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穿越第四节背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打架斗殴,自然避免不了皮受伤的。

    星凡和他的同桌,两人偕同时被对方凑得鼻青脸肿,七晕八素的。

    待两人分开时,星凡已是处于一种蒙胧昏厥般的感觉。对方个头虽然较小,可动作动作灵敏,星凡被凑得两个眼眶发青,鼻血长流,两腮鼓得几像似含了个乒乓球在嘴里一般。

    而星凡更猛、直接一拳将那同学凑得脑震!在医院里躺了好几天,才带伤回学校上课。

    回到学校之后,肩上还跨着一根白带子、将那脱臼的手掉在前。看到星凡的时候,脸上的肌肤不断的抽搐,那还未消去疤痕的脸上,嘴角上翘、眼角处贴着一张白纱。几像是一个打仗受了重伤的伤兵。

    这次的打架事,更让班上的同学们认识了星凡的‘不凡’、太猛了、太劲爆、太黄、太给力了。因此,学校给星凡记上了一个大过。不过这都不是他所在乎,打了一架,心中的怒气也发泄了不少。

    以前同学们只对他投来若有嘲笑地眼神,现在同学们则对他投来若的惊骇的眼神,在看向他时,都不由自主的向一侧避让几分,勉得惹上这暴力王。

    因为打架,娴裕好几天都没有再理过星凡,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成了受伤兵兵,娴裕不得不照顾他,可过了两天,星凡能够自理的之后,娴裕就不再理他。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教室,星凡看着娴裕那气匆匆的背影,很快走向她的座位,然而,她的同桌却俯对去,对她说了几句话。

    娴裕与何苗边聊,边不时投过忧恨的眼神,看着背后的星凡。

    座地后方的教梯上,见他们二人谈笑甚喜,星凡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怒火,只听“砰”的一声,声音还未落定!

    便听见一声杀猪般的叫声。“啊!”星凡从座位上腾的站了起来。因为要到上课时间了,他这一声嘶叫,惹得无数同学回头凝望。

    齐唰唰的,但见教室里所有的同学都回头望着自己。星凡脸色一沉,对着所有人都投去一双冰冷的双眸。

    见这无赖如此强横,同学们都又安静的座了回去。只有当教室里数十双眼眸被他恶盯之后,那眼眸中一双清亮的眼眸,却令他的眼神立刻消缓了下来。

    只见娴裕一双清澈的眼眸,对他却投了几分怒意,脸色微崩,女孩子都有修眉,娴裕同样也修出了两道细细的额眉。只是此刻间,她额眉轻锁。

    原来是因为怒火攻心,星凡这大头无脑的人竟然一时忘了头上还有伤,一下子就用头撞在了书桌上,若是平时倒是无碍,可此刻他脸上还挂着彩,这般撞下去又引得脸上一疼,他立马如惊涛骇浪般的大声叫了起来。

    见娴裕投来似有恨意的眼神,星凡如小鸡般,乖乖的座定,忧怨的看了一眼娴裕后,便小心的爬在了书桌上,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在大人的督视下,只得做个乖巧的孩子。

    双手交叉放在书桌上,头搭在双手上,星凡又开始要睡觉了。

    然而不待他闭上双眼,一人无声无息的便走近了他的边。冲他大声喝道:“陈星凡!”听见这声熟悉清亮的大喝声同,星凡立马来了精神,端端正正的座在了椅子上,忧怨的一双眼眸的,仰脸看着站在边的娴裕。

    星凡子高大,座直子后,只需稍稍抬着,便可看见娴裕的脸。今天娴裕没有扎头,长长的秀发披肩、只见她一脸怒气冲冲的模样,怒道:“你给我座好!若是我再见你上课睡觉,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娴裕这般清喝一声,也不理这座人惊奇的眼神,她气冲冲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座定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头来。

    星凡被她这一喝,一时怔住,目光呆呆的落在娴裕的背上!却见她边的何苗依又对她说了几句话,而娴裕却微笑的回答。

    见这眼前一幕,他的心几如几柄刀子一时扎进。他眼色微微一沉,眼中闪过一丝淡然的神色,只是见边还有人在看着自己,他双眼立马一变,眼眸犀利,怒恶的向边的人盯去。

    终于在这一出闹剧之后,上课的时间到了。班主任抱着一本书叠从门外走了进来,走在了讲台上,随后轻轻放下书本。

    这班主任看起来四十来岁的样子,中年妇女,脸上已经出现了女人最最害怕的皱纹,着教师**的服装,齐腿短群,上是一件较之紧的女式西服,带着一副深框眼镜,一头短短的头发齐耳,一职业装,看上倒是简练。

    这老师走近来之后,綩綩的说了几句见面之语。随后一则重要的消息,却另在座的所有同学惊喜了过来。“同学们,因为我们是学校里唯一一所考古专料的专业科室,所以学校决定,让我体验一下现实考古。”

    消息一出,立马惊起同学们的欢呼雀跃,都室里一片惊喜欢言。

    然而,对于星凡而言,他却没了多大兴趣,只是呆呆站在座位上,脸上神凝滞,眼眸静静注视着前方那背影。

    只见她背对着自己,但从背影上看来,她的脸上应该是挂着欢喜。旁边的那无个无事男,又与她聊了几句。

    下午。

    因为脸上还有伤,星凡依然不能去酒店打工,只得回到住所里。这此天星凡受伤,而娴裕也不在家里,说是‘因为星凡受伤,两个人总不可能都撕手不做。’娴裕便出去又多找了一份工作,兼两职。

    已是深夜时分了、凌晨一点,暗黑的夜、被街上的街灯照得灯光通明,路旁两边高柱的中灯,点亮着黑夜下,这座城市的美景,指引着路的前方,一直通向看不见的前方。

    灯光拉长着他的背影,他一个人孤独的站在小区里,一柱灯下,凌晨的风,带着丝丝凉意,飘过脸间,留下了孤独气息。

    他静静靠在灯柱上,双眸无神,灯光在装饰,如一朵盛开的花朵般,光芒照在他的脸是,他呆呆的凝视着前方灯火通明的街道上,只见来来往往的车子,穿行在马路之上,却没有一辆是他能够买得起的。

    夜风习习,边几颗小树轻轻随着夜风摆动了几下。繁华的都市里,车如流水,灯火通明、然而,在一处莫明的角落里,一柱孤单的街灯下。

    一个孤寂的人,却在傻傻的等着谁?

    小区里不时行人匆匆走地,每一个人从他边走过,他便会失望一次。时间越是等的久了,他也变得有些焦灼起来,眉头微锁。

    突然,大路上一辆行驶的车子打了左拐灯,车子随着路口,开始向小区内开了进来。他的双眸变得更凝,透过街下的照下,他看见了在车子前排的两人。

    开车的便是那何苗,而娴裕则座在那副座之时,与他含笑而谈。

    见此一幕,几如晴天霹雳、他的脸色顿时暗了下来,种种思绪同时泳上心头。孤寒而又空寂的夜里,他抬着头,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暗然无色的夜空。

    夜好是寂静,仿佛要将这角落里的那个影掩盖。

    他默然从街灯柱上离开,街灯灯光,静静照在这越走越远的、孤寂背影、静静的注视着这暗然忧伤的背影。街灯下的背影、是那般的凄凉。

    微婉的夜风,带着两人离别的话语,悄悄的传在了他的耳中,他一步步走近了楼道里,走进了漆黑如墨的房间里。

    房里没有开灯,黑暗将他的影吞噬在了其中。暗然如墨的空间内,静静掩藏着他孤独矜寡、忧心忡忡的怀。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