然挡在了他的头顶,雨水再难滴打在他的头上。湿漉漉的脸上,附粘着无数的雨珠,他木械般的缓缓移过头来,却见娴裕单手撑着一把雨伞,支在自己的头上,而她整个子暴露在雨中。

    雨水打在她的上、蒙胧着两人间的距离,她虽在近尺,然而却是那般的蒙胧。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